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委台灣工作辦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機關黨委書記
副巡視員
  周敏謙
張  軍
趙  宇
楊希平
楊志學
專題 更多>>
·中評社四川走親
·川臺學生中醫藥文化體驗營
·第三屆四川—台灣農業合作論
·第二屆海峽兩岸文昌文化交流
·川臺學生川菜文化體驗營
產業園區 更多>>
錦繡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當前位置>>台灣人在四川
盧泓傑:喚醒沉睡千年的東方神木
2015-09-09 16:11:11    華夏經緯網

破譯天府之國神秘文化的口令

  烏木,川人俗稱,學名陰沉木,是成都本土文化具有代表性的物品,堪稱“川西一絕”。它是3000年至5000多年前因地層變動或洪水衝擊等自然因素,使許多樹木深埋于川西壩的河床之下形成的。據C14同位素測定,它的斷代年齡在3200年以上,久至26000年。烏木一般通體烏黑,也有外黑內紅、色彩漸變的。其原生樹為麻柳、紅椿、香樟、楠木、馬桑等,在成都平原水澤之地深埋後,歲月在它們身上刻下了鬼斧神工的印跡,形成莫辨原材的植物“木乃伊”,其炭化過程甚是奇特:既未成煤,又非泥炭,保持著可燃可塑的堅硬物質。

  烏木深藏在河床底、沙石間、泥土堙A歷經了“地獄之煉”,早已超凡脫俗,烏黑得流光溢彩,散發出歷經浩劫與磨難之後才會有的沉穩和馨香。在廣漢三星堆遺址北面的石亭江、南面的綿遠河、西北面的鴨子河都深藏有烏木。每逢冬季枯水時節,當地人在河堳鶢F時,偶爾有發現,短的有數米,長的有十幾米,在水中沉睡千年,苔蘚密布,蝦、蟹、魚群以其為巢。有趣的是當人把烏木拖上岸時,往往還能意外收穫那些在樹孔中未及逃離的魚兒,烹食別有一番風味。一考古學者還曾在烏木洞中拾得“開元通寶”古幣一枚,他們據此推測烏木至遲在唐以前就沉入河中。

  烏木質地堅硬細密、色澤豐富悅目,或烏黑透亮,或灰褐如雲,或紅似花崗,或燦若黃金,是製作烏木雕塑的寶貴材料,也是加工極品木傢俬的上選之材。烏木為純陰,也有人用它入藥。其用途的廣泛和奇特的屬性,被海外譽為“東方神木”。

  烏木出土後絕無蟲蛀,世說千年不朽。其上屢屢遍佈卵石狀坑洼,品相古奧,富有雕塑魅力。從其身形之上可盡情領略到:娥眉之秀、青城之幽、劍門之雄、夔門之險、九寨溝那妙不可言的巴蜀遺風。

  在巴蜀文化的注解中烏木是神秘珍貴的木頭,故有“家有烏木一方,勝過財寶一箱”、“黃金萬兩送地府,換來烏木祭天靈”的說法,哪怕家藏一枚烏木棋子,也甚為珍愛,並將其視作辟邪之物。

  滄海桑田,時過境遷,這種“烏木文化”不知不覺地從蜀文化中消失,消失得連某些蜀文化專著竟不著一字,消失得很多成都人竟以為烏木是舶來品。

  然而,令人驚愕的是,弘揚成都烏木文化的重任,竟鬼使神差般地落到了“成都女婿”、台灣客商盧泓傑的肩上!

緣于偶然心動的發現之旅

  盧泓傑從小喜愛藝術,尤其對天然的石頭、木頭情有獨鍾,在台灣高雄自己家附近的西子灣練就了一身好水性。他是台灣房地產界赫赫有名的大亨,20多歲時就擁有幾千萬的資產。

  1988年,25歲的盧泓傑第一次踏上了海峽對岸的土地,並在福建沿海一帶買一些工藝品到台灣賣。他發現自然材質的作品賣價是相當高的,從經濟和藝術角度,盧泓傑迷上了大自然這造物主造就的東西。

  1990年後,盧泓傑開始在成都做起種植蘭花的生意,賣到南韓,多的時候達到200多萬盆。結果虧了近1200萬。

  失之東隅,得之桑隅。1991年的一個週日,盧泓傑和員工一起到金堂休假,在河邊,他發現有一根大木頭暴露在河壩上,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烏黑髮亮,其形狀之奇異,樹榦之長,讓“有點藝術感覺”的他為之一震。

  “這木頭很不錯”。於是盧泓傑叫人把它抬上車,回去經過精工打磨後,效果不錯。他的成都媳婦江英86歲的奶奶看後,驚嘆道:“這是烏木啊!”

