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委台灣工作辦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機關黨委書記
副巡視員
  周敏謙
張  軍
趙  宇
楊希平
楊志學
專題 更多>>
·蜀意我創 川臺學生文化創意
·中評社四川走親
·川臺學生中醫藥文化體驗營
·第三屆四川—台灣農業合作論
·第二屆海峽兩岸文昌文化交流
產業園區 更多>>
錦繡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當前位置>>川臺情緣
兩岸親人終相聚 感嘆家鄉大變樣
2017-09-22 16:42:20    華夏經緯網

《一本30年前臺辦工作筆記 助力臺商在川尋根》追蹤

秦鈺勳(中著西服者)與老家親人合影 

    9月19日,《一本30年前臺辦工作筆記 助力臺商在川尋根》一文報道了台灣商人秦鈺勳到四川南充尋根的感人故事:前來四川參加投資大會的臺商秦鈺勳,為了完成1949年到台灣的父親秦光全的遺願,透過臺辦協助到南充尋根,機緣巧合在南充市高坪區臺辦老主任岳國超的一本30年前的工作筆記上竟查到了當年南充家人尋找秦光全的記錄,方知父親的祖籍在南充市高坪區的青蓮鄉……

    千山萬水阻隔不斷兩岸親人的血脈相連。30年前,秦光全在四川的弟弟秦光珍,拜託當地臺辦幫忙尋找自己遠在台灣的哥哥,可當時兩岸阻隔,談何容易。30年後,台灣的親人又尋了回來。有了老家的具體線索,秦鈺勳迫不及待地想和自己的親人相聚。南充市臺辦趕緊聯繫秦光珍的家人,讓他們前來相認。 

一張老照片 證實確實找到了親人

    “一開始我並不敢相信,我自己找了幾年都沒找到,臺辦幾天就幫我找到了,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秦鈺勳說,與高坪區青蓮街道辦相關部門聯繫後,秦鈺勳得知叔叔秦光珍已于2007年去世,他育有三子兩女,除了大兒子在攀枝花工作外,其餘的子女都在南充生活。

    9月19日,秦鈺勳來到蘭家廟村,一張泛黃的老照片的出現,讓他徹底相信,終於找到了老家的親人——二堂弟秦玉祿一直保存了一張秦光全于1982年寄回來的老照片。這是一張秦鈺勳的全家福。照片中,父親打著紅色領帶,精神抖擻,弟弟依偎在父親身旁,兩個姐姐站在父母兩側。秦鈺勳個兒最高,和二弟站在後排。在照片背後,秦光全將家人的名字一一寫上。照片背面是父親的字跡:“光珍兄弟留存……秦光全送……1982年4月15日”。

    秦鈺勳的全家福照片都已經在老家了,為什麼還一直在尋找親人呢?故事還要從頭說起。 

意外去世  故鄉與親人成為謎團

    51歲的秦鈺勳是家堛漯齯l,他有2個姐姐和2個弟弟。17歲那年的母親節,家堣H都在包餃子。父親出了一趟門,便出了意外,突然離世。

    父親離世的時候是1983年,那時兩岸同胞還只能隔海相望,直到1987年,台灣當局在各界壓力下開放台灣居民赴大陸探親,兩岸長期隔絕的狀態才被打破。秦鈺勳說,父親生前總念叨,想以後有機會回四川老家看一看。但他還沒等到兩岸開放交流交往就突然去世了,這一願望終成遺憾。

    父親生前只敢趁著到美國、香港的機會偷偷摸摸與老家聯繫,那張照片就是當時寄回老家的,而對家堣H,也只說老家在四川南充,以後有機會帶他們回老家去走親戚。沒想到父親會突然離世,這一願望終成遺憾,而很多事都還沒來得及交代,年紀尚小的秦鈺勳對老家親人的名字、詳細住址一概不知,故鄉成為心中的謎團…… 

