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苗栗縣頭份鎮參訪團來津南區金石堛
·西青區積極搭建兩岸媒體互動平臺—台灣T
·2018“守望相助 兩岸一家”津臺鄰里
·2018津臺大學生“海河情”夏令營成功
·台灣青年天津創業開餐廳,今後準備定居津
·在一草一木之間,是津臺“茶”文化的交融
·台灣創業青年來津傳授“創業經”
·京津高校臺生齊聚雙創特區 交流創業就業
·天津:9月1日起港澳臺居民可以在天津辦
·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印發《港澳臺居民居住證
·天津市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市臺辦市發展改
·教育部等六部門關於印發《普通高等學校招
 
  當前位置  >>  京津冀協同發展
調查|京津冀共繪醫療合作“健康圖譜”
2018-02-01 15:47:02    華夏經緯網
    京津冀協同發展,醫療衛生領域的合作是題中應有之義。據統計,截至2017年底,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推進3年多來,河北省先後已有300多家二級以上醫療機構與京津有關機構建立多種形式合作關係,吸引北京專家累計1000多名進行診療服務,服務群眾達7萬多人次,有效緩解了北京醫療運行壓力。

  河北群眾家門口的京津醫生多了,去京津看病的河北患者少了。變化背後,三地醫療合作取得了哪些進展?有哪些值得關注的問題?未來又應該怎樣深化?帶著這些問題,筆者進行了走訪。

  技術對接提升基層醫療機構實力

  1月20日,保定市兒童醫院,北京市民肖先生6個月大的女兒肖劉馨住院7天后順利出院。

  在最近一波流感高峰中,肖劉馨出現高燒、咳嗽症狀,並引發肺炎。來到保定市兒童醫院前,肖先生一家在北京遭遇了“看病難”。

  “早上八點就到北京兒童醫院了,可一直排到下午三點還沒看上醫生。”眼看孩子高燒不退,咳嗽得哇哇直吐,夫妻倆心急如焚,在朋友的推薦下,開車直奔保定。

  “真沒想到,這裡的技術和硬體都很不錯。住進保定市兒童醫院後,孩子的情況很快穩定下來,一個星期就痊癒出院了。”提起這段保定求醫經歷,肖先生讚不絕口。

  從河北病人涌向北京各大醫院,到北京患兒“回流”河北就醫,肖先生一家的故事是否只是偶然個案呢?

  最新統計數據顯示,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推進3年多來,河北省先後已有300多家二級以上醫療機構與京津有關機構建立多種形式合作關係。三年來,吸引北京專家累計1000多名進行診療服務、服務群眾達7萬多人次。北京二級以上醫療機構出院患者中,河北患者人數佔比從2013年的9.1%,下降到了2017年的7.5%。

  “數字變化背後,是近年來河北與京津醫療機構通過技術合作、科室託管、合作共建、人員進修、遠程會診、綠色轉診、帶教講學、專科合作等不同形式,有效提升了醫療服務能力和水準。”省衛計委規劃處調研員王成林表示。

  隨著京津冀醫療衛生不同形式合作交流的開展,河北省部分基層醫療機構實力得到顯著提升,帶來對本地患者的“截流”效應,甚至還出現了北京患者到周邊河北省基層醫院就診的現象。

  “2015年我們的門診量是25萬多人次,到2017年,短短兩年多,年門診量已經達到46萬多人次。”保定市兒童醫院副院長顧芳介紹,2015年5月,保定市兒童醫院正式被北京兒童醫院託管。“2017年,北京兒童醫院派出專家1190人次,看診患者2503人次。”

  託管使保定市兒童醫院實力顯著提升。

  “託管之前,我們氣管鏡方面的手術一年不到100例,對支氣管異物,哪怕只是卡了一個瓜子皮,我們都只能勸家長快帶孩子去北京。而2017年,我們做了370例氣管鏡手術,光支氣管異物就取了20多個。”保定市兒童醫院呼吸科副主任冀超玉說。

