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兩岸 -> 經緯觀察

 


蔣家四代在台灣組圖

01/28/2008/15:50
華夏經緯網



蔣經國夫婦與兒子孝文



蔣緯國戎裝照

    1949年12月,蔣介石帶領著一百多萬軍民和黨政軍官員,撤退台灣。蔣介石家族,稱得上是近代中國最後一個封建家族,也是台灣最後一個威權政體。從1950年3月1日,蔣介石宣佈“復行視事”──重新登上“總統”大位,至1975年4月5日逝世;再從蔣經國掌握台灣軍政大權後,到1988年去世,近四十年間,蔣介石宋美齡夫婦、蔣介石父子(經國、緯國)以及孝字輩、友字輩,四代同堂,五世其昌,人丁繁茂,枝開葉散,蔣家王朝度過了浪漫無憂的黃金年代。

  經國、緯國:人生路不同

  國字輩的蔣家子弟,出生的年代,躬逢其盛地碰到了“五四運動”愛國主義浪潮風起雲湧的階段,受到愛國主義啟迪的經國與緯國,因為不同的國際背景因素,選擇了不同的人生道路,經國去了蘇聯,緯國去了德國。受過紅軍教育,而且是托洛茨基嫡系弟子的經國,曆盡十三年異邦遊子及流放歲月的滄桑,回國後,被蔣介石委以江西“少將保安司令”、贛南第四行政區督察專員官銜。

  而受過德國正規軍校教育,備受納粹德國禁衛軍禮遇,而且去過美國長期考察美國軍校及兵工建設的緯國,回國後,蔣介石卻只按緯國在德國軍隊中的少尉官階,向上調了兩階,授以上尉軍銜,緯國從基層連隊幹部做起,而非如經國般幸運。結束溪口閉戶讀書歲月之後,經國即被派官江西贛南,職司方面要員。

  或謂“經緯安定”,係出同門,經國、緯國固然同為蔣姓,可是緯國打從一開始,在宦途上就落後經國一大截,足證血統純正與否,真的攸關官運是否亨通。

  一位蔣家人士告訴筆者,緯國在陽明山有一別墅,有次他應緯國邀請到陽明山別墅飲宴,那日緯國酒興奇佳,賓主盡歡,緯國邀請客人參觀其別墅房間擺設。進入別墅主臥室時,但見臥室的暀W挂著兩幀照片,一張是戴季陶,緯國指著戴季陶照片,毫不掩飾地說,那是他父親的遺像。戴季陶遺像正對面的暀W,則是一幀穿著和服的日本女子的黑白照片,緯國也毫不避諱地說,那是他母親的遺像。蔣緯國侃侃而談,向自家賓客述說生母重松金子的故事,還說他曾經去過日本,找尋母親重松金子的遺跡。

 



蔣孝文。圖據鳳凰衛視



蔣經國一家。

    孝文:讓祖、父大失所望

  -功課不行,生活“豐富”

  孝文是孝字輩當中,最得寵的一位,由於是長孫的關係,蔣介石從小就很鍾愛蔣孝文。孝文血液埵釩X國因子,生性早熟熱情,又兼備中國孩子聰明頑皮的根性。

  孝文除了會講普通話、寧波話,也跟著母親蔣方良學會講幾句簡單的俄語,少年時代,孩子總是見聞父親放浪形骸,跳舞、喝酒,狂歡達旦以及母親方城牌戲、抽洋煙、啜洋酒的情景。初中時期,開始偷蔣方良藏在衣櫥堛漪v煙,偷偷喝紅星伏特加。

  孝文從小功課就不行,到台灣時,初中念的是台北縣淡江中學,功課更是雪上加霜。淡江中學要求學生一律住校,只有到禮拜六才可以回家,蔣經國特地叫義子丘明山作陪。淡江中學老師上課教學只用兩種語文:日本話和台灣話,偶爾講普通話,孝文和丘明山兩人同在一班,其他的同學均為台灣人,只有他們兩個人聽不懂老師上課講的話,他們回家又不敢告訴蔣經國,以致功課一落千丈,完全跟不上其他同學的進度。

