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軍事 -> 軍史鉤沉

 


歷史解密:二戰東京大轟炸後地獄一般的景象

03/18/2008/10:17
華夏經緯網

資料圖:被攻擊後的東京

    2005年3月10日,日本首都東京舉辦佛教法事活動、展覽和研討會,紀念二戰中東京大轟炸60週年。上百位在那場轟炸中倖存下來的日本老人一起焚香悼念遇難者,攜手祈禱世界和平。但日本著名的右翼政客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則在集會中稱盟軍這次轟炸為就讓我們重溫東京大轟炸的歷史。“我們不能忘記遭轟炸後的地獄般景象,但是更不能忘記它為什麼遭到轟炸。”這是一個德國人的說法
   
     日軍國政府告訴民眾:“天皇之國,有神靈庇護”

   
    1944年11月24日,美軍陸軍航空隊(二戰時,美國還沒有空軍建制)111架B-29轟炸了日本最大的飛機發動機製造廠——東京郊外的中島飛機製造廠。這是自1942杜利特轟炸東京以來美軍首次轟炸東京。“屠殺”。
   
    到1945年初,B-29轟炸機對東京等日本大城市進行的無數次白天重點轟炸,但是收效甚微。而美國陸航反而損失了150多架B-29轟炸機,上千名機組成員血灑長空。
   
    日本軍國政府說“日本是天皇之國有神靈庇護,不會被外敵輕易侵犯”;因此,東京市民對美國在大白天的轟炸沒有太大的恐懼;兵工廠的生產也未受太大影響,工人們加班加點地製造出各種武器、彈藥和軍需品,源源不斷地送往前線;一些軍國主義狂熱分子甚至在美軍轟炸時在街頭飲酒作樂,仰頭衝著美國轟炸機大笑……
   
     為什麼只帶燃燒彈?這是木製的東京

    1945年1月底,美國陸航總司令阿諾德將軍委任柯蒂斯·李梅少將接任負責對日戰略轟炸的第20航空軍司令部指揮官。年僅38歲的李梅是當時美國陸航最年輕的將軍,他曾在歐洲戰場指揮B-17轟炸機部隊對德國進行戰略轟炸,取得了驕人的戰績。

    李梅仔細比較了日本與德國在工業生產模式上的區別,發現日本不像德國依賴大規模集中的工業中心進行統一生產,而是先由分散在居民區的小作坊生產零部件,再送進大工廠進行組裝。因此,對德國工業中心致命的白天集中精確轟炸方式,在對付日本星羅棋佈的小作坊時卻難以奏效。此外,他還發現了日本城市特有的弱點,比如:夜間防空能力差;住房密集且多為木板結構,極易起火;消防能力差。
   
    1945年2月底,美國海軍陸戰隊攻佔了硫黃島,為B-29贏得了轟炸日本本土的中轉機場。獲此喜訊後,李梅決定事不宜遲,必須儘快開始對日本本土行之有效的轟炸。鋻於日軍夜間防空力量很弱,李梅決定對轟炸戰術進行徹底改革:他命令B-29卸下除尾炮以外的所有武器,全部攜帶燃燒彈,這樣B-29拆除武器所節省的重量,加上不必採取高空密集編隊飛行所節省的燃料重量,可以使每架B-29載彈量從晝間精確轟炸時的平均3噸,增加65%達到7噸以上。
   
    對於這些改革,上至阿諾德將軍,下至每個B-29機組成員都大吃一驚。它無異於用所有B-29轟炸機和機組成員的生命進行冒險。但李梅本人卻十分自信,在戰前動員時,他大聲疾呼:“我們要燒掉那些木板做的日本城市!讓我們放一個日本人從未聽過的大鞭炮!”這些言語讓所有機組成員都深受鼓舞,轉入緊張的備戰工作。
   
    首次採用燃燒彈轟炸東京的出發時間定在了3月9日。
   
    熱浪讓B-29的機腹都變成了黑色
   
    3月9日白天,東京街頭一片繁榮景象,第二天3月10日就是日本軍國主義的“軍人節”。在戰時這是一個重要節日,由於大部分人家中均有親屬參軍,東京市民相互問候,希望遠在前線的親人平安。然而,他們不曾料到自己卻將大難臨頭。
   
