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 -> 開放的常德 > 交流動態

我的家在大陸上—— 記2014年返鄉行

2015-04-23 14:29:40
華夏經緯網
 

  (臺胞  覃遵海)

  ﹝一﹞

  記得1956年,有幸考取台灣省立宜蘭中學初中部,當時『省立宜中』是宜蘭全縣男生最高學府〈女生是台灣省立蘭陽女中〉,初中部一年級每年只招收300名新生,全縣小學畢業男生都以能就讀『省立宜中』為最重要的升學目標,學生家長也以子弟能考取『省立宜中』為傲為榮,我就在這樣的氛圍中,迷迷糊糊的躋身其間了,初中畢業參加高中升學考試,又懵懵懂懂僥倖錄取『省立宜中高中部』〈高中部一年級每年只錄取280名新生,另加40名免試直升資優生,共計320名〉,有許多沒考取的初中同學,只好再投考其他縣立高中或職業學校之日、夜間部,此時,初步體會了人生奮鬥,分道揚鑣,各奔前程的粗淺滋味。

  想起在初中一年級,上第一堂音樂課時,音樂老師楊勇溥先生就開宗明義的告訴我們,他要教我們練唱『我的家在大陸上』這首他自己創作的歌曲,我們也就跟著一音一句的學唱,唱熟後歌詞就朗朗上口了,這首歌不僅曲調好聽易學,歌詞內容,對1949年隨國民政府撤退台灣,去國懷鄉的逃難人士而言,唱出對家鄉的懷念和嚮往,感覺格外有意義而深植心中,雖然經過了50多年,不經意間,偶而還會哼唱幾句:

  『我的家在大陸上,高山高,流水長,一年四季不一樣,春日柳條細,夏季荷花香,秋來楓葉紅似火,寒冬飛雪兆吉祥。

  我的家在大陸上,親朋多,常來往,過年過節喜洋洋,元宵鬧花燈,端午龍舟忙,中秋月兒特別亮,菊黃蟹肥過重陽。』,是的,我的家在大陸上。

  ﹝二﹞

  初中一年級的國文課,開始學習文言文、古文觀止和唐、宋詩詞,我就讀的這個班,遇到兩位國學根基深厚紮實的好老師,一位是熟讀漢學古書的本省籍耆彥張老師,指導我們吟誦唐詩,印象最深的一課是讀『杜甫』的『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一面搖頭晃腦大聲吟唱,一面涕泗縱橫地解說戰爭兵燹、生離死別的痛苦情狀,所以這一首唐詩讓我們至今仍然唸唸不忘。另一位北平師範大學中文系畢業的李心農老師,引導我們背誦古文〈如『李密』的『陳情表』〉,理解詩詞典故〈如『杜牧』的『泊秦淮』中『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這兩句的意義和出處,及李后主只顧聲色之娛,以致亡國之恨的悲哀。〉,認識對聯,欣賞對聯〈如『趙元任』為『劉半農』寫的輓聯『十載奏雙簧,今後無詞難成曲。數人弱一個,教我如何不想他。』所代表兩人之間深厚的情誼和無盡的哀思,巧妙呈現『劉半農』寫詞,『趙元任』譜曲,兩人共同完成不朽中國名曲『教我如何不想他』的合作關係。〉。

  這幾位老師對我們這群無知青少年,往後一生的意識型態和中華文化的認知,發揮了啟蒙和傳承的作用,影響真是深遠啊!

  ﹝三﹞ 

  去年〈2014〉3月初,和遵飛弟閒聊,如果能在長沙市購置一個落腳之處,以後回石門故鄉,就無須顧慮抵達長沙後,如何銜接轉車時間的問題了,沒想到遵飛弟立即認真思考並付諸行動,3月26日我們兩兄弟就啟程前往長沙,請長沙外甥鐘忠和侄孫女覃莉莉陪同,直接選定星沙經濟開發區,4天之內參觀了幾處正在行銷中的建案,3月29日將各建案相關資料攜回台灣,經過遵飛弟逐案研究比對,初步篩選了兩處較為中意又符合自身條件的建案,5月15日我們兄弟倆再聯袂飛抵星沙經濟開發區,逕往篩選好的兩處建案現場履勘,經過5天反復的勘查、商討、研究與比較,最後決定在『星湖灣』社區,定購四層樓洋房型電梯公寓一戶,位居第三層,每層2戶,每戶室內面積153平米,另外加購地下室車庫一個停車位,以備日後需用。

