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鷹臺新聞 | 龍虎山風光 | 工業園區 | 美食小吃 | 旅遊觀光 | 招商活動 | 臺胞指南 | 投資指南 繁體 簡體
·貴溪市介紹
·余江縣介紹
·月湖區介紹
 
更多>>>
·中國國際投資貿易洽談會
·中部博覽會
·年度重點招商活動
·海峽兩岸經貿交易會
·泛珠三角區域合作
更多>>>
·台灣居民申請來大陸定居的
·台灣居民來大陸定居的申請
·台灣居民申請居留簽注的條
·台灣居民來大陸證件簽注申
·台灣居民申請居留簽注需提
·台灣居民申請來往大陸簽注
  當前位置:首頁>>>鷹潭市情

歷史名人

2012-04-17 15:27:43     華夏經緯網

  陸九淵

  (1139-1193字子靜,號存齋,人稱象山先生。金溪縣青田人,南宋著名的哲學家、教育家。

  陸九淵于宋乾道八年(1172)登進士,曾任隆興府(今南昌)靖安縣主簿和建寧府崇安縣(今屬福建)主簿。淳熙九年(1182)任國子正改刪定官,修訂奏章律令。淳熙十四年至紹熙元年(1182一1190)主管台州崇道觀,以祠祿官閒居。

  陸九淵的教學思想自成體系,提倡"心說",以"明理、志道、做人"為辦學宗旨,認為"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與朱熹的"理學"思想展開了長期的辯論。陸九淵辦學有兩個最突出的特點,一是不用學規,提倡言傳身教。二是不建學生居室。由於陸九淵學識淵博,獨闢蹊徑,"郡縣禮樂之士時相謁訪,喜聞其化,故四方學徒大集"。他在應天山講學五年,先後求見問學者"逾數千人"朱熹說:"今浙東學子多為子靜門人,"時有"非從學象山不得為邑寓賢"之說延至宋紹定四年(1231),陸九淵的再傳弟子江東提刑袁甫遷象山書院于貴溪之南三峰山下,紹定五年得詔賜"象山書院"匾額與岳麓、白鹿、麗澤書院齊名,稱"南宋四大書院"陸氏心學經明代王陽明繼承發展,獨成一派,世稱"陸王學派"。

  象山書院遺址仍在貴溪市南三峰山下之徐岩,今已辟為貴溪市第一中學,校園內塑有陸象山先生遺像,三峰山石壁上遺有明武宗詔賜鐫刻的"象山書院"四個大字亭旁立有一碑,記袁甫遷學院之事。

  彭程萬

  (1880一1978)字淩霄,號克亮,貴溪縣金沙鄉流嶺村人。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考取秀才,二十九年進江西武備學校,學習步炮兵科。次年東渡日本,入振武學校,後改人日本陸地測量部修技所。留日期間追隨孫中山先生加人同盟會,從此投身民主革命。

  清宣統三年(1911)10月10日,孫中山領導的武昌起義成功,九江新軍于10月23日響應起義並宣佈獨立。清廷江西巡撫馮汝駿等妄圖負隅頑抗,彭程萬會同同盟會員俞應麓等人策劃測繪學堂和陸軍小學學生以及駐南昌的新軍起義。接著,彭又策反奉命趕來鎮壓的上饒巡防營劉魁政部起義獲得成功。南昌光復後,彭程萬和新軍各部官長通電省內外報告光復情況,部署省會治安工作,並推舉新軍第二十七混成協協統吳介璋任江西省軍政府都督。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彭程萬一度病困上海李烈鈞家中。董必武、林伯渠獲悉後,親自致函江西省黨政領導人邵式平和陳正人,要他們給予生活上的照顧。後彭程萬應邀回江西,先後任省人大特邀代表、省政協委員、省參事室參事等職,直到1978年11月1日病逝,享年98歲。

