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委台灣工作辦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機關黨委書記
視員
副巡視員
  劉俊傑
張 軍
趙 宇
楊希平
楊永培
楊志學
專題 更多>>
·中評社四川走親
·川臺學生中醫藥文化體驗營
·第三屆四川—台灣農業合作論
·第二屆海峽兩岸文昌文化交流
·川臺學生川菜文化體驗營
產業園區 更多>>
錦繡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當前位置>>美文品鑒
冰清如玉的熱帶雪山玉山
2008-04-16 11:09:26    華夏經緯網

  

玉山如畫

    我們與北京來的小李和蘭州來的小安商量好,打算跟隨旅行團同遊阿里山。可是,去了旅行社才知道,台灣每到年底,登山遊客極少,組團不易,只好放棄。
  過了幾天,旅行社來電話:有一個遊玉山的旅行團,加上你們正好三十位,去嗎?我們想,去吧。玉山也好,阿里山也罷,反正都是台灣的名山,都值得去看一看。     

  清晨7點不到,我們揉著睡意惺忪的眼睛,被導遊小姐熱情地迎上了旅遊車。
  導遊小姐年近四十,細高的模特兒身材, 卻一身男裝,不施粉黛。
  旅遊車剛起動,導遊小姐就開始介紹:
  “今天我們車上很幸運地坐上了四位來自祖國大陸的客人,……” 頓時我們睡意全消,用微笑回答遊客們投來的友好目光。

玉山夫妻樹

 汽車駛出台南市,田園風光撲面而來,水稻綠、菜花黃、竹林翠。讓人感嘆,這不就是咱們川西壩子的春天嘛!然而,閃過的香蕉樹、檳榔林、甘蔗園又讓我們清醒過來,回到現實,這裡是台南,而且正值元月隆冬。
  台灣的旅遊業管理比較嚴,規定旅遊車上不許放風景錄影帶,導遊必須用自己的一張嘴講述,引導遊客實地旅遊觀賞。這項規定真不錯。
  汽車進入嘉義縣,山巒起伏,滿山是淡雅的紫荊花和細高個兒的檳榔樹。
  導遊介紹:“台灣歷來有三大產業,稻米、甘蔗和檳榔。台灣人最愛吃檳榔,一共種了七千萬棵檳榔樹,包括老人小孩人均三棵,就是不夠吃,還得從馬來西亞進口。”
  汽車進入鄒(曹)族居住區。據傳說,鄒族人的祖先是由他們的天神(hemo),運用不同的樹葉創造出來的。

  日本人在日據時期修的天長橋和地久橋仍在使用著。“天長”和“地久”分別是日本天皇和皇后生日的叫法。這是當年日本人文化滲透,收買、奴化台灣同胞的做法。
  在玉山海拔1500公尺左右,遍山長滿一壟一壟的茶樹。
  “你們看,像不像一隊隊綠色綿羊在爬坡。”導遊的比喻很形象。
  就在如此高海拔無污染之處,生長著著名的台灣高山茶。窗外閃過一個接一個的,XX茶社、XX茶莊、XX茶業、……的招牌,全台灣最大的茶廠就設在這附近。

  藍天白雲,陽光燦爛。
  盤山公路兩側已長成小樹的聖誕紅,熱情地點綴著疊翠群山,映襯著細高且密植的檳榔樹和漫漫竹海。
  海拔漸高,雲海瀰漫,氣象萬千。
  太陽時而隱去,近山仍青黝,遠山漸迷茫。山巒壯麗崢嶸,重疊起伏,層層漸淡,隱入霧靄之中,這詩情畫意, 讓人如癡如醉。眼前不就是一幅色彩素雅、氣勢恢宏的潑墨山水畫嗎!
  存在決定意識。走遍世界近十個國家和地區,只有在我中華大地,我們才見到如此仙境般的美景(也許,我孤陋寡聞),才孕育出被稱為國粹的中國風格的山水畫。 

  車窗外似有風,雲在動、霧在飄。但見山間雲霧時如炊煙上升,時如瀑佈下泄,時而雲繞山,時而山入雲。雲霧靜時,如群山的面紗;動時,如飛揚的披肩。
  汽車在蜿蜒于群峰之間的盤山公路上爬升。不久,藍天白雲已在腳下。導遊說:
  “海拔每升高100公尺,氣溫下降1.6度,因此從嘉義到玉山頂,氣候會從熱帶、暖帶(亞熱帶)、溫帶一直到寒帶。今天大家可以觀察到,從熱帶、暖帶到溫帶這三個森林帶上的植物種類的變化。”