網上尋親多年  曾接到上百個電話

    “仁志申儀士……禮義忠良正,光玉長年佑……”每行5個字,8行共40字,能為40代人命名。

    這是秦鈺勳家族的字輩譜,父親從小就要求他熟練背誦。父親告訴他,一定要記住這個字輩譜,如果有一天能回到大陸,這是尋找到親人的重要線索。

    字輩是中國傳承千年的重要取名形式,也是中國古代一種特別的“禮”制,它一直延續到現代。雖然現在不少年輕人對字輩不太熟悉,但老一輩卻很重視。秦鈺勳的太爺爺叫秦良炳,爺爺叫秦正富,父親叫秦光全,都是嚴格按照這個字輩取名。

    2015年,秦鈺勳第一次到大陸,他在網上發帖子尋親。此後,他接到了約上百個電話。每次接到電話,他先請對方背“字輩譜”,但均未有人對上。當時的他,已有些泄氣。

    2016年4月,他終於來到四川,參加“中外知名企業四川行——四川台灣產業合作推介會”。現場,他告訴四川省臺辦主任周敏謙,自己的父親是四川人,父親遺憾離世,終未回故土,他不知道老家的親人現居何處。幾十年過去了,他可能找不到分散在老家的親人了。

    “咋個會找不到?一定找得到!”周敏謙給他打氣,語氣很堅定。

    這讓秦鈺勳又燃起了一線希望。

    今年9月12日,秦鈺勳來成都參加西博會,尋找合作商機。他沒想到,此行完成了他父親多年的夙願。

    了解了他的故事後,遂寧市臺辦、南充市臺辦決定幫秦鈺勳找到親人,陪著他尋訪故土,並在《南充晚報》上刊載了尋親消息。南充市高坪區臺辦原主任岳國超看到消息後,勾起了自己的回憶,在一本30年前的工作筆記上,找到了關於秦光全的記錄。 

家人團聚  感嘆家鄉大變樣  

    9月19日,這是秦鈺勳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天:終於找到了父親口中唸唸不忘的大陸親人,得知自己在大陸還有一個幾十口人的大家族。“第一次回到家鄉,我的爸爸等了100年,我等了50年……”秦鈺勳說,“我的腿都是軟的。”他在南充和親人們吃了一頓午飯,來了2桌人,很熱鬧。

    一步一跪,秦鈺勳懷著又激動又難過的心情給爺爺上墳,兩次幾近暈厥。“父親啊,我終於找到您的老家了,終於找到秦家的血脈了。您叫我不能忘根本,我做到了辦到了!”秦鈺勳痛哭流涕,面朝台灣的方向,長跪在老家的公路旁……

    看著這個口音和自己不一樣的台灣親戚,秦鈺勳的老家人也十分激動和開心,帶著他參觀自己的家鄉、居住的房子,七嘴八舌地告訴他大陸幾十年來的變化。

    “這次來四川,我感觸很深,這裡的建設很好,經濟發展也很快。”秦鈺勳說,經過多年的建設,四川早已不是父親離開時的樣子。而更讓他開心的,是老家人都住上了寬敞明亮的“小別墅”,為了表達激動的心情,他還特意錄製了一段視頻,向大家介紹老家的新貌,情不自禁感慨:“事實勝於雄辯,中國共產黨照顧老百姓,不是口號,不是吹牛,是實幹!”

    秦鈺勳很遺憾,父親和他的戰友沒有親眼看到家鄉的變化。在老家祭奠秦家祖先後,秦鈺勳又踏上了回台灣的路。他說,他會將四川家鄉的泥土、鹽和米帶回台灣,給父親上墳,告慰他的思鄉之情。他說,他一定會帶著家人一起再回四川,來祭祖,來尋根,還表示想在四川投資。(四川省臺辦南充市臺辦)

秦鈺勳父親寄回大陸的全家福

秦鈺勳面向台灣方向長跪在老家公路旁,告慰父親

秦鈺勳給爺爺上墳

秦鈺勳和大陸親人相認

秦鈺勳介紹家鄉新變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