  遵飛弟十分滿意此社區的庭園設計和綠意盎然景色怡人的周邊環境,住戶安全措施相當縝密,公交車、地鐵非常方便,最重要的是,到『黃花國際機場』只有15分鐘車程,附近生活機能頗為完整,最適合兄弟姐妹陸續退休後,輪流或結伴來此長住,享受寧靜安逸的退休生活,也可以此為中途落腳之處,不疾不徐轉往南北各地的風景名勝遊山玩水,5月20日遵飛弟即與開發商簽訂購屋合同,獨資買下這幢幾經勘查思考而選定的三樓公寓,隨後委請長沙市『萊克斯設計公司』的李總經理和設計師謝燦小姐,負責室內裝潢工程,施工裝修期間,遵飛弟都單獨往返,每月至少從台北來回長沙一趟,選設計圖、選建材、選顏色質料、選傢具、式樣、位置、選衛浴設備、選空調、冰箱、電視、洗衣機、熱水器、濾水器、選封窗材質………等,都是遵飛弟親力親為,與設計師和施工人員不斷研究磋商和修改,務求裝修品質一步到位,讓入住家人舒適方便,除佈置色調,傢具搭配力求簡潔高雅外,現代生活所需基本設備,都希望能一應俱全,自6月10日吉時開工起,至11月6日社區物業管理中心派員勘驗竣工為止,通過勘驗程式後,物業管理中心即負責為業主安裝視頻對講機及大門安全口令鎖,所有裝修工作才算正式完成,整整耗時5個月,幸虧李總經理和設計師謝小姐體諒業主往返台灣、長沙兩地奔波之難處,協助緊盯各項施工進度,才未使工期拖延過久,讓舍妹景美和拙荊致果于12月12日飛抵長沙時,便能順利入住新居,享受遵飛弟辛苦籌備的成果,那份溫馨幸福的感覺,真非筆墨所能形容!

  我為了接替遵飛弟監督裝修工程的收尾與善後,10月1日即抵長沙,直接進入尚在陸續施工的新屋居住,本來預定一個星期各項收尾即可完工,結果一延再延,直到10月20日總算完成了總工程的98%,只剩少數2、3項比較不急迫的小工程,就留待遵飛弟10月底來總驗收時一併處理,我于10月21日上午往長沙汽車西站,搭乘高速公路巴士回石門故鄉了。

  ﹝四﹞

  此次返鄉,10月1 日出發,12月19日返臺,共計80天,拙荊致果為了上班,無法同行,只能選擇在最後一週前來石門會合,12月19日再一起回台灣,我在出發前即計劃要做好以下8項工作:

  1.  協助遵飛弟接續長沙新居裝修的零星收尾工程,添置必要的居家用品及簡略的室內佈置。

  2.  景美妹及太煌妹婿擬在2016年雙雙退休後,有意回石門長住,利用這次返鄉之便,替他們預先做好各項準備工作。

  3.  石門『毅剛書齋』的三樓房間,預先為景美妹購置床舖、衣櫥、梳妝檯、五斗櫃等傢具及棉被、床褥、枕頭、電暖毯等應用物品。

  4.  三樓盥洗室安裝天然煤氣熱水器、浴霸電暖器、供水加壓馬達等設備。

  5.  添購鍋、碗、瓢、盆等廚房用品及衛生清潔用具等,供景美夫婦長住時使用。

  6.  增添『毅剛書齋』字畫佈置,加強巡檢屋舍各處滲漏及修補。

  7.  景美妹偕拙荊致果,將於12月12日抵長沙,13日返石門,17日回長沙,19日三人聯袂飛回台灣,景美妹此次返鄉,就是先來測試水溫,為鼓勵他們夫婦能真正實現返鄉長住的心願,必須為她們精心規劃這7天的行程,以強化她們返鄉長住的信念。