  導遊笑著向我們補充道:
  “你們沒有去成阿里山,不用後悔。玉山最高峰接近4000公尺,比阿里山還高一千多公尺,是東北亞最高峰,植物種類更加豐富多彩,更有看頭。”
  “關於玉山有什麼典故嗎?”
  “有!玉山有‘熱帶雪山’的美稱。玉山頂終年積雪,晶瑩潔白,冰清如玉,故名玉山。” 
  海拔2000公尺左右, 嬌媚燦爛,似梅似櫻的花樹相繼出現。
  “你們有誰知道梅花和櫻花的區別嗎?” 
  “梅花花朵向天開,櫻花花朵向地放;梅花色淡偏粉,櫻花色重深紅。” 導遊自問自答。
  盤山路上的車速不快,細辨之下,兩種花兒確實如導遊所說,各有姿色。
  汽車沿著漸趨平緩的山路把我們送到第一個景點——夫妻樹。

  懸崖邊這對有幾十公尺高,數人環抱之粗的千年大紅檜樹,于1936年遭雷擊炭化,經大自然鬼斧神工之雕琢,造型淒美。雄樹陽剛偉岸,雌樹舉“肢”展“臂”,夫妻雙雙仰望藍天蒼穹。白雲緩緩地飄來,對它們進行溫柔的安撫。
  關於夫妻樹,存在有兩個完全不同情趣的傳說。
  其一說:曾有兩個邪惡巫師,屢屢行巫術坑害山民,老天震怒,雷劈處死,令其立於此,向受害山民謝罪。
  其二說:古時曾有一對恩愛情侶,因始終得不到父母的認同,而雙雙跳崖殉情。之後,就在這崖邊長出這兩棵青翠的紅檜樹。神木有情,相知相守千年,至死不分離。
  顯然,第二種說法更易被人接受。  

  俯視崖下,潔白的“棉花”鋪就出浩瀚的雲海。導遊小姐觸景生情,疲憊地說,我真想躺在這棉花雲中美美地睡上一覺。
  幹導遊這一行,掙錢真不容易。天不見亮就得作好準備,笑迎每一位遊客;車上,遊客可以靠椅打盹,而她多數時候是站著,以飽滿的精神、誠懇的態度進行講解和服務;晚上,也許天黑盡,才能恭敬送走最後一位遊客。我們今天運氣真好,遇到了這位友好敬業的台灣導遊小姐。
  吃飯、賞景、活動筋骨後,大家陸續上車。
  “糟糕!我的筆記呢?”我急了。那上面有我捕捉到的美景描寫和導遊小姐的精闢講述,下車前我明明是放在座位上的。
  “哦,我清潔過車廂,”司機說,“東西都倒進垃圾箱了。”

  我急忙奔向垃圾箱。掀開齊肩高的頂蓋一看,那張粉紅色的筆記紙和空飲料瓶、廢報紙靜靜地躺在箱底。可是,我無論如何也夠不著它。正在發愁,司機拿來一根鐵棍幫我從垃圾箱底撈回了我的寶貝。我連聲說謝謝,司機一再說對不起。
  第二個旅遊節目是沿“塔塔加遊憩區健行步道”遊覽佔地10萬公頃的全台灣最大的森林風景區——“玉山公園”。
  健行步道的柏油路面寬且坡緩。我和先生漫步觀賞這裡美不勝收的風光。遠處綿亙群峰氣勢磅薄,近處山峰在陽光下黑白分明,白的是朝陽面不長植被的陡峭崖壁,黑的是雲遮霧繞的茂密森林。
  腿力漸不支,我們和幾位年長者已成為旅行團的“尾巴”。“尾巴”中的台灣人都是有備而來拄著拐杖。看我累得不行,他們邊演示邊教我倒退行走,並說這方法是電視上教的。果然,倒退行走再加上我自己發明的左側行和右側行交替使用,把腿部所有肌肉都調動起來,分擔爬山的勞累,效果不錯。

  玉山的主要樹種有三杉、兩松、兩柏。
  三杉,指雲杉、冷杉和鐵杉。鐵杉林區有一棵六百歲的鐵杉老爺爺,身材魁梧,枝健葉茂,穩立崖邊,笑迎遊客。
  兩松,指兩葉松和五葉松,它們的主要區別是:從葉頸分別長出的是兩針葉或五針葉。
  兩柏是指同屬柏科的扁柏和紅檜。導遊小姐在車上就介紹過,扁柏和紅檜長得很像。但是問到它們的區別時,她說:“我也不知道,怕只有植物學家才搞得清楚。”
  我和先生偏想探個究竟,經過仔細觀察,終於辨出了它們的細微差別就在名字的“扁”和“紅”上。扁柏葉片較之紅檜更顯扁平,重要的是紅檜樹榦的皺裂處,會露出它特有的諸紅色木質。
  紅檜是做傢具的好木料,它不僅結實而且有天然的諸紅底色。我們暫住的宿舍堛熙癡耤A都是用紅檜木製作的。

