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兩岸 -> 經緯觀察

 


于右任的晚年生活

04/22/2008/08:52
華夏經緯網

 

 

于右任

 

于右任到台灣之初,髮妻高仲林及長女于芝秀在原籍,幼子于中令及其母沈建華留居上海(中令時年僅十余歲,後送去臺),大兒子兒媳又在南美洲,一家人分居大陸、台灣、南美數處,音訊阻隔,頗以為苦。

 

于右任晚年在台灣,除了為亡友寫序、寫墓誌銘,三月三、五月五、九月九參加詩會外,其餘時間便是讀書、看望朋友。後來由於腿有寒症,朋友上門的多,他到朋友家去的少,但也有幾位老友是經常走動的。

 

于右任在台灣的官邸,坐落在台北市和平東路青田街,它是戰前日本人建造的一座住宅,以木質結構為主。大門是綠色油漆的,院落不大,有幾株老樹,還有幾盆海棠點綴其間。于右任的書房名叫“老學齋”。

 

由於來訪的客人太多,開支也大,加上每月總會碰到幾位窮朋友前來告貸求援,因此,到了每月下旬,薪俸用光了,就鬧起“饑荒”來。向人去借吧,堂堂的“院長”,既難啟齒,也諸多不便,所以這類難辦的差事常讓老副官宋子才去辦。宋從大陸跟隨他到台灣,對老“院長”的為人十分了解,曾勸過老人,也在經濟上卡過老人,但都不生效果。到緊要關頭只得把自己的一點積蓄也貼上,但杯水車薪,無濟於事,最後只好到處借債度日。

 

有一年,著名畫家張大千由國外回到台灣(張一直在巴西、美國居住,1977年始回台灣定居),得知老人經濟很困難,主動接濟他一筆錢。老人和張大千是很要好的朋友。據說,這筆錢後來償還了宋子才平日所墊付的款項。

 

1962年元旦,于右任在“監察院”參加了開國紀念會以後,回首半個世紀以前的往事,不禁黯然神傷。他在日記中寫下了對身後事的意見:

 

112:“我百年後,願葬于玉山或阿里山樹木多的高處,可以時時望大陸。(在這一段日記旁自注:“山要最高者,樹要大者。”)我之故鄉,是中國大陸。”13日:“早想辭職,種種事故,做不清楚,滯留而又滯留,謂之何哉!”22日:“葬我在台北近處高山之上亦可,但是山要最高者。”可見死的問題經常在他腦際縈繞。

 

 

 

于右任簽名照

 

又過了兩天(124),一夜未眠的老人,在天微微明時,寫下了《望大陸》這首使人愴然涕下的悲歌: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天蒼蒼,野茫茫;山之上,國有殤!

 

老人寫了這首摧肝裂肺的哀歌之後,在人世間生活了兩年零九個月又十七天。

 

196451,是他在世上度過的最後一個生日。

 

這一年的72日上午11,老人支撐著病體,應台灣大專學校本屆畢業僑生之約,會見了12名僑生代表,同這些青年人談了“立志”的問題。

 

不久,他生病住院。在醫院的三個月堙A于右任曾試圖寫份遺囑,據身邊的人說他寫過好幾次,因心緒不寧,寫了又撕,撕了再寫。在那種情況下,能寫點什麼呢?所以最後於右任沒有能夠留下遺囑。

 

1110晨,他的血壓開始下降,心音減弱,心跳不規則,脈搏及呼吸先快後慢,身邊的人呼喚他不再有任何反應,醫院施用各種方法搶救,已氣息微弱。

 

當晚8點正,于右任先生與世長辭。

 

(摘自《于右任傳》百花文藝出版社2007年出版)

 

文摘報

  
發送給好友】【列印】【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宋子文的晚年退隱生活
·台灣特務三次暗殺葉劍英
·周恩來與蔣介石的五次談判
·揭秘西安事變中的宋氏兄妹
·康熙重用降將施瑯發兵統一台灣
·揭秘台灣對大陸間諜飛行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門評論排行
臺海熱點透視
頻道特別推薦
特別策劃 華夏視點
媒體鏈結 學者專欄
經緯觀察 八方言論
臺海熱點 臺海七日談
鏡頭中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