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天府 > 古蜀傳奇

 


西陵古國:人類的東方伊甸園?

2004-07-25 15:47:31
華夏經緯網

    自從西方《聖經》問世以後,舉世聞名的“伊甸園”就成了地球人類生命與文明起源的象徵。人類無時無刻不在尋找這個美麗的真實存在。人們根據《聖經》中堛滿m創世紀》一段傳說:亞當和夏娃違反天規,被逐出伊甸園.他們來到地面,一代又一代繁衍,使人佈滿了大地,但罪惡也充斥了人間。上帝憤怒了:“我要將所造的人、獸、飛鳥和昆蟲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惟有一個叫諾亞的人,心地善良正直,特別受上帝恩寵。上帝告訴他:“我決定幫助你和你的妻子、孩子,在洪水氾濫前,你用木頭造一方舟,帶上你的家族和所有的動物,動物要分成雌雄,共7對。在船上住40個晝夜,洪水過後再回到地上”。諾亞聽了上帝的吩咐,造出了長130米、寬22米、高13米的三層 “諾亞方舟”。舟造好後,果然大雨傾盆,洪水朝天40天。他們就在船上漂泊了40個晝夜。說來也巧,據《引日約全書》堸O載,距今6000年左右在地球上真的發生過這樣類似的洪水的事。這樣一來,這個美麗的傳說故事便成了西方歷史學家、考古學家追尋的目標了。“諾亞方舟”在哪?亞當和夏娃是從伊甸園出來的,伊甸園在哪呢?

    早在17世紀荷蘭人托依斯就寫出一本《我找到諾亞方舟》的書,記敘了他在亞拉臘山上發現了方舟,並附有方舟的插畫。1800年美國人胡威和于遜,耶路撒冷代主教和當地土耳其牧人都說他們看見了“諾亞方舟”在亞拉臘山上。亞拉臘山位於土耳其東端,靠近伊朗國境的地方。後來經過探險人員多次探尋,1953年7月費爾南終於在該山頂發現了“諾亞方舟”的殘片。經碳測定方舟殘片至少有4484年的歷史,正是所傳方舟建造的年代,人們驚呆了。又有照片、又有實物,“諾亞方舟”的傳說成了真實的事實。但有人提出了質疑:即使發生特大洪水,地球的水位也不會升到5000米的高度,方舟何能在亞拉臘山巔呢?方舟的木頭經3個不同實驗室測得木頭的齡期介於1250——1700年,年代太近,因而不符合方舟所屬年代。後來又發現幾處方舟存在地,都不能讓人心服。從科學觀點上看,歷史上有人見過“諾亞方舟”的說法是無說服力的。隨著時間的流逝,方舟的傳說,作為西方家喻戶曉的故事被流傳下來。

    伊甸園在哪呢?人們更把探尋的目光與搜尋的腳步佈滿了非洲、美洲、歐洲、亞洲的高山、峽谷、平原、大海。利用現代最尖端的科技手段,考證了歷史、文物,收集了大量傳說,似乎都未能夠真正觸及到“伊甸園”的神秘蹤影。

    近些年來,學者們幾乎不約而同地把目光集中到地球東方的中國,因為中國是世界上保持了數千年文明歷史而沒有中斷的古國。中華仰韶文化遺址距今已經超過5000年,東北紅山文化遺址距今5000年以上,西北大地灣遺址距今也達7000年,浙江河姆渡文明遺址出現了距今7000年的早期海洋文明,湖南彭頭山的古文化遺址,出現距今9000年的早期農耕文明。

    按一般學者的看法,西元前4000年之前根本不可能有文明存在。文明最初發源於中東地區肥沃的新月型地帶。文明發源於西元前4000年之後,在最早的真正文明(兩河文明和埃及文明)出現時達到一個頂點,時為西元前3000年左右。

    埃及文明是怎樣發展起來的呢?

    世界考古學證據顯示:古埃及文明並不像一般人類社會那樣緩慢地、艱辛地發展演進,而是突然冒出來的。西元前3500年左右,遺留下的埃及文物顯示,當時埃及人還不懂得使用文字,而埃及的古跡上的象形文字卻出現了,而且這些象形文字已經發展得很成熟。具有複雜的句法結構和風格化、規格化,並用了“草書”。令人驚奇的是:埃及的象形文字的發展似乎沒有經過從簡單到複雜,逐步演進的階段。文字這麼複雜的文明,怎麼突然冒出來的?研究埃及文明的學者魏斯特的答案是:埃及文明不是“發展”出來的,他是從別人手中繼承來的遺產!

    已故的倫敦大學愛德華土埃及學講座教授華德.艾默瑞在生前不敢說,但在他的遺作中才將整個問題做了總結說:耶穌降生之前(大約3400年時),埃及發生了重大變化,整個國家從新石器時代的雜亂部落社會,一下子轉變為組織嚴密的王國。在這個時期的埃及存在一個昌盛輝煌的文明。這一切全部都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完成。埃及人在文字和建築的重大發展似乎沒有根源,一個簡單的解釋是,古代世界的另一個文明突然影響了他,使埃及的文化驟然提升,取得了決定性的重大進展。位於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幼發拉底河之間的蘇美爾古國,扮演了這個角色。

    這裡華德.艾默瑞教授明確地指出埃及文明來源於兩河文明。

    兩河文明在那堙H蘇美爾人是在什麼時間,從什麼地方進入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呢?