  盧泓傑慚愧自己對烏木認識的淺薄,從此,他開始查閱相關烏木的資料。經多方考察論證後,他決心蒐集烏木並進行製作。

  1993年,有人在廣漢鴨子河挖河沙時碰到了烏木,當地人沒有辦法將它弄起來,於是想把它掩埋。朋友立即將資訊傳遞給他,盧泓傑花錢雇了3輛吊車,在河中立起腳架,帶著10多個工人潛下水,花了兩天時間,“尖山”終於冒出了水面,原來是“金絲楠木”演變而成的烏木。盧泓傑聽老人講,古時,這種木材只有皇宮才能使用,目前該樹種已絕種。出水後的烏木閃亮得讓人瞠目結舌,紋路呈波浪形,很多人建議盧泓傑給它取名“富士山”,被他否決了,這烏木的根在中國、在四川,怎麼能取這個名字!經過長達一年時間的加工,這件根寬4米、幹徑2.5米、高3.5米的作品終於完成了。一個收藏家見到該作品時,感覺“有魂魄吸引住的感覺”,並感嘆地對盧泓傑說,“烏木的魂被你收藏了。”

  盧泓傑情迷四川的烏木,更喜愛四川民間傳說中所蘊含的烏木文化。

  據上了年紀的老人講,烏木有腳、會走路。從前,有個農夫,在他的沙地媯o現了一根烏木,便拿出工具來挖,由於烏木太大、太高,他叫了好多人也沒把它拉起來,於是只好把它重新掩埋起來。過了幾年,在原地,農夫再次挖開卻沒有看見這根烏木。而離它幾百米遠的地方,鄰居挖出了一根大烏木,他跑去看,居然是當年他挖的那一根烏木,上面還有他曾經挖過的記號。

  據說,烏木還能治病。從前有一農婦,家堣H感冒生病。由於窮,她沒錢買藥,便一邊走一邊嘆氣,到了河邊,她看見有一根黃色烏木橫在面前,就想,此木沉睡千年,積地氣、水氣、靈氣于一身,應該可以治病。於是她向旁邊農夫拿來一把砍刀,砍下幾塊,拿回家熬湯給病人試一試,果然病人病情有所好轉,遂加量,病人痊癒。烏木可以治病一說於是流傳於世。這些民間傳說賦予了盧泓傑創作的靈感。

  由於烏木的不可再生性,它們的價值將是不可估算的,盧泓傑在開發四川烏木資源的同時,又添了幾分保護意識和回報社會意識。在他的幫助下,四川蘆山縣一些農民學會了根雕技術,開了根雕廠,又帶動了大批農民投入根雕藝術,形成了蘆山根雕一條街,以前爛在山上的樹根等廢料變成了美化生活的藝術品,地方經濟也為之一振。

焰火騰天的“太陽神”

  雄風飛揚、焰火騰天的“太陽神”,在當年出土的時候,藝術家盧泓傑為之震驚,就在原地面向台灣和北京各鞠三躬,以慰衷情;在“太陽神”身上點敬三炷佛香,以尊天靈,至今傳為佳話。

  在成都烏木藝術博物館門前,矗立著一巨型烏木作品《太陽神》,完全保留其盤根錯節的天然放射形態的原貌,凸現出其焰火騰天、光芒四射的強大的藝術魅力。那是一個巨大的樹根,高、寬都達7米,內部樹心的直徑是2米6,堪稱全館之最。它的根部呈放射狀,猶如太陽的光輝。

  在《太陽神》中間設計一顆直徑約為1米的溜金球體,球體正面有淺浮雕祖國大陸、台灣、香港、澳門的地形圖,在地形圖上標示“萬根同心”字體。《太陽神》中間的溜金球體寓意我們人類只有一個地球,主張人類為了自身可持續性發展,必須重視環保文化;祖國大陸、台灣、香港、澳門地形圖寓意21世紀的中華民族,將完成祖國的統一大業,走向繁榮昌盛的未來;“萬根同心”四字點明《太陽神》的主題文化,將時代精神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盧泓傑告訴記者,發現它是五六年前,在新津的一個橋礅邊,是挖掘河沙時發現的。他說他花了三年時間才把那東西弄上來。第一年,沒有路,先修路。挖掘的時候,漲水了。第二年又挖,已經拉上來一半,又漲水了。直到第三年才弄上來,動用了部隊的特殊板車才運回來,可以說是破晹茪J。

