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概述
·自然地理
·益陽文化
·益陽人口
·行政區劃
·民族宗教
·建置沿革
·臺商情歸湖南妹 歸隱鄉里種葡
·臺商焦立強先生在益陽的幸福生
·臺商黃國安紮根益陽 帶去精緻
·化解危機 實現雙贏
·益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縣市區人民政府台灣辦公室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上海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昆山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市臺辦赴杭州開展招商引資
·益陽智慧機器人產業園
·湖南新能源汽車關鍵零部件產業
 
  當前位置>>益陽名人
何鳳山(原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
2015-08-27 14:39:55    華夏經緯網
    何鳳山(原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

1、人物生平

1901年9月10日出生於湖南益陽市赫山區一農戶家庭。

何鳳山

1921年考入長沙雅禮大學。

1926年考取德國慕尼黑大學公費留學生,1932年以優異成績獲政治經濟學博士學位。

1935年參加外交工作。

1937年出任中國駐奧地利公使館一等秘書。

1938—1940年任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其間,總共約向4000名猶太人發放了到上海的簽證,繼後又出任“中華民國”政府駐埃及、土耳其等國大使。

1940年5月離開維也納,回國到重慶參加對日作戰。

1973年退休後定居美國舊金山,以寫作自娛,著有《我的外交生涯四十年》一書。書中提及救助猶太人事跡時他平靜地寫到:“富有同情心,願意幫助別人是很自然的事,從人性的角度看,這也是應該的。”

1995年,在上海猶太人研究中心的學者和美國“猶太人救命簽證組織”的聯合努力下,何的事跡被發掘出來。

1997年9月28日,96歲高齡的何鳳山在美國舊金山去世,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館特意送了花圈。

1999年,由加拿大溫哥華中華文化中心和猶太人大屠殺問題教育中心聯合舉辦、上海猶太人研究中心協辦的一個名為“猶太人在上海”的系列活動中,何的義舉被公諸於世。

2000年4月2日,一主題為“生命簽證——正義的外交官”的圖片展在紐約的聯合國展廳開展,對71名外交官進行了特別報道,已故的何鳳山博士名列其中。由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委員會主辦的一旨在緬懷英勇無畏的國際外交官的盛會亦于4月3日在聯合國大會會議廳舉行。

2001年1月,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辦的一個名為“生命簽證”的展覽,介紹二戰期間各國外交官救助猶太人免遭納粹殺害的實物和資料,最先介紹的就是中國外交官何鳳山。

2001年1月23日,何被以色列政府授予“國際正義人士”稱號。他的名字被刻入猶太人紀念館的“國際義人園堙芋C歐洲歷史學家指出,何是解救猶太人最多的“義人”。

2001年,聯合國總部舉辦了名為《生命簽證:正義與高貴的外交官》的紀念展。在這次紀念展上,展出了二戰期間拯救猶太難民的各國外交官的英勇事跡,何鳳山是其中惟一的一位中國外交官。展場上,因拯救的猶太人最多,何鳳山的照片被放在正中央,十分搶眼。

2001年9月8日上午,在何鳳山的家鄉湖南益陽,召開了紀念何鳳山誕辰一百週年紀念大會。數百名來自何鳳山先生母校——益陽市一中的學生參加了何鳳山誕辰一百週年紀念大會。館內收集了80張何鳳山的珍貴照片,吸引著各界人士前往參觀。

2002年3月,“生命簽證”圖片展在上海圖書館舉行。

2005年,何被聯合國正式譽為“中國的辛德勒”。

2005年8月在湖南益陽市博物館舉辦了《生命簽證——國際正義人士何鳳山博士拯救猶太難民事跡展》,以色列駐華大使海逸達、全國政協副主席李蒙、美中經濟科技貿易促進會首席代表劉建吉以及省、市領導和社會各界人士紛紛前來參觀展覽。