  借助託管,兩家醫院之間的對接變得更有針對性和建設性。

  “通過深入合作,我們對保定市兒童醫院的情況有了更深的了解,對醫院科室建設和人才培養也能夠有針對性地制定更科學的規劃。”北京兒童醫院呼吸科副主任醫師郭琰介紹,保定市兒童醫院原來只有7個內科病區,託管後,北京兒童醫院專家根據醫院情況,重新明確專業定位、專業劃分,新增內科特色專業門診8個,填補了保定市沒有兒科專業門診、專業病房的空白。同時,定期選派業務骨幹到北京兒童醫院進修,實現科室全面對接。

  “就像捅破了一層窗戶紙。”冀玉超十多年前就曾到北京學習過氣管異物的操作技術,早就和郭琰認識。“但是那種培訓沒有有針對性地上手練習,回來以後還是不敢做。而現在,手術中北京專家會講每一步注意事項。跟了郭大夫幾臺手術後,我們很快就上手了,現在連我自己也成了‘師傅’。”

  “京津冀醫療衛生協同發展,應該說已經開了一個好頭,接下來,要從追求合作數量轉向追求品質。如何在合作中提高河北省醫療技術水準和隊伍素質,形成一支‘不走的北京醫療隊’,這是我們下一步工作的重點,而這也是實現非首都功能疏解和分級診療的關鍵。”王成林表示,為了推動高品質合作,我省將打造樣板,持續推動北京—燕達醫院、北京—張家口、北京—承德、北京—曹妃甸、北京—廊坊、北京—保定以及10所國家衛生計生委的委屬(管)醫院與河北省12所醫療機構重點合作項目。

  醫保對接開始突破制度壁壘

  1月15日一大早,在位於廊坊市三河燕郊經濟技術開發區的燕達醫院,“北京醫保”掛號收費窗口前,已經排起了長隊。

  這裡,是全國最早針對不同地域患者應用不同收費體系的醫療機構。自從2017年1月該院開通京冀異地醫保直接結算系統以來,住在燕郊的30多萬北京參保人員,都可以直接用北京社保卡在河北看病、報銷。

  “原來,他們守著我們醫院,卻不得不進京看病拿藥。不然,就得自己先墊付醫藥費,再把醫保卡拿到北京由單位統一報銷。報一次就耽誤一個多月。”燕達醫院醫保中心主任吝衛敏介紹。“現在,在我們這兒看完病,不僅能直接結算,而且還能按照北京醫保的比例和目錄報銷。僅僅一年,醫院接診的病人就翻了兩番。”

  制度的壁壘,不僅給患者帶來了不便,也曾給我省承接京津的醫療衛生資源外溢造成不便。

  在燕達醫院門診口以南,緊鄰的就是燕達金色年華健康養護中心。目前,中心已承接1600余位老人入住,其中京籍老人佔98%。

  “前有醫院,後有養護中心,設計初衷就是為了醫養結合。但在開通北京醫保結算系統前,我們的醫院更像個‘擺設’。”養護中心常務副總經理崔凱介紹,因為不能進行北京醫保結算,數以千計的入住京籍老人的日常用藥,只能由中心派專人拿著老人的醫保卡到北京各定點醫院去逐一購買。“光這一項,每週就要派出近20個工作人員,圍著北京城拿藥,一跑就是一整天。”

  如今,在此居住的北京老人終於可以在這裡開方取藥了。

  “燕達醫院兩套醫保結算系統並行可謂制度的一大創新,而制度突破給燕達醫院釋放的活力,也讓我們認識到制度在更大範圍、更深層次對接的必要性。”王成林表示。

  制度的突破正將京津冀醫療衛生協同發展引向深入。

  王成林介紹,如今,全國實現醫保異地結算,京津冀三地醫療機構在臨床檢驗結果互認、醫學影像檢查資料共用、醫師區域註冊和跨區域執業註冊等方面取得可喜進展。京津冀還開展了藥品醫用耗材聯合採購,實現了天津、河北退休人員住院醫療費用跨省份結算。

