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滁臺往來 | 臺商在滁 | 十大重點工程 | 美景 | 美食 | 民俗
 滁州概況 更多
·滁州印象視頻
·滁州歷史大事
·自然資源
·自然環境
 滁州臺辦 更多
·主任致辭
·滁州市臺辦
·滁州市臺聯
·用科學發展觀推動滁州市對臺工
 臺商在滁 更多
·安徽省明光市愛福(華信)電子有限公司
·安徽通華光電有限公司介紹
·滁州畬戎電科技有限公司
·滁州宏勝運動製品有限公司
·滁州聯華合成材料有限公司
 美食 更多
·小魚貼餅
·蒸香菇盒
·天長京彩松花皮蛋
·秦欄鹵鵝
·醬油雞
 美景 更多
·吳敬梓紀念館
·天長博物館
·醉翁亭
·意在亭
·歐梅
 民俗 更多
·民間民俗文化
·臘八粥
·正月十六走太平
·天長民間風俗
·秧歌燈
  當前位置>>民俗文化
天長民間風俗
2011-03-22 14:36:55     華夏經緯網

一、生產類

  1、農業

  敬牛欄和喂牛飯東南鄉及北鄉老港一帶農戶,舊時除夕敬牛欄,並喂牛一碗飯。邊喂邊說:“打一千,罵一萬,三十晚上歸你一碗飯;用力拉,帶勁掙,明年幫我苦個糧滿囤。”

  敬土地年初一淩晨,農戶以“三牲”(豬頭、公雞、鯉魚)供品爭先敬土地神(土谷神),祭祀後,攜回供品全家共食。此俗“文化大革命”期間絕跡,近年有所抬頭。

  請茅七姑娘正月十五,農婦在茅坑旁敬香禱告:“請茅七姑娘(有的稱灰堆姑娘或紫姑)上來看燈”,然後在篾畚鬥邊上插根銀針,兩人抬進屋,覆下懸空,下撒青灰,針在灰上轉動,以所畫筆數,預卜人事年景。此俗建國後已少見。

  開秧門和吃了秧酒每年第一次栽秧謂之“開秧門”,主人辦酒招待幫忙的和雇工,意在提高工效,不誤季節。插完秧,留兩撮秧苗,一撮擺在牛汪堙A一撮甩上屋頂,以測年景(秧根朝下,預示豐年,反之荒歉)。然後吃“了秧酒”,以示慶賀。農業合作化後,此俗一度消亡。近年來,栽秧時相互請工較多,吃“了秧酒”之風復盛。

  號子、秧歌舊時農民在勞作時有“打號子”、“打咧咧”、唱秧歌等習俗,用以振奮精神。挑糧擔土時盛行打號子,語言通俗俏皮,富有氣勢和韻味。耕田耙地時多在清晨和黃昏,一人勞作,以“打咧咧”消除寂寞。“打咧咧”無詞,反復哼出一種高昂、明快、悠揚的音調。插秧時婦女喜唱秧歌,亦稱“打秧號子”。眾人領唱“過門”(格登哉、格登哉……),一人唱歌詞,隔趟相和,此落彼起,情趣盎然。

  鑼鼓車縣內提水舊用水車。車水活重,由壯勞力分兩班輪流踩,邊踩邊敲鑼鼓,有“風點頭”、“急急風”、“疊寶塔”等曲牌,有的還伴唱鑼鼓調。建國後,水車漸少,此俗日稀。

  敬場頭和吃糍粑舊時農戶秋收打第一個場時,以“三牲”祭場神,祈禱“打盛場”。麥了場清,則以糯米飯搓成糰子,滾上炒熟的芝麻,俗稱“滾蛋糰子”,雇工吃後即離開,建國後此俗消亡。

  做青苗會和牛欄會此俗久遠,以自然村集資請“香火子”做青苗會,祈禱豐收。為了耕牛膘肥力壯,養牛戶聯合做牛欄會。建國後此俗已絕。

  2、工商

  祭祖師 瓦匠祖師張班,木匠祖師魯班,相傳張班是魯班的師兄,故本縣瓦木匠同時操作時,瓦工居先。建國前,縣城瓦木匠于農曆(下同)七月二十一日(張魯二班得道日)齊集財神廟設神位祭祀,儀式隆重。民國18(1929)財神廟被毀,祭祀遂止。每逢建房上樑,造船上大臘、頭板、打排斧、閉龍口、豎大桅等關鍵工序,亦要擇吉日在工地舉行祭祀儀式。

  鐵、銅、銀、錫、冶諸匠信奉李老君。城鄉鐵匠每年二月十五、五月初五、八月二十五面對大爐祭祀;其他各匠則在四月二十和六月二十日。抗日戰爭時期,手工業凋蔽,此俗消失。理髮俗稱“飄行”,崇奉羅祖。每年七月十三羅祖誕辰日按資排輩,輪流集會奉祀,吹拉彈唱,盡情歡樂,故本縣理髮工人大多擅長管弦樂器。建國後,祭祀已絕。

  收徒各匠收徒均取“投師紙”。鐵匠滿師需辦“謝師酒”,否則不退“投師紙”。無“投師紙”徒弟不管在誰家鐵鋪,都享受不到“小貨”(每件製成品的收入提成),同行也不承認他是師傅。建國後,此俗不復存在。

