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概述
·自然地理
·益陽文化
·益陽人口
·行政區劃
·民族宗教
·建置沿革
·臺商情歸湖南妹 歸隱鄉里種葡
·臺商焦立強先生在益陽的幸福生
·臺商黃國安紮根益陽 帶去精緻
·化解危機 實現雙贏
·益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縣市區人民政府台灣辦公室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杭州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智慧機器人產業園
·湖南新能源汽車關鍵零部件產業
 
  當前位置>>益陽名人
桑梓情——臺胞汪錫麟的故事
2015-08-27 14:37:27    華夏經緯網

  清明,細雨霏霏,在兩岸直接“三通”後的首個清明節,桃江縣馬跡塘鎮九崗山村幾百鄉親集聚在“鄉友會活動中心”—— 一幢新建的大四合院堙A舉行了隆重的掃墓公祭活動,並以熱烈的方式歡迎這個大院的捐建者——臺胞汪錫麟、呂秀玉夫婦回鄉尋根謁祖。

  

  (圖為汪錫麟、呂秀玉夫婦)

  短暫寒喧,同族同根,這位85高齡的老人像久別的親人般緊緊握著記者的手,一聲聲“姑姑、姑姑!”叫得情真意切,容不得晚生不好意思,汪錫麟便開口了:“我們是56個民族的大家庭,宗族是每一個民族的細胞,宗族強大了整個民族就會強大,子孫後代生生不息傳承的就是這種傳統與文化 ,這也是我們安身立命的根基,你的輩份大,我們就該尊敬你,這就是孝道,這就是文明……”一脈相承的親情迅速化解了隔膜與距離感。一個台灣老兵的形象漸漸清晰——

  這是一個戎馬倥傯,出生入死,曾身中18發子彈,因衣服結冰,僅傷了手臂的抗日英雄;

  這是一個當19歲的兒子遭遇車禍夭折時,他毅然捐出兒子所有有用器官的大義父親;

  這是一個情係家鄉的熱血赤子,80多歲還在邊上班邊種菜,積攢的每一分錢都用來支援故鄉的建設事業,為了讓資水溪河兩岸孩子能平安上學,兩岸農民方便耕作,他在十多年前就為家鄉捐建了一座大橋,讓河溪兩岸天塹變成了通途,去年他又捐資24萬多元修建了這個“鄉友活動中心”與“九崗山村幼兒園”。

  這是一個熱心公益事業,在部隊和社會上獲得過137項榮譽的錚錚鐵漢;

  這是一個馬英九的鐵桿支援者,馬英九曾多次寫信給他表示感謝的一介平民。

  這是一個反對台獨,渴望祖國統一,關注大陸發展的仁人志士,對大陸改革開放取得的成績,他都用心剪輯保存,共剪輯厚厚的74大冊;

  4 月8日,湖南衛視《鄉村發現》播出了他的專題節目,四鄰八鄉都在傳頌著他的故事……

  聽他敘說自己的歷史,那是怎樣一種滄桑的風情——

  戰事

  我的父母靠兩雙手養活我們10個兄弟姐妹,大哥二哥相繼過繼給親房做崽,父母對我十分寵愛,1942年我頂替二哥當兵,離家時,母親想借點米煮飯給我吃,沒有借到,父親送我,父子倆餓著肚子到馬跡塘區公所,父親餓著回家,我到晚上七點才吃到飯。後來到桃花江常益師管區當兵,當時國家很窮,軍人只吃兩餐,而且吃不飽,我個子小,搶不過他們,每餐只吃到一碗飯。8月份編隊到常德53軍山炮營,還是吃不飽飯,後來部隊搶飯搶得打架,只好把飯過秤,以排為單位發到班堙A雖然不搶了,但還是吃不飽。1942年12月我從常德挑炮彈到雲南昆明,從湖南經貴州,走了8個月,我身上長滿了疥瘡,磨得我沒法活下去,1944年,我隨衛立煌為司令長官的的中國遠征軍,參加滇西戰役,共17萬人參戰,45天下來,剩下7萬人不到,我們45天沒有幹過一根紗,全身泡得像松樹皮一樣。戰場死的10萬多人,大部分是我們湖南子弟,想起來現在都在心痛,我雖九死一生,終歸撿回了了一條命。

