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 台灣資料庫 軍情檔案
台灣“漢光”演習“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簡介
華夏經緯網   2020-08-27 16:17:31   
字號:

    兵棋推演(War Gaming)是指“對抗雙方或多方運用兵棋,按照一定的規則,在模擬的戰場環境中對設想的軍事行動進行交替決策和指揮對抗的演練”,在形式上,主要分為手工兵棋推演和電腦兵棋推演。作為一種室內軍事演習方式,兵棋推演不但能用於預先推估戰爭局勢發展,還可通過虛擬軍事實踐達到教育訓練、完善作戰方案、創新作戰理論、論證武器裝備、考察參演者能力素質等目的。早在20世紀80年代,臺當局即在“漢光1號”軍事演習中引入手工兵棋推演環節。在2004年“漢光20號”演習時,臺軍首次運用了2003年從美國引進的“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Joint Theater Level Simulation,JTLS)此後,利用該系統進行兵棋推演成為臺當局“漢光”演習的“規定動作”之一。了解“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的運行原理與實際應用,對我們管窺臺當局軍事策略大有裨益。因此,本文擬在介紹“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基本知識的基礎上,描述臺軍在“漢光”演習中利用該系統開展兵棋推演的組織架構、實施流程及主要目的,以就教于方家。

    一、JTLS的發展及其應用

    “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是美軍開發的電腦輔助兵棋推演系統,採用紅、藍兩軍對抗互動操作模式,是由電腦模擬多方向作戰倣真環境並決定指揮官勝負概率的兵棋推演系統。該系統于1995年被美國國防部、參謀長聯席會議正式採用後,陸續成為美軍、北約及其主要盟友普遍使用的兵棋推演工具。整體上來看,“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可對涉及陸、海、空、網等多軍種,軍、民等多維度的全方位與全時域戰區級軍事態勢進行互動式模擬,其直接運用就是通過虛擬軍事實踐,以較低成本達到較好的聯合作戰訓練效果。

    (一)JTLS的發展脈絡

    1983年,在美國戰備司令部、陸軍軍事學院和陸軍概念分析局的聯合資助下,美國羅蘭司(Rolands& Associates Corporation,R&A)著手研發“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用於“分析、開發和評估應急預案和聯合戰術,評估可替代性軍事戰略,分析與指定作戰系統有關的作戰單位結構”。自1983年至今,“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已經歷多次版本迭代和功能升級。其中,,2005年5月面世的“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3.0版本,實現了Web功能。2016年11月,“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升級為5.0版本後,具備了檢索、訪問全球非密數據庫等功能。而目前美國及其盟友使用的“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為2017年2月發佈的5.03版。

    在實際部署上,“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主要被部署在美軍聯合參謀部、美國中央司令部、美國歐洲司令部、美國南方司令部、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海軍研究生學院等,法國、日本、澳大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台灣等國家和地區也是“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的用戶。在應用方面,該系統被美軍及其盟軍用於模擬任務清單所定義的戰役級常規聯合作戰和合成作戰,包括空中、地面、海上、兩棲和特種部隊協同作戰、低強度衝突等,其中,典型代表就是由軍、師一級指揮官參演的“內部觀察”(Internal Look)演習。除了軍事用途外,“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還可用於應急事件預演及城市安防等場景。

    (二)JTLS的基本構成

    研發之初,“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主要運行在UNIX平臺上,該設計需在大容量信道上交換大量、持久的數據。而2005年5月發佈的“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3.0版本,其體系結構被設計成Web模式。這一設計類似商業Web服務,利用獨立於作業系統的基於Java的客戶端工作站和Web瀏覽器,大大降低了帶寬要求。因此,目前版本的“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的通用性得到了大幅提升,其網路託管介面程式為Java應用程式,作業系統與平臺相互獨立,可在Linux平臺和微軟Windows作業系統中運行。

    據公開資料顯示,“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由六個主要程式和若干較小的輔助程式構成。通過運行這些程式,“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可以完成準備想定、作戰模擬與結果分析等工作。具體來看,六個主要程式分別是想定準備工具、系統設置和初始化程式、作戰活動程式、網路服務、參演方介面程式、想定輔助工具等,其中,作戰活動程式、網路服務、參演方介面程式是該系統的核心程式。除上述主要程式外,空中任務輔助工具、戰爭功能模組、事件驅動模擬程式、模擬編程語言等較小的輔助程式也為“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的順暢運行提供了重要保障。