  敬玄壇和接財神舊例商家每年正月初二,祭祀“招財進寶”的玄壇菩薩。新雇店員正式進店吃“玄壇酒”。初五淩晨接財神,祭祀十分虔誠。最後燃放長鞭,俗稱“財神鞭”。

  開市建國前,商店春節期間一般不營業。正月初五後的第一個集期叫“小開市”,第二個集期叫“大開市”,各商店爭放鞭炮。這天,各行各業,挑販行商都來趕集,名為“亮市”。一些大商店還設宴招待老主顧,以示招徠。抗日戰爭時期,此俗消亡。

  雇、退店員新雇店員一般在正月初二進店。此後店主每月初二、十六中午加幾個葷菜,改善伙食叫“牙招”,又稱“打牙祭”。如辭退店員,則在除夕晚宴上請坐首席,親斟一杯酒,說幾句客氣話。席散,被辭店員卷鋪蓋離店。

  3、船漁民

  船民、漁民生產、生活向無保障,多求助神靈。船民奉祀耿七公大王,漁民信奉金龍四大王。每年分別集資輪流請“香火子”做三天三夜的“大王會”,祈禱順風順水,多捕魚,人口平安。他們平時衣食不週,人稱“船花子”、“水獺貓”。每次做會卻傾囊竭力,俗說“盡家衝”。生病一般不請醫生,聽憑神漢巫婆求神擺布。建國後,隨著生產、生活條件的改善,船、漁民生產、生活都有了保障,迷信活動逐漸消亡。

 

 

二、生活類

  1、飲食

  主食本縣以食米為主,食面次之,家境貧困者間以山芋、大麥仁等為食。荒歉年月多以蔬菜、豆餅、野菜煮飯熬粥充饑。午收時,城鄉貧困之家以新麥磨水糊,俗稱“連麩倒”,熬粥或烙餅,直到早稻登場。

  餐次城鄉均一日3餐,舊時一般兩稀一幹,近年城鎮居民改早晚半稀半幹,早晚餐稀粥、炒飯或佐以包子、油條、燒餅等。農民農忙時,早餐一般吃糯米飯、面疙瘩、湯元等。農忙季節及客人登門,上、下午各增加一頓,俗稱早晚茶。

  菜肴天長地近揚州,菜肴具維揚風味,鹹淡適宜,偏甜,考究色、香、味、型。城鄉居民喜吃“上市鮮”,諺有“清明螺螄端午蝦,九月重陽蟹爬爬,七月半子雞中秋鴨,五月黃鱔冬天鱉”。平時家常菜,葷素因家境而異,建國前後,一般以蔬菜居多,近年肉類和水產品逐漸成為家常菜肴。農村各家有菜園,瓜菜種類多,韭菜炒蛋,小蒜燉蛋,冬天的什錦菜(又名十香菜)等,頗具特色。藕夾子、八寶飯、獅子頭、燴魚羹、煮幹絲為傳統名菜,龍岡的溜雞湯、銅城的櫻桃肉、秦欄的鹵鵝等,更是膾炙人口。冬天吃燴牛、羊肉取暖,已成習俗。

  天長人喜腌制家常小菜。春腌小蒜、蒜苗、蒜頭、萵苣、雪崼、鴨蛋;夏天以黃豆、蠶豆等制醬,兼以醬黃瓜、燒瓜、刀豆等;小雪以後腌豬肉、牛肉、雞、鴨、鵝、魚等。

  宴客親朋小聚,菜肴一般58樣,品嘗上市鮮,稱為家常便飯。招待遠客,酒菜從豐,並請有聲望的人作陪。春節期間,互請春酒,聯絡友誼。近年城鄉請客收禮之風盛行,壽誕、婚娶、生子、高考錄取、參軍、招工甚至上代冥壽也要請客。有請必送禮,禮品也日漸豐厚,成為一大負擔。更有不少單位利用公款請客,成了“公害”,致有“玩在蘇杭,吃在天長”之說。

  舊時天長請客筵席分三等,上等8412碟帶燒烤,俗稱烤席。大多以第一碗主菜為名,如燕窩席、魚翅席、蹄筋席。12碟包括4葷菜、4蜜餞、4水果;4小碗有象牙柱(蛇肉)、鴿蛋等;8大碗包括煨全雞、全鴨、西米蓮子等;燒烤:烤鴨、烤豬方或烤伢豬。中間上一兩道點心。中等是魚皮蓆或海參席,8碗、8碟,其中有不少是傳統名菜。下等是8大碗,葷素各半。建國前,官紳富商多備上等筵席待客。中下等筵席在民間較普遍,花式品種有所不同。

  2、服飾

  衣著清末民初,衣著顏色以藍黑為主。衣料有絲織和棉織兩種,富者冬著皮衣。衣式:官紳長袍(),對襟馬褂;勞動者多著短衫長褲;婦女上衣倒大袖,衣褲鑲寬邊,亦有穿長裙者。男子長衫和女子上裝均為大襟式。褲子均為大褲腰。

