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天津概況
·產業現狀綜述
·農業現狀描述
·金融業現狀描述
·台灣青年天津創業開餐廳,今後準備定
·在一草一木之間,是津臺“茶”文化的
·台灣創業青年來津傳授“創業經”
·京津高校臺生齊聚雙創特區 交流創業
·新金融專訪天津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
·周克麗:天津臺商總部基地將被打造
·醫學與人文相融合 兩岸文化一脈相
·全面服務台資企業 不斷增進彼此友
  當前位置>>兩岸大小事
一位普通台灣女孩子,突然接到了來自大陸官方的來電
2016-02-29 16:16:32    華夏經緯網

  上月,台灣女藝人@劉樂妍 在微博上發佈了一篇長文《我是台灣人,我當然也是中國人!》,表達了對於祖輩和故土的深深眷念,她也由此為更多大陸網友所認識和喜愛。

  在這篇感人至深的文章中,小編神奇地發現,這位漂亮的台灣姑娘居然是小編的湖北老鄉。

  更神奇的是,這位可愛的“湖北佬”昨天還接到了一個來自家鄉的令她驚喜的電話……

  我是台灣人,我當然也是中國人!

  我從來不看政治新聞,但是我每天一定會看娛樂新聞,小狗新聞,美食副刊柯P經典語錄和圓仔爬……

  但是最近的娛樂新聞都跟政治新聞搞在一起。雖然我看不是很懂,但是我還是免不了一定得看到。

  我很認真地反問我自己,那我是中國人嗎?

  從小,我就是跟著爺爺奶奶被帶大的孩子。我爺爺奶奶的國語都帶著濃濃的鄉音。

  來我家的同學都聽不懂我爺爺奶奶說的話,我奶奶跟她們聊天我都要在中間當翻譯.

  但是這明明就是中文啊!可是我同學就是聽不懂。只有我聽得懂。

  因為我爺爺祖籍是湖北,奶奶是江蘇,不只爺爺奶奶,我還有外公外婆,他們祖籍是安徽和浙江。

  我家附近的鄰居,我奶奶平常散步的朋友,也都是來自山東啊,寧波,南京啊的老奶奶,這些對我來說,我都沒去過。就只是一些歷史課本上出現的地名。

  其他爸爸媽媽帶大的孩子,可能聽了很多白雪公主啦,灰姑娘啦之類的媽媽說的床邊故事。

  可是我爺爺奶奶,從小講給我聽的就是他們如何逃難、逃了多遠、怎麼逃和一些對日抗戰打鬼子的故事。

  我奶奶講到激動處,還會落淚……說:日本人都亂抓女孩子……等等的。

  這些故事我聽多了,導致我現在長大喔,我還是不太喜歡日本我對這個國家沒有太多好感,即使我已經去過一次了。

  但是我認為沒有必要我應該是不會想再再花錢去。對這個國家就是有吃生魚片就夠了。

  我爺是個不容許挑戰他的人。小時候日劇阿信這麼紅喔!紅片全台灣喔∼

  我爺用濃濃的鄉音說一句:鬼子連續劇,不看!

  我吵著跟奶奶說,拜託啦!帶我去吃漢堡好不好,我好想吃吃麥當勞喔!

  我爺回一句:洋人的東西!家堥S有!

  叫麥當勞回家全家一起吃當晚餐啊這種事,在我家根本就是不可能發生的!

  麥當勞沒有,想當然,pizza也是不可能會有。

  我爺爺奶奶不買的東西,基本上我都很難才有機會吃到,或者是根本沒吃過。

  我倒是從小到大都吃著奶奶從菜市場買的蔥油餅……

  還記得我在外面第一次吃到有包花生的粽子時,我驚呼大叫:咦?!這個粽子好奇怪,包成三角形的而且堶惘釵n多各種的料喔!

  但是我奶奶買的粽子,她都是專程跑去南門市場,買一種長條形的粽子。這種長條形的粽子,堶悼u有黏黏的糯米和一條長條型的肉!