  家事

  有許多人總認為台灣人都很有錢,其實這是有失偏頗的,錢從何來?台灣被小日本統治50年,把台灣搜刮一空,除了台灣的水和泥土外,其他物資都被小日本運走了,在人員方面,年輕男女,男的當兵,女的當妓女,剩下的老幼病殘,這些人怎麼能養家活口。那種悲慘的景象,使人想來心酸流淚。以我們軍人來說,哪個部隊有三餐飯吃,連兩餐都吃不飽。1949年,台灣百分之九十的人民,吃的都是蕃薯幹、蕃薯葉,吃肉那是很新鮮的事。我是1953年8月從越南回台灣的,窮得乾乾淨淨,打著赤腳,身上僅穿一條短褲,一件背心,總而言之,苦不堪言。心媟Q的是打回老家,過上好日子。後來,生活慢慢地改善,每月都有薪水。我在軍中40年之久,階級不高,兵階只有兩年,有38年的時間擔任基層軍官,直到退役。我在沒有結婚以前,一直身無分文,我的錢都花在士兵身上了。我想士兵是我們當官的本錢,我沒有打過一個兵,我所領導的士兵生病了看醫生,士兵的家人來探親,都是我花錢招待。

  直到1964年,我要結婚了,參加部隊舉行的集體婚禮,當時有18對新人結婚,有17對是坐小車來結婚禮堂的。我們餓了兩天的肚子,花錢租來結婚禮服和鞋子,天下著雨,生怕淋濕它們,只好打著赤腳,抱著禮服,提著鞋子,撐著雨傘,走了4公里的路採趕到結婚禮堂,當時那種慌亂、羞愧,被人看不起的感覺全都集中在我倆身上,那種狼狽不堪的樣子至今記憶猶新。典禮結束後,17對新人乘車去吃喜酒,我們依舊打著赤腳,抱著禮服,提著鞋子,撐著雨傘,到下午4點才走回家堙C新娘往床上坐,直冒冷汗,我趕快提水燒茶,給她喝了一碗熱茶後,跑步去部隊找行政官借了50元錢,買了5斤米、兩個雞蛋、兩塊豆腐和一把小白菜,我們就這樣簡簡單單地結了婚,連自己的岳母都不敢通知,怕出醜。

  我離家出來當兵的那天已有3天沒有吃東西,結婚時我餓了2天。我深知餓的味道。那次集體婚禮上報到司令部的有74對,最後只核準了18對,我太太當時只有14歲,根本就沒有到法定年齡,是得到了上級長官特準的。我不是一個馬虎的人,我活了幾十年,一直在犧牲自己、幫助他人、關心他人、原諒他人,我一直這麼認為人生最大的價值是在為人、不為己,是為公,不自私。作為一名軍人就是保國衛民,否則就是沒有忠於職守,內心時時刻刻不忘祖國的強盛,人人都能安居樂業。雖然,這些是沒有完成,但是,有了這份意念也就成功了一半。我沒有成就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但我不做壞事,不作沒有良心的事。怎麼活著,怎樣的結局,是好是壞,那都是命的安排,我自己沒有做主的權利,但我相信,平安是福,善有善終,好有好報。

