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兩岸 -> 華夏視點

 


2007台灣軍情回顧
李 莉

12/19/2007/10:12
華夏經緯網

2007年,是陳水扁政治生涯的最後一年。從年初開始,陳水扁就加緊推動“入聯公投”,做出一副力推到底的架勢,意圖用極端的激進路線來綁架民進黨參選人,企圖以此站在“台獨”的制高點上,抓住“台獨”這個“金鐘罩”,用“台獨基本教義派”的能量來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並維持其政治影響力,進而繼續控制島內政局。在軍事上則大肆軍演、加大武器裝備採購力度,為其激進的“台獨”政治路線鋪路、為自己撐腰打氣。

 

陳水扁最後一“演”  28萬台軍“總動員”

 

臺軍在新年過後,各部隊均已投入“漢光23”號演習的各項準備工作。作為在任內的最後一次軍演,陳水扁對此次演習格外看重。與以往“漢光”演習不同,今年的“漢光23”號演習堪稱全島皆戰、全民皆兵、遍地烽火。演習採取“全台灣”、“全裝備”、“全實彈”等實戰方式演練,全臺分區、同時進行操演,演練範圍涵蓋金門、馬祖、東引、澎湖,演習科目包括反登陸、反滲透等島嶼作戰。

 

兵棋推演背景設定2012今年“漢光23號”演習的兵棋推演,是模擬2012年解放軍對台灣突擊,台灣在解放軍導彈、海空飽和攻擊後的反擊。臺軍首度模擬臺軍以“反制武器”對中國大陸的重要城市反擊,“雙方均受損嚴重,最後由國際出面調停”。這次兵棋推演,是在臺軍聯合作戰指揮中心、聯合作戰演訓中心,以及各戰略執行單位的戰術指揮所,以24小時連續五天四夜的方式進行,前太平洋美軍司令布萊爾帶美方人員在場觀看。兵推由當時擔任臺“國防部長”的李傑擔任統裁官,“參謀總長”霍守業全程指揮作戰,參演人員分別進駐大直“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防衛軍─藍軍─衡山指揮所)、“聯合作戰演訓中心”(攻擊軍─紅軍─模式倣真中心)及各戰略執行單位“戰術指揮所”。臺軍這次首度模擬臺軍以巡航導彈、短程彈道導彈等“反制武器”對大陸沿海軍事據點、重要城市反擊,模擬結果呈現“雙方戰損嚴重,除兩岸經濟重創”外,也各引起“國際經貿重創及恐慌”,“最後由美國等西方國家聯合出面調停善後”,兩岸兩敗俱傷。

 

28萬台軍全部投入。“漢光23號實兵演習幾乎動員了臺全島各種兵力,不僅13萬陸軍全部上陣,海、空軍各5萬兵力,導彈指揮部6000兵力,加之憲兵、聯勤及後備部隊共28萬之眾全部“總動員”,規模之大“史無前例”,幾乎所有臺軍部隊全部投入。臺“國防部”要求,演習之前,所有進修的軍人以及在外調其他非軍方部門的人員都必須按時返回原部隊參加演習,“一個也不能少”。同時為了宣揚“全民國防”理念,臺“國防部”還責成操演單位分別在澎湖、花蓮、宜蘭蘇澳、新竹湖口、台中港區、彰化花壇、屏東加祿堂等地區操演場地附近,規劃數個參觀點,開放民眾自由參觀,以形成“全民觀戰”。而且台灣民眾不光要看,還被要求參與配合同時舉行的“萬安”30號防空演習。該演練項目為“防空疏散”,時間大約30分鐘,人、車一律接受“憲警”指揮就地疏散避難。鐵路局各班次列車正常行駛,下車旅客立即接受“憲警”、民防人員引導疏散避難。高速公路交流道實施管制,行駛于高速公路車輛不予管制,下交流道車輛立即疏散避難。各公民營工廠、公司照常營運作業,但須關閉門窗及實施人員與燈火管制。

 

三型戰機高速公路起降拉開帷幕。515日早晨6,由台灣空軍三款二代戰機在彰化花壇戰備道演練高速公路緊急起降正式揭開序幕。臺空軍這次出動F-16、幻影-2000IDF戰機各兩架雙座機,演練緊急挂彈起降。其中幻影戰機曾在3年前于台南仁德戰備道順利起降,F-16IDF戰機則是首度進行這項科目操演。演習中,臺軍按照F-16、幻影、IDF戰機的順序,分三批、前後六架,演練戰時緊急降落,隨後還進行了戰力恢復的“潛力挂載”,包括由地勤人員進行緊急加油、緊急挂彈等科目。按臺空軍任務要求,F-16戰機必須在29分鐘內、幻影戰機18分鐘內、“經國號”戰機18分鐘內完成“潛力挂載”,再按相同順序緊急升空。令人矚目的是,F-16戰鬥機首度加挂美制中程導彈亮相,被臺軍吹噓為“穩定臺海”的撒手锏。台灣空軍為這次戰備道起降演練,動員超過一千人,其中在戰機降落前,道路清潔車必須先清理路面,並由上百名兵力拿著掃帚沿路掃除剩餘的小碎石,以避免碎石被戰機引擎吸入發生危安狀況。同時還派出S-70C直升機進行地面監控,甚至進行驅鳥動作。