  8.  探親訪友,問安敘舊,自前〈2013〉年5月14日回臺後,將近有1年半的時間,沒和大陸的親人好友見面相聚,也就聽不到熟悉悅耳的鄉音,似乎若有所失,每到『黃葉舞秋風的時節』,就會想起晉朝張翰『莼羹鱸膾』的故事,『張翰在洛,見秋風起,因思吳中菰菜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意爾,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駕歸。』,10月在石門,也正是臘味逐漸飄香的時候,涂部長自柱、易主任繼炳伉儷、陳主任錦龍伉儷、賢侄明哲夫婦‧‧‧等老友們,也在頻頻傳訊召喚:『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噫!鄉愁漸濃,胡不歸?

  ﹝五﹞

  10月21日下午2時許,高速公路巴士駛進新穎的石門汽車總站,氣勢宏偉的總站大樓,寬敞整潔的售票處和候車室,平坦廣闊的停車場和大馬路,和2013年的簡陋景象相較,真有天壤之別,石門變了,變得進步了,變得現代化了,侄女海紅早已開著她的銀色新汽車,在此鵠候多時,上車後,沿著新建的澧水第二大橋,轉進剛鋪建完成,筆直寬闊的J21縣道,原來馬路兩旁陳舊臟亂的矮屋店舖都已消失,如今呈現眼簾的是一排排整齊的樓房,這兩年的突飛猛進,石門已具備九澧通衢,現代城市的規模與大器,不僅硬體建設進步神速,縣民的生活水準也有顯著的提升,2007年第一次返鄉,馬路上還看不到幾輛私家汽車,現在處處都是又新又亮的名牌車,一輛接著一輛在馬路上賓士,就連中渡社區古樟路,以前只有少數幾輛車停放,現在幾乎家家戶戶門前,都停放著自己的私家車,而且一輛比一輛名貴,大家都富裕了,加上通訊科技發達,智慧型手機的普及,人們的知識見聞和生活層面就更豐富而廣泛了,石門和外面的世界已經完全無縫接軌,每一個人對自己的生活和處世能力,充滿了期望和信心,從我身邊侄甥輩的身上,看到他〈她〉們這幾年迅速的成長茁壯,就是最好的驗證,他們這一代的中壯年,已經成為石門各行各業的中流砥柱。

  外甥華山已晉陞中學高級教師,他的女兒黃慧輝也已膺任初中語文老師,利用公余之暇,花了一年多的時間,用毛筆正楷撰錄『毅剛書齋記』及『毅剛書齋後記』書法各一幅,現已裝裱配框,懸挂在『毅剛書齋』一樓客廳椈嚏A雖非『刻唐賢今人詩賦于其上』,也不是任何名家墨寶,但卻是先父『毅剛公』曾外孫女恭錄的書法,這才顯得格外有紀念意義。

  大侄女小慶已升格當外婆,其外孫女即將滿2歲,女兒莉莉和女婿都在長沙就業,工作努力收入穩定,最近在長沙購置了一戶80多平米的大樓公寓,值得慶賀。

  二侄女小雲夫婦向來勤儉持家,獨子劉北畹現就讀石門一中理科三年級,成績優異,今年考取理想大學應非難事,光耀門楣,指日可待!

  三侄女小玲夫婦慘澹經營小型超市,足夠溫飽,女兒皮海燕現就讀石門一中一年級,成績中上,預備今後攻讀文科,將來考取理想大學,應該沒有問題,『毅剛書齋』的清潔衛生及簡易維護工作,每次都委請小玲夫婦代為處理,他們都能克盡心力,無負所托,台灣親人留鄉期間,許多生活繁重瑣事,也都由他們夫婦代勞,隨傳隨到,從未推辭或藉故婉拒,楊柳老峪和蘇市皮家河的親戚,也多以他們住處,視同進出石門的驛站,迎來送往,應接不暇,供膳借宿,從無難色。