  現在這種粽子越來越少了,這種不知道他正確的名字是叫外省粽?還是上海粽?潮州粽?但這才是我從小吃到大我以為的粽子。

  第一次在外面吃到碗粿的時候,我已經20歲了。我驚呼!哇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這麼好吃?為什麼我奶奶從來沒有給我吃過?

  小時候我沒什麼錢,我都吃家堙A奶奶買什麼我吃什麼,我奶奶不買的東西,我都沒有機會嘗試。

  老人家很奇怪,永遠只吃自己習慣的那幾樣。所以各種台灣小吃,我都是長大以後自己在外面體驗才有機會愛上的。

  我奶奶卻很喜歡買一種叫雪片糕的東西。她都要專程跑好遠去買。雪片糕陪我從小到大...

  但是我奶奶死後,我就再也沒有吃到過這個零食了...請問,你們知道這個雪片糕到底要去哪買才有嗎?我很想念,因為那是我奶奶的味道。

  記得當藝人以後第一次去大陸的時候,我在機場聽到左右人潮講話的聲音。我哭了...因為他們聊天那種有口音的中文,我聽的懂!我全部聽得懂!

  只是我爺爺奶奶死很久了,我以為,我又聽見他們在聊天了。我回頭,看見一群陌生的臉孔。但是我哭,因為他們聊天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我家的聲音”。沒錯!那種有濃濃鄉音有口音的聲音,那就是我家的聲音!

  我爺爺跟我說過一個故事,就是他有一次打仗,抓到了四個共匪中國人。他趁沒人注意的時候把他們放了,叫他們快回家!他只殺日本人,我問他為什麼要放?他說:中國人為什麼要殺中國人?

  爺爺最後在病床前的半年,他的精神狀況時好時壞,很少再多說什麼,也常常迷迷糊糊的。

  但是他對從前的事情卻記得特別清楚。所以只要我跟他聊他年輕的事,他就會打起精神的來說給我聽。

  他在病床前的最後半年,成為了我倆談心最多的時候……可能因為我們住在台北市吧!健保病房同住的有五六個老人,很巧的就是全都是外省老伯伯。隔壁床老爺爺先發難的說了一句,蔣中正欠我一個公道。我問:什麼公道啊?

  老爺爺說:說要回去都沒回去……唉,結果我爺聽到了,也打起精神跟我說話了,又說起他小時候在家鄉的故事。

  然後他又低喃:這輩子都回不去啰……

  我知道,那是他想家的聲音。我們是他的家,那兒也是他的家!

  開放探親以來,奶奶找回了好多在寶應、無錫、南京各處還活著的親人。可是爺爺在湖北的爸爸媽媽姐妹,一無所獲...

  他跟我說的故鄉湖北,就是他記憶中的樣子。就是田,在他的家鄉里人人都種田。

  在這篇上月發表的長文中,@劉樂妍 提到她爺爺的湖北鄉音、提到了爺爺再也未能回到故土的遺憾,實在令人動容。但就在昨天,她又再一次聽到了熟悉的、跟爺爺口音一樣的“鄉音”。

  2016年2月26日

  下午在家接到一通來電,顯示來自恩施湖北?!

  非常親切的地名,但是⋯⋯咦?我有認識湖北人嗎?

  電話的那頭,他說,他是宣恩縣政府找劉小姐!

  我是!我就是!

  他說,根據我的家譜,網站上說在宣恩縣高羅鄉劉氏,但是去了高羅找,卻找不到家譜和我一樣的劉氏,為了確定我爺爺到底是不是宣恩那堛漱H,他用一段宣恩口音的中文跟我說話,試看看我懂不懂。

  接下來,他全部都換成湖北方言跟我對話了⋯⋯

  我聽的懂,全部聽的懂,我還可以實時口譯。

  他說:那就是真的我們宣恩啰∼

  宣恩縣我可以百分一萬的告訴你,一定是正確的!因為我爺爺一天到晚把這個地名挂在嘴邊。

  眷村鄰居每一戶人家,家家戶戶打招呼用語一定是:你老家哪的?

  我爺爺都一定報上湖北!宣恩!

