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當前位置:首頁 >>荊州史話>>三國看荊州>>三國文化論壇
   
學者新解:劉備昧心參與剿殺關羽五方行動
2010-11-10 16:13:44 華夏經緯網

中新網119日電 近日,著名學者汪宏華重評《三國演義》,揭秘華容道與走麥城之謎。他認為華容道生擒曹操是劉備唯一成功的機會,但由於諸葛亮、關羽另懷心思,曹操被放,三足鼎立形成。

諸葛亮希望在三足鼎立中實現與哥哥諸葛瑾的聯吳抗曹,創立諸葛天下;關羽希望在三足鼎立中甩開心存異志的哥哥,與關平、廖化獨立打天下,匡複漢室;劉備也希望在三國鼎立中除掉威脅阿鬥繼承權的關羽、關平和劉封,建立自家嫡傳天下。汪宏華還認為關公在麥城表面上受到孫曹兩處夾擊,實則還有司馬氏、諸葛兄弟和劉備三方的暗中參與,五方缺少任何一方都難以扳倒強大的關公。

原文詳證如下:

一、華容道活捉曹操是劉備稱霸的唯一機會,但三個和尚沒水吃

曾經有人問我,《三國演義》中劉備與其子劉禪到底錯失了多少次統一天下的機會?我說,看上去很多,實際只有一次,那就是華容道!此後的機會都不是機會,作者為了政治上迎合正統,情節上精彩好看而故作驚險並抱憾。

假設關羽在華容道不殺不放曹操,而是生擒曹操,情況會如何?劉備將複製劉邦垓下的逆轉,在赤壁一戰成功。接下來就只需要邊挾曹操以令諸侯,邊誘逼劉協禪讓了。但一旦拖入三足鼎立,劉備就被動了,人家東吳只會在你弱小的時候聯合,稍許強大就會提防,他們不能讓聯合成為陪太子讀書的事情——諸葛亮因此失敗。反之,如果不聯合,就會是這樣的情況:1、關羽以忠漢之名伐強魏防弱吳,失敗;2、劉備以重義名義吞弱吳拒強魏,失敗。可見,錯過華容道之後,劉蜀無論如何掙扎,都是死路一條。小說的本質就是要證明這個道理,揭示這個事實。

我們就該追問了,後面他們各逞個人英雄的失敗可以理解,為何當初三劍客齊聚一堂也會坐失良機呢?原來,世上不只有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三個諸葛亮賽過張子房,還可能三個和尚沒水喝。人們常說,曹操得天時,孫權得地利,劉備得人和,但赤壁大戰收官之時,劉備恰恰在人和上出了問題,三人已然同床異夢,各懷心思。

二、諸葛亮和關羽在華容道同時背棄劉備,但用意有別

首先我們來分析諸葛亮。他本該意識到聯合東吳在理論和實踐上的不確定性,赤壁大戰前,他可是冒著生命危險拜見孫權、周瑜,好不容易舌戰群儒才求得了孫劉聯合。但他為什麼仍要堅持打持久戰,豪賭孫劉會長期聯合呢?我在此前的文章中已解讀過,他的隆中對是主觀為自家兄弟,客觀為劉備兄弟,他相信諸葛瑾在東吳為內應,聯合有保障。他們的戰策是先促成三足鼎立,再讓諸葛瑾將荊州之兵以向宛、洛,自己身率益州之眾以出秦川。誠如是,則大業可成,諸葛天下可興矣。所以,隆中對的第一步是雙贏,第二步是零和,是劉備的噩夢。諸葛要在這一步中滅除他和關羽。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諸葛亮沒想到江山代有才人出,東吳陸遜及時取代了諸葛瑾,曹魏司馬懿之神算更是高出了自己兩個數量級。(其背後推手是司馬徽。)諸葛亮在失去兄弟幫助之後,還曾炫耀自己智力之外的大仁大義大勇,結果六敗祁山。不能客觀認識自己的優點和不足,是諸葛亮敗北的內因。

其次來分析關羽。按說關羽深研《春秋》,完全懂得在放曹與殺曹之間,還有一條中庸之道——擒曹——可以選擇。既可確保劉備勝券在握,又能報答曹操昔日之恩情,上馬一提金下馬一提銀,依樣償還就是。忠義兩全。但就像昔日降漢不降曹一樣,關羽此時也忠漢不忠備了。當初他與劉備結義,為的是同心協力,救困扶危;上報國家,下安黎庶,而非扶劉備稱帝。在東漢尚未滅亡之前,任何人想稱帝都是大逆不道。劉備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故而總是躲躲閃閃。但他的韜晦之術能瞞過曹操,卻騙不過關羽的丹鳳眼,他從幾件事情看出了兄長的異志。