  四侄女艷艷,遭遇比較坎坷,古人有雲:『良人者,所仰望而終身也!』,偏偏她遇人不淑,所托『良人』好逸惡勞,長年留鄉待業,甚至拋妻棄女,窩在自己父母家中啃老,家庭生活開銷及女兒教育費用,從不聞問,夫妻生活名存實亡,這種『良人』,只能說:『所絕望而終身也!』,現正循法律途徑解除婚姻關係中,為謀生計及撫養女兒,艷艷目前在『蝶戀花園社區』租屋,獨力經營個體戶『文軒書店』,每日配合附近學校學生上、下學時間,除店面營業外,無論晴雨寒暑,清晨和黃昏都須在校門附近擺設活動書攤,方便學生選購,如此辛苦拚搏三年余,業務已然得心應手,母女生活已趨穩定,只待女兒順利完成大學教育,也算盡到母兼父職的責任和義務。五侄女輝兵夫婦,仍在廣東佛山市從事交通運輸行業,吃苦耐勞,勤儉度日,最近又添購了一輛商務車,擬利用機會增載入客業務。

  六侄女海紅,2013年8月,忍痛購買了一輛『上海大眾牌』銀色小轎車代步,免除了早出晚歸,騎乘摩托車上下班,日曬、雨淋、寒風刺骨的痛苦,外出更方便也更安全了,經過一年多的駕駛訓練,駕駛技術已十分僂籉蚚降楚A海紅是侄女輩中,進步最大,改變最多的一位,以前膽怯、害羞、自信心不足,自從其夫婿蔣訓登前往上海發展後,這5年來,雙親逐漸年邁,夫家、娘家大小事務都必需靠她一肩挑起,承擔著家中唯一男人的角色,除了在學校擔任英語老師和班主任,十分認真負責外,還被遴選擔任石門縣第8屆政協委員,看她現在無論是家庭事務、學校工作及政協任務,各方面都處理得遊刃有餘,信心十足,表現得可圈可點,頗具微型『女強人』的氣勢,讓人深感欣慰,侄女婿訓登在上海服務公司的老闆是其『麼叔』,經過長期的觀察與考驗,覺得可以信任且已能獨當一面,因此老闆決定將原先自己經營管理的副廠,移轉給訓登和訓高兩兄弟單獨經營,『麼叔』出資20%,其餘資金由兩兄弟自籌,工廠員工、產品通路、生產規模等一切運作暫維現狀,日後副廠產品之行銷目標逐步與本廠切割,力求獨立作業,自行發展,新公司接手後已經步入軌道,訓登任總經理負責對外業務及公司經營,弟弟訓高則任廠長專司廠務管理,如此分工也與兩人個性和專長相符,『兄弟同心,其利斷金』,相信公司在既有的基礎上,定能很快創造佳績,走上自己的康莊大道!

  ﹝六﹞

  1951年2月,先外祖唐振鐸將軍,受不肖之徒誣陷入獄,遭受清算鬥爭,私刑淩虐致死後,棄屍石門荷花社區〈現址〉河邊野地,三外婆顏昌東女士,聞訊立刻率長子天巨〈時年11歲〉,三女智蘭〈時年5歲〉,幼子天順〈時年3歲〉,前來認屍後,隨即草草收殮,從此隱姓埋名藏身二天門山區,母子女4人絕口不提過往,銷毀先外祖生前所有文物,忍辱偷生,只求茍活,文革期間,先外祖墓墳又遭紅衛兵刨掘摧毀,骸骨四散,不知所蹤,直至改革開放後,1991年先父母自臺返鄉,出資重修先外祖墳墓,當時暫厝白雲山腳下,因天巨三兄妹,與先慈淑媛係同父異母所生,不便提出將先外祖與昌東三外婆〈逝于1987年〉合墓之想法,所以兩墓仍各築一處,2011年12月天巨大舅透露想將其母親昌東女士,與其父親唐振鐸將軍兩墓合葬,重築新墳與墓碑之心願,無論嫡庶,天巨兄妹與先慈淑媛及靜媛姨媽〈均已仙逝〉,終究是親姐弟手足,亦為先外祖之親子嗣,基於尊重長輩之決定,謹代表旅臺兄弟姐妹表示贊同,于2013年4月返鄉時,並獻上微薄心意,協助他們三兄妹完成父母合葬,善盡其為人子女之孝思,天巨大舅三兄妹,因為父親之故,從小未受教育,一輩子過著貧農生活,64年來從未埋怨自己的身世遭遇,安貧樂道,勤耕勤稼,餬口度日,猶能時刻感念父母生養德澤,長懷孺慕之心,殫精竭慮讓父親名聲事跡,重登官方史冊,在2014年清明節,唐振鐸將軍與顏昌東女士,夫婦雙墓合穴落成之日,三兄妹長跪墓前,喜極而泣,告慰雙親在天之靈,這是他們一生最大的願望與成就,嗚呼!人之異於禽獸者,多矣! 