  高中時期,透過經國贛南部屬潘振球的關係,孝文回台北市讀成功中學,因為初中脫節太厲害,學業成績一路“滿江紅”,但是,孝文的生活方面卻是愈來愈多姿多彩。半夜三更,他時常命令台北長安東路寓所便衣侍衛,協助他把家中車庫的吉普車,推到門外馬路上,再激活引擎外出逍遙狂歡,以免驚醒父親遭到阻擋。蔣經國打孝文打得特別兇,有時候吊起來用鞭子抽,嚇得蔣方良為孩子一路哭喊求饒。

  經國知道孝文成不了大器,偏偏蔣介石不放棄長孫,對孝文依舊寄予厚望。1954年,蔣孝文“考”進“陸軍軍官學校”,其實,誰都曉得他是被一路開綠燈,保送進了“陸官”,但在那堙A他也是麻煩不斷。孝文對軍旅生涯實在興趣貧乏,蔣介石最後只有搖頭,孩子有孩子的想法,讓他去吧!蔣介石嘴堣講,心媢鼣o位長孫備感失望。

  -在美國差點惹上官司遭拘禁入監

  經國仍希望為孝文謀條出路。正如經國老友衣復恩說的,四個孩子當中,經國最愛孝文,因為孝文1935年12月出生於俄國,當時是經國、方良夫婦同處艱苦困頓的日子,孝文是兩夫妻在困苦之中最大的慰藉。加之孝文長大之後,高大英挺,氣宇不凡,讓一米六三的經國,以擁有孝文這樣高大挺拔的兒子為榮。

  經國應是透過美國中央情報局駐臺代表克萊恩的關係,安排孝文到美國加州大學柏克利分校讀工商管理的。為了讓孝文專心唸書,繳清了加州大學學費和住宿費用,蔣介石父子另外又給了孝文好幾千美金。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之交,台灣一名高級公務員的月薪,亦不過新台幣八九百元,蔣氏父子一齣手就給孝文幾千美金,足徵溺愛之一斑。蔣孝文剛到美國,人生地不熟,但是,歌舞昇平的公子哥個性絲毫未改,孝文看著父母親方城之戲長大,自己也頗好此道,美國留學時期常在一塊的牌友包括香港《新聞天地》老闆卜少夫等人。

  1960年中國舊曆新年前夕,晚間孝文帶著一位華僑女朋友,到加州奧克蘭朋友家堨斑簣N。幾圈麻將打下來,孝文已經輸了九百多塊錢美金,等於輸了高級公務員三四十個月的薪水。離開牌桌時,他情緒極度低落,開動汽車猛踩油門,直奔高速公路狂飆而去,孝文此舉全為發泄輸賭情緒,完全忘記公路速限,一路猛踩油門,車速竟飆破八十五英里(時速約140公里)。警察立刻鳴笛追趕攔截,當場開他一張超速罰單。為此,孝文差點惹上官司遭拘禁入監。

  那時蔣經國成天忙於公事,還三天兩頭接到美國長途電話,通知他兒子又出事了。所幸美國中情局許多事要經國幫忙,因此,孝文若是惹了麻煩,總是透過“國務院”,到警察局設法保釋孝文。擔心孝文捅出大紕漏,經國特意拜託克萊恩,請中情局“順便”將孝文每天的情況定時告訴他。經國時常命令情報單位跟蹤政治異己分子,這下子竟然利用洋特務跟蹤自己兒子,這也算是蔣家一大經典反諷笑話。

  -宿醉忘記服藥導致腦部細胞嚴重受損,智力僅與四五歲孩童相當

  婚前,孝文的女朋友多到十根手指頭數不清,在美國和革命先烈徐錫麟的孫女徐乃錦結婚,婚後不久,徐女士即懷有身孕,後來生下的蔣友梅是蔣經國第一位孫女,蔣介石第一位曾孫女。

