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當前位置:首頁 >>經貿合作>>兩岸情深
   
在台灣看“勒色”
2017-03-14 11:02:25 華夏經緯網
  “勒色”是台灣人對垃圾的叫法,這讓我想起內地常見的口語“拉沙”,就是骯髒、不衛生的意思。
  夜宿日月潭邊的小鎮水社村,大清早起來,端著相機去拍攝日月潭的神秘晨霧和湖光山色。山水畫廊的日月潭是台灣人的精神家園,青山環繞,碧波盪漾,幽靜閒適,溫情浪漫。
  返回酒店時,忽然聽到一陣輕快的電子琴音樂,是名曲《少女的祈禱》,循聲望去,一輛黃色車徐徐駛來,停在街道上,車身上標注著“南投縣魚池鄉鄉公所環衛車”。馬上就有居民打開家門,紛紛提著大包小包的垃圾袋,往車尾的一格格垃圾桶扔去。《少女的祈禱》持續響起,環衛車轉過另一條街道,接納一戶戶居民的垃圾袋。馬路上,商戶邊,看不到一個垃圾桶,然而處處一塵不染。
  台灣市民平日衣著隨意,吃飯也不講究,大都選擇吃快餐,中午很少有人在家做飯,體現出台灣人簡樸的生活觀。台灣的夜市很火爆,卻不見滿地狼藉。清晨路過日月潭附近的街頭,一家尚未開門的小店舖門口,挂有一個用包裝黃紙板寫的告示:“人客啊,請發揮功德,垃圾請帶走。”在這樣的忠告與勸說下,你手頭的垃圾還會隨處亂扔嗎?
  行走在台灣的城市和鄉村,衛生保潔令人讚嘆。馬路上、餐館堙B民居前,很少看到垃圾桶,河流更不見白色垃圾物和雜生水草。 “垃圾不落地”,在台灣實行于上世紀八十年代。接待我們的台北市工業會秘書長賴森豐先生,曾經是國民黨黨部的一名幹部,他說,台灣城鄉對“垃圾分類”教化宣傳抓得早,主要學的是日本的垃圾分類法,日本的垃圾分類及其細緻,而且從小開始宣傳教育。賴森豐先生說,對垃圾進行分類回收的最終目的,除了環保,更為重要的是使垃圾重新變成工業原材料,這是支撐垃圾回收的根本。為了應對“垃圾圍城”,台灣最初實行“一縣市一焚化爐”政策,垃圾處理經過了填埋、焚燒、回收等階段,現在推行垃圾“零廢棄”,目前台灣城鄉的環衛費徵收,含在水費徵收和垃圾袋銷售中,政府正在盡最大努力開展垃圾減量和資源化。
  賴森豐先生說,大陸的垃圾分類其實還沒有嚴格的界定,起碼還沒有法定標準或者規範出來,台灣的垃圾分類水準比大陸超前不止10年,分類很細緻,不論是在生活區還是在實驗室。比如對飲品的處理,台灣人最熱衷於喝飲品,這或許與熱帶氣候有關,滿街的飲品店密密麻麻。台灣人是如何丟棄喝完的奶茶的呢?首先,將封杯塑膠膜撕下來,然後用水清洗杯子堛煽搷E奶茶,將吸管和塑膠膜丟入一般垃圾桶,紙杯或易拉罐丟入可回收垃圾桶。在台灣的學校飯堂堙A都有4個分類垃圾桶,並非大陸簡單的分為“可回收”“不可回收”兩類。
  究竟哪些垃圾是“可回收”“不可回收”的?我問讀小學三年級的兒子多多,他茫然搖頭。其實就連我這個大學本科學歷的政府公務員,也不一定分得清說得透,只能憑藉日常生活經驗。可兒子反過來問我:經過分類了的垃圾,怎麼環衛工人還是一股腦筐進了大垃圾車堙H這個問題我也無法回答上來,事實的確如此。其實,在我所生活的縣城,能把垃圾丟進垃圾桶,相對而言已經是高素質市民了。
  垃圾回收後的無害化處理,屬於終端技術課題和頂層設計話題,姑且不談。市民的日常垃圾分類習慣養成,光靠路邊分類的垃圾桶,是解決不了問題的。眼下關鍵的問題在於,我們還沒有設計出比較科學的垃圾分類法則,也就無法實施高強度、高頻率的國民教化。現行的小學教材堙A就找不到系統規範的垃圾分類教材內容,這是我們基礎教育的缺失。
  要養成垃圾分類的好習慣,不是一蹴而就的,可能需要一代人、兩代人甚至更長時間才能完成。而真正的希望,是從兒童教育開始。
  這一課,該補補了。(監利縣新聞中心主任  王毅)
   
聯繫地址:湖北省荊州市荊州區荊東路54號
聯繫電話:0716-8443749 8444922 郵箱地址:jztwswb2007@163.com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