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旗一面 暖心一片
·同學習 共發展
·津南區各單位廣泛開展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
·台灣商品北方集散及推廣中心項目簽約
·台灣青年天津創業開餐廳,今後準備定居津
·在一草一木之間,是津臺“茶”文化的交融
·台灣創業青年來津傳授“創業經”
·京津高校臺生齊聚雙創特區 交流創業就業
·關於支援金融機構和金融人才在津發展的政
·天津:9月1日起港澳臺居民可以在天津辦
·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印發《港澳臺居民居住證
·天津市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市臺辦市發展改
 
  當前位置  >>  天津新聞
“引灤入津”一灣水兩地情:一座流動的豐碑
2019-04-15 10:28:59    華夏經緯網

  這是4月10日在河北省遷西縣拍攝的引灤入津工程紀念碑。新華社記者李然攝

  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有一尊10余米高的白色紀念碑,一名戰士形象巍然而立,望著前方。他注視的,正是引灤入津工程的起點。

  西流的灤水,就是一座流動的豐碑。

  這是4月10日在河北省遵化市拍攝的“引灤入津”工程重要輸水河道黎河一景。新華社記者李然攝

  一灣水,兩地情

  天津地處九河下梢、渤海之濱。上世紀70年代,天津城市生活和工農業用水不足現象日益突出。由於超量抽取地下水,造成大面積漏斗區,地面平均每年以80毫米的驚人速度沉降。

  用水最緊張時,市民只能喝苦鹹水。據介紹,當時天津甚至制定了萬不得已情況下,工業分批停產和疏散城市人口的應急預案。

  1981年8月召開的京津用水緊急會議上,國務院決定引黃濟津。豫魯冀三省人民顧全大局,立即響應。

  但這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只有可靠的地表水源才是最好的出路,“引灤入津”工程雛形應運而生。

  按工程規劃,川流不息的灤河水,自河北穿燕山余脈,循黎河水道,自潘家口-大黑汀水庫流向於橋水庫,跨越兩百餘公里流入天津。

  1982年5月11日,引灤入津工程開工。

  一灣水,將津冀兩地緊密相連。

  這是4月10日在河北省遵化市拍攝的“引灤入津”工程重要輸水河道黎河一景。新華社記者李然攝

  子弟兵,愛人民

  “引灤精神就是為民造福!”已經90多歲的原鐵道兵第八師師長劉敏在接受採訪時說。

  1982年1月,劉敏所在的原鐵八師正式接到命令,參加引灤入津工程。在寒冷的冬季,部隊僅用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打開了進入各個斜井口的通道,搶蓋了臨時住房五萬餘平方米,比預計準備工期快了1個月。

  施工期間,鐵道兵併入鐵道部,鐵八師編制撤銷。30多年過去,劉敏對於部隊“最後”一次任務,記憶猶新。

  施工中,原計劃通過10余個隧洞增大工作面來加快工程進度,誰料地下情況複雜,時常塌方,還犧牲了不少戰士,廢棄兩個隧洞後重鑿新洞才能趕上進度。

  鐵八師正是負責其中引水隧洞的關鍵部分,而部隊撤銷的消息突如其來,基層戰士們一時難以接受,工程進度大受影響。

  這是4月11日無人機在天津市薊州區拍攝的“引灤入津”工程重要調蓄水庫于橋水庫一景。新華社記者李然攝

  部隊和官兵將來怎麼辦?詢問的信件將劉敏的辦公桌堆得滿滿噹噹。

  正當他一籌莫展之際,傳來了好消息:天津市同意相關部隊戰士都在天津落戶轉業,並得到天津社會各界的廣泛支援。

  原本不知如何是好的戰士們,一下子有了底氣:有天津人民做後盾,什麼工程都不在話下。

  1983年9月11日,甘甜的灤河水流入天津。“吃水不忘挖井人”——許多參與工程的戰士就此留下,成為天津人。

  這是4月10日在河北省遷西縣拍攝的引灤樞紐閘。新華社記者李然攝

  綠山水,真金銀

  進入21世紀後,受鐵礦石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黎河沿岸出現了大批的採礦企業,當地山體植被遭到不同程度破壞;為了增加收入,灤河沿線養殖業悄然興起。水體,開始遭受污染。

  尋找保護環境與當地居民增收的平衡點,成為區域流域管理的重難點。

  為此,河北省加大引灤入津沿線污染治理力度,加快實施上游潘家口-大黑汀水庫庫區網箱養魚清理工作。截至2017年5月,潘大水庫網箱清理工作已全部完成,共清理網箱79575個、庫魚1.73億斤。

  記者了解,身處下游的于橋水庫周邊的居民們也經歷了南岸搬遷、退耕等整治行動。

  這是4月11日無人機在天津市薊州區拍攝的“引灤入津”工程重要調蓄水庫于橋水庫一景。新華社記者李然攝

  家住天津市薊州區白莊子村的孫大娘告訴記者,當地政府按照土地徵用面積每年每戶給予補償,還組織集中種植藍莓、金銀花等高產值作物,“現如今環境更好了、收入更高了”。

  2017年6月,天津市正式與河北省簽訂了《關於引灤入津上下游橫向生態補償的協議》。根據《協議》內容,2016年至2018年,河北省、天津市各出資3億元共同設立引灤入津上下游橫向生態補償資金,專項用於引灤入津水污染防治工作。此後,津冀兩地還將持續探索流域治理的區域協同新模式。

  30多年過去,南水北調等多重引水工程的實施,灤河水已不再是天津唯一的用水來源,但引灤精神及其區域協同的治理經驗,在津冀人民心中,是一筆珍貴而永久的財富。(記者 郭方達)

  來源: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