2007年9月21日,美國海外遺產保護委員會在首都華盛頓舉行系列紀念活動,表彰二戰期間中國駐奧地利總領事何鳳山博士拯救數千猶太人的英雄主義行動。下午,在美國國會參議院拉塞爾辦公樓大廳,一個以“鳳”字為主題的何鳳山生平事跡圖片展吸引了美國國會議員和政府工作人員。傍晚,在美國國會大廈曼斯菲爾德大廳,美國海外遺產保護委員會特別舉行招待會,美國政界人士、何鳳山博士的女兒何曼禮、中國駐美使館外交官等齊聚一堂。中國駐美大使周文重出席併發表演講。

2007年9月25日,骨灰運回家鄉安葬。樹高千丈,葉落歸根.黑色的大理石墓碑上,刻著1947年何鳳山先生的一首元旦試筆詩: “大造生才非偶然,英雄立志豈徒然.而今願集精與力,萬里前程猛著鞭。” 詩以言志,名以史留。

2007年9月28日,何鳳山博士紀念墓地在湖南省益陽市落成揭碑,以色列駐華大使安泰毅、何鳳山女兒何曼禮等均前往益陽深切緬懷何鳳山博士。

2008年5月21日,美國海外遺產保護委員會在首都華盛頓舉行系列活動,紀念二戰期間中國駐奧地利總領事何鳳山博士拯救數千猶太人的英雄主義行動。當天下午和傍晚,美國國會分別在參議院拉塞爾辦公樓大廳和國會大廈曼斯菲爾德大廳舉行了“何鳳山博士生平和何鳳山博士二戰期間拯救猶太人圖片展”及招待會,共展出近50幅珍貴的歷史圖片。

2008年6月11日,美國政府海外遺產保護委員會與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在上海舉辦紀念何鳳山博士的活動。

2008年11月6日,維也納市政府在原中國總領事館的舊址(Johannesgasse 22, 1010 Wien)前舉行了何鳳山博士紀念牌揭幕儀式,中國駐奧地利大使館臨時代辦王順卿、美國駐奧地利大使吉拉得·迪卡羅、維也納以色列文化協會會長、維也納市政府代表等出席了紀念牌揭幕儀式並先後發表了致詞。由美國海外遺產保護委員會和維也納以色列文化協會捐資製作的兩塊銅質紀念牌分別鑲嵌在大門的兩邊。上面用德文和英文鐫刻著何鳳山博士的動人事跡。

2008年美國海外遺產保護委員會和以色列文化協會還分別在中國上海、以色列特拉維夫和美國舊金山為何鳳山博士修建了紀念碑和紀念牌。

2、人物事跡

何鳳山上任時,歐洲上空已戰雲密布,納粹德國肆虐橫行,掀起反猶惡浪。1938年3月,德國吞併了奧地利。奧是歐洲第三大猶太人聚居地,總數約18.5萬人。納粹欲將這裡的猶太人趕盡殺絕,規定集中營的猶太人只要能離開奧地利就可以釋放,趕不走的則在集中營埵豆撅O殺。因此,對奧地利的猶太人來說,離開就是生存,不能離開就意味著死亡。於是,猶太人紛紛想方設法離開奧地利。

要離開首先要有目的地國家的簽證。但不少國家都“強調自身困難”,相繼對猶太人簽證亮起了紅燈。求生的慾望使成千上萬的猶太人每天奔走于各國領事館之間,但大都沒有結果。17歲的艾瑞克·高德斯陶伯把除中國以外的駐維也納的50了向猶太人發放簽證之門。高德斯陶伯于1938年7月20日一次就從中國總領事館拿到了20份前往中國上海的簽證。這消息在猶太人中迅速傳開,中國總領事館門前每天從早到晚排著長龍,許多求助無門的猶太人在這裡拿到了去上海的“生命簽證”,從而逃離歐洲去了中國,或轉道上海去了美國、巴勒斯坦、澳大利亞等地。頂住壓力何鳳山成批地給猶太人發放簽證,引起了納粹當局的不滿。納粹以中國總領事館的房子是猶太人的財產為藉口,沒收了房子。何鳳山就自己掏腰包,迅速把領事館搬到了另一處很小的房子堙A堅持發放簽證。

