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委台灣工作辦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機關黨委書記
副巡視員
  羅治平
張  軍
趙  宇
楊希平
楊志學 白剛
專題 更多>>
·第九屆台灣學生天府夏令營
·蜀意我創 川臺學生文化創意
·中評社四川走親
·川臺學生中醫藥文化體驗營
·第三屆四川—台灣農業合作論
產業園區 更多>>
錦繡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當前位置>>四川資訊
寶墩文化燭見古蜀文明
2019-02-11 14:29:54    華夏經緯網

  《瞭望》新聞週刊記者:惠小勇 童芳

  ◇從寶墩文化開始,長江上游文明開始進入種植水稻並以水稻為主食的歷史階段,這代表著長江上游文明生產力的一次大發展

  ◇寶墩文化出現了川西北史前文化中沒有的築城技術,這說明彼時文明曙光已開始閃現

  “如果沒有寶墩文化,以成都平原為代表的長江上游文明將是空白。”在第二屆中國考古學大會上,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表示,“在中華文明起源的探索中,成都平原的寶墩文化具有關鍵作用。”

  “寶墩文化”是考古學者對成都平原一系列史前城址群的命名。其年代距今約為4500年至3700年。其中,尤以寶墩古城面積最大,文化內涵最豐富,遂取其義,代表這片史前城址群。

  寶墩古城螞蟥墩土路、水溝遺跡發掘後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寶墩文化的發端

  探尋寶墩文化的源頭,要往成都平原西北方向的龍門山脈去找。

  日前,記者來到龍門山脈西側的一處重要遺址——茂縣營盤山遺址。約15萬平方米的遺址上,被發掘的地方只有2000余平方米,卻發現了新石器時代各型房屋基址20座、灰坑120余個、窯址3座及灶坑12座,還發現一處類似于廣場的遺跡,其下清理出人祭坑9座。根據碳14年代測試,營盤山遺址年代約為距今5300∼4600年。

  營盤山考古現場負責人、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陳劍告訴記者,遺址已出土陶器、玉器、石器、細石器、骨器、蚌器等類遺物總數近萬件。其中,最屬彩陶精美,一部分彩陶的化學成分更接近黃土高原仰韶文化及馬家窯文化腹地出土的彩陶器物,其器型和紋飾風格,也有明顯的甘青仰韶晚期文化和馬家窯文化特徵。

  堪為佐證的是,考古學者對人祭坑中部分人骨進行體質人類學分析鑒定發現,營盤山的一些人類頭顱,具有典型的古代西北人群特徵,與四川本土先民有明顯區別。

  這一分析證實,大約在5000年前,新石器時代晚期的一部分先民,從黃河上游的甘青地區一路南下,帶上自己必需的生活用具,特別是有高度文化認同的彩陶,順著崇山峻嶺間的岷江河谷向西南遷徙。

  他們來到成都平原西北部的臺地上,和當地的土著居民融合,成了長江上游最早的先民,分佈在營盤山、姜維城、桂圓橋等不同地方的部落。

  考古學家調查發現,此時的臺地上很難找到面積寬闊的平壩,既不利於築城,也不適合發展稻作農業。大約經過了幾百年,曾經還是汪洋的成都平原逐漸退去洪水,形成一個個寬闊的平壩,為孕育寶墩文化提供了一次絕佳的自然條件。先民們逐漸從高山遷徙至成都平原,寶墩文化由此發端。

  閃現古蜀文明之光

  寶墩文化大規模史前城址群的發現,讓考古學家深信,彼時古蜀文明的曙光已開始閃現。

  直至今天,寶墩古城仍是長江流域規模第二大的史前城址,僅次於長江下游的良渚古城遺址。它長近2000米,寬近1500米,城周近6.2公里,面積276萬平方米。南、東、西三個方向都有內外兩道城棸@衛,北面因外有河流而內外城棜咻X。目前殘存的梯形城朁頃e30余米,頂寬20余米,相當於今天雙向四車道的公路。