    (三)JTLS的主要功能

    “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可模擬多國(10個陣營)間戰區級軍事聯合作戰行動,通過兵力控制、地面作戰行動、空戰行動、海軍戰鬥行動、後勤保障以及指揮、控制、通信和情報等作戰模擬等功能,精確推演地面、空中、海上、特種作戰、後勤與情報等軍事行動,其模擬層級下至單兵,上達戰區級指揮部,可完整推演整場戰役的各個環節。具體來看兵力控制功能主要包括指揮權、參演部隊各方之間的關係(友方、中立方、可疑方或敵方)交戰規則。地面作戰行動功能主要包括地面部隊機動與部署、地面分隊攻擊作戰、遂行非戰鬥動作、防禦、阻滯或撤退、地面佈雷、地面單元的合成與拆分、修復目標、摧毀目標、命令增援火力等。空戰行動主要是通過使用自動化空中特遣任務命令生成器,或人工輸入指令,抑或兩者並用的方式,實現機載預警、空中加油、戰鬥空中巡查及防禦性防空、攻擊性空中支援、護航、武裝偵察和非武裝偵察、電子戰、空中攔截和攻擊性防空、防空壓制、空投部隊或補給、空運部隊或補給、區域巡邏任務(反潛戰監視)等功能。在海軍戰鬥行動方面,“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可模擬海上部隊獨立或協同執行艦對艦導彈攻擊與艦炮攻擊作戰、兩棲裝載與兩棲攻擊、區域巡邏和反潛戰、基於航母的空中作戰、水雷作戰等任務。在後勤保障方面,該系統可模擬後勤部門所需的自動化申請、投送等場景。在指揮、控制、通信與情報方面,“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除為參演者定期提供情報報告或由參演者自行檢索情報報告外,還可讓同一方部隊中的所有作戰單元共用戰場態勢——借助該功能,任何一個參演單元獲取的地面情報、空中情報、海上情報、非戰區情報等,都能為整個部隊所用,確保使指揮官在掌握敵情的基礎上,制定計劃且實施行動。

    (四)實施推演的主要人員

    利用“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進行兵棋推演需要五類人員的參與,他們分別是演習導演、高級控制員、技術協調員、電腦系統管理員以及參演方。在具體分工方面,演習導演負責計劃和管理兵棋推演;高級控制員負責監控演習過程,並利用該系統建立電子作戰空間,滿足演習導演所提出的作戰需求或訓練目標;技術協調員負責啟動與結束兵棋推演,監控所有用於倣真的電腦資源並提供技術支援;電腦系統管理員負責對電腦進行配置和協調軟體變更與硬體維護;參演方負責輸入兵棋推演指令,監控所分配兵力狀態,參演方一般可分為指揮官、陸、海、空、情報及後勤等六種類型。

    二、臺“漢光”演習兵棋推演的組織架構

    台灣在成為美軍“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的用戶前,一直在探索、研究與使用兵棋推演系統。1984年,臺軍“漢光1號”演習在實兵演練前進行了兵棋推演,當時的兵棋推演主要是依託手工推演。1986年,臺軍在“漢光3號”演習中使用了由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研製的“戰場即時資訊系統”。1987年,“漢光4號演習使用了類似美國“海軍作戰管理專家系統”的“師級指管通情作戰系統”。1990年,臺軍在“漢光7號”演習中使用了“陸勝一號”系統,供部隊實施兵棋推演。2000年,臺軍自主研發了“戰區聯戰電腦兵棋系統”。2003年,臺軍循軍售方式,從美軍手中購買了“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並將其安裝在“衡山指揮所聯合作戰演訓中心”。在2004年的“漢光20號”軍演中,臺軍首次使用“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進行了兵棋推演。此後,該系統成為臺軍兵棋推演的主要工具。需要指出的是,除“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之外,臺當局在“漢光”軍演中進行兵棋推演時,還會頻繁使用其他輔助工具,包括“模擬戰情系統”、“指揮控制報文系統”、“演習新聞網”,等等。

