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北京新年精彩活動
·三月春風暖 北京自駕遊爬山好
·臺胞來京實用手冊
·2014博鰲亞洲論壇
·寶島風情匯聚傳統佳節地壇廟會
·高雄北京特色周盛大開幕京臺企
·大陸居民赴臺旅遊團隊組接社合
·大陸居民赴台灣地區旅遊管理辦
·大陸居民赴台灣地區個人旅遊注
·大陸居民赴臺個人遊指南
·關於舉辦2013北京投資諮詢
  當前位置>>京味文化
消失在北京城南的百年騾馬市郵局
2014-04-11 15:59:12     華夏經緯網

來源:北京青年報  

  ◎楊曉鳳 

  2014年1月5日,《甲午年》郵票發行。當集郵迷直奔騾馬市大街104號時,看到的是被圍擋攔住的一片荒地。附近居民說,騾馬市郵局在2013年年底被拆除,新設立的郵局位於菜市口南大街。1901年清政府在北京建立的騾馬市郵局在2013年年底落幕。 

  騾馬市大街在虎坊橋以西、菜市口以東的地界兒。明清那會兒,城媄銂瘍[馬交易市兒就在這兒。到了上個世紀四五十年代,這兒就成了南城一條繁華的商業街,老百姓生活中的五行八作,差不離都在這兒能找到蹤跡。 

  自打年輕時就在騾馬市郵局當投遞員的楊連崇也就是還記得,四十年前的騾馬市大街特窄,上下也就兩股道兒,將將容得下兩輛車擦肩而過。地面鋪的是方塊石板,磨損得坑坑洼洼,車子走在上面,發出咯噔咯噔的聲音。兩旁高臺階上都是一溜兒商店,賣菜、賣肉、賣酒、賣山貨,還有飯館和小吃店和雜貨舖,相當熱鬧。 

  這騾馬市郵局舊址在路南的高臺階上,也就是今天粉房琉璃街路口西邊,一座青磚砌成的兩層小樓特顯眼。1968年,楊連崇退伍後就進了騾馬市郵局,騎上二八自行車,開始穿衚同送信。他曾聽老人們聊天時說,這郵局原來是家挺大的客棧,裝飾洋氣。前面是西洋式門樓,後面營業廳上下兩層都鋪著木地板。靠南椄O一排有年頭兒的實木櫃檯,顏色倍兒黑倍兒亮。櫃檯還特高,別說小孩兒了,大人來寄信時都要踮著腳尖。屋堣T個櫃檯不光能寄信、匯錢、郵包裹,還能拍電報。郵局本身沒有報房,收的電報都要轉給附近永安路郵局。穿過營業廳,後面還有個大院,院堥漱迨辣‵峇l,分別是投遞室、進口、發行室、辦公室等。 

  楊連崇的這段回憶一點不錯。《北京志·市政卷·郵政志》記載,1897年,清代郵政正式開辦,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隸屬清政府管轄的北京郵政總局分別在內城和外城設立了西四牌樓支局和騾馬市支局。使騾馬市郵局成為北京近代郵政史最早的兩個郵政支局之一。 

  鏈結 

  百年騾馬市郵局 

  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北京郵政總局在騾馬市大街路南大方棧內設立了騾馬市支局。 

  1979年,因騾馬市大街道路拓寬工程被拆除大部分郵局房屋。1988年6月,騾馬市郵局再次為拓寬馬路而讓路,將原有局房全部拆除,向後推移建臨時局房,位置在騾馬市大街104號。2013年11月18日,騾馬市郵局遷址更名為菜市口大街郵政所,位置在菜市口大街六號院底商。1949年2月,當時的北平軍事管制委員會郵政接管處接管郵政支局時,騾馬市郵局編號是15支局,局號一直沿用到1980年。1981年重新編號,改為52支局。騾馬市郵局,服務面積8.9平方公里,服務人口18.3萬人。 

  故事一·投遞員 

  投遞路上“撿”個媳婦 

  講述者:鄒凡勇 55歲 

  現任:騾馬市郵局投遞員 

  騾馬市郵局投遞的路段都是老衚同——米市衚同、魏染衚同、梁家園、椿樹上頭條、果子巷等曲堜靻s的。早些年衚同媮棖ㄛO土路,趕上下雨天兒,每次出班都是一身泥湯子,自行車騎不動,只能推著走。福州館一帶是我的投遞道段,一送就是八年多。 

  我這輩子當投遞員最大的收穫是在投遞路上撿了個媳婦,至今想起來都樂得合不上嘴。那會兒投遞員地位高,騎車在衚同堿鵀獢A到了目的地,一腳踩著地,使勁吼一嗓子“報紙”、“拿戳”,院堛漱j爺大媽就麻利兒出來了,大夏天的,還會端出綠豆湯或者拿塊西瓜。我還經常幫衚同堛漫h娘買《大眾電影》,幫孤寡老人代取個包裹,好事幹得多了,一不小心就被丈母娘相上了。後來才知道,當時家住椿樹二條的蕭大媽一直暗暗觀察我好一段,得出評價是“小夥子老實又熱心腸,工作也踏實,長得精神”,於是就把閨女許給我了。我們投遞員有不少這樣“撿媳婦兒”的呢。 