  ﹝七﹞

  近20年來,我回大陸18次,其中有7次直接回到石門家鄉,春、夏、秋、冬四個季節,都分別住過,寓居期間,每日清晨和黃昏,定時自『毅剛書齋』出門運動,從中渡社區沿著『澧水』河堤步道,快步健行至『澧水大橋』止,每次2趟來回,從未間斷,不同的天候,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季節,看見『澧水』的萬種風情,怎一個『美』字了得?記得早年有一首歌,曲名是『我住長江頭』,歌詞內容:『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以前總認為這是一首情歌,親近了『澧水』之後,心中有了更深的感觸,再仔細體會這首歌詞的涵義,發覺這首歌其實是代表了一個人,『戀山』、『戀水』、『戀親人』的思鄉之歌,君不見,我試將『長江』改為『澧水』,便能吟唱出動人的情感和深遠的寓意,而引起石門旅外人士的共鳴,如今,『澧水』更美了,以前入夜後,河水倒映著兩岸朦朧的燈光,隨著水流搖搖曳曳,透露著一份夜寂人靜的景致,現在整座『澧水大橋』佈置了各種顏色的雷射燈,一到夜晚遠處眺望,可以看見五彩繽紛,璀璨奪目的燈光,在河面上閃爍跳躍,讓黝暗的河水生動起來了,讓這座山城顯得更有生命力,也更有創造力了!

  這次回石門,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政府正在加強休憩景區的公共設施,大力推廣縣民的正當休閒活動,街道兩旁家戶門前,圍坐小桌搓麻將的景象,已大幅減少,導引民眾走向戶外,走出健康的各種活動,也逐漸增加舉辦次數和項目,『梯雲路』方向的橋孔步道已接通,運動民眾無論健行、跑步、騎越野腳踏車,從『中渡社區』到『寶塔社區』,沿著河堤步道直走,都可以暢行無阻了,從縣城到『夾山』的馬路寬敞平坦,從『夾山寺』到『紫和寺』的登山道路,也是新鋪的水泥路面,堅實又好走,最宜徒步健行,從起步到攻頂,往返只需120-140分鐘,這個運動量對一般人而言,應該都能接受,登山活動在石門,現正方興未艾,每到週末假日,親朋好友相約登山,蔚為時尙,樂趣無窮,我也附庸風雅,隨侄女海紅和同事萬老師及陳老師,登上『紫和寺』2次,臨別約定,明年回來,再同登縣內其他名山,與年輕朋友同行登山,可以借用『范仲淹』的一段話:『則有心曠神怡,寵辱皆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來形容自己的心境,常和現代的知識青年接觸,在觀念上和作法上,能啟發我們的新知,激蕩我們的智慧,讓我們能跟得上時代的進步,不至於像一位提早失智的老人,惶惶然不可終日!