  民國10年以後,婦女衣褲不鑲邊,長裙亦少。30年代,青年婦女一度流行精製旗袍,少數在外讀書學生穿學生裝和西服。建國初,除老年婦女穿有大扶上衣外,教師、幹部、學生多著制服,盛行青年裝、學生裝、列寧裝、中山裝。顏色以藍、黑、灰居多。青年人一度喜穿毛藍褲,淺士林()襯衣。中老年婦女特別是農村婦女愛穿金絲藍上衣。“文化大革命”期間,盛行草綠色軍裝。其後,棉綢、滌棉、滌卡、麥爾登等各種化纖、毛料服裝漸次流行。80年代服裝的款式、顏色、質地變化很大。青年男女中流行滑雪衫、羽絨衫、茄克衫、蝙蝠衫、牛仔褲、喇叭褲、健美褲等。質地有呢料、毛料、羽絨、化纖、針織等。青年婦女多穿各種顏色的短裙、連衣裙,呢制服、西裝、羽絨服較盛行。

  鞋帽民國初年,官紳穿雲字頭雙梁厚底靴。婦女穿後跟口沿有葉瓣的繡花鞋。城鎮居民多穿元寶口和鴨舌布鞋。農民在勞作時穿草鞋或赤腳,冬穿蒲鞋、麻窩子,上街或串親戚穿布鞋。工人多穿草編的涼趿子。30年代城鎮居民雨雪天穿釘鞋、木屐,少數穿膠鞋。建國後仍以布鞋為主,穿球鞋、膠鞋及膠靴者日多。“文化大革命”期間盛行塑膠涼鞋和軍用“解放鞋”。70年代以後,多數農民有膠鞋、膠靴,男女各式皮鞋、涼鞋、球鞋在幹部、教師和城鄉中青年中日漸普及。80年代,流行各式旅遊鞋。

  清末民初,男戴紅頂瓜皮帽,少數戴氈質禮帽,中老年婦女戴勒子或包頭,農村婦女喜扎黑布頭巾。男孩戴和尚帽,女孩戴貓頭風帽,夏秋季戴蓮花帽箍子。農民多戴馬虎帽。建國初,流行解放帽、新四軍軍帽、八角帽。男孩戴針織絨線帽。60年代以後,流行呢制解放帽、東北帽和棉軍帽。80年代,戴鴨舌帽成為時尚。從50年代起,農村婦女流行扎三角巾,至今仍盛行。  髮式民初,男子剪辮留長髮,俗稱“二刀毛”,後演變為分頭、平頂。初生男嬰留胎毛剪桃子頭,亦有蓄髮打辮子的,10歲生日這一天由舅舅將辮子剪掉。女孩梳“爬爬角”,成年梳獨辮,額留“劉海箍”,嫁後去齊眉發梳髻。30年代以後,城鄉婦女逐漸剪短髮。80年代後,男女髮型有很大變化,男青年多留長髮,少數燙髮,俗稱“大包頭”,中青年婦女流行燙髮。

  裝飾舊時婦女梳頭喜用茶油、刨花水(梧桐樹皮浸泡),撲粉敷臉,少數婦女淡施胭脂、描眉,入秋以風仙花汁染紅指甲。農村婦女在繡白花的圍裙上配以桃紅色絲帶;兩端垂在腰際,直到50年代始消失。婦女戴首飾很普遍,質地有純金、包金、鍍金及銀質。種類有耳圈、耳環、耳塞、耳墜、手鐲、戒指、髮簪、針等。農村婦女尤喜頭上插牙攏或各式發夾。富家老年婦女的勒子上還鑲嵌珍珠、瑪瑙之類的珠飾。男孩“慣寶貝”戴銀質手鐲、腳銬、銀鎖、項圈等,少數戴金耳墜、穿鼻駒。此俗在建國後逐漸消失。

  “文化大革命”期間,上述首飾均視為“四舊”,除少數老年婦女發髻上銀簪外,余均絕跡。男女老幼胸前多佩戴各式毛主席像章。80年代以來,金戒指、項鏈、旅遊紀念章等較流行。

 

 

3、居住

  擇地建房前,請陰陽先生定向看風水,期望丁財兩旺。建房時如大門迎空曠地或迎別家山(名為暗木箭),就在門側嵌一石塊,鐫刻“泰山石敢當”以避邪。地擇好後,如一時不能動工,需于“冬至”後用長竹竿頂一個瓦罐子,挖幾鍬土,表示已動工,以後一切無忌。

  上樑上樑須選吉日,辦上樑酒招待工匠。中樑上貼“上樑大吉”或“吉星高照”,披以紅布。豎柱上貼紅紙對聯:“豎柱喜逢黃道日,上樑正遇紫薇星”。上樑忌說不吉利的話,故選在拂曉前進行,掌作師傅邊上樑邊說“喜話”,主家給糕、煙、喜錢,並敬神、放鞭炮。

  遷居新屋建成遷入居住,俗謂“進宅”,在新灶上做飯,名為“熱鍋”,需燒芝麻秸或豆秸,意為“節節高”,做菜必用魚,意為“年年有魚”。賀客贈喜聯、賀禮,主家置酒招待。

  式樣建房喜南向,朝陽,諺有“朝南砌上幾間屋,子子孫孫多享福”。街面上的房屋則因地制宜。建國前,居室多平房,樓房極少。城鎮喜單門獨院,農村喜單莊獨戶,並有包莊園溝。地主莊園和一些官紳住宅,古樸典雅,十分考究。如本縣老孫莊,前後6進,屋子240余間,磚木結構,扶梁扶柱,排疝板壁,天棚地板,門前有石鼓,屋後有花圃,為本縣典型莊園,抗日戰爭時期,被日軍焚燬。城市平房多碎磚砌晼A荒草蓋頂,窗戶狹小,陰暗潮濕,農村多土棬馧說A貧困戶一家數口,蜷居一室,各式器具,雜亂堆放。淮北的流民多在城鎮後街僻巷,搭棚安身,有的土坯壘晼A稻草糊頂,俗稱“淮棚子”。