  “可見當時已經有統一指揮的社會組織結構,社會分工、階級分化初現端倪,否則不可能調配人力物力修築如此巨大的城晼C”寶墩遺址發掘現場負責人唐淼告訴本刊記者。

  考古人員還發現,寶墩古城晱~側有寬約10∼15米的壕溝,椈蚺禲A壕泄水,這樣的體系不僅能防禦外敵、阻擋洪水,在一些重大災害發生時還能為人提供臨時避難場所。

  對寶墩古城呈拱衛之勢的其他8座古城也使用隨地勢、跟河流的方法來修築城晼A規劃城市,巧妙避開洪水,為城池創設了相對安全的地勢。

  “寶墩文化不僅出現了川西北史前文化中沒有的築城技術,而且有了初步的城市規劃。”唐淼說,“這表明寶墩的文明曙光開始閃現。”

  奠定天府之國的農耕基礎

  寶墩文化還發現了稻-粟混作農業體系和家畜飼養體系,這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天府之國農耕文明的基礎。

  考古學家發現,寶墩文化前,先民只種植粟和黍這些旱地作物。這在營盤山遺址已經得到驗證,在桂圓橋遺址稍晚的地層中發現少量的水稻種子,不過黍的數量佔據絕對優勢。然而,這一優勢在寶墩古城被稻穀替代。

  據考古學家介紹,寶墩古城浮選的炭化植物種子中,有稻穀、粟和黍,其中稻穀數量佔絕對優勢,為643粒,佔所有種子的45%,並分佈于幾乎所有時期的地層和遺跡單位。

  “稻穀需要大量灌溉,須有相應的灌溉體系支援。”寶墩古城考古發掘工作站站長何錕宇向《瞭望》新聞週刊記者介紹,“寶墩外城大埂子段的壕溝直接與古河道相通,是灌溉水稻的重要設施,有效支撐了寶墩古城以稻作為主的農業體系。”

  有稻穀作為主食,還需要肉類和蔬菜。動物考古材料表明,寶墩先民的飼養技術已經逐漸成熟,不僅飼養家豬,還輔以狗、鹿、魚、鳥等。而寶墩文化聚落周圍茂密的史前森林則提供了蔬菜、果實、調味品,乃至薪柴和建築材料。

  “稻-粟混作農業體系和家畜飼養體系奠定了天府之國的農耕文明基礎。”四川省文化和旅遊廳副廳長、省文物局局長王毅認為,較之川西北高原的史前文化,寶墩文化出現大量新的文化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生產方式的轉變。“從寶墩文化開始,長江上游文明開始進入種植水稻並以水稻為主食的歷史階段,這代表著長江上游文明生產力的一次大發展。”

  孕育三星堆文明

  寶墩遺址的出現,還將成都的歷史帶到遙遠的新石器時代,為三星堆文化找到了源頭。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長江章華告訴本刊記者,寶墩文化上限可早到距今4500年,相當於中原龍山文化時期,是成都平原目前能追溯的最早的古文化。根據寶墩遺址和三星堆遺址的碳標本測定結果,寶墩文化的年代下限正好與三星堆文化的年代上限銜接(距今3700年)。

  貫穿寶墩文化始終的代表性器物群:繩紋花邊罐、敞口圈足尊等,在三星堆遺址的最下層文化,即三星堆文化一期中同樣被大量發現。

  寶墩文化與三星堆文化的關係顯而易見。可惜在距今4000年前後,寶墩古城與大邑高山、鹽店,崇州紫竹、雙河,都江堰芒城5座古城因洪水逐漸衰落,成都平原文明重心開始向以廣漢三星堆、溫江魚鳧、郫縣古城為代表的城和聚落轉移,輝煌燦爛的三星堆文明逐漸興起。

  寶墩文化時期創造的文明,也隨著人口的遷徙沿用到三星堆、金沙。寶墩文化作為古蜀蠶叢一代的文明標誌隱入文明的長河。

來源:《瞭望》新聞週刊   轉自:新華網

  相關文章
·四川應急管理廳出臺新規 20項措施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
·一場漂亮的翻身仗!四川2018年污染防治“三大戰役”戰報喜人
·四川去年建成92個省級安全社區 圓滿完成既定目標任務
·四川首次劃定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
·春運期間 成都機場預計330萬人次出港
·2019年度人才資本趨勢報告發佈 成都人才吸引力領跑新一線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