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文化創意設計大賽
·太湖最美在吳中
·江蘇省省長李學勇率團抵臺訪問
·海外台灣留學生長三角研習營
·2015中華龍獅大賽(靖江站)開幕
·杜小剛接受兩岸媒體聯合採訪
·吳越思源話錢王
·源遠流長吳文化
·吳越文化是否只是江浙文化
·鄭板橋
·朱自清
·蘇州才子唐伯虎
·揚 劇
·錫 劇
·淮 劇
當前位置>>江蘇新聞
秦淮河畔發現“最早的南京城” 距今至少有3000年
2021-03-29 09:28:52    華夏經緯網

  南京秦淮河南岸、中山南路東側的西街遺址于2017年啟動發掘,是南京近年最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超14萬平方米地塊目前僅發掘了1萬平方米,尚在開始階段,但已取得不少突破性成果,揭示了南京城起源、長干里與越城沿革、六朝建康城格局等重要問題。日前,記者專訪西街遺址考古項目負責人、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館員陳大海,將通過系列報道,為您一一解讀新發現。

  揭秘西街遺址

  南京首部地方誌專著、南宋周應合所著《景定建康志》記載,越國滅吳次年,在今中華門外修築“越城”。後世文獻都沿用這一說法,所以多年來始終認為:西元前472年是南京主城地區築城的開端。

  但周應合併沒有把話說死。《志》卷六《建康表一》總序中寫道:“或問: 國始於句吳,都始於孫吳,今表不始吳而始越,何也?”說明當時就有人懷疑,這裡本是吳國故地,“越城”之前可能還有城。周應合沒找到更多證據,還是從“越城”起筆,但也將另一種觀點保留下來。750多年後,我們通過考古發現終於證明,南京的建城比“越城”更早。

  第一座“南京城”

    周長千米的“堡壘”置於臺地上 被多重規整環壕圍繞

  先說結論:西街遺址內發現的城池距今超過3000年,是目前發現最古老的南京主城地區的城池遺址。

  具體來看考古實物。西街遺址在南京古代“長干里”範圍內,也是文獻中記載“越城”所在地。陳大海介紹,考古人員在遺址內發現一處臺地,有多重環壕圍繞。通過遺跡判斷,臺地有3米至4米高。環壕周長約1000米,呈規整的弧角方形,壕溝截面為等腰梯形,人工開鑿痕跡非常明顯。考古人員還在內側環壕之外、臺地東側發現了明確的築城痕跡:一段長度約30米、寬約2米的夯土基槽,中間有2.2米寬的“開口”或是城門通道。夯土基槽之外,又發現平行的更寬大的壕溝。

  一座堡壘規模的古代城池已清晰顯現:圍繞著這一片隆起的臺地,當時人們挖掘了多重環壕來保護,具有鮮明的防禦性功能。隨著發展,以這片臺地為中心,城池的範圍規模還在逐步擴大……

  環壕內出土的標本,經碳十四測年在距今2910年到3120年之間,說明這座城池的修築時間為西元前1099年至前889年,即西周早期至中期。這可能是南京迄今發現最古老的城池遺址,比文獻中戰國早期所建的“越城”、春秋後期吳國在高淳所建的瀨渚邑(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固城遺址)都要早得多。

  陳大海介紹,考古人員在環壕中出土了大量陶片,其中大多數是具有湖熟文化典型特徵的夾砂紅陶,少量是具有北方文化因素的灰陶。湖熟文化因最早在江寧湖熟發現而命名,是中原商周時期江南地區代表性的史前文化之一。目前發現的湖熟文化遺址主要集中在寧鎮地區,兼向太湖流域擴展,特別是在秦淮河流域臨水的臺地、土墩、山丘上尤為密集。由此可見,距今約3000年的這座“最早的南京城”,早就是湖熟文化的先民們的居所。

  真實的“奔吳建國”