    3月9日傍晚5點34分,托馬斯·鮑爾准將率領334架B-29“超級空中堡壘”從馬利亞納群島的塞班島和提尼安島機場起飛,撲向日本東京。東京時間3月10日零時15分,B-29機群最前面的2架導航機飛入寂靜的東京市區上空,在距地面不足500米空中呈十字交叉地投下了兩串凝固汽油彈,瞬即燃起了兩條火龍,構成了一個巨大的十字,為高空中的B-29主機群標明瞭轟炸坐標。緊接著,300多架B-29依次魚貫而下,向東京狂瀉了2000多噸燃燒彈。期間,還有數十架經過改裝的B-29直接撒下了數十噸汽油,原本零散的火焰迅速聚集成一股烈焰風暴。

    一時間,風借火勢,火助風勢,烈火席捲了整個東京,一切全都被點燃了。地面溫度幾乎在瞬間接近1000攝氏度,樹木、房屋以及人體全都發生自燃,連金屬都被熔化了。地面上,大火像洪水般蔓延開來,四處逃竄的人群來回狂奔。但火焰很快就將他們舔倒,並迅速化為燃燒的焦炭。一些為了求生的人跳進池塘和河流中,但池水和河水在高溫下也已沸騰,將他們活活煮死。劇烈燃燒產生的熱浪甚至使天空中B-29轟炸機也上下顛簸,機組成員事後才發現原本銀色的機腹都被熏成了黑色。
    
    待到天亮後,倖存者們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大部分建築物蕩然無存,街道已無法辨識,只剩下東倒西歪的水泥柱和鋼筋混凝土的殘垣斷壁。一位倖存者回憶道:“我家附近所有的房屋都變得像融化的糖塊一樣。河水幾乎都蒸發掉了,無數燒焦的屍體遍佈乾涸的河床。士兵和警察們正在堆放著死屍,屍體呈各種姿勢蜷縮著。空氣中瀰漫著燒焦的臭味。天啊!那一刻我懷疑自己是否還在人間。”
    
    傷亡超過挨原子彈的廣島

    3月10日淩晨的東京大轟炸摧毀了東京63%的商業區和20%的工業區,戰果遠遠超過了之前歷次所有轟炸的總和。美軍3年來一直想要搗毀的22個東京兵工廠被徹底焚燬。據當時日本政府統計,在當晚的轟炸中有約10萬人被燒死(另一種說法是8萬人),另有10萬人被不同程度燒傷,傷亡人數竟超過了後來遭到原子彈襲擊的廣島。轟炸中,美軍有9架B-29被擊落,5架被重創,後來均在近海迫降,飛機上的大部分空勤人員都被美軍潛艇救起,還有42架被擊傷,但都安全返回了基地。
   
    3月10日以後,李梅又指揮B-29轟炸機部隊繼續對東京以及名古屋、大阪、神戶等大城市進行了持續達3個月之久的燃燒彈轟炸,使其遭受了毀滅性破壞。至6月中旬,李梅又將燃燒彈轟炸範圍擴大到其他中小城市和交通線。烈火燃遍了整個日本。
   
    60多年過去了,人們紀念這次轟炸,是反省歷史,還是挑起新的仇恨?今年2月,德國也舉行了德累斯頓大轟炸60週年的紀念活動。
   
    德國社會民主黨的一位州議員科爾內留斯·魏瑟說:“我們不能忘記德累斯頓(遭轟炸後的)地獄般景象,但是更不能忘記它為什麼遭到轟炸。”希望日本人也能認識到這一點。
   
    背景鏈結:B-29“超級空中堡壘”簡介
   
    1940年1月,美國陸航向美國航空工業界招標研製重型轟炸機,波音公司的XB-29設計方案在擊敗其他競爭對手後被選中,定型為B-29,綽號“超級空中堡壘”。
   
    B-29是二戰中最傑出的遠程戰略轟炸機,其體積是原先B-17“空中堡壘”重型轟炸機的兩倍,堪稱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轟炸機;其最大載彈量9噸,為B-17的兩倍;其最高升限達到1萬米,足以讓當時日本的戰鬥機翹首興嘆;其最高飛行速度達到每小時357英里(575公里),具備了超高速飛行的能力;它總共裝備有10挺12.7毫米機槍和1門20毫米機炮,能夠組織起一張嚴密的防護火力網;其最大航程為6000公里,可以通過轉場方式直接飛越太平洋轟炸日本。 (轉自:中華網)
  
[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發送給好友] [列印] [關閉窗口]
熱點文章排行
軍事專題
頻道特別推薦
大陸軍情 臺海軍情
周邊軍情 軍事觀察
軍事文摘 兵器大觀
軍史鉤沉 戰爭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