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委台灣工作辦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機關黨委書記
副巡視員
  周敏謙
張  軍
趙  宇
楊希平
楊志學
專題 更多>>
·中評社四川走親
·川臺學生中醫藥文化體驗營
·第三屆四川—台灣農業合作論
·第二屆海峽兩岸文昌文化交流
·川臺學生川菜文化體驗營
產業園區 更多>>
錦繡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當前位置>>川臺快訊
一別77年 97歲台灣老兵回四川省親
2017-04-21 11:08:17    華夏經緯網

坐在車上,胡定遠回憶著家鄉

    4月19日21時,從台北飛往成都的一架飛機降落在雙流機場,時隔77年後,97歲台灣抗戰老兵胡定遠終於重新踏上四川故土。他蹣跚著從機艙走出,眼前的景象令這位老人眼眶濕潤,“我回家了。”

    20歲時,胡定遠被抓壯丁離開瀘州合江老家,這一別就是77年。隨著年歲增長,他能回憶起來的東西越來越少,但對家鄉的思念卻越來越深……老人思鄉日切被繼子、繼孫女看在眼堙C今年3月,孫女在網上發出了尋親的帖子,一時間引發兩岸網友接力轉發。很快,這條線索通過網路轉交到瀘州市臺辦並得到高度重視。瀘州臺辦立即通知各縣區臺辦開展尋親篩查工作,並組織志願者加入尋親隊伍,前往老人家鄉瀘州走訪、核實,最終找到了他的老家,以及3位健在的侄兒等親人。

    “這是真正的五世同堂,他等這一天等了77年。”胡爺爺的繼子彭先生說。經初步統計,胡老在川渝兩地共有80多名親屬,年紀最大的80多歲,最小的才幾歲,都將於今日(4月20日)與胡爺爺見面。

 

顛沛的77年:出門趕場被抓 抗戰結束無奈留臺

 

    1940年4月,油菜花剛開始凋零,胡定遠從姐夫家出門去趕場,剛走到半路上便遭抓了壯丁,然後“送”上抗日的前線作戰。也是從那天起,他的人生發生重大變故,他的家也在發生巨變。

    胡定遠說,入伍前他還不叫胡定遠,是後來在抗戰中,部隊長官給他取的名,希望能以平定戰亂為己任,“去過湖北一帶,後來又到了遠征軍。”

    “勝利那天,部隊熱烈地慶祝。”胡定遠笑著說,那是他和戰友最開心的時候,“那時候想的可以回家了。”然而,命途多舛,他又隨部隊輾轉多地,最終在1946年左右抵達海峽對岸的台灣。他從不曾想,從抗戰的死人堆堿﹞F下來,又等到了抗戰的勝利,卻始終沒等來能回老家的通知。

 

漫長的尋找:孫女發帖尋親 多方努力尋到親人

 

    就這樣,少年到了暮年,思鄉之情宛如烈酒,隨著年歲的增長越來越濃。

    今年3月初,孫女在網上發佈了尋親的資訊,被全國眾多的熱心網友接力轉發,在網上掀起一波接一波的尋人熱。很快,四川成都、瀘州等地誌願者加入進來,根據老人記憶堛漲悎a瀘縣(今瀘州),以及“三龍橋、河壩、大渡口”等地名,還有“離家一小時左右有個白米洞,旁邊還有個白米場”等零散的資訊開始了尋親路。

    “在當地政府、熱心人及媒體的幫助下,我們耗時10余天找到了符合條件的一家子。”瀘州志願者說,尋親之路十分艱難,老人印象堛漲a名很多都換了名字,但在大夥兒的努力下,最終找到了老人姐姐的兒子。

 

人在台灣 歸心似箭

 

買禮服:我要體體面面回故鄉

    “從老家離開時穿得破破爛爛,現在回去,要體體面面。”當胡爺爺得知證件已經辦理齊全,可以返回四川老家時,率先提出要“收拾”一下。4月11日“視頻認親”當晚,胡爺爺就在台灣家人陪護下,買回四川的禮服和“裝備”。

    西服的顏色是胡老自己選的。“這個衣服好,穿起來精神。”試衣服時,胡老操著濃重的瀘州口音讚不絕口。隨後,胡老堅持繼續逛商場,又買了帽子、背包和夾克衫。

    胡爺爺的繼子彭先生說,19日台北飛成都的行程定下來後,老人就陷入亢奮中,在家把返鄉禮服試穿了幾次。16日就收拾好了行李箱:拐杖、帽子、背包、禮服,裝得滿滿噹噹。昨日一大早,胡老起床後就穿好禮服,把行李箱又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就等著出門。

 

備禮物:一大箱的神秘紀念品

    過去一週,胡爺爺難掩“視頻認親”的興奮激動,他通過繼子彭先生的微信,一直與瀘州的親人聯繫。得知三個姐姐留下來的後人有80多個,他很欣慰。聽說親人們生活非常好,他特別開心。