  《太陽神》以藝術天尊的品質深受中外藝術家的敬仰,從而使其獲得了極高的美譽。

順勢造型的“烏木山子”

  天然烏木藝術作品為烏木自然景觀,作品要求藝術家以“觀萬形而求獨,相神狀而偶得”的藝術原則保留烏木出土原形,不做刀斧之工。這類作品以“幻化和象,佛禪儒禮,道法自然”的藝術風範,開創了人類雕塑史上新的藝術形式,而具有劃時代的文化藝術蘊量。由此,盧泓傑先生為天然烏木藝術作品取了一個藝名,叫烏木山子,山子即大山之子的意思。

  烏木山子用烏木其獨特的“萬古痕”,順勢造型而成。這需要藝術家“觀萬木而求材,相干根而偶得”,古人如米元章、蘇東坡多有石癖,傳說蘇東坡曾用朽木疊為山形。讀聖賢的詩文,至今猶思其高致。

  靈性是大自然的至美,烏木雕塑作品最具感染力的美學特徵就是靈性。有了靈性,有了能工巧匠的才華,栩栩如生的烏木雕塑作品也就產生了神奇的氛圍,生命被他包圍,一種盲然的騷動即為欣賞者天生的美感,添射了一道自己也說不清的神光。不可再生的貴氣為人擁有,則是一種人生的福氣,貴氣中帶有時代讚歌的聲音,則是福氣延續的靈慧。烏木雕塑作品同時擁有貴氣和靈慧,這就是收藏者們對成都烏木雕塑作品的情感體驗。人物神色靈定,默然得寵,愛者放至雅居,壁生風,人氣旺如火。

  烏木“受乾坤、五行、五色、五味之陶冶,納乳石磨勵之餘光,存萬樹擠奪之木質,附長河洗滌之水性,含雷霆燒煉之火色,孕泥沙淤塞之土魂。……著鳥獸撕咬、蟲魚雕啄、風雨侵蝕、歲月錘煉、廣收日精月華而得以脫穎發光”,盧泓傑先生說,烏木“瘦、透、漏、媚、偉、妙”的形式之美和質地之貴,這是大自然給烏木經受蒼海桑田磨礪的獎賞。可以這麼說,烏木是樹木的魂,樹木的骨。

  烏木作品有著“天之靈絕、地之珍絕、人之意絕”的“三絕”之妙,其形態以“瘦、漏、透、媚、偉、妙”為人稱道。盧泓傑獨具匠心地利用烏木兼備石的神韻和木的古雅,將其“瘦、透、露、媚、偉、妙”的特點發掘出來並加以藝術的誇張,或如雪中疊峰,或似雨後遙崗,在空曠的草坪上欣賞他們的妙思,不禁有“望中疑在野,幽處欲生雲”之感,是自然主義與理想主義的結合,是天心與人心的交流,是天地之靈煥發出的迷人的光輝。一些烏木山子常常把人的想像引入到科學假說的思路中去。比如,一件叫“和平鴿”的作品,她的斷代年齡在四千年以上,她的神態造型明顯地揭示出人類“和平”的思想意識,在眾多觀賞者中,竟然有許多人認為,它不是天然的作品而是表現巴蜀先民在古代的和平思想的古代雕塑作品,經過地獄的洗禮,風骨傲出。這似乎有些神話的色彩,但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烏木山子對時代藝術帶來了清新空氣。被美術界稱之為人類藝術史以來從未曾出現過的藝術形式——烏木山子,以其震撼人心的巨大魅力,被中外一些藝術家們稱為二十一世紀革命的藝術。

  喬石題寫“天府瑰寶”

