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委台灣工作辦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機關黨委書記
副巡視員
  周敏謙
張  軍
趙  宇
楊希平
楊志學
專題 更多>>
·中評社四川走親
·川臺學生中醫藥文化體驗營
·第三屆四川—台灣農業合作論
·第二屆海峽兩岸文昌文化交流
·川臺學生川菜文化體驗營
產業園區 更多>>
錦繡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當前位置>>四川資訊
對荒漠化說不 四川全面打響石漠化、沙化土地治理攻堅戰
2017-06-19 09:01:45    華夏經緯網

  從馬坎山眺望攀枝花市區。

  川西幹熱河谷邊坡綠化建設成效。

  6月17日,第23個“世界防治荒漠化和乾旱日”。若爾蓋草原迎來一年中最具生機的季節。艷陽高照下,淺草碧綠。治理之後,一塊塊原本斑白的沙化地塊,重新散發生機。荒漠化,包含石漠化和沙化及土地退化,是生態頑疾,又稱“地球癌症”。在四川,因先天不足的氣候因素和後天人為影響,荒漠化的陰影並未遠離。這是一場有進無退的攻堅之戰——治理荒漠化,事關綠色家園能否永存,等不得慢不得。審視自身,稍有鬆懈,攻守之勢便可能逆轉。必須保衛草原、森林和川人的家園!這是一場夯基固本之戰——沙化土地集中區域地處高原“水塔”,涵養長江、黃河兩大母親河的水源。放眼全國生態安全,一旦地表植被不存,東流的母親河,將面臨補給缺失的威脅。

  帶著沉甸甸的責任和使命,四川堅定作答:全面打響防沙治沙攻堅戰。以滴水穿石的執著,立志建設美麗家園。

  1

  治理增綠色:

  啟動21縣沙化治理,123萬畝石漠化土地重新染綠

  四川荒漠化面積不算小。2015年,全省沙化土地分佈于18個市州85個縣(市、區),總面積86.3萬公頃;據2012年完成的第二次石漠化監測,全省石漠化涉及10個市(州)45個縣(市、區),石漠化面積7319.3平方公里。兩者相加,總面積超過兩個攀枝花市。

  四川荒漠化土地,可防也可治。監測顯示,全省沙化土地以輕度沙化為主,總體處於發展初、中級階段,為防治最佳時機。在石漠化程度上,近八成為重度以下。

  若爾蓋縣轄曼鄉,川西北高原中一個不起眼的鄉鎮。這裡,卻見證了四川向沙化土地要綠色的首場戰役。

  1993年,若爾蓋縣納入全國治沙工程試驗示範點,治理的起點從這裡開始。

  也是這一年,若爾蓋縣和石渠縣,被確定為全國防沙治沙綜合示範點縣。迄今,當地先後投入資金近1200萬元,讓7.8萬畝沙化土地重新穿上綠衣。

  治理的步伐越來越快,治理的力度越來越強。

  2007年,由省財政廳和省林業廳牽頭,啟動省級防沙治沙試點工程。工程先期在若爾蓋、紅原、理塘、石渠4縣展開,2010年後陸續增加阿壩、色達等縣。2013-2015年,省級財政安排專項資金,通過圍欄及沙障修復、有機肥補施、灌草補植補播、延長封禁管護期限等措施,對治沙成果進行全面鞏固。今年,治理範圍已擴大至川西北高原21個縣。

  石漠化治理,同樣緊鑼密鼓。2008年,四川全面啟動17個石漠化嚴重的縣(市、區)岩溶地區石漠化綜合治理一期工程,治理區面積達18163.9平方公里。至今,17個縣已累計完成封山育林38904.32公頃、人工造林22195.58公頃;人工種草4204.3公頃,改良草地2419.88公頃。

  2013年3月,國家發改委批復實施《川西藏區生態保護與建設規劃(2013∼2020年)》,明確在2020年前投入資金32.22億元,治理沙化土地28.85萬公頃。目前,已完成治沙面積53.4萬畝。

  項目一個接著一個,工程一處連著一處。在四川,治理荒漠化土地已被列為生態建設及大規模國土綠化的重點之一。

  措施得力,成果喜人。截至目前,四川先後在8個市州啟動岩溶地區石漠化綜合治理重點工程。至2015年底,全省已累計治理岩溶土地439.95萬畝、石漠化土地約123萬畝,全省土地荒漠化加劇的趨勢得到遏制。