    秦淮河比太湖流域更早成為“吳國”中心

  關於吳國的起源,《史記》是這樣說的:商晚期周部落的首領古公亶父希望第三子季歷的兒子昌(後來的周文王)能在將來領導部落。長子泰伯、次子仲雍得知父親的心思後,為了避免權力紛爭,選擇主動離開,一路遷徙最終來到江南的梅里落腳,建立吳國。

  著名的“泰伯奔吳”是一個美好但疑點重重的故事。以當時的技術條件,很難想像世代居於陜西的周人會計劃向江南遷徙,且能在較短時間內完成。雖然商周時期中原青銅文化已廣泛影響著江南地區,但“奔吳建國”則要通過漫長的輾轉探索與數代人“接力”。

  吳國晚期與楚、越爭霸時,都城定於太湖北岸的“姑蘇”。這片土地也成為吳文化燦爛輝煌之地,後世歷代稱“吳地”,居民稱“吳人”、方言稱“吳語”。但“姑蘇”之前的歷史,文獻記載卻語焉不詳。

  隨著近年各地考古發現不斷取得新的資料與線索,“奔吳建國”的真相也逐漸浮出水面:吳國的統治中心是沿著“淮河—長江—秦淮河—太湖”的路線逐步進行遷移。陳大海介紹,和秦淮河流域的湖熟文化一樣,太湖流域的吳文化考古也出土了大量臺型遺址、土墩墓等。且湖熟文化遺址中,大部分在上層疊加有吳文化遺存。這說明,湖熟文化是吳文化的重要源頭。

  在闔閭、夫差、伍子胥的時代前,吳國是以寧鎮地區秦淮河流域為統治中心。此次南京西街遺址中發現的城池是早期吳國人重點經營之地,也符合併進一步佐證了這一論斷。

  臨江控淮

    南京在中華文明一體化中扮演重要角色

  至此,“越城”的來龍去脈也已基本明確:在中原的西周早期,剛剛從江北來到江南的早期吳國人,為了加強秦淮河流域控制,在今天南京長干里一帶,挖掘環壕建成了一座軍事性城池。500多年後的戰國早期,越滅吳吞併吳地,沿用或修繕了這座城池。由於種種原因,只有“越城”這個名字保留下來,讓後人誤以為是越國所築。

  吳、越兩國都極為重視這裡,說明當時人們已經認識到南京重要的戰略區位價值。當時,南京長江段的江岸比今日東擴,西街遺址所在地緊鄰秦淮河的入江口,因此吳、越都要加以控制。

  南京,既是吳國人過江發展的“橋頭堡”,也是吳、越兩國參與中原爭霸重要的前沿陣地。歷史記載,吳王夫差在擊敗楚、越之後,選擇向北發展與中原諸侯國爭雄,勾踐臥薪嘗膽多年,發動突襲一舉滅吳。當越國成為江南的區域性霸權後,同樣進行了北伐,甚至將勢力範圍擴展到今天的山東。

  先秦時代,南京憑藉著獨特的區位優勢登上歷史舞臺,早早地成為南北交通的咽喉要地,在中華文明一體化與江南文化形成的進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越國滅亡後,“越城”並沒有消亡,它還將見證南京逐步發展成為中華文明在江南的中心。(張可)

來源: 揚子晚報

 
·台灣喜滿客影城成功落戶姜堰
·寧臺兩地女企業家經貿文化交流
·台灣大學生“尋訪中山足跡”夏
·蘇臺兩地女企業家共聚昆山 話
·宿豫區舉辦紀念楊泗洪徵文活動
·台灣內壢高中教師團應邀參訪無
·台灣“土壤醫生”牽手宿遷開啟
·海外台灣留學生來寧參加“長三
·兩岸青年菁英特訓營開營
·宿遷開展2015“認識台灣-
·淮安臺商5年種出江蘇最大台灣
·2015年兩岸大學生新農村建
·千燈古鎮
·沙溪古鎮
·錦溪古鎮
·木瀆古鎮
·新沂窯灣古鎮
·光福古鎮
·甪直古鎮
·同堨j鎮
·周莊古鎮景區
·盛澤古鎮
·在木瀆 享受原味的江南深秋
·初夏,古鎮蕩口風鈴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