  大家陸陸續續匯聚在玉山登山口,這裡還看不見玉山主峰,只能仰望3582公尺的小南山,望頂興嘆。已是下午時分,只好在登山口的“玉山主峰 海拔3952公尺”的碑旁攝影留念,表示到此一遊。
  我想,我們這幫老弱殘兵,還是把登玉山頂的艱巨任務,拱手交給身強力壯的年輕人吧。
  一位與我們同為“尾巴”的長者嘆息道:“哎,于老的半身銅像也不知道搬到哪去了。”
  “于老? 哪個于老?” 孤陋寡聞的我問道。 
  “于右任于老呀。”
  “好耳熟的名字,于右任是誰?” 先生是我的活字典,我轉身問他。
  “于右任是參加過辛亥革命的國民黨元老,也是書法家和詩人。”
  “是書法家!啊,想起來了。”

  于右任的名字曾震響過我的耳膜。半個世紀前,母親給我講過一個關於書法家于右任的故事:
  一個要辦婚事的人,向於右任求字。那天,先他而來的還有幾個人已在書房內等候。于右任雖說是有求必應,但求字的人太多,也有照顧不週之處。這人在書房外的天井等呀等,等得尿急,又找不到廁所,於是便對著天井的下水道口解決了問題。輪到這人進書房,于右任很快大筆一揮就寫了幾個字給他。
  這人高高興興地拿去裱,打開一看才傻了眼,盡然是“不可隨處小便”!好在裱字匠對這些事應對有策,安慰他說,不礙事,我自有辦法。
  結婚那天,張燈結綵的堂屋正中挂著一幅“小處不可隨便”的豎幅。人們還以為這新郎倌是個嚴於律己,品格高雅的人嘞。
  關於詩人于右任,還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苦盼葉落歸根的于老暮年曾寫下遺言:我百年之後,願葬于玉山或阿里山樹木多的高處。可以時時望大陸。

  當晚,于老輾轉反側,徹夜未眠,臨晨寫下 《望大陸》詞一首: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哭。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
  天蒼蒼,野茫茫,山之上,國有殤。  
  人說這是感人肺腑的千古絕唱,我說這是催人淚下的世紀哀鳴。
  為了了卻于老時時望大陸的心願,台灣民眾自動捐資,高山族同胞一肩一肩地把建材扛上山,在玉山之巔塑造了一座于老的半身銅像。
  可氣可悲的是,1996年于老的“頭顱”兩度被鋸下。第一次被鋸下後,人們找回來接上並修復,第二次被鋸下,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怪哉! 思念故鄉,人之常情,何罪之有? 為何要如此狠毒地對待一位已過世的老人?
  下山取道于另一條較陡的木棧道。沿途欣賞數百年的老黑松和玉山植物生態。棧道兩側立有詳細的植物介紹標牌,讓人于遊玩之中增長見識。
  玉山的植物品種真不少,除了主要的三杉、兩松和兩柏外,還有稀少的玉山假沙梨樹、馬醉木、紅毛杜鵑樹、昆欄樹……。
  見到了箭竹。我興奮地說,我可給“團團”、“圓圓”找到新家了,熊貓就偏愛吃這種竹子,這裡氣溫低、濕度高很適合它們生長。

  今天最後一個節目是“鄒族狩獵古道森林浴”。沿著神秘清悠的古道,進入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一側山谷不見底,但是從幽深谷底長出的針葉林樹梢,已冒出古道,據說這種針葉樹可以長到80多公尺高。
  這古道是早年鄒族人的獵徑與戰道。現在用枕木模擬鋪陳出兩條“鐵軌”。
  為啥要在這深山老林鋪“鐵軌”呢?
  導遊帶感情地說,日據時期,日本人在這裡修鐵路,偷運木材整整四年。後來日本人敗走,鐵道也就廢棄了。在這裡鋪“鐵軌”,是讓遊人們記住那段屈辱的日子。
  森林深處的空氣比“塔塔加”的更加清新潤肺。大家都在作深呼吸,借這裡豐富的負氧離子把一天的疲憊洗滌得乾乾淨淨。難怪這一行稱為“森林浴”。
  下午4點左右,我們登上回程車。眼看著一股霧氣向我們襲來,很快群山便籠罩在濃霧中。高山上的天氣瞬息萬變,比三歲小孩的臉還變得快。

  司機小心地開著車。我們疲憊地墜入霧中,漸漸地、漸漸地……
  天黑到嘉義吃晚飯後,繼續趕路。天黑盡才回到台南。
  -摘自郭開慧 《另眼看台灣》(四川大學出版社2008.2)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