 

演練科目遍及全島。1984年舉行“漢光”1號演習以來,每年的演習區域都是在台灣本島的5個戰區或戰區接合部按年度輪流進行。而“漢光23”號演習,其規模將大大勝過以往,演習區域也突破常規,在5個戰區同時展開,北部、中部、南部、東部以及外島各自演練不同的科目,可謂“全島皆練”。“漢光23”號演習包括的課目之多也創了“漢光”演習之最:包括“三軍聯合截擊作戰”“三軍聯合反舟波射擊”“戰備跑道起降”“反特攻作戰”“反空降作戰”與“基地整體防衛作戰”。其中“三軍聯合截擊作戰”,主要是海、陸、空三軍協同,對假想的解放軍攻臺兵力實施攔截,致使登陸部隊及裝備大量消耗,無法繼續執行登陸任務,須返港整補後再出發;“三軍聯合反舟波射擊”,則利用對海火炮,假想對解放軍舟波攻勢進行射擊壓制,無法讓解放軍登陸艦艇順利搶灘登陸;“基地整體防衛作戰”是假想臺軍事基地在遭到解放軍攻擊的情況下,實施戰力保存,以及反制反擊;“反特攻作戰”則是指假想反制解放軍特種部隊和特工人員對臺實施特種偵察、特種破襲、暗殺、心理戰等。

 

強化“不對等”作戰能力  意在“以小搏大”有效嚇阻

 

今年108日,臺“國防部長”李天羽到“立法院”做“國防部業務報告”時聲稱,面對解放軍持續增長的軍力,臺軍必須確保在“質”的方面獲得提升。因此,臺“國防部”規劃在今、明兩年積極發展“不對稱作戰能力”,以便建立起有效的嚇阻戰力。

 

軟硬兩手雙管齊下,提高“嚇阻”能力。臺軍認為,台灣所處的地理位置使其作戰縱深淺、預警時間短。而且與解放軍相比,無論是在數量上還是在作戰持久力上,臺軍均處於劣勢。因此只有致力於“強化和提升聯合作戰整體戰力”,採取“不對稱”的作戰方式,才有可能在臺海戰事之間佔得上風。李天羽在“報告”中表示,臺軍在2008年將首先從指揮戰、網路戰、電子戰、心理戰、情報戰等“不對稱作戰”的“軟殺傷”方面著手加強能力建設。除了軟的一手外,臺軍還將加大對所謂“下一代高精準武器”的投入力度,圖謀打造“不對稱作戰的硬殺傷武器”。據臺媒體報道,臺“國防部”2008年度用於高新武器裝備研發和引進的預算達1267億元新台幣,較2007年增加了399億元,其採購重點集中在能提升“不對稱”戰力的武器裝備,主要包括美國的“鋪路爪”遠端預警雷達、“愛國者3”導彈、P-3C反潛機等。

 

全面整合指揮控制系統,臺“博勝”案取得階段性進展。2007226,美國ViaSat公司獲得美國空間和海戰系統司令部授予的價值1200萬美元的合同,為台灣提供70套“多功能資訊分發系統”的終端及備件。至此,臺“博勝計劃”取得階段性進展。“博勝案”是20028月經過美、臺專家四次協調之後,正式確定的臺“三軍聯合作戰C3I系統”建設計劃。其主要內容是為台灣軍方建立Link16電子數據通訊管道及終端機,使地面、空中和海面的平臺和指揮控制中心能做資訊的實時通聯,以利通訊、指揮、管制、電腦、情報、監控及偵察(C4ISR)戰力的提升。“博勝”案從計劃到落實共分三期,完成的時間為2011會計年度,最高金額高達21.5億美元。它的建成將改善並整合台灣軍方的資訊流通,並整合顯示戰術飛機、水面艦隻以及陸地單位的資訊。

 

此次美國提供的70套“多功能資訊分發系統”終端作為Link-16戰術無線電系統的一部分,它可以從多個資源蒐集數據,並利用安全、大容量、抗干擾的數字數據與話音手段顯示戰場的電子圖像。目前,該系統已經在美國陸海空三軍的平臺以及其他國家軍事平臺上使用。“博勝”計劃確定由美國主導,並排除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參與。20039月,洛克希德?馬丁戰術系統公司領導的團隊,以成本效益優點,打敗以整體技術領先為訴求的諾斯羅普?格魯曼團隊獲得系統整合合約,負責建構臺軍指揮管制通訊情報監測偵察網路。同時納入了台灣企業“神通”機構作為夥伴,洛?馬公司負責系統設計發展、硬體採購、測評、安裝、壽期支援,以整合目前臺軍不同軍種、不同作戰平臺和陣地之間各自為政的指管通情網路;“神通”在此合約中分擔部分研發工作和在臺的整體後勤支援。