  1962年10月,孝文、徐乃錦返回台灣,蔣經國把兒子交給台灣電力公司總經理孫運璇。誰知道解決了工作問題,家庭糾紛卻使孝文走上酗酒之路。他懷疑妻子瞞著自己在外交男朋友,導火線是徐乃錦為了排遣寂寥,到台灣大學選修了幾門旁聽課程,在課堂媯笛悀F一位外籍男士,因和那位外籍學生切磋功課,變成交往密切的好朋友。此事被好事者輾轉傳到孝文耳堙A因而打翻醋壇子,孝文大發雷霆,怒不可遏。

  自此,孝文自暴自棄夜不歸營,在外通宵喝酒飲宴,總要到清晨時分喝得爛醉如泥才肯回家。蔣方良好幾次淩晨醒來,不見兒子人影,擔心孝文又喝酒鬧事回不了家,只好差遣便衣衛士開車四齣找孝文。

  有一回,便衣侍衛奉方良之命,開著吉普車沿著台北中山北路,一家酒店接著一家酒店敲門找人,便衣侍衛才走近一家酒店門口,突聽見酒店媔ルX連串槍聲,只見酒店堛漯M子、酒瓶、桌椅、燈具、玻璃窗……各種室內陳設全被喝醉的孝文打了個稀巴爛。

  1970年冬天,時任“中臺化公司”副總經理的孝文,某日上午去上班時,因前一天宿醉,一人鎖在單人辦公室堮I頭大睡,忘了服用控制血糖的藥物,因血糖過低,導致腦部細胞嚴重受損,經台北榮民總醫院全力搶救孝文雖撿回一命,智力卻僅與四五歲孩童相當。

    孝武:早從蔣經國的接班名單上除名

  -“孝武先生”曾經就是蔣經國的影子

  蔣介石滿心希望培植孝文,誰曉得這孩子不爭氣,老先生在垂暮之年,主觀上將承接蔣家第三棒的順位,推移到二孫蔣孝武的身上。1966年5月,蔣孝武以弱冠之年,離開台灣遠道留學,蔣介石曾多次給孝武寫家書,鍾愛與想念躍然紙上。

  從德國慕尼黑政治學院留學歸來之後,孝武本心很希望能為父祖爭光,然而,孝武最大的問題,是他情緒不夠穩重,這讓經國頭疼不已。

  孝武回台灣的第一份工作擔任“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參議。名為參議,年紀輕輕的孝武,完全不懂退輔會的實務工作,實際上根本無議可參。後來,孝武又多了一項職務:在國民黨中央政策會擔任專門委員,名為專門委員,實際上對黨務工作也無從“專”起。

  孝武真正找到與自己性格契合的領域,是蔣經國早年邁向接班之路的情報組織。國民黨當局撤退到台灣之後,情報部門幾乎掌握了絕大部分的有形無形資源,情報單位的一切,似乎最適合孝武這個西伯利亞式陰晴不定性格的男人,他有心在情報圈子堣j幹一場。這是經國與孝武父子關係最融洽的一個階段,也是父親對孝武期望最殷切的一段歲月。

  那段時期蔣經國到若干情報機構開會視察,似乎都帶著孝武,他仿佛就是蔣經國的影子,或是代言者。

  -大鬧機場事件,使得孝武的地位跌落谷底

  1977年11月,台灣發生了一場“中壢暴力事件”,黨外人物積極串聯活動,孝武認為這是他發揮情報幹才的絕佳機會,他急於在父親面前力求表現,爭取青睞。

  某次,情報首長在台灣高雄澄清湖召開首長會報,討論如何解決愈演愈烈的黨外糾眾滋擾問題。會議由蔣經國主持,孝武當時的職務是“國家安全會議”執行秘書,與會的首長們,幾乎清一色都是孝武的叔伯輩,加上有父親蔣經國在座,會議桌上根本沒有他講話的份,他自然不敢當著父親的面,在會上高談闊論。