一是在許田打圍時,劉備制止關羽殺曹操。當時的情況是,曹操用天子的寶雕弓、金鈚箭射中一隻大鹿,群臣以為是天子所為,山呼萬歲,曹操卻縱馬而出,遮于天子之前以迎受之。眾皆失色。關羽亦大怒,提刀拍馬想斬曹操,卻被劉備搖手送目制止了。過後劉備辯解說是怕投鼠忌器,誤傷了天子。實際上憑藉關羽的功夫,是不可能誤傷的。關羽的回答是:今日不殺此賊,後必為禍。他開始明白劉備根本就沒有清除王側、安定國家之心,而是惟恐天下不亂,留著曹操先竊取漢室、禍害黎庶,自己再反奪天下。像劉秀一樣實現所謂中興漢室。這是劉關之間出現的第一次意見分歧。

二是劉備執意聘用諸葛亮為軍師,而該軍師的戰略是慫恿劉備先取代劉表,後取代劉璋。以此類推,最後勢必就是三級跳,取代劉協。這些忤逆主張都與關羽的忠義思想格格不入。更可怕的變數是,這位軍師能說劉表不久於人世,劉璋暗弱,某一天必然也會找劉備的茬,來個合理禪讓。所以,無論是三請之前,還是三請之後,關羽都不喜歡諸葛亮,哪怕是軍令狀賭輸了,也絲毫沒有折服之意。這是劉關的第二次分歧。

三是劉備于新野收劉封為義子,關羽當即就質問他:兄長既有子,何必用螟蛉,後必生亂。劉備說:吾待之如子,彼必事吾如父,何亂之有!是啊,若真能待之如子,將來把帝位也傳給這位長子,的確不會生亂。但劉備是這樣的人嗎?關羽不信,故不悅。關公更大的不悅在於劉備的做法是針對關平而來的。因為劉關張既是比親兄弟還親的三位一體、情同一人的兄弟,關平也理所當然享有繼承資格,他在第二代中年紀居長,德能也強于阿鬥。劉備懷疑關羽收關平是不服自己這個老大,進而要爭奪下一代的繼承權,為提前防範,便收了一位年齡更大的器宇軒昂的義子。(其實關羽並非此意,見下文。)這是劉關的第三次意見分歧。

歷次爭執,劉備都以老大哥的口氣和堂而皇之的大道理佔據上風,但關羽也被逼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他要來一次總爆發,阻止劉備與諸葛亮合力篡漢。於是我們就看到,關羽在華容道假以還情的名義,大刀一揮放走了曹操。

三、關羽組建自己的班子試圖只手補天,但漢朝氣數已盡

進一步分析,我們會發覺關羽放曹操也是為了達成三足鼎立,但他的本意與諸葛亮截然不同,是為了匡複漢室。自從許田打獵回來,關羽就不再信任劉備,他決心另起爐灶建立自己的班子,便在千里尋兄的路上明收了義子關平,暗收了江湖好漢廖化,準備將來獨立打天下,踐履結義時的承諾。獨立打天下與聯合打天下的區別就在於,可以掌握話語權,可以自己做主將天下交還給獻帝,而不必再聽憑兄長陽奉陰違、一意孤行。但關羽就是關羽,為了不讓世人指責他忠而無義,將原本光明正大的事情做得非常謹慎隱蔽。這大概也是他常看《春秋》的原因——學隱微。《春秋》還時刻提醒他尊儒守仁,以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為重。

應當說,關羽的戰略也並非夢想,當時魏、吳兩地的確沒有一人敢與他分庭抗禮。關羽先是通過斬顏良誅文醜、過五關斬六將讓曹操成為了驚弓之鳥,聽說關羽來襲,曹操直想著遷都以避其鋒;之後又以單刀赴會讓魯肅等東吳文武噤若寒蟬。這些都是關羽在決戰之前做的準備和威懾,不可謂不充分。另外,關羽也耐心等到劉備漢中稱王,異志不止是個傳說之後才興兵。

