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北京新年精彩活動
·三月春風暖 北京自駕遊爬山好
·臺胞來京實用手冊
·2014博鰲亞洲論壇
·寶島風情匯聚傳統佳節地壇廟會
·高雄北京特色周盛大開幕京臺企
·大陸居民赴臺旅遊團隊組接社合
·大陸居民赴台灣地區旅遊管理辦
·大陸居民赴台灣地區個人旅遊注
·大陸居民赴臺個人遊指南
·關於舉辦2013北京投資諮詢
  當前位置>>京味文化
什剎海通地鐵了
2014-04-11 16:00:18     華夏經緯網

來源:北京日報  

  翻開北京地圖,在這座內陸城市中,水的標記格外醒目。 

  緊挨著故宮,是神秘的中海、南海,以及遠近聞名的北海,人們把它們並稱為“前三海”。“前三海”以北,便是由前海、後海和西海組成的什剎海了。為了區別於“前三海”,什剎海又稱為“後三海”。 

  什剎海並不是海,而是一個巨大的人工湖。 

  七百年前,驍勇善戰的蒙古大汗策馬揚鞭南下,被這片水面的浩淼煙波傾倒,於是溫柔地將這“寬而長的水面”喚為“海子”,此稱由此延續至今。然而,“什剎”二字的由來卻一直飽存爭議。有人說“什剎”本是一句梵語,也有人苦心造詣地在這片“海子”周圍找出了十座寺廟,說是什剎海得名的原因……此後百年,在這個問題的探討上可謂是眾說紛紜。文人騷客們莫衷一是,不過是因為將這汪碧水愛得深沉。 

  >

  往日,海子酒船如畫樓 

  什剎海東起地安門外大街,西至新街口大街,南起平安大街,北至北二環,由三個一水相連、襟帶互接的海共同組成。住在附近的人,似乎隨意鑽進某條衚同,都能在一拐一彎之後行走至此。什剎海通地鐵了,許多人還不知道,如今乘坐地鐵8號線到什剎海站,出了站臺走一會兒也就到了。 

  緣水,城市才有靈氣。 

  黃河水溫潤了泱泱中華上下五千年,而什剎海,造就了北京七百餘年的皇城風範。自古以來,都有“先有什剎海,後有北京城”一說。 

  13世紀,蒙古滅金,元世祖忽必烈于北京定都稱帝。遊牧民族喜臨水而居,即使在內陸城市居住也不例外。於是在設計建造新都城時,元人緊傍什剎海將自北向南的城市中軸線延展,大都城四面的城晹鼽m也依其東南岸的距離而建成。 

  元代皇城初具規模,水利專家郭守敬受命興修水利。他引白浮之水入海,使什剎海一下子成了交通要津。蘇杭一帶的物產,經大運河、通惠河抵京後,都要到達什剎海這個“北京古海港”。每日船來船往,不僅使整個城市的物產日漸豐富,更使得什剎海這個碼頭熱鬧起來,一躍成為繁華的商業區。趙子昂、施耐庵、關漢卿等文人墨客時常來此舉杯小飲。詩人王冕看到寬闊的水面風吹波動,岸上酒船林立,不禁纗D:“燕山三月風和柔,海子酒船如畫樓。” 

  到了明朝,皇城擴建,通惠河道中阻,京杭大運河的船隻無法通航至什剎海,古海港的功能隨即消失,什剎海不再有船來船往,水面也隨之減小。 

  雖然林立的酒樓少了,喧鬧的戲班散了,可水色風光不變,什剎海反而多了一絲靜謐雅致,由此引來高官貴族建王府,僧人道士造寺廟,名人雅士修宅第。或結社會友,或布道說禪,或小坐品茗,這裡熙攘卻不擁擠,繁華卻不浮躁。到了清朝,王府與民居相融,民生平和,什剎海成了百姓們的遊樂消暑之所。市民們酒足飯飽之後,提著鳥籠,帶著蛐蛐兒,放下身段與名分,漫步於此,悠然自得,其樂融融。 

  什剎海是北京的水鄉,素有“西湖春、秦淮夏、洞庭秋”的美稱,舊日的什剎海更是雲淡風輕,宛如一幅江南畫卷徐徐展開。 

  蟬鳴鳥語的午後,綠絲絳輕撫水面,將如鏡的湖面慵懶地掀起漣漪。垂者蕓蕓,荷香陣陣。數不清的人們在此臨水觀山,閒散懷舊;或是乘船遊覽,對酒當歌;抑或徜徉其間,信步在親水堤岸上,木板路吱吱輕響,伴著一絲水汽氤氳,人仿佛行走在雲朵之上,文人墨客雅致忽起,提筆揮毫。前有曹植在此“遙望湖邊桑”,看“枝枝自相依,葉葉自相當”;後有明代文人李東陽直讚此處為“城中第一佳山水”;而納蘭性德的“藕風輕,蓮露冷,斷虹收。正紅窗,初上簾鉤……”更是讓無數遊玩至此的人浮想聯翩。 

  行至前海與後海的交界之處——銀錠橋上,引頸西望,便可全觀什剎海了:只見三五泛舟輕點湖心,碧波微漾,遠方秀色如黛,西山輪廓依稀可見。清風拂來,帶著初春嫩芽的氣息,沁人心脾,引得皇帝也流連。就在1751年,乾隆把“銀錠觀山”一景欽定為燕京小八景之一。 

  “面向著積水潭,背後是城晼A坐在石上看水中的小蝌蚪或葦葉上的嫩蜻蜓,我可以快樂的坐一天,心中完全安適,無所求也無所怕,像小兒安睡在搖籃堙C” 

  正如人民藝術家老舍先生在《想北平》婸〞滿A幸福在此觸手可得。一陣悠揚的鴿哨,一縷清新的花香,一片悠然的小舟,一聲京味兒吆喝……聽著、嗅著、看著、想著,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北京市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