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當前位置:首頁 >>荊州史話>>三國看荊州>>三國文化論壇
   
歷史上真實孫權之妹嫁給劉備之後的淒涼遭遇
2009-11-20 15:25:43 華夏經緯網
核心提示:她在那個叫做荊州的地方待了3年,她幸福嗎?許多年以後,蜀中重臣諸葛亮給她這麼定位:“主公在公安也(西元209年),北畏曹公之強,東憚孫權之逼,近則懼孫夫人生變于肘腋之下……”(《資治通鑒•卷六十七》)“近懼孫夫人生變”,她以為自己是追求愛情挽救夫君的勇者,其實在別人眼堙A不過是安插在主公身邊的定時炸彈。 

〔人物小傳〕:孫夫人,三國諸侯孫權之妹,名字未載。劉備定荊州時,孫權對其十分畏憚,於是進妹予劉備為夫人。

〔君子心語〕:孫夫人的悲劇,是小女兒情結挂上政治的色彩,所以看似強悍的她,成為了政治的犧牲品。

看不穿

本來不想寫孫夫人,因為三國的故事家喻戶曉,反而不好找突破口。只是一時心動,開始翻她的資料,突然一聲長嘆。

孫夫人穿梭在那個權謀交錯的時代,週轉于野心與利益之間,被利用、被謀奪、被防備、被設計,直至投水殉情而亡。而所謂女中豪傑如她,其實不過是個單純想愛的女人。政治,讓女人走開。

故事從什麼開始呢?有些東西本來跟她不相干,作為江東郡主,大哥孫策是名動一時的英雄豪傑,二哥孫權是一代霸主,天之嬌女,自幼尚武,無憂無慮。孫夫人本來是應該快活的,但是因為一個地方,命運轉軸開始發生改變。

西元208年,“夏,六月,罷三公官,復置丞相、御史大夫。癸巳,以曹操為丞相”(《資治通鑒•卷六十五》)。同年七月,曹操南擊劉表。適劉表病亡,表兩子琮、琦為爭奪嗣位而翻臉,劉琮率眾降操,使操唾手而得荊州。

劉琮降操後,寄住劉表籬下的劉備乘機收表部卒,“琮左右及荊州人多歸備……比到當陽,眾十余萬人,輜重數千兩”。接著,諸葛亮單舟過江會見孫權,以超人才智“舌戰群儒”,終於引發名垂青史的赤壁之戰。赤壁之戰後,劉備上表推薦劉琦為荊州刺史,又南征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長沙太守韓玄,桂陽太守趙范,零陵太守劉度都歸附了劉備。西元209年,“琦病死,群下推先主為荊州牧,治公安”(《資治通鑒•卷六十五》)。

劉備佔領了荊州,而荊州對於孫吳而言,是一個什麼樣的地位呢?“荊州與國鄰接,江山險固,沃野萬里,士民殷富,若據而有之,此帝王之資也。”

她這輩子毀在這個地方。

在一個藍天白雲的上午,她正練劍歸來,聽到一個消息,要嫁人了。哥哥做主要把她嫁給皇帝的叔叔,一個叫劉備的人。她擦了擦臉上的汗水,眼睛堸_了層迷茫。女孩子終歸要嫁人的,可是,她沒見過他,小女孩子家心情,未免對未來的老公涌起了憧憬與幻想。她悄悄向侍女與江東兵將打聽,終於知道她的夫君,是天下英雄。

自小看慣了戎馬生涯,身邊亦皆江東才俊,自是要“非天下英雄”不嫁的。她心媟t暗感激,哥哥果然對她情深義重,順從了她的心意,嫁的是天下有名的英雄人物。雖然老了點,但是她想,英雄終歸就是英雄。

可事實呢?《資治通鑒•卷六十五》上這樣記載:“權稍畏之,進妹固好。”荊州是江東必爭之地,劉備在孫權的眼堙A不過是眼堛漱@顆釘子,出於籠絡、出於畏懼、出於權益,孫權才將妹妹許于劉備,妹妹不過是他爭奪荊州的一粒棋子。

