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委台灣工作辦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機關黨委書記
副巡視員
  周敏謙
張  軍
趙  宇
楊希平
楊志學
專題 更多>>
·蜀意我創 川臺學生文化創意
·中評社四川走親
·川臺學生中醫藥文化體驗營
·第三屆四川—台灣農業合作論
·第二屆海峽兩岸文昌文化交流
產業園區 更多>>
錦繡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當前位置>>文化巴蜀
金沙遺址
2015-09-15 15:14:44    華夏經緯網

  金沙遺址,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國家AAAA級旅遊景區,國家一級博物館,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金沙遺址是位於成都市城西蘇坡鄉金沙村一處商周時代遺址,是西元前12世紀至西元前7世紀長江上游古代文明中心——古蜀王國的都邑。

  遺址出土了世界上同一時期遺址中最為密集的象牙、數量最為豐富的金器和玉器。其中最富盛名的是太陽神鳥金箔,被確定為中國文化遺產標誌和成都城市形象標識主圖案。金沙遺址的發現,把成都城市史提前到了3000年前,由此被視為成都城市史的開端。

  金沙遺址博物館2007年在金沙遺址原址建成開館,展示了神秘的古蜀文化和獨特的青銅文明。

  金沙遺址位於成都市西郊青羊區金沙遺址路。金沙遺址是中國進入二十一世紀第一項重大考古發現,2006年被評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金沙遺址”是民工在開挖蜀風花園大街工地時首先發現的,在沉睡了3000年之後被發掘出來,“一醒驚天下”。其太陽神鳥環十分絢麗。距離三星堆遺址50公里,該文化所處年代約在前1250至前650,在前1000年時較為繁榮。

  從文物時代看,絕大部分約為商代(約西元前17世紀初—西元前11世紀)晚期和西周(約西元前11世紀—西元前771年)早期,少部分為春秋時期(西元前770年—西元前476年)。而且,隨著發掘的進展,不排除還有重大發現的可能。金沙遺址的發掘,對研究古蜀歷史文化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成都有文字可考的建城歷史最早可追溯到張儀築成都城的戰國晚期。金沙遺址所提示的是以往文獻中完全沒有的珍貴材料,將改寫成都歷史和四川古代史。

  遺址博物館是為保護、研究、展示金沙遺址及出土文物而設立的主題公園式博物館,佔地面積30萬平方米,總建築面積約38000平方米。由遺跡館、陳列館、文物保護中心和園林區等部分組成。

  金沙遺址博物館位於成都平原的東南邊緣地帶,東距成都市中心約5公里,現已探明的遺址面積約5平方公里,遺址範圍地勢平坦,起伏較小,遺址內及周圍河流較多,遺址的南面1.5公里處是清水河,摸底河更是在遺址內蜿蜒東流,將遺址分為南北兩半。自2001年以來進行了考古發掘,發掘面積達10余萬平方米,發現各類遺跡3000余個,又出土了大量的珍貴文物。考古工作者根據考古學對遺址命名的基本原則,將包括黃忠村在內的這一區域的商、周時期遺址統一命名為“金沙遺址”。

  【出土文物簡介】

  已經出土的這1000多件文物的精美程度極高。在出土的金器中,有金面具、金帶、圓形金飾、喇叭形金飾等30多件,其中金面具與廣漢三星堆遺址的青銅面具在造型風格上基本一致,其他各類金飾則為金沙特有。太陽神鳥金飾金箔厚度0.02釐米,圖案採用鏤空方式錶現,足見3000多年前,古人雕刻工藝的精湛。玉器種類繁多,且十分精美,色澤如初。更令人驚嘆的是,玉器上的刻紋細緻,幾何圖形規整。象牙器刻紋工藝絕妙,正像古人所言的百煉鋼化為繞指柔。其中最大的一件高約22釐米的玉琮,其造型風格與良渚文化的完全一致。出土的1200多件青銅器主要以小型器物為主,有銅立人像、銅瑗、銅戈、銅鈴等,其中銅立人像與三星堆出土的青銅立人像相差無幾;玉器2000余件,數量宏大,器形豐富;石器近1000件,包括石人、石虎、石蛇、石龜等,是四川迄今發現的年代最早、最精美的石器。其中的跪坐人像造型栩栩如生,專家認為,極可能是當時貴族的奴隸或戰俘,這表明當時的蜀國已比較強大。石器中的石虎造型古樸生動。到目前為止,金沙遺址出土的金器、銅器、玉器、石器、漆木器達5000余件,還有數以萬計的陶器和成噸的象牙、數千件的野豬獠牙、鹿角等。金沙村遺址的發現,引起各界關注!專家們一致認為,金沙遺址是四川省繼廣漢三星堆之後最為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金沙遺址的發掘,對研究古蜀歷史文化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成都有文字可考的建城歷史最早可追溯到張儀築成都城的戰國晚期。古代史。

