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軍事 -> 軍事文摘

 


俄特種兵救學生犧牲身後仍是無名英雄

09/15/2004/09:09
華夏經緯網

  9月初俄羅斯北奧塞梯共和國別斯蘭市第一中學人質事件發生後,不少美國媒體將其與2001年的“9·11”恐怖襲擊相提並論。但是,參與“9·11”營救行動的美國紐約警察和消防員事後被人們稱為英雄,他們的事跡被廣為傳誦,而俄最精銳的特種部隊———“阿爾法”和“信號旗”雖然付出了數十人傷亡的慘重代價,卻依然是幕後的無名英雄。

  俄羅斯的精英們在別斯蘭到底經受了何種考驗?展現了何種優異的技能?表現出了何種無畏的精神?《紐約時報》經過多方查證,于9月13日刊文向人們做了介紹。

  聚焦英雄 犧牲士兵被葬在鮮為人知的公墓

  為了營救別斯蘭第一中學的數百名孩子,至少11名"阿爾法"和"信號旗"的士兵付出了生命。由於保密方面的原因,俄有關部門至今仍沒公佈其中一些英雄的姓名,人們所知道的只是,他們幾天前被安葬在莫斯科郊外一個很少有人知道的大型公墓堙C

  別斯蘭人質事件以大量人員傷亡收場,人們目前不了解當時的具體情形,大家對解救人質的策略和戰術還多有責備,俄最神秘的特種部隊也面臨著公眾的巨大壓力。"阿爾法"和"信號旗"是俄最機密的單位之一,其上級是繼承了克格勃衣缽的俄聯邦安全局。

  一些人指責"阿爾法"和"信號旗"在別斯蘭人質事件中行動不力,導致孩子們大量死亡。但是,"阿爾法"戰士公墓的負責人米哈伊爾·奧迪諾科夫認為這種說法是不公平的。

  為了紀念在別斯蘭犧牲的特種部隊士兵,公墓新立了一個灰色的大花崗岩墓碑。從墓碑上可以看到,英雄們的年齡在21歲到36歲之間,不過,只有幾個人的名字可以看得清楚——迪米特堙P拉祖莫夫斯基,1968年出生。犧牲日期:2004年9月3日。

  奧迪諾科夫帶著記者參觀了該公墓,這裡地段偏僻,埋葬了在歷次戰鬥中犧牲的俄羅斯無名英雄。警察在四週巡邏,監視攝像機安置在各個角落。

  這些英雄是如何犧牲的?對於這個問題,奧迪諾科夫頓了一下,然後緩緩地說:"無可奉告。"奧迪諾科夫的同伴則說:"他們就像紐約消防員一樣,是值得紀念的英雄。我們也想公開他們的姓名,讓大家記住他們,但現在還不行。"

  在別斯蘭人質事件中犧牲的英雄們下葬之後,他們的朋友、同事紛紛前來緬懷,這些人大多也是特種部隊的士兵。他們按照自己的傳統帶來了一些祭品,比如一小瓶伏特加、一塊麵包、一些香煙或蠟燭等。一些人的臉上還挂著淚珠,對於記者的採訪要求,他們都以沉默來回答。

  肯特大學歐亞軍事分析家羅格·麥克德摩特說,別斯蘭人質事件對於"阿爾法"和"信號旗"來說,肯定是一個難以忘卻的災難,就像美國特種部隊害怕回憶起1993年發生在索馬利亞的"黑鷹墜落"事件一樣。不過,他強調,俄羅斯的特種兵更像英雄,因為"他們的犧牲是為了掩護孩子們"。

  現場回顧 特種部隊遭“前後夾擊”傷亡慘重

  據《紐約時報》記者的了解,"阿爾法"和"信號旗"此次之所以傷亡慘重,是因為他們遭到了恐怖分子和當地平民的前後夾擊。

  在解救現場,曾有一名未穿制服的安全部隊士兵接受了俄羅斯電視臺的採訪。這名已經挂彩的士兵證實,兩隊前去救人的特種部隊勇士們被來自不同方向的火力壓制住了,一組火力來自於體育館等建築物內的恐怖分子,另一組同樣猛烈的火力則來自他們身後的當地居民,這些居民為了救自己的孩子,不顧一切地向恐怖分子開槍射擊,結果,"阿爾法"和"信號旗"的戰士被前後襲來的子彈壓得抬不起頭來,他們一面要躲避槍林彈雨,一面還要救四處亂跑的孩子們,傷亡慘重實屬無奈。

  一些安全部隊官員還透露說,由於考慮到人質為數眾多,其中更有數百名孩子,政府方面並沒有準備進行強攻。而且,爆炸太突然了,許多特種部隊戰士來不及穿防彈背心就衝了上去,更談不上什麼戰術計劃了。

  一些分析人員說,儘管在這樣的情況下作戰,"阿爾法"和"信號旗"戰士們仍然解救了不少孩子,他們的表現也維護了政府的面子。俄《獨立報》的獨立政治評論員尤寑捸P拉蒂尼娜說:"他們在來不及制定戰術計劃、來不及穿防彈衣的情況下衝向戰場,完全依靠平日的專業訓練。取得這樣的成績,多少維護了俄羅斯的聲譽。" (新聞晨報    國仁)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