正史如此記載,文史作品《三國演義》亦然。過了數日,細作回報:“荊州城中揚起布幡做好事,城外別建新墳,軍士各挂孝。瑜驚問曰:‘沒了甚人?’細作曰:‘劉玄德沒了甘夫人,即日安排殯葬。’瑜謂魯肅曰:‘吾計成矣:使劉備束手就縛,荊州反掌可得!’肅曰:‘計將安出?’瑜曰:‘劉備喪妻,必將續娶。主公有一妹,極其剛勇,侍婢數百,居常帶刀,房中軍器擺列遍滿,雖男子不及。我今上書主公,教人去荊州為媒,說劉備來入贅。賺到南徐,妻子不能勾得,幽囚在獄中,卻使人去討荊州換劉備。等他交割了荊州城池,我別有主意。于子敬身上,須無事也。’魯肅拜謝。……肅曰:‘周都督有書呈在此,說用此計,可得荊州。’權看畢,點頭暗喜。(《三國演義•五十三回》)”不論哪個版本,孫夫人的婚姻都是一場交易,雖然貴為江東郡主,掌上明珠,看似風光一時,其實也不過是男人們交易的一個籌碼。

但是孫夫人那個時候並不知道,十幾年戎馬,讓她看到了鐵血刀劍,卻從來沒有看透政治。這註定了她的悲劇。活在男人們的權謀時代堙A卻從來沒有穿透過男人們的思維世界。

做得錯

某種程度上,男人考慮問題更多從現實與社會出發,女性則多於從人性角度。當國太知道自己女兒被當成計策堛瘧w碼時,大怒而罵周瑜:“周瑜匹夫!汝做六郡八十一州大都督,直恁無條計策去取荊州,卻將我女兒為名,使美人計!殺了劉備,便是望門寡,明日再怎的說親?須誤了我女兒一世!你每好做作!”所謂男人,只知道拼殺、利益、權謀、政治,哪想到過人性的幸福?她是孫夫人的母親,在她眼堙A女兒就是女兒。

孫夫人真得要與劉皇叔結親了。

對未來的幸福生活,孫夫人是滿懷期待的,孫權屬下程普曾這樣形容她:“郡主自幼好觀武事,嚴毅剛正,諸將皆懼。”(《三國演義•五十五回》)這樣一個女子,需要的男人,自是武功殺伐堛漯黎v英雄。於是,在洞房花燭之夜,刀劍相佩,小女兒家的心情,本以為是英雄紅顏的浪漫相遇,可惜她遇到的是劉備。

這位仁兄會編草席,會權謀,會哭,但武功的不會。

於是韓劇變成鬧劇。玄德見孫夫人房中兩邊槍刀森列,侍婢皆佩劍,不覺失色。管家婆進曰:“貴人休得驚懼,夫人自幼好觀武事,居常令侍婢擊劍為樂,故爾如此。”玄德曰:“非夫人所觀之事,吾甚心寒,可命暫去。”管家婆稟復孫夫人曰:“房中擺列兵器,嬌客不安,今且去之。”孫夫人笑曰:“廝殺半生,尚懼兵器乎!”命盡撤去,令侍婢解劍伏侍。

這是她在婚姻堜狴ヰ熔臚@個致命錯誤。

她不知道,劉備眼堙A她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她是孫權的妹妹,是需要合作的敵人和政治媒介。洞房花燭之夜,這樣身份的女人,不會武也就罷了,偏偏還動刀動槍,劉備表面不說,心堳o已暗自提防。如果說他們婚姻的悲劇起源於政治交易,那麼本身的不和諧則從這裡開始。

因為沒有男人能允許女人壓在自己頭上。

生活堜瓵蛂妝d管嚴”最後是沒有不出軌的。本身男女位置的顛倒就奠定了兩性破裂的基礎,在激情洋溢愛你的時候,自然由你打罵,在男人眼堨s可愛。可是熱情消退理性恢復,可愛就會變成了恐怖,因為他是個男人,幾千年以來雄性的本能就是主導、征服,再熱烈的愛能抵得過人性的本能嗎?於是漸漸地,就會有不能容忍,有反抗,有掙脫。

但是劉備很清楚自己在什麼地方,演戲本來就是他的專業,“當夜玄德與孫夫人成親,兩情歡洽。玄德又將金帛散給侍婢,以買其心,先教孫乾回荊州報喜。自此連日飲酒。國太十分愛敬。”(《三國演義•五十四回》)

我們想像那個時候的孫夫人,應該是沉浸在愛情堛漫笑痐p女人,嫁的是天下英雄,兄長又對自己疼愛有加,“即日修整東府,廣栽花木,盛設器用,請玄德與妹居住;又增女樂數十余人,並金玉錦綺玩好之物”(《三國演義•五十四回》)。如此繁花似錦,富貴天下,愛情親情相伴,自是心滿意足。