  建國以來,城鄉住宅均有程度不同的改善,特別是1978年以後,城鎮居民新建磚木結構的瓦平房和樓房鱗次櫛比,幾無隙地。農村新建瓦房很普遍,樓房亦日見增多,居處前有場基、豬圈、廁所,後有樹木竹園、菜圃園溝,十分幽靜寬敞。茅草屋已少見。

  4、生活器具

  炊具 建國前天長居民生活燃料以柴草為主。廚房砌鍋灶,另有碗櫥、水缸、腌制家常小菜的缸、壇、罐等。50年代以後,城鎮先後供應煤球,始有煤爐,80年代後,有些家庭用上煤氣灶和電飯煲、電炒鍋等炊具。50年代以前炊具多鐵鍋,70年代後,鋁製品炊具逐漸普及。80年代後,由於電器用具增多,加之主要集鎮用上自來水,廚房用具少而精,新建廚房面積在縮小。

  雨具建國前,城鎮居民防雨多用油紙傘,60年代後,油紙傘漸少,多用油布傘,少數穿雨衣。70年代後,流行鋼骨布傘、尼龍傘、折疊傘、塑膠雨衣、雨披等。各種色彩的尼龍傘除防雨外,青年婦女還用來遮陽。以往農村防雨多用蓑衣斗笠,梅雨天插秧時披蓑衣、戴斗笠或背斗篷(以竹篾和蘆葦葉編成,形似龜殼)80年代後,布傘、尼龍傘、塑膠雨衣家家皆有。蓑衣、斗笠、斗篷基本絕跡。

  照明器具清末民初,農村和城鎮居民多用燈草食用油照明,夜晚外出用燈籠。30年代,商店多用煤油燈、馬燈,少數大商店和娛樂場所用汽油燈。建國後,煤油燈普及,手電筒漸多,城鄉陸續用上了電燈。

  計時器具 建國前,少數官紳富商家有座鐘,俗稱“自鳴鐘”,有懷錶、手錶者少見。建國初,市民家庭陸續備有雙鈴馬蹄鐘,商店、機關有挂鐘。60年代後戴手錶的漸多,以進口昂貴的為時尚。80年代以後,各種機械錶、電子錶幾乎普及。

  家用交通工具農民進城,探親訪友多步行,少數騎驢。官紳外出坐轎或黃包車,商人坐船或騎驢騾,平民坐雙座獨輪車。30年代,自行車出現,70年代後自行車成為主要交通工具。80年代,青年人及個體戶逐漸置有摩托車。

  傢具建國前,官紳富裕之家考究桌椅條臺,紅木床三道框架(俗稱三道滴水),精雕細刻,富麗堂皇。城鄉中等人家,多置對福櫃(老爺櫃)、大床、桌凳箱櫃等,注重古樸,結實耐用。貧寒人家使用破舊木器,瓦盆泥罐。60年代後,流行三門櫥、五斗櫥等。70年代後期,傢具樣式不斷更新,中式、捷克式、鏡框式、組合式先後流行。折疊椅、沙發、茶几、席夢思漸次流行。

  5、保健

  天長人愛整潔。晨起必灑掃,早晚洗漱,定期洗澡、理髮、換衣、曬衣被。因氣候濕潤,每年“梅雨”過後的農曆六月初六,家家曬衣被(曬夏),以防霉變和病菌。

  舊時民間在缺醫少藥情況下,積累一套治病保健的“土方法”。婦女生孩子,喝艾水。產後虛弱的喝男孩小便(童便)。坐月子時避光、避風、靜臥。為防隔乳,忌食動物肝和油渣子。產婦滿月,用烏魚水、風藤、野菊花煎水洗澡。身上碰傷出血,用白糖、香灰敷創面止血。燙傷用醬油涂創面,有些家庭自製燙傷藥物,如“雞蛋油”(蛋黃熬油),“老鼠油”(菜油浸泡乳鼠腐爛成油),頗有療效。遇有中暑、休克的,用銅幣在脊背上刮,謂之“刮痧”,可起到急救緩解作用。小孩如傷食消化不良,母親用頭髮蘸唾液在孩子胃部揉抹。胃寒病者在“九天”用生薑、紅棗、冰糖煨湯,謂之“姜棗湯”,長期服用。一些醫治疑難雜症的偏方秘方,在民間世代相傳,多有奇效。

 

 

 

三、喪喜事類

  

 

1、婚嫁

  舊時婚嫁,須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造成許多婚姻悲劇。青年寡婦守節,未婚夫病危、新娘進門衝喜而守“望門寡”的現象甚多。官紳納妾,收養童養媳,小男大女成親等現象城鄉皆有。建國後,上述習慣已根除。