當時國內政界對向猶太人發放簽證意見也不一。蔣介石對德國有好感,使用德國軍事顧問,購買德國武器,還把兒子蔣緯國送到德國學軍事。這自然對何鳳山形成了很大壓力,他很快就受到了來自頂頭上司——駐德大使陳傑的直接威脅。陳傑秉承國內的旨意,想維持同德國的關係,害怕得罪對方,因此堅決反對何鳳山給猶太人發放簽證,但何鳳山沒有理睬。後有人向外交部打小報告,說何鳳山在向猶太人出賣簽證。陳傑於是採取突然襲擊方式,派人到維也納調查。因查不到證據,才不了了之。但是,何鳳山于1940年5月被調離維也納。

何鳳山到底向多少猶太人發放了簽證,至今尚無準確數字,只是以找到的簽證號碼推算,至少是幾千份。一位倖存者1938年6月得到的簽證號碼為200多號,另一位7月20日的簽證號碼為1200多號,而漢斯·克勞斯的簽證日期為1938年10月27日,號碼為1906號。1938年納粹的“11月大屠殺”之後,申請簽證的就更多了。到1939年9 月,70%的奧地利猶太人已外逃,我國上海收容的猶太人就達1 .8 萬人。由此推算,所發簽證至少是幾千份。古巴等地還有一本書中說,有4000名維也納猶太人拿著到上海的簽證逃到了巴勒斯坦。

何鳳山救助猶太人的壯舉,直到他過世後才公諸於世,其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從1937年到1939年,上海被日本佔領,猶太人進入上海無需簽證,研究人員難以想到駐歐洲的中國外交官能有此等壯舉;

二是二戰結束後中國陷入內戰,以後又由於各種政治因素和歷史條件的限制,關於中國人救助猶太難民的研究工作一直沒有開展起來。1995年上海猶太研究中心的學者訪問德奧兩國時才得知,雖然當年入境上海不需簽證,但猶太人沒有到上海的簽證就不可能離開奧地利;

三是何鳳山一生淡泊名利,並不認為救助猶太人是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自己很少對人提起。

他同女兒何曼禮談及此事時就說:“我對猶太人的處境深感同情,從人道主義立場出發,我感到幫助他們義不容辭。”他在《我的外交生涯四十年》一書中,對這件事也只花了很少筆墨。全書長達290頁,但只有10頁簡單地記錄了戰時那段難忘的歲月。關於這段歷史,何鳳山在回憶錄中寫道:“自從奧地利被德國兼併後,惡魔希特勒對猶太人的迫害便變本加厲,奧地利猶太人的命運非常悲慘,迫害的事每天都在發生。當時美國一些宗教和慈善組織開始緊急救助猶太人,我一直與這些組織保持著密切聯繫,我採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全力幫助猶太人,大量猶太人因此得以活了下來。”[1] 書中寫道:“富有同情心,願意幫助別人是很自然的事。從人性的角度看,這也是應該做的。”

1997年9月28日,96歲高齡的何鳳山在美國舊金山去世。女兒何曼禮在訃告中提到父親在任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期間,曾向猶太人發過簽證。訃告在《波士頓環球報》刊出後,在美國的猶太裔歷史學家艾立克·索爾即打電話向何曼禮詢問此事。接著,這位歷史學家找到了何鳳山親筆簽證的一些猶太倖存者及其後裔,找到了當年的簽證。以後,猶太人在舉辦納粹大屠殺展覽時,都把何鳳山放在顯著位置,世界各國不少媒體也相繼對他進行了報道。索爾教授說,兩年前,在猶太人圈子堙A沒人知道何博士的名字。而現在,幾乎接觸到的每一個猶太人,都在講述何博士的故事。

3、義舉人心

“國際義人”稱號授予儀式之後,何鳳山的兒女來到耶路撒冷大屠殺紀念館的“義人園”。自1963年以來,已有1.7 萬名義人的名字刻在園埵U國的石壁上。在一堵刻著“中國”的石壁前,何氏兄妹輕輕地揭開一小塊黑絲絨布,花束裝飾下是何鳳山三個字,兄妹倆人久久地撫摸著父親的名字。