  故事二·總務員 

  郵局房子埵陷尨 

  講述者:童嘉祿 76歲 

  曾任:騾馬市郵局總務員 

  現在:退休 

  1988年,騾馬市郵局第二次為騾馬市大街道路拓寬工程讓路,本來已經很狹窄的郵局房屋更加緊巴,翻蓋房子的時候,作為總務員,連一間庫房都沒有。為了保障生產,施工隊在過道最南頭壘砌了一間四平方米的總務室,算是郵局史上最小庫房了吧!最幽默的是,這最小庫房的主人不是我,而是棵樹。 

  原來,蓋房子時,一棵一抱多粗的樹怎麼也讓不出來了,按規定沒手續又不能伐掉,只好蓋進屋堙A形成了一個類似天井似的房間。還記得一張一頭沉的寫字檯往屋媟h的時候居然進不去,是大卸八塊後搬進去在屋堶奐s組裝的。別看北京下過那麼多次雨,郵局的老房子也漏過多次,唯獨我這間庫房,從來都安然無恙。 

  別看庫房不大,辦公用的傢夥什兒一樣不少,各類單據一應俱全,為郵政生產當好後勤是我的職責。就在這間四平方米的房子堙A我和老樹共同生活了八年,直到退休。 

  故事三·營業員 

  詩人劉湛秋為我改稿 

  講述者:曲陽 44歲 

  曾任:騾馬市郵局匯款臺營業員 

  現在:北京西區郵電局工作人員 

  1989年從郵政學校畢業後,我被分配到騾馬市郵局。騾馬市郵局老師傅多,待人熱情。工作沒倆月我就發現,來這兒辦業務的大都是回頭客,上月來匯款的這月還來,這月來寄信的下月一準到,時間一長,大夥兒都熟絡了。我在匯款櫃檯獨立盯崗,經常有一位老先生來取匯款,一看證件和匯款單才知道,這老先生叫劉湛秋,是位詩人,來郵局取稿費。他每次都是來去匆匆,目不斜視,沉默寡言,一本正經。後來,聽投遞員說,道界內的虎坊路甲十五號就是《詩刊》編輯部,他就在那兒上班。 

  有天中午,趕上他又來取匯款,我偷偷把塗鴉的幾首小詩拿給他。記得他當時眼前一亮,雙手接過來很認真地一頁一頁讀。後來怎麼評價的,如今早就忘記了,記得都是些鼓勵的話,還改了其中一兩個詩句,令我非常感動。此後,劉老師再來的時候還給我帶來他的詩集,給予我很多激勵。遺憾的是,沒多久我就離開了騾馬市郵局,也沒有成為詩人,想來很對不起他當年的鼓勵。 

  故事四·內勤 

  為幾千封瞎信找到家 

  講述者:楊連崇 70歲 

  曾任:騾馬市郵局投遞員、內勤 

  現在:退休 

  1968年,我退伍回到北京分配到騾馬市郵局送信。 

  騾馬市郵局投遞道界東到虎坊橋,西到菜市口,往南到陶然亭公園北門,北邊到宣武門路南一帶,一共分了十二個投遞道段。上班沒多久,十二個道段我就全熟了,當上替班員,誰休假我都能頂上,一點沒問題。那時候投信送報要求手到手,不能直接投用戶信箱堙A所以衚同埵U家人我都認識。比如米市衚同43號是康有為故居,堶惘穚i上百戶人家,誰家孩子是上山下鄉的、誰家農村親戚多、誰家家信固定月底到,大都記得八九不離十。 

  後來不送信了,做內勤,專門批瞎信。投遞員每天回班,各個道段有“地址不詳”“遷移新址不明”“地址有誤”的信件都會交到我這兒。我的任務就是給這些瞎信找到家,比如,原來的南華東街、南華頭條、二條、三條如今統一改成了南華里,還有人不知道地名變更,仍舊寫原來的老地址。有的投遞員不了解,直接交給我,我就重新批註準確地址,安排郵遞員繼續投遞。那居民收到信後的激動勁兒就甭提了,先拆信,然後才顧上道謝,就像書奡y述的那樣千恩萬謝的。細細想來,那些年救活的瞎信至少也有幾千封了。 

  故事五·顧客 

  老郵局埵菾v木箱寄包裹 

  講述者:于京生 60歲 

  現在:退休 

  1976年我家從廣安門外搬到福州館街,從此跟騾馬市郵局算是結了緣。 

  那時河北老家有老家兒,每月都寫信、郵錢、寄包裹,每月得去郵局好幾趟。記得郵局有位李師傅工作特認真,寄包裹時檢查得一絲不茍。寄包裹時包裝最重要,當年都是自備包裝,寄糖、茶葉、衣服就用舊衣服、舊床單包裹。要寄藥品,就釘個小木箱,三合板五合板的還不牢靠,必須要原木的才合格。郵局媮棖ㄨw備著釘子錘子,營業員檢查完了直接幫著封箱了。老家也常常回寄包裹,無非就是些花生、大棗、粉條之類的土特產,但每次收到,心媮椄O暖洋洋的,一種被惦記的溫暖。 

  如今經濟發達了,人們的生活水準提高了,什麼都不缺了,我們老兩口也不再常常跑郵局了,反倒有了一種失落感。 

  (作者為中國郵政作家協會會員)

北京市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