可事實呢,周瑜對孫權說:“瑜所謀之事,不想反覆如此。既已弄假成真,又當就此用計。劉備以梟雄之姿,有關、張、趙雲之將,更兼諸葛用謀,必非久屈人下者。愚意莫如軟困之於吳中:盛為築宮室,以喪其心志;多送美色玩好,以娛其耳目;使分開關、張之情,隔遠諸葛之契,各置一方,然後以兵擊之,大事可定矣。今若縱之,恐蛟龍得雲雨,終非池中物也。願明公熟思之。”(《三國演義•五十四回》)

設計,還是設計。在兄愛夫疼君臣和諧的太平夢幻背後,是劉備強顏歡笑的小心翼翼與孫權周瑜聲色迷惑的陰謀,其實依舊是男人們的明爭暗鬥。

可惜,她不知道。

選擇題

有這樣一天,她那很快活的夫君突然對她垂淚:“念備一身飄蕩異鄉,生不能侍奉二親,又不能祭祀宗祖,乃大逆不孝也。今歲旦在邇,使備悒怏不已。”她自作聰明地笑了:“你休瞞我,我已聽知了也!方才趙子龍報說荊州危急,你欲還鄉,故推此意。”於是她的丈夫跪了下來:“夫人既知,備安敢相瞞。備欲不去,使荊州有失,被天下人恥笑;欲去,又捨不得夫人,因此煩惱。”

她自幼驕縱,遇到這樣一個時常跪洗衣板的夫君,也算是遇到了剋星。再說性格剛硬的人最是見不得眼淚,於是,“妾已事君,任君所之,妾當相隨”。這是她第一次做選擇題。她這輩子都在男人們的忽悠下做選擇題,忽悠她的男人,一個是她的哥哥,一個是她的夫君——嫁人了,娘家跟夫家正是對頭,哈姆雷特式的困境——A還是B?

此時,在劉備的眼淚攻勢下她選擇了B。許多年以後,又在親情的威逼下她選擇了A。最後,在A與B的對抗中,終於選擇了死亡。

那個時刻,她知道嗎?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劉備要走,她說要稟告母親,結果劉備暗示她這樣就走不了。她想了半天,給老公出了這樣一個主意:“妾與君正旦拜賀時,推稱江邊祭祖,不告而去,若何?”——劉備作秀了半天,正是要她這麼做,於是再跪拜:“若如此,生死難忘!”

此時的她,想必心堨R滿著一種柔韌的決絕。母親對她恩重如山,兄長們疼她憐她,可她已經是劉備的人了,只能這麼走下去,她見不得眼淚。

然後假托江邊祭祖,跟著劉備和屬下趙雲等500軍士連夜逃走。正好這個時候孫權喝酒去了,等醒過來已經逃亡多時,於是大怒,派部將追趕。

前後無路,劉備拆開諸葛亮授的第三個錦囊妙計,跑到孫夫人車前泣告:“我有些心婺颩n對夫人您講。”孫夫人好奇,跑到半路上了,老公突然要告訴她心婺:“老公說就是了。”

劉備這樣說:“昔日吳侯與周瑜同謀,將夫人招嫁劉備,實非為夫人計,乃欲幽困劉備而奪荊州耳。奪了荊州,必將殺備。是以夫人為香餌而釣備也。備不懼萬死而來,蓋知夫人有男子之胸襟,必能憐備。昨聞吳侯將欲加害,故托荊州有難,以圖歸計。幸得夫人不棄,同至於此。今吳侯又令人在後追趕,周瑜又使人于前截住,非夫人莫解此禍。如夫人不允,備請死於車前,以報夫人之德。”劉備挑撥得很妙。

一、點名她哥哥一直在利用她做誘餌,拿她不當人。

二、表明自己對她的深情,即使知道危險也要來娶她,女人最願聽這話。

三、把逃走的原因推到孫權身上,你哥哥因為荊州的緣故想讓你做寡婦,一點都不顧念你。

四、說明現在的狀況,你們家派兵來了,你看著辦。

她當然大怒,一向俠女自居,知道哥哥這樣欺負可憐的夫君,自己當然義不容辭。因此她斥從人推車直出,捲起車簾,親喝徐盛、丁奉:“你們兩個人想造反嗎?”徐、丁二將“慌忙”下馬,“棄”了兵器,于車前說:“安敢造反。為奉周都督將令,屯兵在此專候劉備。”這樣的慌張唯諾,都是因為她,江東郡主。

接著又來二將,殺聲震天地又追了過來。她與趙雲攔駕於後,斥責:“都是你這夥匹夫,離間我兄妹不睦!我已嫁他人,今日歸去,須不是與人私奔。我奉母親慈旨,令我夫婦回荊州。便是我哥哥來,也須依禮而行。你二人倚仗兵威,欲待殺害我耶?”

