·總體概述
·自然地理
·益陽文化
·益陽人口
·行政區劃
·民族宗教
·建置沿革
·臺商情歸湖南妹 歸隱鄉里種葡
·臺商焦立強先生在益陽的幸福生
·臺商黃國安紮根益陽 帶去精緻
·化解危機 實現雙贏
·益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縣市區人民政府台灣辦公室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杭州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智慧機器人產業園
·湖南新能源汽車關鍵零部件產業
 
  當前位置>>益陽名人
蕭山令:抗日殉國留青史
2015-08-27 14:36:07    華夏經緯網

   蕭山令,益陽人的驕傲,南京保衛戰犧牲的中國軍隊最高長官。南京淪陷前夕,他一人身兼7大要職——全國憲兵副司令、首都警察廳長、戰時南京市市長、代理南京警備司令、防空司令、渡江總指揮。今年9月1日,黨中央、國務院、民政部公佈第一批在抗日戰爭中頑強奮戰、為國捐軀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益陽籍抗日英烈蕭山令榜上有名。

  書香門第育英才

  1892年6月11日,蕭山令出生於赫山區岳家橋鎮一個書香門第。蕭家曾三代連中秀才,遠近聞名。當地一些老人仍記得,蕭家門口的對聯曾這樣寫著:秀才本微末功名,卻喜叔伯兄弟父子公孫三代蟬聯不絕;寒家無豐盛筵席,幸叨宗族鄉鄰親朋戚友八回燕賀都來。

  蕭山令自幼繼承庭訓,立志圖強,16歲畢業于益陽龍洲高等小學堂。當時正值晚清,列強爭相瓜分國土,這讓少年蕭山令無比憤慨,決定投筆從戎報考湖南陸軍小學。小小年紀的他還受曾國藩的影響,曾立誓“兵符在握,一掃群魔”。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湖南陸軍小學停辦,蕭山令考入保定軍校第三期,與後來的陸軍上將張治中是同窗。畢業後,他回到湖南,在湘軍中出任排長,開始了戎馬生涯。因為富有見識,又十分英勇,不久便屢獲軍功,一路升到團長,並受到上司唐生智的賞識,被委派至沅江,擔任縣知事。

  此後他還參加過北伐戰爭,立下不少戰功。1927年國民政府成立後,他被編入南京衛戍司令部,1937年抗戰前夕,他已提升為少將,任全國憲兵副司令、參謀長。

  然而資料上對蕭山令記載不多,僅寥寥幾句:雖習軍事,實溫文儒雅,無疾色厲言,每訥訥不能出口,而條理縝密,處事忠勤,嚴而不慢,寬而有威,為部屬所欽慕。

  戰禍國難出良將

  45歲才是少將副職的蕭山令,在當時湘籍軍官中名不見經傳,然而,由於抗日戰爭這一特定原因,將蕭山令推入了歷史大潮,成為抗日戰爭英烈。

  1937年11月上海失守,日軍氣焰十分囂張,接而攻陷杭州、嘉興、蘇州、蕪湖,然後兵分三路直逼南京。這時國民政府已西遷重慶,多數要員攜金帶妾倉皇出逃。在此寇軍壓境,兵臨城下,風雨飄搖,危急存亡之秋,蕭山令被委以多頭重任:南京之役前,國民黨憲兵司令兼南京警備司令、防空司令的谷正倫,因病被接到武漢就醫,“三司令”之職務交由蕭山令全權代理;10月底寧、滬告急,首都衛戍軍司令長官唐生智,以蕭山令久歷戎武,素通軍事,委為衛戍軍副長官,12月6日唐生智奉蔣介石電令自行脫險,提前轉移,蕭山令又全權代理衛戍部司令長官之職;10月20日蔣介石西遷重慶,授受蕭山令兼首都警察廳長;當南京市長馬俊超臨危逃逸之後,蕭山令又奉命兼任市長;另外還兼任渡江司令。身兼七職,可謂受命于敗軍之際,奉命于危難之時,固守南京的韆鞦重任,落在蕭山令一人肩上。

  南京保衛戰于11月18日交戰,12月13日淪陷,歷時26個晝夜。據史料記載,日軍進攻南京有7個師團,12萬精兵,武器有飛機、坦克、軍艦,把南京形成立體包圍。而蕭山令指揮的守軍,只有直屬的精銳憲兵1萬人及兩個直屬陸軍師和工兵部隊3萬人,再加上臨時接管的“三司令”部隊和各個軍校的士官生總共正規軍11萬人,武器則只有輕重機槍和山炮等常規陸軍武器,無論是從人數還是武器裝備,都明顯劣于日軍。