  民國時期,定親之前,請算命的“合婚”,如無衝克,即由男女雙方家庭擇日下聘,聘禮多為衣料、首飾或現金、食物等。定親後,雙方開始籌備,男家整修新房,購置禮品,女方則要準備衣物及新房內的傢具,俗稱“陪奩”,殷實人家還陪姑娘田產,名為“陪奩田”。男方定下迎娶日期,備紅帖,俗稱“鴛鴦扣”,將男方的生庚八字填上,並在扉頁上寫“蘇才郭福”或“江山共老”上聯,由媒人送至女家;女方也寫上生庚八字,在扉頁上對上“姬子彭年”或“日月同庚”下聯,再由媒人送回,叫“傳紅”。亦有女方在“下小定”、“傳紅”時,趁機索要彩禮,雙方討價還價,媒人奔走調停的。

  迎娶之日,男方備花轎、鼓樂迎親。花轎臨門,新娘穿婆家衣服,須哭(哭嫁),否則于娘家不利。花轎抬走後,娘把姑娘的洗臉水潑向停轎處,並說:“嫁出門的姑娘潑出門的水”。

  花轎到門後,請夫婦雙全、有兒孫的“福太太”(攙新的)扶入洞房將齊眉發梳上,用線絞去臉部汗毛,謂之“開臉”。穿戴鳳冠霞帔、裙襖,再由“伴媽媽”攙出洞房與新郎並肩“拜堂”。接著“鬧新房”,行“合巹禮”喝交杯酒。伴媽媽虛掩房門,照看一對花燭。次日看花燭燃的長短,男左女右,以測夫婦日後消長。

  迎娶前一天,男家辦“暖房酒”請客。婚後當日辦“拜堂酒”,新娘向長輩獻茶、請教,長輩須給“見面禮”,新娘獻鞋襪。接著請女方親屬赴宴,謂之“會新親”。新娘偕新郎回娘家,謂之“回門”。路程近的,須在太陽落山之前返回婆家,進門時男前女後。

  建國後,婚娶程式逐步簡化,有舉行集體婚禮和旅行結婚的,但女方索要彩禮之風愈演愈烈。70年代後,除衣飾外,還須購置成套傢具,且樣式、件數越來越考究。80年代又增加收錄機、彩電、冰箱、沙發、席夢思、金戒指、金項鏈等高檔物品,男方家庭還要辦酒請客。少則五六千元,多至上萬元,成為家庭的一大負擔,縣城和大鄉鎮迎親多用轎車。  本縣回民婚俗較簡約。媒人介紹,男女雙方同意後下聘禮,數量不拘多寡。此後,雙方選擇“主麻日”(星期日)結婚。婚前一天,男方請阿訇“做知感”、吃油香(油餅)。阿訇念(古蘭經)和禱詞,親友念祝賀詞。結婚當天上午,由媒人帶領新郎和兩個姑娘到女家迎親。女家招待中飯後,新郎跨馬前行,新娘騎馬隨後,兩個姑娘陪伴,媒人偕兩個至親送親。民國時,倣漢民改乘轎子。

 

 

  新娘進門後,由攙新的引入洞房。這時,阿訇念結婚詞;新娘念“打丹”(同意嫁給這個男子);新郎念“格布札克熱丹”(同意承領這個女子)。阿訇為證婚人,併發給結婚證書。最後,向新郎新娘身上撒喜果——紅棗、白果和染紅的花生。婚禮結束。

  第二天,新娘家的哥哥或弟弟把新夫婦接去吃中飯,名為“回門飯”。

  2、喪葬

  舊時天長喪俗繁瑣,鋪張浪費。有的人在生前即準備“壽材”(棺材)、“壽衣”,人死後大操大辦,不少殷實人家因操辦喪葬而家道中落。

  人死,其子女需到親戚家“報喪”。停屍分男左女右,死者手持柳枝穿的7個燒餅,名為“打狗餅子”,頭前放一碗半熟的米飯,名“倒頭飯”。頭腳各點一盞油燈,焚燒紙轎、紙馬。有來弔唁者,孝子均需跪迎。

  入殮封棺時,必請至親到場,孝子備“插釘禮”叩請死者至親敲“主釘”,名為“祭丁”。封殮後,以油泥做字,用孝子口氣寫明死者名諱和職銜,謂之“題壺”。棺柩停放中堂,並請陰陽先生畫符和寫“七單子”,以便按時祭奠。死者年滿60歲的“七單子”正貼,否則斜貼。逢七期請僧道做齋,名為“禮七”,“六七”之日,由死者女兒或侄女、外甥女備飯菜祭奠,謂之“換飯”。“七”、“吃”諧音,意為讓死者今後不少飯吃。

  喪家需置一長25釐米,寬5釐米的木質神主牌,俗稱“亡人牌子”,上寫死者名諱和生卒年月、以備後代查考。寫牌時,將最後的主字寫成王字,由孝子以朱、墨添點,謂之“點主”。