實際上,那些被救的猶太人誰也忘不了何鳳山的救命之恩。不少被救者已不在人世,但恩人何鳳山的名字仍珍藏在他們後人的心中。

現居加拿大的猶太裔婦女克勞蒂亞的父母憑著何鳳山發的簽證,到達上海後生下她。她說,當時在奧地利有 50 多國的外交官,只有中國外交官何鳳山敢於幫助他們。因此,她對中國有著特殊的感情。

現維也納愛樂樂團首席小提琴演奏家海因茨·格林伯格隨父母逃到上海時還只有 6 歲。他在上海接受了音樂啟蒙,學會了拉小提琴。他對何鳳山幫助他們一家到上海避難十分感激。他認為,他的生命和事業都是何鳳山給的。

加拿大的克勞斯回憶道,當年,她的丈夫在中國領館外排隊等候時,見總領事的車經過大門,就從車窗把簽證申請表扔了進去。他很快接到電話通知,拿到了救命簽證。一位被救者的女兒在父親的簽證前與何鳳山的女兒何曼禮含淚擁抱,激動地說:“看見你,我好像看見了我爸爸。”何曼禮也說:“看見你,我也好像看見了父親。”

美國大名鼎鼎的億萬富翁、現任世界猶太人大會秘書長辛格的父母也是何鳳山救的。他含著淚水,激動地對歷史學家索爾說:“我的父母是何博士救的,他是一位真正的英雄。我一定要把他介紹給全世界的人。”

4、故里情深

此後,何鳳山又先後擔任“中華民國”駐埃及、土耳其等國大使。他退休後於1973年移居美國舊金山,以寫作自娛,著有回憶錄《外交生涯四十年》。長期漂泊,鄉思日深。 80年代後,他曾多次回國觀光,盛讚改革開放後中國發生的巨變。1986年11月,他應邀回湖南,參加母校長沙雅禮中學80週年校慶,發表了題為《懷念雅禮》的長篇講話,還向雅禮中學捐資9000美元。他向親友表示,希望百年之後魂歸故里,長眠在家鄉的土地上。

5、紀念

1997年9月28日,96歲高齡的何鳳山在舊金山去世。為紀念這位國際人道主義的衛士,益陽市決定修建“何鳳山先生紀念館”。何鳳山紀念館位於益陽市博物館二樓。

2000年,以色列政府授予何鳳山先生“國際正義人士”稱號。

2001年,以色列政府在耶路撒冷舉行了隆重的“國際正義人士——何鳳山先生紀念碑”揭碑儀式,石碑上刻著“永遠不能忘記的中國人”。

2001年9月,為紀念何鳳山博士誕辰100週年,益陽市博物館舉辦了“何鳳山先生生平事跡展”;

2005年8月5日,為慶祝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週年,益陽市博物館舉辦了《生命簽證—國際正義人士何鳳山博士拯救猶太難民事跡展覽》基本陳列,全國政協副主席李蒙、以色列駐華大使海逸達、國際友人及各界人士數萬人參觀了展覽。

2007年9月,骨灰迎回湖南益陽安葬。何鳳山先生的崇高精神也深深影響了家鄉人民,益陽的城市精神內容為:“崇文尚義,通達超越。”這裡所說的“義”何鳳山先生做了最好的詮釋。

2007年9月28日,以色列駐華大使安泰毅向何曼禮頒發證書,授予其父親何鳳山以色列“榮譽公民”稱號。 這是以色列政府為感謝何鳳山在二戰期間為數千名遭受納粹迫害的猶太人發放“生命簽證”而追授的榮譽。

6、墓誌銘

西元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法西斯狂潮肆虐歐洲,數百萬猶太人慘遭迫害。無辜平民死中求生尋找求生之路,多國政府懾于淫威拒收猶太難民。在此漫天黑暗間,維也納一處屋宇燈火猶亮,一位東方外交官爭分奪秒發放簽證,幫助猶太難民逃到上海和其他地方。