  吳邁

  (1885一1936)字良翰,余江縣平定鄉石背吳村人,16歲中秀才。目睹國難日重,決心退出考場,閉門自修新學,潛心研究各國律法。18歲時,其父病逝,吳邁不循禮教,戴孝而不守制。其出行不走方步、交談只說方言。事聞于學政訓導,革除了他的功名,從此不得再進孔廟,他一笑置之。吳邁平生仰慕文天祥(號文山),謝疊山、陸象山、私淑"三山一澤是我師",特治印一方.鐫刻七字以自勉。

  吳邁生性耿直,嫉惡如仇,群而不黨,一心為國。雖遭幾次人獄和數度被通緝的迫害,但鬥志尤堅,曾被中外報紙稱為"火鏢律師"和"吳大炮"。生前曾在桂林、陽朔、泰山、廬山、鎮江、廈門、杭州等地留下書法遒勁的愛國詩句石刻,長伴祖國壯麗河山,供海內外人士憑吊,遺著有《吳邁環遊世界記》、《吳邁文集》等。

  夏潤珍

  (1909一1955)貴溪縣文坊鄉嶺西村人。民國21年(1932)擔任嶺西村蘇維埃主席,同年6月加人中國共產黨,9月在閩北紅軍五十八團、閩北獨立師任事務長和黨支部書記。24年至27年,任建、松、政(建陽、松溪、政和)特委供給部長兼第三縱隊總支書記。29年3月至31年,在中共福建省委任管理科長、省委總務隊政委兼機關總支書記。32~34年,任中共閩北特委委員兼管軍事經濟工作。35~37年7月,任中共閩西北地委委員兼民運工作。37年7月任中共南古甌(南平、古田、建販)中心縣委書記。8年4月任中共貴溪地委委員兼民運部長。38年7月-1953年3月,任中共上饒地委委員兼中共貴溪縣委書記。1953- 1955年3月任上饒地委城工部長。1955年3月27日因病去世。江西省人民政府于1962年追認夏潤珍為革命烈士。

  在艱苦的戰爭年代,不少同志英勇地犧牲了,也有的經受不住考驗開了小差。為了穩定部隊,夏潤珍對幹部、戰士說:"我們是工農子弟,我們大家都是自願來的,就應該革命到底。為了勞苦大眾的解放,創造一個沒有人剝削人的新社會,我們寧願犧牲自己的一切。"

  他以身作則,身體力行,每當戰鬥的緊急關頭,總是突圍在前,掩護在後,得到幹部、戰士的愛戴和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夏潤珍在貴溪任縣委書記。他仍保持戰爭年代的艱苦作風,經常深入基層,密切聯繫群眾,嚴於律已,廉潔奉公。

  長期的遊擊戰爭和艱苦生活,嚴重損害了夏潤珍的身體,可他仍帶病堅持工作,和同志們一道剿匪反霸,一道搞生產建設。在貴溪西溪壩的水利建設中,他日夜操勞,一次竟昏倒在工地上。1955年3月27日,終因積勞成疾,身患肝硬化,在上海華東醫院病逝。

  夏潤珍烈士墓碑立在貴溪縣民政局後面的山坡上。

  夏言

  (1482- 1548)字公謹,號桂洲,上清桂洲村人。明武宗正德十二年(1517)中進士,授行人,摧兵科給事中,機敏善論,廷辯剛直。

  嘉靖七年,夏言調吏部,當時世宗正著意于向神佛或祖先進行祭祀的典章,認為"天地合祀禮,欲分建二郊,並日、月而四。"大學士張孚敬不敢決。夏言卻上疏請皇帝"親耕南郊,後親蠶北郊,為天下倡"。自此,夏言深得世宗皇帝的賞識。

  繼夏言出任禮部尚書的嚴嵩(江西分宜人),原和夏言以同鄉稱,對夏言甚恭謹,遂提拔他以自代。嚴嵩內心卻十分妒恨夏言,他看出夏言和嘉靖及武定侯郭勳等人的矛盾,便不斷進讒言陷害夏言。每次太監到夏言家時,夏言都氣勢岸然,以"內豎"待之。而太監到嚴嵩那堮氶A嚴嵩卻親自讓坐,"禮極恭",而且送錢給太監。故太監們按嚴嵩之意,在嘉靖面前總說夏言的壞話。夏言漸漸失去了世宗的寵信,接二連三地遭受斥責,如"稽緩敕之潔,不遵用印記之,人閣晏晚以及禁內扛輿(坐轎子)之潔。"小有過失即蒙申斥。