  台灣人現在的新式身分證,背面寫的都是出生地,所以我是台北市。但台灣以前的舊式身分證,背後是寫祖籍的。就連我沒到過湖北,以前我的身分證背面也是寫著我是湖北省宣恩縣人,這地方我沒去過,但是從我一齣生「宣恩」就跟著我呀!

  他希望我能提供更多數據,但是我已經想不出來我還能提供什麼了⋯⋯家譜照片文件、我小時候照片、我爺爺奶奶遺照,全部都被我後母當垃圾丟掉了啊⋯⋯

  爺爺叫劉永旺,爺爺的爸爸叫劉道元,爺爺的媽媽叫田氏。爺爺的兄弟叫劉永源。爺爺的姐妹有人嫁到「徐家客棧or許家客棧」。

  國實宏太祖,家道永光昌。是家譜。我是女生不用排,但我的弟弟是昌字輩。

  我爺爺非常討厭吃玉米,他叫玉米都叫包谷,他非常討厭吃那個。因為他說在他的家鄉𥚃沒有米可以吃,都把包谷當飯吃,所以他非常討厭吃玉米,可能小時候吃怕了吧!然後,爺爺非常喜歡吃豬頭肉、豬耳朵、大肥肉、雞翅膀、花生米和白酒。爺爺也喜歡唱歌,他都唱著只有他自己一個人會的歌。電視上沒聽過也沒聽過其他人和他哼一樣的歌⋯⋯

  然後他從軍的理由在我聽起來很荒謬⋯⋯就是有一天他出門種田,(種田?種地?)被國民黨軍隊給抓了,國民黨說,不當兵?就槍斃!

  所以他從了軍⋯⋯就從那一天出門種地以後,他就再也沒回過家了⋯⋯講到這他還會苦笑一下,因為他說,他是「娃娃兵」。像他這樣的娃娃兵還很多,跟著國民黨來台灣的時候,每個人都想快點退伍,所以報戶口的時間都故意把年齡報大,他多報了好多歲,他離開家的時候年紀太小,也不太認識字,導致他來台灣後身份證上出生日期和名字都被辦事人員寫錯了。

  其實宣恩縣政府國臺辦的人說找不到,我也不意外。因為早兩岸剛開放的時候,爺爺奶奶就分別託人去找過了。奶奶有找到,但是爺爺沒有,一無所獲。當時爺爺就哭了,他哭說:一定全部打仗被打死了⋯⋯我有看到。現在又過了這麼久,更找不到,真的我都能懂的!

  真的很感謝宣恩縣政府的幫忙,謝謝你們的辛苦。我感謝你們,真的。不瞞大家說,因為我出生在台北市,我以前實在是非常討厭鄉下、我怕黑,所以我也討厭陽光大自然!但是自從知道,原來我是土家族大山𥚃的農村人以後,陽光、大樹、小鳥似乎都可愛了起來。我看了頭條新聞App𥚃所有討論農村的文章,我覺得我好像也是其中一份子,讀起來特別有參與感。原來我爺爺就是這樣生活的呀?如果當初抓他從軍的是共產黨,現在的我,是不是會換一種人生?

  我應該在農村,三個孩子的媽了吧😆(肚子懷著一個,肩上背著一個,懷𥚃的在喝奶,然後我在下田幫老公種玉米之類的⋯⋯)

  然後,我想說的是,找不到沒關係,千萬不要自責。那篇文章會被你們注意到我始料未及,我真的無意要再加重你們的工作量。我真的很感恩,很感謝,而且受寵若驚。而且你們真的已經很厲害了!你們居然打的是台灣號碼我本人手機!辦事效率真的已經超神了!!

  我感謝你們的辛苦,如果找不到,你有空的時候,可以再打電話給我聊聊天嗎?

  因為,你說話的口音好像我爺爺哦⋯⋯

  在湖北老家,直到現在,只會講方言的老人們還會把玉米稱為“苞谷”、不說“種地”而習慣說“種田”。這種看似遙遠而又千絲萬縷聯繫在一起的感情實在是太奇妙了……

  看完這位台灣姑娘真摯的文字,小編只想說:“祝福你,歡迎你回家,小老鄉。”

  相關文章
主辦單位:天津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