  散會以後,蔣經國先行離席北返,孝武攔住幾位負責情報的將領,放言高論:“黨外分子最近南北串聯,愈來愈不像話,我父親年紀大了,萬一有個閃失,軍隊又控制不了,如何是好?”孝武又稱:“情治單位有必要結合‘社會力量’,來對付黨外分子。到時候,情報單位要配合這些‘社會力量’!”孝武所謂的“社會力量”,就是幫派勢力之意。將領們有的虛與委蛇,有的根本懶得理會。

  這些不把孝武放在眼堛滌磪謐珧狗鑄N領,一則是瞧不起孝武這種幫派思維,二則他們清楚,經國先生對孝武的言行並不認同,蔣經國大權在握,春秋鼎盛,誰敢輕易聽信孝武,而引起經國不悅呢?

  然而,真正讓蔣經國對孝武傷心的,是蔣孝武處理與汪長詩的婚姻問題的方法。某次,孝武與汪長詩大吵一架,汪小姐盛怒之下,拎著皮箱行李直奔松山機場,孝武叫囂,你要走,乾脆把孩子也一起帶走。汪長詩驅車抵達機場時,弟弟孝勇火速向蔣經國報告,經國連忙命令“國家安全局”局長王永澍趕赴機場,不準汪長詩登機,如果汪長詩已經登機,設法阻攔那班飛機起飛。

  汪長詩剛上飛機,王永澍匆匆忙忙趕到松山機場,緊急通知航班飛機暫時不準起飛,搞得松山機場如臨大敵,許多旅客還以為發生劫機事件,人人自危。孝武此時也趕到機場,他握著一把手槍,頂住王永澍的肚子,以歇斯底里的語氣說:“你馬上讓飛機起飛,不然我先斃了你!”

  王永澍只有好生勸撫孝武,允諾汪長詩搭乘的航班飛機起飛。眼見飛機絕塵而去,孝武竟又調轉頭,想上陽明山找弟弟孝勇算賬。

  大鬧機場事件,使得孝武在蔣經國心目中的地位跌落谷底。在經國先生想法堙A一個連家堻擺不平的孩子,有什麼資格談接班?因此,或謂1984年爆發的“作家江南命案”,是孝武失勢的主因,實際上,早在這事件之前四五年,孝武就已經從蔣經國的接班名單上除名了。

   孝字輩子弟當中,另外兩位,一是女兒孝章,她早熟聰明,而且最沒有“貴族”的架子。另一位是行事低調、精明沉穩的孝勇,在經國晚年被目為“地下總統”,因為他恪遵蔣經國意思,唯父命是從,是最得寵的一位。

  據說蔣經國、蔣方良在贛州時期,當時孝章不過才七八歲,父親請章亞若教孝文、孝章中文,孝章從章亞若和父親兩人眼神互動中,一眼瞧出彼此關係非比尋常,但是,孝章懂事明理,心思細膩,固然洞察了真相,卻壓抑心中隱忍不說,直到年老時,孝嚴、孝慈身份由媒體曝光,才向親人提及此事。

  孝章曾為了與國民黨“國防部長”俞大維長子俞揚和的婚事,差一點在蔣家鬧家庭革命。蔣孝章堅持要嫁給曾有婚姻記錄、年長得可以當孝章爸爸的俞揚和,惹得蔣經國嚎啕大哭。蔣孝武更為了要給俞揚和“教訓”,曾經在松山機場當眾想對俞揚和動粗。幸經宋美齡向蔣經國說情,蔣經國的態度才軟化下來,不再固執己見。稍早之前,經國甚至造訪俞大維,意欲施以壓力,叫俞揚和知難而退,孰料俞大維聰明過人,他告訴經國:“我也反對這門婚事,但孩子長大了,我實在無力干涉他們的事。”婚後,蔣介石、宋美齡均待俞揚和如一家人,蔣經國也改變心意,採取接納態度,每次孝章夫婦自美國返臺,經國總要在七海寓所或是慈湖招待孝章和俞揚和。