  嘉靖二十一年,因"昭聖太后崩,詔問太子服制言報疏有偽字",夏言被嚴嵩排擠去官,回江西,並在家鄉貴溪象山書院建"象麓草堂"以自適。

  待嘉靖之子穆宗繼位,柄政禍國二十餘年的嚴氏父子終於敗死。夏言家人上書伸冤,穆宗予以昭雪。下詔復其官爵,重祭安葬並追溢"文憋"。夏言有《桂洲集》十八卷及《南宮奏稿》傳世。他的部分創作能揭露社會矛盾,一些寫景抒情之作技巧也比較純熟。《安鄉道中觀婦人插田》中寫道:"南村北村競栽禾,新婦小姑兼阿婆,青裙束腰白裹首,手擲新秧如擲梭;打鼓不停歌不息,似比男兒更普力。自古男耕和女織,憐爾一身勤兩役。吁嗟乎!長安多少閨中人,十指不動金滿身。"夏言墓葬于上饒市郊。

  熊夢帷

  (?一1932)又名道周,字尚德,號義堂,余江縣中童鄉老屋熊村人,學生出身,民國16年(1927)初人黨,是余江縣最早發展的共產黨員之一。同年1月與李馥、余益等籌建余江縣農民協會,任常委。余江黨支部被破壞後,乃潛返家鄉從事農民運動,秘密發展黨員。民國17年上半年和董會先等共產黨員組建了中共余江區委員會。19年8月,紅軍攻克余江縣城錦江鎮,身份暴露,遂調紅十軍工作。21年,贛東北開展內部肅反運動,在葛源被錯殺。

  趙梓明

  (1897-1935)原名趙水生,貴溪白田鄉人他讀私塾四年後,便幫其父趙福太維持生計民國18年(1929)4月加人中國共產黨,任支部書記在黃道的直接領導下,組織赤衛隊、兒童團、少先隊,打土豪、分田地二19年9月當選為貴溪縣蘇維埃政府主席他領導蘇區人民在艱苦的歲月媯o展生產,配合粉碎國民黨的三次圍剿22年1月紅!軍與中央紅軍在上清會師,國民黨認為贛東北蘇區紅軍主力已調走,便開始了對蘇區的第四次圍剿趙梓明遵照閩浙省委指示,鞏固發展蘇區,打一大紅軍隊伍,動員貴溪蘇區的人民投人"擴紅"運動,在短暫的兩三個月堙A貴溪蘇區先後有569人參加新組建的紅十軍,得到了方志敏的表揚。23年10月,新十軍編為抗日先遣隊北上,上級決定趙梓明留守蘇區同年11月任貴、余、萬中心縣委書記兼中心縣蘇維埃主席他把遊擊隊改編成精干連,在崇山峻嶺中機動靈活地向國民黨開展武裝鬥爭,粉碎了敵人炮臺40余個。

  趙梓明棲牲時,年僅38歲。

  鄒韜奮

  (1895一1944)原名恩潤,余江縣潢溪鄉渡口村委會沙塘村人。他5歲啟蒙讀古典經籍.18歲肄業于上海南洋公學,民國10年(1921)畢業于上海聖約翰大學。民國11年,由黃炎培介紹,出任中華職業教育社編輯股主任,負責主編《教育與職業》月刊及《職業教育叢書》,先後有《民主主義與教育》、《職業心理學》等多種著作問世。15年10月,接任《生活週刊》主編,由於編輯方針正確,深受讀者歡迎,發行額自8萬份驟增至12萬份。

  鄒韜奮遺著主要有《萍蹤寄語》、《萍蹤憶語》、《經歷》、《韜奮文集))1-3卷等

  余江縣人民懷著崇敬的心情,為紀念這位傑出的新聞記者、政治家、出版家、偉大的民主主義者、愛國主義者和共產主義戰十,于1985年11月在縣城中心建立他的全身塑像,表達家鄉人民對他的永久懷念。

  相關報道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