  11月26日,戰火迫近南京城下,守城部隊已全線接火交戰,當時憲兵部隊主要負責防區有清涼山防區,包括草場門、定準門、老虎洞一帶,布有二個憲兵團和一個重機槍營,蕭山令令羅友勝統一指揮;明故宮防區,布有二個憲兵團一個重機槍連,蕭山令令陳烈林指揮。日軍在上述防區,遇到了集中火力的頑強抵抗,死屍遍地,不敢長驅直入。

  在蕭山令的帶領和指揮下,經過10多天苦戰,戰事空前激烈,全線10余萬守軍,同仇敵愾,英勇殺敵,日軍死傷慘重。南京守軍因裝備落後,且孤軍背水,援軍無望,守軍又多係蔣軍嫡系,各自為戰,不盡協同,士卒雖然英勇,但犧牲慘重。南京形勢,芨芨可危。

  名並鍾山氣如虹

  12月8日晚,同鄉部屬陳楫川,來訪蕭山令將軍“帳下”,勸他審時度勢,以策安全。蕭沉思良久,毅然答道:“我蕭某受命全權拱衛首都,防守無方無以對父老;殺敵不力,俯首稱臣,有何面目見江東。我決心留守,與金陵共存亡!”

  12月9日上午7時,日軍數百人在坦克配合下進佔光華門外防空學校,並向通濟門發起進攻。軍情緊急,蕭山令率清涼門的憲兵第2團火速趕往光華門增援。其間,數次有流彈從他身邊掠過,手下勸他回指揮部,他笑道:“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我死在抗日報國前線,榮幸之至!”

  10日,蕭山令督率憲兵繼續與日軍激戰。由清涼山派往上新河棉花堤的憲兵同日軍騎兵、便衣隊等相戰甚久,保住了陣地。但防守逸仙橋等處的憲兵,以力不能支再次退往古林寺、五台山一帶。

  中國軍隊還是抵擋不住日軍炮火,12月11日,南京城陷在即。當日中午,顧祝同在電話中向唐生智轉達了蔣介石關於撤退的指示。當晚,蔣介石又發來電報:“如情勢不能持久,可相機撤退,以圖整理而期反攻。” 

  炮火兇猛,槍聲不斷,中國軍隊開始跟日軍殊死巷戰。血戰之際,唐生智在衛士的護送下先行離開南京,群龍無首下,守城將領紛紛撤退,留到最後的蕭山令則肩負重任。唐生智的提前撤離,使蕭山令又不得不當了渡江總指揮,負責各軍團的撤離和突圍。

  撤退令下達後,無數軍民涌往下關,爭相搶渡逃難,亂成一團。浩瀚長江,波濤滾滾,背後火光沖天,槍鳴炮轟,江面上還有日軍快艇,對人群肆意射殺。

  12月13日晨,江邊仍是人山人海的軍民。此時,日軍已經追了上來,一部騎兵逼近江邊,對軍民大肆屠殺。槍炮聲中,蕭山令令部下掩護軍民撤退,又下達嚴令:各物可棄,惟有槍彈不許丟!

  憲兵子彈漸盡,蕭山令振臂高呼:“殺身成仁,今日是也!”隨後率領官兵與敵人白刃格鬥。憲兵如潮水般衝向日軍,血戰5個小時後,最終彈盡援絕,全部血染長江。日軍越圍越多,在江水中指揮的蕭山令身中數彈。他大義凜然、氣壯山河,不願被俘受辱,遂舉槍殉國。死時,半截身子還在江水中立著。當時年僅46歲。事後曾派員到江邊尋找忠骸,可惜未曾找到。英雄魂歸故里,蕭山令將軍衣冠與其夫人合葬在家鄉泉交河鎮石侖村。

  蕭山令殉國的噩耗傳開,國人肅穆,老少含悲,讚佩他是民族精英、抗日英烈。12月中旬,重慶《中央日報》頭版刊登了“國民政府追贈蕭山令為中將”的命令。蔣介石訓導手下軍官時,常稱“抗倭之戰,能與城共存亡者,實以蕭副司令為巨擘”。解放後,蕭山令被追認為革命烈士。

  蕭山令的一生,正如其遺照所題:“敦詩篤禮,義膽忠肝,氣吞暴日,名並鍾山”。  作者:周雲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