孫夫人不傻,在為愛情出頭的事情上,聰明靈敏得很,于生死危難之際,不願挑明兄妹矛盾,而是嫁禍給這四個倒楣的部將,說是人家離間他們兄妹感情,企圖加害於她。這罪名誰敢當?她一向是江東明珠,國太的寶貝,孫權都讓三分,四個人皆是老油條,心想今天如果有個萬一,她在國太面前又哭又鬧撒個嬌,孫權估計會殺他們四個頂瓜。他們的腦袋雖然對主公不是那麼重要,但是對他們自己,可大大有用。

四個人不肯追了,直到蔣欽拿著孫權的尚方寶劍趕來,可惜已經晚了。諸葛亮已經來船接應,無論周瑜還是孫權,都已經追不上了。

那個時候的孫夫人,正充滿著挽救夫君的憐憫。為此,她跟哥哥決裂了,跟東吳告別了,跟從小長大的故土遠離了,跟著自己相處幾個月的丈夫,來到那個陌生的地方,而她的出嫁,就是為了腳下的這片土地。

有人說,在那個時代,女人的最高職業是愛情。

錯別離

她在那個叫做荊州的地方待了3年,她幸福嗎?許多年以後,蜀中重臣諸葛亮給她這麼定位:“主公在公安也(西元209年),北畏曹公之強,東憚孫權之逼,近則懼孫夫人生變于肘腋之下……”(《資治通鑒•卷六十七》)“近懼孫夫人生變”,她以為自己是追求愛情挽救夫君的勇者,其實在別人眼堙A不過是安插在主公身邊的定時炸彈。

大家的眼睛都盯著她,因為她是敵人的妹妹。同樣的,因為她會武功,幼年的愛好、從前的剛毅、戎馬拼殺堛滬^姿颯爽,都化作塵煙隨風飄去,現在,只不過是一個需要提防的女間諜。

可惜,她沒有意識到。

她依然以為自己是丈夫的掌上明珠,那個時時會跪下來向她流淚的男人,那樣軟弱,那樣可憐,怎麼會提防算計她呢?所以,她“以權妹驕豪,多將吳吏兵,縱橫不法”。這是《資治通鑒》的載錄,也是“先主”的認為。在她的丈夫眼堙A她變成了驕橫任性,橫行不法,其實呢?

我們看她花燭撤兵,臨機退敵,一分一毫,那樣靈敏機智情深義重,無緣無故怎麼會橫行不法。最有可能的是,她把荊州當成了自己的家,把劉備當成了自己的夫君,把劉府當成了練武場。所以,一切都是錯。

局勢動蕩,三國雛形初定。她的丈夫忙著開拓疆土,把她留在了後方。但是並不放心,“先主以雲嚴重,必能整齊,特任掌內事”(《資治通鑒•卷六十七》)。為了防範她,讓一個剽悍的大將來掌握內務,她是否從那個時刻,開始清醒了?

她從來沒有得到過丈夫的信任,在這片土地上,她永遠只是異鄉人。

因此,當接到哥哥的密信時,她想走。她想家了,當初那樣的一往無前,為的是愛情,可是現在,她看不懂了。大家都遠遠地盯著她,那樣的隔膜,連她動不動下跪的夫君,也換了嘴臉,她不明白了。

於是她犯了婚姻堬臚G個致命錯誤——賭氣分離。

素日間夫妻拌嘴,只要感情好,是沒有隔夜仇的,但是很多女人總是習慣性用回娘家打冷戰。如果夫妻徹底分離超過3個月,離分手就不遠了。兩性之間在相處的時候,總有一種共融的空間,無論吵吵鬧鬧恩恩怨怨,大家還是在一個窩堙C如果有一個跑了出來,就有了致命的縫隙,即使有機會再縫上,也不再是從前的融洽和睦。

但是孫夫人沒有明白,因此“夫人欲將備子禪還吳”(《資治通鑒•卷六十七》)。想抱著劉備前妻的兒子回家。為什麼想抱著人家的孩子回去,有人推測孫夫人為東吳帶個人質。其實是錯的,她始終是個為了愛情不明白政治的女人。孩子在她身邊幾年,終究有了感情,她捨不得。同時更重要的是想要回來,帶著孩子,想求得的,不過是多幾分被夫君接回來的把握。那個時候,恐怕已經慢慢明白了劉備的感情,軟弱垂淚小心翼翼的背後,是提防與心機。

那是一個女人式的傻念頭:你冷落我,我離開你,讓你試試分別的滋味兒,看你疼我不疼我?