    “雖然所有的事情都定下來了,志願者和瀘州市臺辦給了我們大力協助,行程會很平穩。但老爸還是表現得很緊張,像個很久未見到親人的孩子,特別高興。”彭先生說,這幾天老人每天都睡得比較晚,也不太睡得著,早上很早就醒來。“對於這次返鄉,他的期望值非常高。”

    受胡爺爺委託,彭先生為每個四川親人都準備了紀念品。幫助過老人尋親的志願者,當地村民曾德明和李世容也將收到胡爺爺的禮物。“他說自己的箱子媮棶Ё々F送給親人們的神秘禮物。”在準備回家禮物的過程中,胡爺爺還十分用心,專程向志願者索要了幾個外甥的名字。

 

盼團圓:天天練走路

    “前面是個溪溝,不通車的,要走山路。”在胡老的印象中,大姐胡永詳家雖距白米場不遠,但沒有公路,人員來往必須通過村堛漲牉z小道。所以,這幾天,胡老除了反復打包行李,每天一早一晚都在練習走路。剛開始,家人都覺得奇怪,老人平時並不多運動,閒暇時基本就玩玩紙牌。“後來他才說,老家鄉下要走路,他怕這麼多年了,走不動。”彭先生說,雖然走路需要借助拐杖,但胡爺爺每天要反復走上兩三公里,直到走累了才回家休息。

    其實,胡爺爺不知道,他的老家合江縣早已開通高速公路。瀘州市到合江縣城不到半小時,而合江縣城到白米鎮的高速公路只有6公里,在白米收費站出站右轉,寬敞的村道可直通大姐家對面。而開車經白米場鎮繞行不到兩公里,汽車可直接開到大姐家所在的石壩上。據胡爺爺介紹,他練習走路,還因為這次回家要去給父母、姐姐掃墓。“墓地都在山上,肯定要走路嘛。”胡爺爺還說,77年沒回四川,這次回來一定要多走走,多看看老家的風景,不能留下一點遺憾,並希望再去看看志願者幫他尋家時走過的白米洞、碾子山、太慈寺……

 

今早回鄉  最想吃家鄉的臘肉

 

    今日早上7點,胡爺爺從成都寬窄巷子出發,乘車趕回家鄉瀘州合江縣,與從未蒙面的親人們相見。老人說,回了家,他最想吃家鄉的臘肉。

    “自打爺爺去世,家庭就開始衰敗了,甚至吃飯都成問題了。”胡定遠說,年少時與親人的生活至今都歷歷在目。“小時候每年過年,家堻ㄜn做熏臘肉,味道吃起來最香了……”說著說著,他還咂起了嘴,“這個做臘肉的手藝,我還帶到了台灣去。”

    胡定遠說,當初自己被抓壯丁走後,因為不識字的緣故便沒給家人寫過信,“想著打完仗可以回家,沒想到出去一待就是這麼多年,與家人就斷了所有聯繫。”

    “十分感謝這麼多好心人。”胡爺爺說,能在有生之年找到親人,還能重新回家鄉走一走,“這輩子就沒遺憾了。”

 

親在合江  盼舅早歸

 

    跟胡爺爺一樣殷切期盼這次團聚的,還有胡爺爺的大姐、六姐、八姐家的後人們。昨日起,胡老姐姐們的後人匯聚到合江縣白米鎮石壩上,殺豬宰羊置辦宴席,只等著胡老歸來。“我們都來了兩天了,就等著我舅舅回家!”家住重慶永川區朱沱鎮大坎坪村的梁國洲是胡老八姐的大兒子。他還記得,自己上次去表弟李官明家,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七舅(胡老的七哥胡清榮)去世的時候。從那以後兩家人因距離遙遠未再走動。

    但這次,聽說失散77年的幺舅胡定遠要回來,梁國洲提前三天就趕到了石壩上表弟李官明家。他說,這次幺舅回家,胡氏後人第一代14人在時隔20多年後首度聚齊。“我弟弟梁汝安本在山東打工,聽說找到幺舅特別高興,馬上趕了回來。”梁國洲說,還有些表姊妹在外打工,這次也紛紛趕了回來。“到了一半,還有一半在路上,明天就能聚齊。”

    這兩天,胡老的外甥李官明家突然熱鬧了起來,歡迎胡老歸鄉的壩壩宴就辦在他家院壩堙C原本計劃辦8桌,現在臨時增加到了10桌。梁國洲說,胡氏後人加在一起,共有七八十人。據了解,胡老三個姐姐留下的子女,目前健在的共有14位,6男8女,孫輩、曾孫輩眾多。

    昨日上午,67歲的李官明突然決定,要把自家老屋粉刷一新迎接幺舅回家。一家人說幹就幹,馬上買材料對老屋進行粉刷,“必須給舅舅和表弟兄們留個好印象。”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鄉愁是長久的詩篇,雖然隔了77年,但今天還鄉的胡定遠不會遇到“笑問何處來”的場面,他的親人將以盛大的儀式歡迎一位遊子、也是一位抗戰老兵的歸來。(四川省臺辦)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