  諺有“入土為安”。停柩時間視棺材大小而定。擇地後舉行“發引”,俗稱“出柩”或“出田”,喪儀力求隆重。死者晚輩執“引魂幡”前導,沿途撒花火名“買路錢”,挽幛列隊後隨,親友戴白孝巾執紼扶棺,沿途有路祭者,孝子匍匐叩謝,棺柩由“抬重”(8)抬著在僧道鼓樂聲中緩緩行進到墓地,掘坑謂之“穿井”。棺柩下葬後,送葬者需“兜土”蓋棺。葬後回家,孝子兄弟並肩在大門口跨火入門,不得搶先。當日宴請親友,名為“回紅酒”。如分遺產或兄弟結算喪葬費用等,酒後請親友解決。3日後,將墳墓加高增厚,加上墳頂,祭奠,是為“復三”。

  建國後,移風易俗,葬禮簡化,封建迷信活動日少。1975年本縣建成火葬場,舉行追悼會,送花圈、輓聯,與死者告別等多在殯儀館進行。1976年至1978年火化人數逐年上升。1979年以後,土葬人數有所回升,大操大辦者少,在農村,做齋禮七的舊俗時有發生。

  少數民族有其獨特的喪葬習俗。回民去世後,家人將屍體洗凈,纏以白布,裝入活底棺木。開喪時,大門外懸布袋,供吊客資助,名為“助喪禮”。親朋在3天內不吃喪家飯菜,相反還送飯菜給喪家,表示弔唁和團結。3天后,隨意擇地。埋的方向頭北腳南,抽棺底,屍入坑即掩埋。葬後,喪家舉行“吃油香”儀式,以示謝意。

  3、生育

  生養,尤其是生男孩或老年得子,向親朋鄰里散紅蛋,359個不等。收到紅蛋的人家則送老母雞,或豬蹄子、燒餅、掛麵等,叫“送湯”。孩子出生第三天,辦酒招待親友,為做“三朝”,自謙為“湯餅宴”,親友給孩子的賀禮叫“洗兒錢”, 這天要敬“送子娘娘”,如生男孩,須祭祖先,慶賀有了香煙後代。小孩滿月,剃胎毛,出生100天叫“過百路子”,1週年稱“過周”,又叫“抓周”,一般都請客收禮。舊時有的人家多在這一天請“香火子”做“保子會”或“過關”,乞求消災延壽。孩子10歲生日,親朋也要慶賀。建國後,生孩子照例慶賀,但較以前簡單,“送紅蛋”,“送月子禮”等風俗仍流行。

  4、壽辰

  本縣成人50歲方慶賀生日,有的宴客收禮,有的親友團聚。60歲以後的整生日一次比一次隆重,慶賀一般逢九舉行,如5969等,謂之“做九不做十”,取長久之意。壽辰的頭一天吃“暖壽酒”,當天設壽堂,子女為老人蒸壽桃、壽糕,來賀的親友送“壽幛”、壽聯、壽糕等禮品,請吹手,放鞭炮送至壽堂,向“壽星”祝賀。一般招待麵條,謂之“壽面”,富裕人家還特製壽碗、壽筷,分贈來客。至親吃“壽星”碗堛瘧拲齱A叫“討壽”。

  建國後,農村、小集鎮借祝壽之機,大肆請客收禮之風時斷時續,縣城多為親朋歡聚,收禮者少。孤寡“五保”老人的壽辰,多由所在村或街道操辦,為老人做新衣,買禮品,鄰里、村民到“壽星”家歡聚,農村有的還放電影。

 

 

 

四、歲時類

  春節正月初一淩晨,各家放鞭炮,敬天地、家堂、祖宗。晚輩向長輩拜年,長輩給“壓歲錢”。早晨多吃湯元,或泡飯、糕點。農村淩晨敬土地。友人相遇互道“恭喜發財”、“新年好”。初一至初三,不新燒飯菜,初四下河邊淘米洗菜謂之“開生”。初一,不掃地倒水,不動剪刀針線,不能打碎東西,不準小孩講不吉利的話。

  初二商店敬玄壇。中青年到岳父、娘舅、姑姨等長輩家拜年。初五為“財神日”,家家“接財神”,放鞭炮,商店還舉行傳統的敬財神儀式。

  春節期間,青少年喜歡“打錢堆子”,“滾銅下跪”。農村愛看戲,聽說書,讀唱本。玩麒麟、玩龍燈、拉洋片、捏糖人、賣各式玩具的走街串巷。城鄉皆有借春節大搞賭博活動的。建國後,人民政府將春節定為法定假日。年前安排市場供應,救濟軍烈屬、困難戶,城鄉組織健康有益的文娛活動,組織花擔、花船、龍燈等傳統文娛形式給五保戶、軍烈屬拜年,機關單位舉行團拜,看望退離休幹部。電影院、劇團組織春節文化專場。兒童、老年人多在家看電視。

  元宵節正月十五為“元宵節”,古稱“上元節”,又稱“燈節”。元宵節吃元宵、賞燈成為傳統習俗。十三為“試燈”,十五“正燈”,十八“落燈”。在食物上有“試燈元子落燈面”之俗。建國前,縣城集鎮每逢燈節,各家帶著小孩和各式綵燈,齊集鬧市,互相觀賞,配以龍燈、花船等。1980年,天長縣城舉辦首次“元宵燈會”,由文化部門和縣直黨委會負責籌辦,各機關單位製作各式燈彩,飛禽走獸,花鳥魚蟲,人物造型,千姿百態,栩栩如生,白塔河水面燃放荷花燈,四鄉八鎮、外地遊客趕來看燈,盛況空前,此後相沿不衰。