  華北理工大學管理學院社會保障系主任陶四海認為,當前,深入推進京津冀醫療衛生協同發展,還面臨著很多的問題和困難,三地醫保統籌層次、報銷比例、衛生資源配置標準、管理體制機制等方面存在差異,而且統籌協調多地區、多部門、多行業的支援保障、管理運行、互動共贏等機制亟待建立健全。

  “化解這些難題,這需要三地繼續協力合作,破除壁壘,搭建平臺,創新機制,積極向拓寬領域、提高層次、健全機制方面推進。”陶四海說。

  “現在各地都在建設醫療健康大數據平臺,我們期待京津冀間的數據能打通,讓‘數據跑腿’代替‘百姓跑腿’。”邯鄲市第一醫院院長劉吉祥表示。

  管理對接逐步向細節滲透

  “對於河北來說,京津冀醫療衛生協同發展,需要重點解決三個問題,除了要積極暢通制度銜接,增強自身的醫療衛生服務能力,提升管理理念和管理能力也是一項重要內容。”陶四海指出。

  醫療衛生服務的管理理念和管理能力涉及醫務、護理、人事、財務等各個方面,甚至具體到病歷的書寫、醫生查體的流程、消毒的操作步驟等細節。

  一年前,武安市第一人民醫院開始建立胸痛中心和卒中中心。

  “胸痛病人的搶救需要爭分奪秒,建立了綠色通道後,病人一小時內便能進導管室,給搶救提供了寶貴時間。這是北京、天津的專家來後給我們的建議。”武安市第一人民醫院院長郝保乾說,“建立綠色通道,說起來並不複雜,但如果不是京津專家的建議,我們很難意識到它的必要性,或者說即使意識到了,具體應該怎麼改,心堣]沒底。”

  採訪中,很多基層醫護人員反映,管理水準的提高,是京津冀醫療衛生協同發展推進以來最大的收穫。

  腦外科一類切口手術感染率居高不下,曾深深困擾邯鄲某醫院。

  “後來,協和醫院來的專家對我們進行全流程指導,從怎麼刷手、怎麼消毒、怎麼鋪床開始,一點點細化,感染率高的問題居然輕鬆解決了。”該院工作人員解釋,基層護理人員在院校培養階段是不分專科的,往往只有一個通用的操作流程,但到醫院後,需要結合各科室特點,對具體操作有更詳細的指導和要求。而這些,原來在基層醫院,恰恰是容易被忽視的。

  管理能力和理念不到位,還往往在更深層次上制約了很多合作的開展和深化。

  一位北京專家曾向邯鄲市眼科醫院院長韓偉說起這樣一個細節:“有次我來邯鄲做手術,一台手術做完了,可下一台手術的麻醉竟還沒開始,就這樣白白等了半個多小時,不夠默契。”

  “對連臺手術,北京大醫院都對各個環節的銜接有非常嚴格的規定,浪費半個小時聽起來不算大事兒,背後卻是管理接軌的大問題。”韓偉深有感觸地說,難怪有些基層醫院能和專家保持長期合作,有的卻只能做成“一錘子買賣”。

  如今,在京津冀醫療衛生協同發展的大背景之下,對省內很多基層醫院來說,能把北京醫生請來已不是難題,但能否通過合作,倒逼自身提高管理水準和理念,做到真正、長久地把優質醫療資源搬到群眾家門口,這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去年12月11日,邯鄲市眼科醫院獲批河北省現代醫院管理制度試點醫院。在相關文件中,筆者看到,其內容涵蓋落實醫療品質安全管理制度、拓展便民惠民服務範圍、建立健全人員管理制度、規範人才培養培訓管理制度、健全完善經濟運行管理制度、規範細化後勤管理制度、加快完善資訊管理制度、強化績效考核制度等各個方面。

  “京津冀醫療衛生協同發展的推進,依賴於標準的統一。”陶四海認為,就像推廣普通話,只有大家採用同一套規範,執行同一種標準,對接才能夠順暢,這是京津冀醫療衛生協同發展能否深入推進的一個基礎性問題。(記者周聰聰、朱艷冰 通訊員王言)

來源:河北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