但是她又因此被設計了,夫人怒曰:“量汝只是帳下一武夫,安敢管我家事!”雲曰:“夫人要去便去,只留下小主人。”夫人喝曰:“汝半路輒入船中,必有反意!”雲曰:“若不留下小主人,縱然萬死,亦不敢放夫人去。”(《三國演義•六十一回》)趙雲可不是她娘家的家將,一個女間諜要帶走小主人,這是死都不行的事情。孩子,必須留下。

她孤身走了。這是第二個選擇題,她選了A,江東,不是因為哥哥親厚,而是因為一個受冷落的女人的傻念頭。可惜,她很快就明白,這是一個致命的錯誤。

夢一場

許多年以後她才知道,那場賭氣的分離即是永別,從此再也沒有見過那個男人。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娶了另外的女人為妻,而且是自己族兄的寡婦。

消息陸續傳來,他開拓疆土建立蜀國,成都稱帝,立吳氏為皇后……他忘記她了。

她與他的婚姻不到3年,黃粱春夢一場,恍然而過。此時此刻,她早已不是當年英氣勃勃的江東郡主,3年,足夠蒼老一個女人的一生。

她有時候會想,當年那樣的恩愛,當年他跪拜求回,當年她為他擋駕救命,當年他哭著對她說“此恩永生不忘”……一個男人的眼淚是輕易掉的?她想他還是愛她的,只是,她想了各種各樣的理由來解釋,各種各樣,每天一個。

突然有一天,哥哥來找她,讓她寫一封信給她的夫君,“寫什麼?”她提起筆,凝神望著哥哥,哥哥瞇起眼:“你們夫妻也是好久不見,總該敘敘舊吧……”眼淚突然流了下來,哥哥到底是她的哥哥。可多年不見,往昔如夢,千言萬語,如何回首?

哥哥拿走了那封信,但是石沉大海,打聽過好多次了,聽得消息,劉備百萬大軍攻吳。

原來如此。

政治,還是政治。

哥哥又想收回荊州,於是想與守將關雲長結為兒女親家,不料被拒,於是武力攻取荊州,沒想名震天下的關羽敗于吳國年輕的將領呂蒙之手。當年那個斬顏良、誅文醜、過五關斬六將、千里走單騎的關雲長敗走麥城,身首異處。殺了關羽,哥哥才知道闖了什麼禍,於是送首級于魏以圖遺禍曹操,兼以挑撥曹劉。曹操是何等人物,舊情新恩,感慨萬千,於是以王侯之禮厚葬,公開發喪,極盡哀榮。

而她的夫君跟關羽正是結義兄弟,“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是他向來的座右銘。夫妻之恩他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兄弟之義他傾國以報。建安二十六年百萬大軍虎視眈眈,揮師逼近,哥哥讓她寫的這封信,原是求情。

原來如此。她站在江東,看著滔滔江水,聽說那個男人一敗塗地,退守白帝城,愧悔交加,抑鬱而死。她的哥哥活下來了,她的丈夫死了,這是一個不由她選的選擇題。

她終於明白。

當初的恩愛其實是與荊州的一場交易,備受冷落是因為江都郡主的身份,連同愛情,也從來沒有得到過。他從來只是怕她,懼她,騙她,設計她,提防她。在他眼堙A她不是他的妻,是交易和權謀的籌碼而已。所以,她回江東,對他自是如釋重負,怎麼會再接回來?她微微冷笑。

男人的世界她從來就沒有懂過。哥哥、丈夫,他們活在他們的世界堙A那麼熱鬧,那麼匆忙,有的死了,有的還活著。但是,都與她無關了。

“孫夫人至此磯,聞先主崩殂,哭自沉。”(朱國楨《涌幢小品》)

   
聯繫地址:湖北省荊州市荊州區荊東路54號
聯繫電話:0716-8443749 8444922 郵箱地址:jztwswb2007@163.com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