  清明節這天,各家門前插柳,婦女喜戴柳球,早晨吃燒餅,中午備菜飯祭祖先或去墓前祭掃。建國後,祭奠日少,多數修整墓地,上墳憑吊。機關學校,群眾團體,組織青少年到烈士陵園和烈士墓祭掃,敬獻花圈,對青少年進行革命傳統教育。

  端陽節五月初五為“端陽節”,俗稱“端午”。吃粽子已成傳統風俗。粽子有實心,有包餡,餡子有鹹瘦肉、火腿、紅棗等。各家門頭插菖蒲、艾,懸挂鍾馗像辟邪。兒童背艾葉虎,穿虎頭鞋,圍繡有“五毒”(蚊、蛇、蝎、壁虎、蜈蚣)的兜子,腕係彩線扣銀鈴索子,頸挂彩絡鹹鴨蛋。跳判(由人扮演判官)的挨門逐戶舞跳。道士送“端午符”。

  正午時,闔家聚餐“躲午”。飲“雄黃酒”時,將沉澱的雄黃在孩子額上畫“王”字,耳朵、手臂也抹一些,意在驅避“五毒”。午後,本縣曾有賽龍舟的習俗。

  中元節七月十五為“中元節”,俗稱“七月半”,農村謂之“鬼節”。這天和清明一樣,須祭祖。舊時,縣城和各大鎮從這天起至七月底,群眾集資,每晚在街道上請僧道做“盂蘭會”,超度“孤魂野鬼”,夜間放荷花燈。此俗建國後消亡。

  中秋節八月十五為“中秋節”,俗稱“八月半”。旅外的盡可能趕回來吃團圓酒。煨鴨子、煎藕夾是中秋節的傳統菜肴。晚間,在室外設香案,供月宮嫦娥像,陳列月餅及鮮藕、菱角、雞頭苞(芡實)、毛栗、石榴、芋子、毛豆莢等。有的小孩點“月宮燈”、“走馬燈”,並以瓦片壘“寶塔燈”。全家對月跪拜,諺有“在家不敬月,出門遭雨雪”。敬月後,分食月餅,如有人在外,即留一份或寄去,表示團圓。

  “文化大革命”後,敬月活動已少見。但親友間互贈月餅、禮品的習俗仍流行。

  重陽節九月初九“重陽節”,簡稱“重陽”,古有佩茱萸登高的習俗。面餅店以秈米粉蒸方糕和捏成的小羊,並制彩紙三角旗子,名“重陽旗”。出售時,羊、旗、糕全套,供不應求。次日農民和菜農將旗插在田頭、菜園,以驅逐鳥雀。此俗如今已少見。

  冬至俗稱“過大冬”,農村正是農閒季節,故敬祖先的菜肴比清明、七月半要豐盛得多,往往忙到天黑才祭奠,故有“早清明,晚大冬”之說。

  臘八臘月初八吃“臘八粥”,本是寺廟禮佛之舉,也是本縣傳統風俗。這種粥,考究的除糯米外,還加紅黑棗、蜜棗、白果、蓮子、芡實米、菱角、胡羅卜等。抗日戰爭前,北觀尼姑將臘八粥挑到四門街上賣給小孩吃,經常供不應求。目前,少數家庭仍有吃“臘八”的習俗,花式不全,只是應景而已。

  送灶“文化大革命”前,天長多數人家供灶神,也稱“灶老爺”。神像兩邊有“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的聯語。臘月二十三、二十四為送灶日,即送灶神上天“彙報”。送灶前數日,尼姑庵向各家送灶疏,收者給錢。送灶時在灶神前供一碗糯米飯,上插蜜棗、紅黑棗、桂圓、白果、花生、蓮子等果品,名為“灶飯”。還供有灶糖(麥芽糖),意在將灶神嘴粘住,防止上天后亂說。敬神後,將紙印的灶神像燒掉。除夕,買新的灶神像貼上,是為“接灶”。“文化大革命”後,此俗消亡,吃糯米飯的習俗仍有。

  諺有“進了臘月門,年事忙煞人”,各家及早購買春節物品。送灶後,年事更加繁忙,各家撣塵,打掃室內外衛生,趕制新衣,窮人家亦縫補浣洗。洗澡、理髮、蒸各式糕點,直至除夕。

  除夕農曆年最後一天為“除夕”,俗稱“大年三十”(月小二十九),家家忙貼春聯,象徵除舊更新。室內張貼年畫,佈置一新。除夕中午祭祖先,俗稱“家祭”。舊時,各家有“神主龕子”,都敝開龕門,挂祖先遺像。“文化大革命”中,神主龕子,祖先遺像都被毀。目前,少數人家“家祭”仍在舉行。

  舊時,“富人過年,窮人過關”。除夕,店主、地主、放高利貸者都提著燈籠,上門討債逼租。窮人無力償還就躲債。建國後,各級黨政部門,都在除夕前幾日看望軍烈屬、五保戶、慰問駐軍部隊,給離退休幹部送慰問品。生活困難的給予救濟。