  2

  實踐變思路:

  農戶增票子、法治明界限、規劃引方向,跳出“治理-破壞”迴圈怪圈

  在與荒漠化打交道的過程中,四川不斷總結提升“戰鬥經驗”,改良“戰術”。

  必須學會打“組合拳”!這樣的認知,正是源於一次次與“地球癌症”較量後的心聲。

  實踐表明:唯有提升治理措施的科學性和技術性,明確治理成果管護界限,工程才能做到效果好、管得好。唯有轉變生產方式,讓石漠化地區在治理中尋找致富路,徹底摒棄傳統的耕作模式和發展方式而走上迴圈可持續發展之路,才能實現管長遠。

  有著敢為天下先精神的四川人,在石漠化治理中同樣不甘人後。

  打好“組合拳”,關鍵在於抓住富農這個“牛鼻子”。石漠化綜合治理一期工程的17個縣中,有12個少數民族縣,包含4個國家級貧困縣、4個省級貧困縣。如欲破解“邊治理、邊破壞 ”,必須富農。

  自2008年以來,四川省在17個項目縣整合中央涉農資金79.1億元。在治理同時,以產業結構調整為切入點發展特色農牧林產業、鄉村旅遊業。數據顯示,僅在工程治理中,項目區就新增就業崗位7.5萬人次。而項目區過去9年的增收速度,全部快於同期全省平均值。

  打好“組合拳”,必須從法治著手,明確治理和保護邊界。2009年,四川省制定《四川省〈中華人民共和國防沙治沙法〉實施辦法》。自此,四川省沙區植被保護、防沙治沙推進有法可依。

  2014年,四川省再次出招,將沙區植被劃入四條生態紅線。明確“紅線即高壓線”,任何組織、單位和個人,不得隨意破壞。

  打好“組合拳”,必須從實際出發,明確治理方向和路徑。2007年及2010年,省林業廳兩次組織國家、省有關專家和省級有關部門開展大規模科學考察,邀請包括6名“兩院”院士在內的40多位專家學者在成都和北京科學論證,掌握了沙化現狀,分析了沙化成因,提出了綜合治理對策措施。如今,四川每五年進行一次沙化監測,掌握沙化現狀和變化情況,提供科學決策依據。

  摸清家底後,《四川省川西北防沙治沙工程規劃》《川西藏區生態保護與建設規劃》《四川省防沙治沙規劃》等多項規劃出爐。

  而在治理過程中,針對各地荒漠化成因不同、氣候差異大的現實,每一個項目啟動前,農業、林業、水利、國土、環保、畜牧等部門和有關專家、技術人員都會被請到決策層和項目現場。

  在此基礎上,四川的荒漠化治理,更有章法、更有技術性和針對性。

  3

  改革釋活力:

  抓住考核“指揮棒”和產權核心,政府市場齊上陣

  實踐證明:治沙和賺錢可以兩不誤。

  今年初,示範基地內1005畝沙化土地植被覆蓋率突破80%,沙化土地畝產值突破1500元,是當地同類土地的15倍。堅持4年,阿壩州紅原瓦切鎮4年市場化治沙之路,終嘗甜頭。

  市場化治沙,只是四川在荒漠化治理中不斷改革和探索嘗試的一個縮影。

  荒漠化治理,是增加生態供給的有效途徑。而生態產品,又是最基本的公共產品。因此,治理荒漠化,既要傳導政府壓力,又要不斷激發市場活力。改革,也成為四川近年來治理荒漠化的關鍵詞之一。

  政府壓力,來自於明確分工。自2008年岩溶地區石漠化綜合治理工程開展以來,項目區各縣均成立了以政府主要負責人為第一責任人,財政、林業、農業、畜牧、水利、審計等部門負責人為成員的石漠化綜合治理工程領導小組。小組內部,分工明確,各領域單項工程如何落實具體、到位,一目了然。

  政府壓力,來自於考核“指揮棒”。幾乎與治理啟動同步,四川省制定《四川省岩溶地區石漠化綜合治理試點工程項目管理實施細則》,指導、規範各縣綜合治理工作的開展和實施。在執行中,各項目縣政府與實施鄉鎮和相關部門負責人簽訂目標責任書,出臺考核辦法,將項目參與人員的工作納入考核範疇。