  如今,孝字輩當中,除了孝章,還有蔣經國章亞若生的兒子蔣孝嚴、蔣緯國的兒子蔣孝剛。

    第四代:懸崖邊的貴族

  乍看之下,蔣家人丁不免有些單薄,但細數友字輩的曾孫輩媄銦A卻是代有才人出。蔣孝勇之子友柏與友常,是媒體曝光率最高的兩位,也是最勇於發表自己看法、最出色的兩位蔣家第四代後輩。

  生於1976年的蔣友柏,曾經在口述的《懸崖邊的貴族》一書中為自己作旁白:“蔣介石是他的曾祖父,蔣經國是他的爺爺,但別再追問他對近代史的評論。我們看到的偉人,對他來說,只是家人。”又說:“財務是他的專長,當他還在紐約大學讀書時,在房地產投資上就大有斬獲。做投資賺大錢也是他的好勝本能之一。”

  1978年生、屬馬的蔣友常則在《懸崖邊的貴族》書中作自我履歷式的剖白:“深邃的五官洩露了他的俄國血統,親切的笑容卻軟化了遺傳自奶奶、那遙遠且冰天雪地的線條。笑起來就像是鄰家男孩,和他面對面,他的氣質,很自然地設計出‘如沐春風’的情境。”“設計”和“管理”是他的強項(2000年,紐約大學史頓商學院NYU,SternSchoolOfBusiness主修財經;2004,帕森設計學院ParsonsTheNewSchoolForDesign主修設計管理),唸書時,還出過一本旅遊書,是關於紐約的藝術之旅。

  《懸崖邊的貴族》書仲介紹:蔣孝文的女兒,也就是友柏的堂姐蔣友梅,早已往藝術方向發展;蔣孝武的大兒子蔣友松在舊金山從事創投金融業。而友柏、友常則回到台灣開設“橙果”設計公司。

  國民黨“立法委員”蔣孝嚴,在介紹兄弟與自己的孩子時說,他與孝武的兒子友松較有往來,尤其是友松,和孝嚴家來往較為密切。

  孝嚴的兒子蔣萬安目前在美國矽谷一家最大的律師事務所執業。萬安自台北復興小學畢業後,念師大附中國中部,再考上建中、念政治大學外交係。

  蔣萬安花了一年半時間拿到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碩士,又用了不到三年時光,獲得法學博士。2007年11月初,考取了美國加州律師執照,加州律師執照很難考,蔣萬安居然能克服困難考取。

  回想起兒子萬安的名字,蔣孝嚴若有所思地說:“我兒子萬安的名字,是經國先生取的。萬安出生後,王升先生就跟經國先生報告,經國先生聽了之後很高興,思考了幾天告訴我,孩子就取名為萬安,他說孝嚴、孝慈在萬安吃了很多苦。我跟孝慈的名字是老先生取的。因為我自己就是在江西萬安長大的,那堿O全江西最窮的一個縣。經國先生取名萬安,就是要我和萬安本人,知道毋忘在莒,經國先生借著兒子的這個名字告訴我,記得你小時候經歷的辛苦歲月。”

 

  
發送給好友】【列印】【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台北中正紀念館改名 周邊店家怨生意掉30%
·蔣介石後悔拒收琉球群島
·吳伯雄和宋楚瑜擁抱 國親合併“拭目以待”
·臺當局13日開放蔣經國大溪(頭寮)陵寢一天
·毛澤東寫詩邀蔣介石回大陸
·銅像的感慨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門評論排行
臺海熱點透視
頻道特別推薦
特別策劃 華夏視點
媒體鏈結 學者專欄
經緯觀察 八方言論
臺海熱點 臺海七日談
鏡頭中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