  ﹝八﹞

  12月13日上午偕同拙荊致果和景美妹,自長沙搭高速公路巴士回石門,預定17日上午回長沙,所以能在石門逗留的時間只有4天,預定要辦的事務和必須要探望的親友,都不能省略,所以每天的行程都很緊湊,從13日中午抵達石門開始,每天的午、晚餐,都被親戚約定了,治才堂兄弟、侄女小玲、遵雄大嫂、天巨舅舅、智蘭姨媽…等,因景美妹自2007年返鄉探親後,這是第一次重回石門,所以每位親人的誠懇邀約,都必須應邀且不容推辭,而外甥華山則利用週末沒課,偕甥媳榮華和外孫女慧輝,全家三人不辭舟車勞頓,特地從雁池專程回到縣城自宅,13日晚餐在家中設宴款待,第二天週日再乘車回雁池學校,如此盛情,我們除了感動之外,還有更多的不忍和不捨!

  由於時程緊湊,連預定到『中國工商銀行』開設賬戶,以方便日後回石門長住時運用,都只能選擇14日〈星期天〉前往辦理,有勞『工行覃飛主任』于假日專程到行,從旁鼎力相助,『拙荊致果』和『景美妹』都順利完成網路銀行開戶作業,以後無論身在何處,只要撥動電腦或手機,就能隨時隨地處理自己的資金運用與調度,網路科技真是神奇,與人們的日常生活已經息息相關,幾乎是一『點』通天下,無『網』而不利了。

  涂部長自柱、易主任繼炳、胡副主席中華、康部長新雲、陳主任錦龍、李主任江燕、楊主任志華、梁主任瓊華和唐主任明哲等老友,12月15日下午6點,齊聚在『澧水』河畔的『祥雲廚房』相見甚歡,席間暢敘契闊,談笑風生,鄉音繞梁,不絕於耳,大家都沉醉在久別重逢的愉悅氛圍堙A鄉情、友情、親情交織在每位老友的心中,這個場景不禁讓我想起1950-1970年代,經常都有覃家和唐家的親戚,在台灣的家中穿梭,熙來攘往好不熱鬧,先父母也樂在其中,殷勤接待,透過頻繁互動,彼此撫慰鄉愁,如今這些鄉親都已老成凋零,倘若今天他們也能在老家的『澧水』河畔盡情歡聚,該是他們一生中最渴望的心願,『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唉!回憶前塵往事,總是令人不勝欷歔!

  好友重聚總嫌時光短暫,此次見面,既是接風也是餞行,隨著夜色漸深,淡淡的離愁,又襲上每人的心頭,不禁想起古人江邊送行的名句:『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筵席的結束,也是我們兄妹三人此次返鄉之行的尾聲,雖然有些依依不捨,心中也有一些『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的感傷,但2015年起,弟妹們都將陸續退休,返鄉長住的家人和次數,會愈來愈增加,『毅剛書齋』的生活設備,也必需逐項添置,想起這些待辦的工作,心中就充滿了無限的期待和能量,所以『道別』正是期盼『重逢』的開始,好友們!讓我們回去為明年的返鄉之行作準備吧!

  ﹝九﹞

  12月19日回到台北,親友們見面時,都會問一句『一個人在石門住那麼久,習慣嗎?』,『很習慣!因為我在老家出生的。』這是我的標準答案,其實,1949年隨先父母來臺時,才4歲,62歲〈2007年〉和弟妹們一起返鄉探親,是我們第一次聞到故土的芬芳,第一次接觸家鄉的親人,從念小學開始,每次要填寫個人基本資料時,『籍貫』欄都會寫上『湖南省石門縣』,但是在什麼位置?長什麼樣子?完全憑空臆測,經過這些年7次的回鄉,終於對故鄉有了較深入的認識,現在返鄉,已經是識途老馬,可以做弟妹們的嚮導了,回臺已經4個月,農曆春節也已忙過了,逐漸回復平常的生活節奏,靜下來時,就開始咀嚼回味,在石門故鄉的生活點滴,故鄉親友的形影,不停地在眼前閃耀,又開始不由自主的哼唱:『我的家在大陸上,高山高,流水長,一年四季不一樣,…………………………。』,是的,我的家在大陸上!

  覃遵海寫于台北寓所

主辦單位:湖南省常德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