  四川歷稱天府之國,意指四川如天之府庫,物華天寶,寶藏豐富。四川擁有有許多獨特的自然遺存和文化遺產,如大熊貓、九寨溝、三星堆、都江堰,都是具有唯一性的世界級自然文化遺產。而成都烏木的發現,將成為四川自然遺產的稀世之寶,為世界遺產目錄增添一項沉甸甸的財富。烏木的規模發現顯示出四川生態歷史的優越。同時,從自然科學的方向為現代人提供了認識四川自然風景演進史的物證,是大自然賦予天府之國的生態歷史文化遺產,它的神秘面紗正逐漸地被揭示出來,成為世界性探索四川自然環境文化的一個“新熱潮”。

  四川省博物館副館長魏學峰先生認為,現在四川的烏木標本據C14測定,最晚年代均在3000年以上。這一結果,使他聯想到與其時代相近三星堆時期古蜀先民的生存環境,以及三星堆文化中的樹崇拜。在三星堆2號祭祀坑曾發掘一棵高近4米的青銅神樹,學術界有人認為這是連接天地之路的神樹,即古代傳說中的“建木”。也有人認為三星堆的兩棵銅樹分別是傳說中太陽起居之所“扶桑”和“若木”。

  烏木的大氣與典雅,使前來參觀的的外國人,視為“東方神木”,甚至看成與大熊貓、三星堆媲美的巴蜀文化瑰寶。喬石同志參觀後,欣然寫下了“天府瑰寶”四字。

  製造“藝術世界的原子彈”

  2000年中國西部論壇在成都舉行,盧泓傑提供了五件烏木雕塑作品在會場上展出,震撼了國內外人士,被譽為“巴蜀第一奇”。

  2000年7月26日,文化部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了首屆世界華人藝術展,盧泓傑的烏木藝術品《福臨門》、《東方維納斯》獲得金獎。成都烏木被專家學者們稱作四川生態歷史文化和生態人文精神的象徵,得到中央、省、市各級領導的重視和社會各界人士的高度評價。

  至高的榮譽更加堅定了盧泓傑從事烏木藝術的信心。於是,他決心創建成都烏木藝術博物館。

  2000年12月25日,經文化局批准,成都烏木藝術博物館掛牌成立。現館藏有烏木藝術品上千件,其中特級作品3件,二級作品356件,三級作品700余件。館藏藝術品中,大型作品有的長達十多米,重達10余噸,小型精品有的僅數百克。館藏藝術品分為自然、人文兩大類型,包括山林、動物、人物、民俗、用品、天品(飾品)等六大展覽單元,共同構築了一條時光遂道,讓人穿越歷史,感受洪荒,領悟人類與自然息息相關,亦己亦人,共生共存的亙古真理。烏木作品陳列規模和作品形式均為世界所僅有,為我們今天的時代感受新藝術,探索新藝術,樹立了一個豐碑。

  盧泓傑坦言:“烏木是一種不可再生資源,城市建設到一定階段,只要不在挖掘,所有烏木將永遠沉睡在地下,成為絕品。像我有時到香港、新加坡、台灣,看不到建設,全部都已植樹種草,不再開挖地層,蒐集烏木將劃上句號。我的烏木博物館,很可能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博物館,成為解讀川西本土文化一個不可替代的標本!”

  成都烏木藝術博物館內設一個烏木文化藝術研究中心,該中心主要從事成都烏木藝術價值體系的研究。中心現有研究員三名,主要涉及方面有:一是烏木山子價值體系的研究;二是成都烏木藝術作品發展方向的研究;三是成都烏木藝術博物館發展特色旅遊,以及服務於環保文化建設的品牌的研究。四是成都烏木與天府之國自然環境關係的研究;五是成都烏木人文思想的研究。這五個方面研究的總體目標是構成成都烏木文化產業化體系的研究。烏木文化藝術研究中心為博物館長遠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為烏木文化藝術的交流提供了科學理論。

  烏木,承載了豐富的文化與藝術的觀念,更傳達著生態與環境的資訊,它是上天的信使,上古的遺民,是會唱歌的石頭,會說話的眼睛,是天地人間的溝通平臺和際會之地。因此,以木為緣,“金木水火土”已在成都匯聚,一個容納了烏木藝術、圖像藝術、造型藝術、建築藝術及環境生態藝術的巨大博物館群已經匯合,正呼之欲出。

  成都烏木藝術博物館的發展目標是:建設一座具有世界交流功能的烏木藝術博物館。依託成都烏木的特色影響喚起人們理解“環保”的自覺性,提高人們的環保素質,發展環保文化事業

  

  

  

  文/姚展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