 

第一階段(即“博勝一號”)至少需要460余億新台幣,原計劃包括臺空軍的60F-16戰鬥機、20架“幻影”2000戰鬥機、6E-2T預警機、作戰控制中心及3個地區戰管中心的“強網”自動化指揮系統,但台灣自製的IDF戰鬥機不列入加裝計劃;後因法國拒絕提供幻影戰機任務系統的“原始碼”,計劃因而更改為幻影戰機不裝,由20IDF取代。

 

海軍作戰中心及作為特遣部隊旗艦的2艘成功級導彈護衛艦、3艘康定級護衛艦及4艘基德級導彈驅逐艦(並與海軍“達成”自動化指揮系統整合),但“雄風”系列反艦導彈不納入“博勝一號”。“博勝二號”旨在整合“強網”、“大成”及“陸資”三大自動化指揮系統內臺軍方吹噓,“博勝案”完成後部隊下達作戰命令至基層連隊的時間,能從以前的4小時縮短到“只要0.12秒”。

 

研製非傳統武器石墨炸彈,意圖攻擊大陸城市電力系統。台灣“國防部”軍備局長日前承認臺軍正在研製石墨炸彈,這種被稱為“電力殺手”的武器能夠癱瘓目標的電力系統,預計于2012年研製成功,屆時搭載于“雄風-2E”巡航導彈上。台灣“中科院”研製用於攻擊敵方電力系統武器的計劃代號“玄宇計劃”,研製經費為4-5億新台幣。石墨炸彈因對電力系統的強大破壞力而被稱為“電力殺手”。該炸彈是由特殊碳絲製成,這些碳絲直徑極小,傳導性能好,能在高空中長時間漂浮並附在一切物體表面。石墨炸彈一旦在變電站上空引爆,就會釋放出無數顆罐頭大小的子炸彈,這些子炸彈爆炸後形成一團直徑幾百米由碳絲組成的“網狀大幕”,散落在目標地區。碳絲可直接進入電子設備內部、冷卻管道和控制系統,引起變壓器和輸電系統短路,從而導致停電。同時,它對敵防空、通信、指揮管制和發電等設備中的許多重要硬體都有破壞作用。石墨炸彈成本低、對電力和電子設備破壞大,對人不構成直接傷害,屬“軟炸彈”,不僅可以攻擊軍事設備,也能癱瘓民用設施,加上目前沒有有效反制該炸彈的方法,因而成為臺軍的理想武器。未來可能由“雄風-2E”型巡航導彈發射。儘管台灣“國防部”反復強調,研製石墨炸彈是“為評估台灣城市遭到攻擊時的損害程度”,但難掩癱瘓大陸城市電力系統的圖謀。但臺軍“雄風-2E”導彈目前遭遇技術瓶頸,一時間很難突破。而且“雄風-2E”導彈量產案“戟隼計劃”中的38億余元新台幣預算已被刪除和凍結各1/3,所以,該導彈難以在明年量產,何時列裝更是未知數。

 

頻繁演練不對稱戰法,強化“以武拒統”能力。在美國刺激和鼓勵下,台灣當局制訂了大規模的軍事變革方案,企圖強化“以武拒統”能力,其中強化所謂“資訊戰”的電子戰、資訊戰,即其重點內容。20031月,台灣軍方制定了“軍事事務革新”方案,從20041月起,正式推動“軍事事務革新案”,企圖在2011年前將臺軍全面轉型為“聯合部隊”編組形態,達成先制大陸的能力。通過軍事革新,臺軍原為“制空、制海、地面防衛”戰略指導,將調整為“資電先導、遏制超限、聯合製空、制海、地面防衛”,宣稱將致力於科技、指揮控制、通信戰力的提高,企圖打資訊戰與電子戰,以及不對稱戰。在指揮戰方面,臺軍將加快臺軍武器裝備平臺之間及其與作戰指揮中心的互聯互通,同時強化臺軍各級聯合作戰指揮機制的效能,減少指揮環節,實現“指揮層級扁平化”。在網路戰與電子站方面,一方面利用島內民間的電子科技優勢,研發新型電腦病毒、電子干擾或電子攻擊武器等,強化網路戰與電子戰攻擊能力,彌補臺在新武器發展方面的不足,同時加強對自身系統的安全防護。
(第1頁,共2頁) 頁碼: 1 2 下一頁

  
發送給好友】【列印】【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臺辣妹兵團出動 近200名臺士兵上當受騙
·臺"精神戰力周"圖一石三鳥
·臺現役上將為"立委"站臺
·臺現役軍官為民進黨"立委"助選 藍營批違反中立
·三大"軍購預算案"解套 愛國者三型導彈先購4套
·涉貪無悔意 臺陸軍高級將領程士瑜重判16年半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門評論排行
臺海熱點透視
頻道特別推薦
特別策劃 華夏視點
媒體鏈結 學者專欄
經緯觀察 八方言論
臺海熱點 臺海七日談
鏡頭中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