    兩河文明在亞洲西部的底格奡答e和幼發拉底河之間,是一大片被兩條河流衝擊而形成的肥沃平原。這就是被古希臘人稱為“美索不達米亞”的西亞古文明發祥地。在希臘語中,美索不達米亞的意思是“兩河之間”。蘇美爾人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這塊土地創造了人類最早的文字和最早的城市文明。通過文物考古證明:蘇美爾城市出現在西元前3020年左右,文字出現約在西元前3300年左右。大量的歷史資料表明,蘇美爾人不是這塊土地上的土族居民,他們的語言和兩河流域的其他民族語言之間沒有任何關係,既不是印歐語言,也不是塞米語言。

    那麼蘇美爾人是從何而來呢?

    《全球通史》(外國編)記載:蘇美爾人既不是印歐人,也不是塞米特人,他們的語言與漢語相似,蘇美爾人可能是蜀人!這一結論使西方史學界一派譁然,按這個結論,人類文明的源頭在巴蜀,“伊甸園”應在中國巴蜀這塊土地上某個地方。這個結論是他們決不能認可的,但埃及文明和兩河文明實際情況是引進了另一個文明呀!他們費了很多心思,也難否定這一事實。只有說這個文明不是巴蜀,已經失落了。造成了至今地球人類文明起源探索的混亂。

    隨著中華民族的崛起,大量考古文物的發掘,西方學者不得不把尋找“伊甸園”的目光集中到了地球的東方中國巴蜀這片土地上。西方的“伊甸園”意為上帝的樂園,也就是“天國”的意思,巴蜀自古被稱為“天府之國”,也就是“天國”。西方與東方兩個“天國”之間,決不只是一種巧合,很可能是人類文明的神奇聯絡。巴蜀位於“天下之中”,其地理結構和西方“伊甸園”盆地的地質相符。地理環境有山、有水、有丘陵,自然生態,屬亞熱帶氣候,四季溫差不大,特別適合各類植物和農作物生長。也與《聖經》中“伊甸園”是世界中心地位一致。

    廣漢三星堆的發掘,閬中伏羲故里的傳說,雅安碧峰峽女媧歸宿地的發現。這些古代文明歷史的沉澱,拓展了人們的思路,特別是巴蜀的交匯地帶的西陵古國——嫘祖故里的開發,使人耳目一新。西陵古國是巴蜀地域堛漱@個非同一般的王國,其疆域很大,蔡沈《書集傳》雲:“東陵巴陵也”即今岳陽。《詩》雲:“如崗如陵”,陵即大阜;東陵西之大阜為巫山、神農架、大巴山,古西陵就在上述大阜之西。《華陽國志》雲;“蜀之幫,媾姻則黃帝婚其族”,黃帝所娶嫘祖就出生在古西陵。古西陵(現嫘祖故里)存在著眾多的民間傳說和文物。天垣有五面山,當地人稱為“五帝山”,有五帝結盟“暴動”的大量傳說和地名。在嫘祖殿的原地址處發掘出了高60釐米的青銅跪俑,被四川博物館葉毓山教授鑒定為比三星堆更古遠的跪俑。嫘祖故里一個完整的上古界碑上面刻有50多行類似文字的符號,已被載入《中國文字文化大觀》一書中,漢字專家何九盈、胡雙寶、張猛認為:該界碑文字符號與西安半坡彩陶刻劃符號相似,是屬於西元前4000——5000年前的文化遺存。就時間來計算,比兩河文明、埃及文明時期的文字古遠。更比耶酥的降生、亞當、夏娃的出世時間久遠。在嫘祖故里還有倉頡在啟文山造字的傳說。1991年,美國華盛頓《國家地理》十月第180卷第4號轉載1491年哥倫布時期美國印第專號上介紹了在莫哈克河奧次頓可村易洛魁人保存的兩張彩色鹿皮畫《軒轅酋長禮天祈年圖》和《蚩尤風後歸墟扶桑值夜圖》,從而為中華人文祖先黃帝族5000——6000年前移民拓荒美洲提供了確鑿的證據。讓人吃驚的是;嫘祖故里在1992年在祖家灣古墓群中發現一墓穴內有兩幅石刻 ,拓印下來一看,其圖案是《軒轅酋長禮天祈年圖》和《蚩尤風後歸墟扶桑值夜圖》。這兩幅圖至今保存完好。可以肯定地說,巴蜀這片神秘的土地上,還存在著大量未被發掘的上古文化遺址和古文物的物證。單就現在這麼多上古先賢的遺沉的文化遺址、文物和傳說就可以推斷:伏羲與女媧、黃帝與嫘祖還早于“伊甸園”中的亞當與夏娃。可能伏羲與女媧,黃帝與嫘祖本身就是亞當、夏娃的先祖,亞當與夏娃是從古西陵國逐出來的。

    如果說伏羲與女媧是傳說中的人物,現在還需要論證。而黃帝是中華民族有史記載的先祖已成了炎黃子孫們的共識。《史記、五帝本紀》記:“黃帝居軒轅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為嫘祖。嫘祖為黃帝正妃,生二子,其後皆有天下”。嫘祖是古西陵的酋長,他首創種桑養蠶之法,抽絲編絹之術,諫諍黃帝,旨定農桑,法製衣裳,興嫁娶,尚禮儀,架宮室,奠國基,統一中原,弼政之功,歿世不忘。是以尊為先蠶。因此嫘祖理應是中華民族的人文母祖。黃帝與嫘祖是我國各族人民祖先的代表,中華民族的偉大象徵,已成了華夏兒女不爭的事實。如果不能肯定遠古巴蜀就是地球人類生命與文明的唯一起源地,至少可以肯定巴蜀是地球人類生命與文明的起源地之一。處於巴蜀交匯中心地位的上古西陵,即現在嫘祖故里至少可以肯定是人類文明起源地之一,是遠古東方乃至世界政治文化的中心,是東方的“伊甸園”。(天   山)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