屋宇為何名?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館也。外交官為何人?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何鳳山博士也。

此屋宇終被法西斯沒收,何鳳山博士自租公寓繼續簽證。此善舉又被國內同行疑嫉,何鳳山博士光明磊落不為所動。隨其手也,千百家庭得以絕處逢生:隨其筆也,沉溺之身攀上救命方舟;隨其聲也,域外人士驚識中華文明;隨其形也,離亂生命重建人世信心。

華夏之德,不思遠征而不拒遠援。君子之道,默行大善而不聲張。何鳳山博士之功績埋入塵沙久焉,近年方見端倪,已被以色列政府授予“國際正義人士”榮譽稱號。其家鄉中國湖南省益陽市民眾聞之事跡,深為感動,遂會商其子女,決定修築何鳳山紀念墓地于中心城區,以千年鄉土體溫,永久擁抱這位偉大遊子。

余讚之曰:三尺之助尚不易,萬里之善非等閒,亂世星火天有記,湖南益陽何鳳山。

余秋雨 敬撰于丁亥年夏日

7、社會評價

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在何鳳山的紀念碑前說;“在他的面前,我們看到了人性的光輝,從而感到了我們自身的渺小”。

沙龍在紀念碑前說;“他,不是英雄,也不是天使,他是上帝”。

1999年初冬,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李鵬在訪問耶路撒冷大屠殺紀念館時說:仁慈正義不分國界,我們中國也曾有人救過猶太人。

2000年4月中旬,江澤民主席訪問以色列時,以色列總理巴拉克懇切地向江主席表達了他對何鳳山的感激之情。

以色列新任駐華大使安泰毅在接受《中國日報》專訪時說,“在猶太人的傳統堙A人的生命是最神聖的,至高無上的。我們有一句名言說,救人一命就像拯救了一個世界。而何先生救了成百上千人,我們估計這個數字在兩千左右。”

以色列駐華大使館公使莫義瀾先生稱,何鳳山是一位為猶太人的黑夜點燃光亮的人。

美國海外遺產保護委員會主席米勒先生致詞稱,對何先生的義舉深表感激和崇敬。

中國駐美大使周文重表示,何鳳山是千千萬萬無私救助猶太人的中國人民的優秀代表,集中展現了中國人民正義、善良的美德。70年前,當許多國家向猶太人關閉大門的時候,中國駐奧地利總領事何鳳山博士冒著生命危險,向成千上萬的猶太人簽發了“生命簽證”,使他們得以躲過納粹的大屠殺,來到中國。僅上海一地就收留了來自德佔區的3萬多猶太人。

周文重表示,美國海外遺產保護委員會舉辦的這一活動,使得很多美國人得以了解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在當時很多國家對猶太人關閉大門的時候,中國駐奧地利總領事何鳳山博士頂住壓力,冒著生命危險,毅然向數千名猶太人簽發了“生命簽證”,使他們躲過納粹的大屠殺。何鳳山博士是千千萬萬無私救助猶太人的中國人民的集中代表,他的義舉體現了中國人民正義、善良的美德。

一位倖存者引用哲人的話稱頌何鳳山:“有些人雖然早已不在人間,但他們的光輝仍然照亮世界。這些人是月黑之夜的星光,為人類照亮了前程。”

“你父親高貴的心靈、慷慨的精神,讓我們所有人受益匪淺,暴力沒有摧毀他的良知,他的義舉值得所有人尊重。”在以色列何鳳山義舉紀念牌前,以色列學生代表拉米向何鳳山的女兒何曼禮表達了最誠摯的謝意。

由索爾、何曼禮及其他眾多人士所進行的調查研究業已發現曾獲得何簽證的14個家庭,其成員包括哈堙P菲爾德勒及其堂兄埃塈J·哥特斯塔伯。“我們確信何博士至少救了2000名猶太人,”索爾說。截至目前為止,已發現5份簽證,最大序號是1938年10月27日簽發的第1906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