  心事

  我回大陸,想做的有四件事:一為父母修墳立碑;二是修橋,三是建這個“鄉友活動中心”與“幼兒園”,四是要以我兒子的名義修一座橋或者學校,我兒子是在部隊因公出車禍身亡的,他去世時我替他捐出了他所有有用的器官,他去世15年了,我分分秒秒都在思念他,(老人泣不成聲,這個話題的採訪沒有深入)前三個願望都完成了,現在我在努力做第四件事,修橋時,有人勸戒我不要修,把錢分給家鄉的親人用。但我記得,8歲時,我和父親上山打柴歸來,在龍車壩過溪時,我掉進了溪水中,父親把我救起時說:如果我哪天有了錢,我一定要在這裡修一座橋,當時村民嘲笑我父親:如果你能修得起橋那太陽會從西邊出來,所以我想替父親完成宿願,我把這個願望跟太太說了,太太當即就同意修橋的錢歸她出,那時,我太太1天上16小時的班,從家堥鴗膝q還要在路上走2個小時,1天只有24小時,上班花去18小時,還有多少時間休息?她這樣上班一共上了38年。她把賺來的錢捐出來修橋。這次回家我要在橋前為她拍張照片,留著紀念。修“鄉友活動中心 ”的錢也來之不易。 我80歲到公司上班,情況是這樣的:在民國88年6月28日我心臟手術開刀,在床上睡了一年不能動,也不準動,老婆、女兒都要上班,老婆在中午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她就利用這點時間來醫院照顧我。休息8個多月後,我開始開墾菜地,種菜賣。你們知道我的菜地有多大嗎?有4畝多地,我不分日夜的開墾,有一天中午,我累了,於是就在菜地邊上睡著了,開是做夢了,在夢中夢見兒子從金門回來,他對我說“爸,種菜很累吧?”我回答“有時很累。”他說找個地方上班比較好,我說爸爸這麼大年紀了去哪上班啊,他說去找嗎。就在這時候我突然醒來了。自言自語說怎麼做了這樣的夢。回到家婺礞茪蚖“@夢夢見兒子了,話還未說完,電話響了,一接是我原來上班的公司宋小姐打來的,她要我回公司一趟。

  我沒有回公司,第二天公司總經理親自打電話給我,要我去公司,我想可能有好事,立即走路到公司,總經理一見到我就說,看樣子你的病好多了,你是怎麼來的?我答道走路來的,他說好,你明天就回公司上班。(我退役後一直在這家公司做門衛兼打掃衛生,心臟開刀後終止,現在我又幹起了我的老本行)。

  剛開始幾年還好,每月雖然工資不多,但還是能夠按月發放,到2007年下半年公司開始不景氣了。公司老總決定把廠房賣掉,談了幾次沒有談成,價格談不攏來。廠房賣不掉,沒錢發給員工,工廠無法停工,我也不能一走了之,這是做人的道理。

  去年金融危機,公司倒閉,我也就失業了,雖沒有上班,但比上班時累多了。冬天堙A5點起床,洗臉、刷牙,燒香拜祖、吃飯,然後到菜園媞媯獢A或者賣菜,12點回家吃飯,下午從2點幹到6點半收工,晚上7點半準時睡覺。民國97年,我拾破銅爛鐵賣,1斤5.5元,現在1斤只賣到1元錢,這門生意我被迫放棄了。現在連種菜也不行了,因為失業的人太多,大家都種菜。我今年準備種雜糧,我太太腳痛,都是因為種菜種壞的。這些事情,光寫給你們看,可能你們半信半疑,天下哪有這樣命苦的人?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來臺,親眼看到這些事情。

  如果我們不辛勤勞作,根本沒有錢回老家,也沒有房子住。我們家的人起得比雞早,跑得比馬快,吃得比豬差。勤勞、艱苦作為人生的本能,在軍中、在公司、在家堙A我都是這樣。

  現在大陸已經開放25個省來臺觀光,我希望家鄉的父老鄉親來我這裡遊玩,百聞不如一見,也看看在臺老兵過的什麼生活,僅僅能夠活下去而已,有的根本無法活下去,跳樓投水自斷的都有。我是人家騎馬我騎牛,我後面還有挑夫,勉強維持而已。我真心的對待每一個人,我思念故鄉,思念親人,我願意在有生之年竭盡所能為家鄉做一點事情,請家鄉的親友多給我一點理解與支援。

  後記

  祭祀結束,他們就匆匆返臺,一次匆忙的採訪留給我的是沉甸甸的思考,“位卑未敢忘憂國”,他們身上洋溢的那種對人、對故鄉的熱情與激情,那種故鄉情結,民族大節,那份和善與真誠,帶給我的是一份不忍與不捨,他們出生入死節衣縮食而大義不改大愛永存,在他們面前,我理解了什麼是近鄉情怯,什麼是遊子情懷,故土、親人、宗族、逝去的歲月、童年的懷想,這些過去模糊的字眼,徒然變得是那樣清晰與重要,這是一種急功近利浮躁勢力的人很難達到的境界,與他們的一次接觸就是對靈魂的一次洗禮,目送他們佝僂的背影,祝福他們心在、根在、人情在,孝行、德行、平安行!他們反哺故土的精神將鞭策後人勵精圖治,勤勉興邦。

作者:汪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