  除夕晚,全家團聚,飲酒吃年夜飯,俗稱“吃守歲酒”。中上之家堆盤滿桌,菜肴豐盛,飯要多煮,一般吃到年初四才“開生”。由於蒸有糕點、粉團、子孫餅子等,加之菜肴豐盛,故春節期間吃飯不多,俗稱“年飽子”。現在城鄉講究新鮮飯菜,只有少數人家沿習舊俗。

  吃罷守歲酒,家庭主婦忙搓元宵。諸事停當,圍爐“守歲”,講故事、拉家常、吃煨好了的“長生果子”。從1982年起,幾乎家家戶戶團聚在電視機前,收看中央電視臺播出的春節聯歡晚會,一直到淩晨,鳴放鞭炮後睡覺,俗稱“睡元寶覺”。醒後吃糕再說話,叫做“開口糕()”,取吉祥之意。

 

 

五、其他

  纏足舊時,除農村外,城鎮平民尤其是官紳家的女兒長至六七歲時,就以長布條裹女孩腳趾為筍形,痛得女孩日夜啼哭,父母充耳不聞。諺有“要得小腳搖,眼淚哭得兩大瓢”,可見纏足之慘。“五四”運動以後,提倡放足,婦女才獲得身體和精神上的解放。

  賭博舊時,本縣城鄉賭博成風,紈褲子弟、流氓地痞和一班無業遊民聚集賭窩,俾晝作夜地狂賭,不少人由此傾家蕩產,為匪為娼,鬻女賣妻,或打架鬥毆,肇成人命,擾亂社會治安。

  民國11(1922)縣知事張銘按“清鄉局”開列的名單抓賭罰款,但效果不大。此後賭風時衰時盛,迄難根絕。

  解放後,在人民政府宣傳打擊下賭風日斂。80年代後,由於經濟條件好轉,以致城鄉賭博現象有所抬頭,政府雖一再禁止,但收效不大。

  土娼本縣無公開的“妓院”,舊時只有土娼。多數為生活所逼,也有少數好逸惡勞者甘願做此賣笑生涯。民國以來,縣城最多的土娼有40家左右,大都集中在北門縣衙周圍。建國後,少數土娼經政府收容教育後從良,參加勞動生產,此風遂絕。

  迎神賽會建國前,豐稔之年的第二年三月,縣城和各大集鎮借迎祀城隍,分別進行賽會。是日,百貨雲集,萬人空巷,熱鬧非凡。縣城“出會”是三月二十八日上午舉行城隍向東嶽“朝賀”儀式,下午迎祀三帝二神(東嶽、都天、火星和瘟神、城隍),出巡四門,所謂“訪察善惡,驅災降祥”。賽會項目,大會有高肩、抬閣、龍燈等;小會有花船、舞判、蚌精等;雜會有提爐香、燒肉香、朝神凳等,迷信色彩濃厚,勞民傷財。民國18年進步青年打掉菩薩後,迎神之舉隨之消亡。

  覡巫覡,男巫,俗稱“香火子”、“香童”,專以跳神、捉鬼、禳災祈福為職業。為人做家譜會(保子會)、青苗會、牛欄會、大王會以及為菩薩的生日、消災求雨等進行祭祀活動。巫,巫婆,俗稱“仙姑老太”,裝神弄鬼,設香堂子為人看病,以香灰冒充“仙丹”,毒害病人。“走陰差”的巫婆,詭稱在陰司當差,愚惑一些婦女叩問上代在陰司情況。如說死者在陰間受什麼罪,家人須花錢請巫婆設法“免罪”,以此騙取錢財。“關亡”的巫婆練就喉底腹部發音,詭稱“靈口子”,帶死者到陽間和家屬對話。請“關亡”須在三天前說明要“關”什麼人,巫婆派人了解這人家屬情況,下差時,隨機應變,騙人錢財。

  算命相面 瞎子算命,將年月日時配以天干地支,名為“生庚八字”,掐算五行生克,詭稱犯某星宿,以代免災騙錢。相面即“麻衣相”。以審視五官、氣色、手紋、神態來“對症下藥”。以模棱兩可的語言如“父在母先亡”等話愚弄鄉民。愛受恭維的就說好話,否則,危言聳聽,花錢乞代免災。

  拜神求籤有的寺廟,設有“簽筒”,內裝竹籤若干根,簽上分別寫上上、上、中、中平、下、下下6種編號。拜神後,雙手捧簽筒上下抖動,落下一根看是什麼簽什麼號,查對“簽簿”上某號載明的七言“簽詩”,以問休咎,並以“誠則靈”掩蓋其虛偽。

  黃雀啣牌 術者畫12生肖,分上中下三等分別寫36張紙上,各按吉兇編成七言韻語,裝在牌形的套子堙C先問對象的年齡,已知屬什麼,根據不同對象,用什麼牌,在雀籠門口攤牌時,中指略勾某牌,或將套子的黑邊上加一小白點,似米,黃雀聚精會神地看準,一開籠門,即將某牌叼出。倘有人代替攤牌,則黃雀略一瞻顧即進籠閉目。

  打時舊時,為尋人尋物或問行人歸期等,就請人“打時”。其方法,打時人用左手除姆指、小指外的三指關節,代表大安、小吉、流連、速喜、赤口、空亡6個吉兇名字。根據來人所報時辰,按某月、某日、某時順序排列至某一關節,以此卜吉兇。

  相關文章
滁州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