但關公還是沒料到歲月會如此無情,自己的身體在走下坡路,後輩關平和廖化跟不上,而東吳一代勝於一代,尤其是魯肅之後的呂蒙、陸遜,能做到比自己還講義;曹魏的後生司馬懿更是勸曹操不必遷都,設巧計轉禍于東吳。如此懸殊,關羽便在取得攻拔襄陽水淹七軍的短暫優勢後,很快陷入了四面楚歌。實際上這些新人的出現並非偶然,決賽從來就與預賽不同,而且自古亂世出英雄,英雄出少年。更何況關羽所忠實的漢朝已經氣數殆盡,成了各路諸侯共同摧枯拉朽的對象。雖然關羽的忠漢不同於董承的維護既得利益,不同於伏皇后的鍾愛獻帝本人,是出於對大漢盛世的緬懷,是出於對儒家正統的維護,是出於華佗式的醫人醫國,但彼時東漢畢竟已經腐朽到不可救藥了,急需改朝換代了。而在封建社會,沒有民主競選,要做到改革圖新,又繁榮安定是不現實的,必須經歷足夠的混戰和分合,才能完成新舊交替。由於關羽誓死擁躉他的大漢王朝,也就不可避免遭到了曹、孫、劉、諸葛、司馬五大反漢勢力的聯手圍剿,最終敗走麥城。儘管關羽個人能力十分強大,五方缺少任何一方都難以短時間撼倒他,但失敗卻是註定了的。他身首異處、分葬三地的悲壯結局,便是當時整個大漢的寫照——四分五裂。隨著這根擎天柱的傾頹,東漢也徹底失去了匡複的希望。

四、劉備喪盡天良謀害關羽、關平和劉封,但阿鬥終究扶不起

薑還是老的辣,劉備提前看到關羽父子不具備單打獨鬥的能力,所以他要收劉封為義子,真正的目的不是繼位,而是擺開爭位的架勢激怒關羽。他知道,關羽這種誰也不服的人一旦被激怒,必將做出脫離組織、獨闖天下的事情。俗話說,好漢難敵兩雙手,何況面對的還是多個龐大的集團呢?關羽父子只能作困獸之鬥,死無葬身之地。所以我們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劉備明知關羽在荊州起兵,情況十分危急,也不派人相助,只一味在成都與諸葛亮裝聾作啞、飲酒作樂。諸葛亮還需要動些腦筋,比如要諸葛瑾給關羽介紹女婿,激化關羽與孫權的矛盾;比如要將心腹孟達安插在劉封身邊,阻止劉封可能的相助。而劉備則只需不作為即可。世人心目中的厚重關山,在他不過是一根可以隨意撣去的輕飄的羽毛。

但劉備也僅僅在算計兄弟方面有一些陰招,對於華容道決定性的失誤,則渾然不覺,甚至也希望看到三足鼎立。原因有三:其一,儘管他幼年之時就有了做天子之志,將大桑樹當車蓋,實際還存在許多心理障礙,根本沒想到幸福會來得這麼快。試想,他連篡奪劉表、劉璋都扭扭捏捏,能一下子幹出同時挾持天子與曹操的事情嗎?膽識決定高度,他需要通過三足鼎立,逐步壯大賊膽。其二,儘管他長了一副帝王相,真正擅長的只是販屨織席。這種凡心肉胎,就像唐僧,是永遠飛不起來的,只能一步一步往上走,從荊州到益州,走到哪算哪。能力決定高度,他需要通過三足鼎立,逐步提升賊能。其三,赤壁之戰時,劉備認為自己長兄獨裁的地位還不穩固,關羽在一旁窺測,繼承人也沒有安頓好,這可是比自己當皇帝更要緊的事情,總不能眼睜睜看著親生骨肉阿鬥成為劉封或關平的臣子吧。胸襟決定高度,他需要通過三足鼎立尋機治死關羽、關平,還有劉封。

厚黑學認為劉備是臉皮厚,我卻認為他臉皮薄、心黑,表面上他不好意思取代宗親劉表、劉璋,實際他連手足兄弟關羽都敢殺;表面上他待義子如己出,實際是要讓平封相爭,阿鬥得利。殺完關羽,他哭得昏死;殺完劉封,他又哭得染病。何其薄黑!事實證明,薄黑學遠勝於厚黑學。

    劉備謀害關羽還有另一個原因,為出師東吳正名。劉備畢竟不是蠢瓜,閒來沒事也經常咂摸一些奇巧淫技。他將隆中對來了一個斧正:你孫權看我強大了,不聯合了,不是嗎?我就吃掉你,比聯合更可行且等效。不能以忠漢之名吃你嗎?我就以重義之名,比扶漢更催人淚下。所以,我們就看到劉表並沒有與關羽同年同月同日死,而是有條不紊先於西蜀稱帝,再以兄仇煽動國人的義憤,發動伐吳戰爭,最後還要慢慢統一三國——這就是劉備的誓言,這就是劉備的義氣,除了能像席和屨一樣編織和販賣以外,沒有任何其他意義。
   
聯繫地址:湖北省荊州市荊州區荊東路54號
聯繫電話:0716-8443749 8444922 郵箱地址:jztwswb2007@163.com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