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概述
·自然地理
·益陽文化
·益陽人口
·行政區劃
·民族宗教
·建置沿革
·臺商情歸湖南妹 歸隱鄉里種葡
·臺商焦立強先生在益陽的幸福生
·臺商黃國安紮根益陽 帶去精緻
·化解危機 實現雙贏
·益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縣市區人民政府台灣辦公室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杭州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智慧機器人產業園
·湖南新能源汽車關鍵零部件產業
 
  當前位置>>益陽名人
沒有留下名單的“中國辛德勒”
2015-08-27 14:39:37    華夏經緯網

  在維也納市中心的一家酒店堙A何曼禮,這名來自美國的華僑日前對《環球時報》記者講述了她父親何鳳山拯救猶太人的往事。70多年前,當時中國的領事館就設在這家酒店所在的樓房堙A時任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何鳳山在這裡用他簽發的中國上海簽證,從納粹魔爪下拯救了成千上萬的猶太人,然而這一切在後來幾十年堣@度幾乎無人知曉,直至何鳳山去世,才被女兒何曼禮慢慢發掘出來。

  兒時故事,牽出悲慘歷史

  我父親1997年9月28日過世,當時我是新聞記者,父親去世的訃聞由我來寫,當時覺得如果只介紹父親的履歷,有些太簡單,我就把兒時聽父親講的小故事、父親回憶錄中關於拯救猶太人只言片語的敘述,寫到了訃聞中。

  在我約10歲時,父親有次散步對我講起他的一個猶太朋友,他是一家石油公司駐維也納的代表,當時他們一家想逃到美國,但美國沒有給他們簽證,我父親就給他們簽了去上海的簽證,但在送行前,“水晶之夜”事件發生(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大屠殺是1938年11月9日夜在德國和奧地利同時開始的,後人將那一夜稱為“水晶之夜”),我父親的這個朋友被捕。父親第二天趕到他家時,蓋世太保前來搜查盤問,父親的回答非常鎮定,他說,我是這裡主人的朋友,正在等他回來。父親與蓋世太保爭吵起來,對方甚至用槍指著我父親,得知父親是中國的總領事後,蓋世太保才離開,父親那位猶太朋友很快被釋放,並用中國簽證逃離了奧地利。

  父親的訃聞在報紙上刊登後,一個陌生電話打來詢問父親拯救猶太人的情況,並要求與我見面,他要舉辦關於拯救猶太人外交官的展覽。從那以後,我決心在歷史長河中尋找父親的身影。

  茫茫史海,找尋父親足跡

  父親沒有留下一個“辛德勒的名單”,他究竟救了多少猶太人,難以查清。後來我通過聯繫大屠殺紀念館,幸運地找到一個拿著中國簽證生還的猶太倖存者。當時17歲的猶太青年艾瑞克•歌德•斯德寶為了替自己和家人取得簽證,數月內奔走50所外國領事館,但都遭到拒簽,在走投無路時來到中國總領館,在那堨L碰到了一名中國簽證官,很可能是我父親,這名簽證官對他說:“我們簽證是到上海,但你可以用這個簽證出國,證明你有目的地出去,對於被抓到集中營的親屬,你給蓋世太保看簽證,馬上可以釋放你的親人。”於是這名猶太青年在中國領事館申請了20份簽證,同家人購買了到上海的船票,雖然他的父親在“水晶之夜”中被捕,但因為拿到了中國簽證,僅幾天后就被釋放,此後前往上海。

  在追尋那段歷史的過程中,我也了解到那時猶太人的悲慘境遇。一家猶太倖存者對我說,當時他們出去遛狗時,發現鄰居似乎一夜間變成敵人,當自家的狗和鄰居的狗相互親近時,鄰居趕快把自己的狗抱走,說不能聞那個猶太狗。這家的男主人在“水晶之夜”被捕。他們家大女兒發現,以前愛慕她的一個男孩已穿上納粹軍裝,不再理她。女孩為了救父親,主動去與那個男孩約會,問自己的父親在哪,沒想到男孩見面之後對她搜身。但幸運的是,她母親拿到了去上海的簽證,她父親很快被釋放,一家人先到英國,後來又去了美國。

  “生命簽證”,數量無法統計

  我父親于1938年5月出任總領事,加上一名副領事,整個領事館僅有兩名中方官員,我估計父親很快就開始發上海簽證,因為6月20日發的簽證就已是200多號,7月的一份簽證就1100多號了,此間一個月至少發了900多個簽證,我父親大批量地向猶太人發簽證,有兩個同一天的簽證,兩個號碼之間有100位,一天至少發了100個簽證,現在無法統計到底發了多少簽證。

  而實際上,在當時的背景下,向猶太人發放簽證的父親面臨常人難以想像的壓力。納粹後來因為領事館的房產是猶太人的,要沒收領事館的房產,而國內反饋,因為抗戰,不能給新的領事館撥款,因此父親只能自己掏腰包租下一處公寓作為領事館,繼續發放簽證。而父親的上司擔心發放簽證會帶來負面影響,要求他立即停止發放,但父親不為所動,繼續他的人道主義事業,最終因此被記過一次。

  二戰全面爆發前,納粹為了排猶,不但大肆搜刮猶太人財富,還逼迫猶太人離開他們的家園,否則就將猶太人送入集中營,但當時猶太人想要離開必須出示接收自己目的地的證明。實際上,當時納粹並不關心猶太人最後到哪,只要猶太人能夠證明有接受自己的地方,就能夠獲准離境。當時國內已是“七七事變”以後,中國包括上海在內的很多地方都被日本佔領,而進入上海的港口不需要有任何證件,這是一個歷史機會,我的父親抓住了這個機會,其實很多猶太難民拿了上海簽證後並沒有去上海,他們逃離奧地利後,最後逃到美國、英國等國。

  後來,從中國領事館能拿到上海簽證的消息越傳越廣,中國駐維也納領事館外開始排起長隊。歐洲其他國家的猶太人也獲悉上海可以作為避難所,因此想方設法逃到上海,最終令上海成為猶太人避難所。

  為何施救,源於惻隱之心

  有人會問,為什麼何鳳山願意救猶太人,而且在此後幾十年堻ㄗS有太多提起?如果認識我父親,就不會問這類問題,因為他就是這樣的性格,他是一個有信念、有同情心的人,他小時候生活很苦,17歲時父親就去世,曾被他家鄉的挪威傳教士幫助過。父親認為幫助他人是很自然的事。對於幫助猶太人,父親在回憶錄中只是簡單地說,看到猶太人的厄運,深感同情是很自然的,在人道立場上幫助他們也是應當的。

  1937年“七七事變”前,父親來到歐洲,一直做抗日宣傳工作,他還在奧地利國會與日本官員就日本侵華問題展開過辯論。在我眼中,父親為人正直,有學問、有親和力,深愛祖國。父親常說要以做中國人為榮,他擔心我和哥哥接受不到好的中國傳統教育,總是教我們漢語成語。(本文由馮雲採訪整理)

  何鳳山:沒有留下名單的“中國辛德勒”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