  政府壓力,更來自於監督加碼。在石漠化治理過程中,主管部門、審計部門、紀監部門、村民代表參與工程品質的監管、核查和驗收,確保工程品質。

  市場的活力,源於改革激蕩。同樣是石漠化治理,在工程驗收後,政府業務主管部門會立即與鄉鎮、村、組辦理移交手續。將產權明確到村組及具體農戶頭上,同時確定其對應的管護責任。

  “產權證破解了很多管護難題!”在省林業廳主要領導看來,抓住產權這個核心命題,是四川省在實踐中為避免生態建設成果陷入“公地悲劇”的關鍵一躍。

  市場活力,源於改革釋放的紅利。在川西北防沙治沙中,針對防沙治沙工程外地中標隊伍不適應高原營造林工程技術要求這一“難題”,四川省明確提出,相關工程中的營造林項目可以不通過招投標程式,採取村民自建方式進行。在若爾蓋縣,當地投資1000萬元以下的防沙治沙工程項目可由綜合林場或村民等自建,民間資本和市場力量的活力,就此被激發。

  4

  未來有信心:

  年內啟動42個省屬石漠化重點縣綜合治理,消除乾旱河谷生態盲區

  一套套“組合拳”打出,四川收穫的是一片片綠水青山。

  連續9年,宜賓市筠連縣騰達鎮春風村舉行李花節。石漠化治理10餘年來,當地把2000多畝石頭山變成李子林。石漠化地塊消失之後,村堛滬P富路走上快車道。

  如今,全村李子年產值200萬元以上,通過鄉村旅遊,全村年接待遊客10萬餘人次,實現旅遊收入500余萬元。全村人均純收入由2004年的不足1800元提高至去年底的20000元以上。春風村也先後獲得“全國文明村”“全國生態文化村”“省級鄉村旅遊示範村”等榮譽稱號。

  成績亮眼的,不只是春風村,截至去年,全省17個石漠化治理項目縣森林覆蓋率提高1.4個百分點,林草植被綜合覆蓋度增加1.7個百分點,每年減少土壤侵蝕量49.2萬噸,每年新增土壤蓄水能力79.2萬立方米。而在21個治沙項目縣,草場產出和草場植被覆蓋度明顯提升。

  放眼全省層面,近十年,四川省累計鞏固治理沙化土地134萬畝,治理岩溶土地3622.5平方公里、水土流失1.4萬平方公里、乾旱地區4萬餘畝,修復退化濕地15萬畝,局部生態退化得到遏制。

  而至於今後,四川的打算是,堅決與荒漠化持續開戰。省林業廳相關負責人說,這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持久戰。

  治沙領域,今年,四川省緊緊圍繞大規模綠化全川核心任務,按照科學防治、綜合防治、依法防治的方針,繼續實施好川西藏區生態保護與建設工程沙化治理、省級財政林業防沙治沙和成果鞏固等工程項目建設,有效遏制沙化土地蔓延,使四川重點沙區得到有效治理。

  治理目標,鎖定在全年完成治沙和成果鞏固10萬畝 ,實現中重度沙化土地治理率達到20%。

  在投入機制上,建立多層次、多渠道、多形式的專項資金,確保治理投入常態化。屆時,將會有更多的社會資本和市場力量參與其中。尤其是對川西北沙區這一高寒生態脆弱區、生態重點地區、少數民族地區,建議在立項審批、工程招標等環節明確特殊政策支援。

  補償機制上,對因沙化治理等生態建設造成當地農牧民損失,將建立補償機制,提高其生態建設的積極性。

  在石漠化治理上,目標鎖定在石漠化綜合治理率達20%,實施石漠化綜合治理工程。

  同時,借助長江上游乾旱河谷生態治理產業脫貧工程的啟動實施,對42個省屬石漠化重點縣進行綜合治理,以消除全省生態盲區。確保到2020年,項目區生態環境進一步改善,項目區與全省同步實現全面小康。(川林宣 暮冬 圖片由省林業廳提供)

來源: 四川日報  轉自:新華網

  相關文章
·國社@四川|四川推進脆弱地區生態治理 築牢長江上游生態屏障
·週末休2.5天假?成都正評估研究相關事項
·西成客專全線有望國慶開通 成都到西安3小時內抵達
·因成都火車北站改造 部分成灌線車次7月1日起從安靖始發
·四川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范波深度解讀“三大發展戰略”
·四川軍民融合線上平臺正式上線 為企業提供一站式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