  【文物分析】

  分析金沙遺址的出土文物,很多都是有特殊用途的禮器,應為當時成都平原最高統治階層的遺物。這些遺物在風格上既與三星堆出土文物相似,也存在某種差異,表明該遺址與三星堆有著較為密切的淵源關係。金沙遺址的性質,目前推測有可能屬於祭祀遺跡,但由於出土了大量玉、石器半成品和原料,不排除存在作坊遺跡的可能。不過,從出土的大量珍貴文物和周圍的大型建築、重要遺存來看,蜀風花園所在區域很可能是商末至西周時期成都地區的政治、文化中心。遺址出土的玉戈、玉瑗表明,金沙文化不是孤立的,它與黃河流域文化和長江下游的良渚文化有內在聯繫,再次證明瞭中華文化的多元一體。

  【文物資訊】

  根據文獻記載,成都有文字可考的建城歷史最早可追溯到張儀築成都城的戰國晚期,商業街大型船棺葬的發現屬於開明蜀國統治者的遺存,成為開明蜀國在成都城區的重要標誌,金沙遺址的發現所揭示的是過去文獻完全沒有記載的新的珍貴材料。已出土的1000多件文物折射出資訊:古蜀統治者的活動早在3000年前就開始了。從金沙遺址所出土文物分析,很多都是有特殊用途的禮器,應為當時蜀地最高統治階層的遺物,這些遺物在風格上既與三星堆出土物相似,也存在某種差異,表明該遺址與三星堆有著較為密切的淵源關係,而存在的差異是否在年代或遺存性質上有不同則需進一步工作才能確定,玉琮的發現進一步證明長江下游文化對蜀地古文化的某種影響。銅器以小型器物為主,目前尚未出土與三星堆一致的大型青銅面具、神樹等青銅器。

  從目前發掘情況來看,金沙遺址的性質尚不能最後確定,目前推測有可能屬於祭祀遺跡,但是由於出土大量的玉、石器半成品和原料,不排除存在作坊遺跡的可能。金沙遺址出土千余件精美文物,金沙遺址已清理出了1000余件珍貴文物,包括金器、玉器、銅器、石器、象牙器和數量眾多的象牙、陶器等。

  【文明傳承】

  經過對金沙遺址出土文物的綜合研究,考古人員基本認為遺址年代大致在商代晚期至春秋早期(約前1200∼前650),商代晚期至西周中期是它最繁盛的時期,這一時期金沙應是古蜀國的都城所在地。

  金沙遺址是我國先秦時期最重要的遺址之一,它與成都平原的史前古城址群、三星堆遺址、戰國船棺墓葬共同構建了古蜀文明發展演進的四個不同階段。已有的發現證明成都平原是長江上游文明起源的中心,是華夏文明重要的有機組成部分。金沙遺址的發現,極大地拓展了古蜀文化地內涵與外延,對蜀文化起源、發展、衰亡的研究具有重大意義,特別是為破解三星堆文明突然消亡之謎找到了有力的證據。可以說再現了古代蜀國的輝煌,復活了一段失落的歷史,揭示了一個沉睡了3000多年的古代文明。

  專家認為四川“金沙文化”是多種文化作用的產物

  數量眾多的象牙、精美的玉琮等外來文化的用品,在金沙遺址已出土的珍貴文物中佔有相當比例。由此,考古專家認為金沙文化既有其獨特魅力,又是深受中原、長江下游等文化深刻作用的產物。

  金沙遺址出土的30多件金器是該遺址出土文物中,最具獨特風格和鮮明自身特色的。這些金器包括金面具、金帶、圓形金飾、蛙形金飾、喇叭形金飾等。除了金面具與三星堆青銅面具在造型風格上基本一致以外,其他各類金飾均為金沙遺址所獨有,都是用金片、金箔錘打而成,種類非常豐富。

  與金器一起出土的玉器則更多留下了中原和長江下游良渚文化的痕跡。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王毅稱,出土的玉戈、玉鉞等禮器明顯與中原同時代文物一致,這說明金沙文化與中原文化有著深刻的內在聯繫。同時,金沙遺址出土的玉琮、玉璋並不是此地“土生土長”的,它們是通過長江這條自古以來的黃金水道自下而上運輸至此的。金沙文化與中原及長江下游的頻繁交流充分說明瞭此時的古蜀文化不是孤立的,而是中國古代文明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也再次證明瞭中華古文明的多元一體論,各區域的文化都是彼此作用和相互影響的。

  良渚文化的器物通過長江傳到蜀地,證明成都當時對外交往和貿易已非常頻繁,也說明古蜀國並非古人所說的“蜀道難,難於上青天”。同時也證明,當時蜀地也不是如文獻記載的“不曉文字,不知禮樂”的蠻荒之地,已具有非常發達的青銅文化。

  能夠證明金沙遺址具有較高文明程度的還不僅於此。已清理出土的一噸左右的象牙一部分產于古蜀國的南部,還有很大一部分來源於相鄰的雲南、貴州等地。這部分象牙很可能是西南少數民族進貢給這裡的王公貴族的,這也說明瞭金沙當時已成為西南地區最重要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