    (一)臺軍“漢光”軍演兵推的主要機構

    臺軍“漢光”演習兵棋推演主要由“國防部戰略規劃司”、“國防部整合評估室”和“聯合作戰演訓中心”三個機構負責。其中,“戰略規劃司”和“整合評估室”分別負責對兵棋推演進行規劃與評估,“聯合作戰演訓中心”負責具體實施兵器推演。

    “戰略規劃司”于2002年3月1日編成,配合台灣軍隊的組織調整與再造,整合產、官、學、研等各界的思想,研析整體“國防”戰略環境,研究“國防”政策,精進軍事戰略計劃,下轄“戰略研析”、“國防政策”、“建軍規劃”與“軍制編裝處”等處。“整合評估司”負責執行戰略規劃、建軍計劃、兵力結構、軍事能力與資源分配分析評估等相關“國防”事務的效益與建議,同時負責制定臺軍模式模擬的發展規劃與政策,下設“效益評估處”、“凈評估處”與“模式模擬處”等三個單位。“聯合作戰演訓中心”除負責運用兵棋推演系統與各項輔助工具,支援臺軍執行聯合作戰演訓外,還承擔臺軍兵棋推演發展運用以及相關軍事參數蒐集與系統管理等任務。該中心編制四十余人,成員在聯合作戰訓練與兵棋推演運用方面均具備較高專業知識技能。

    (二)臺兵棋推演參演單元及其流程

    臺“聯合作戰演訓中心”在2015年發佈的一份公開材料中透露,臺軍在利用“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進行軍演時,參與演練的相關單元主要包括攻擊部隊(即“紅方”,擔任假想敵,與防禦部隊進行對抗)、防禦部隊(即“藍方”,主要訓練對象)、戰術執行人員(按照防衛命令操作兵棋推演,並上報戰果)、演習控制人員(負責演習控制、狀況下達與系統運作)、觀察人員(觀察與記錄訓練對象推演執行狀況)、評審分析人員(分析重大戰備議題訓練成效)。

    按照慣例,“紅方”通常由台灣地區“國防大學”的教官與學生扮演,“參謀本部”及“三軍司令部”組成“藍方”,雙方使用“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進行紅藍對抗,最後再以“漢光演習”實兵操練方式驗證推演結論,並在當年年底前,由臺“副參謀總長”攜推演結果至美國太平洋司令部進行交流,讓美方了解台灣軍事戰略及部署的優缺點。

    具體開展兵棋推演活動時,臺軍通常會在 “聯合戰區演訓中心”統籌安排相關人員,並採取全天24小時3班制進行推演。參演單位在實現物理空間分隔的前提下,分別扮演“紅方”的陸、海、空軍和“藍方”的“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空軍作戰司令部”、“海軍特遣艦隊”、“陸軍作戰區”與“前線防衛司令部”等。推演過程中,“紅方”依據想定狀況及動次操作“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實施各項作戰攻擊行動。“藍方”則通過模擬戰情系統獲得“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所模擬的戰場態勢,並通過指控系統下達作戰命令,由戰術執行小組進行倣真系統操作,並將戰況上報防禦部隊。在紅、藍雙方展開對抗的過程中,觀察人員會密切觀察訓練對象的成效,並將觀察記錄交給分析人員進行研判。

    三、臺軍利用JTLS進行兵棋推演的主要內容

    臺當局使用“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進行兵棋推演的內容基本上都以臺當局的軍事戰略為依據,具有鮮明政治色彩。

    2000年陳水扁上臺後,奉行“台獨”路線,幻想“以武拒統”,揚言要“拒敵彼岸、擊敵海上、毀敵水陸、殲敵灘頭”。臺軍該時期的兵棋推演想定亦充分反映出這一點。2004年“漢光20號”演習中,臺軍設定的場景是大陸以導彈對台灣政治、經濟和軍事中心發動大規模“點穴戰”,同時還發動空襲和特種作戰,逐步掌握“制空權”、“制海權”和“制資訊權”。對此,臺軍的“反制劇本”是“本島防衛作戰”,在承受大陸“第一波”攻擊後,臺海、空軍保存了四分之三的力量,陸軍則保持80%的戰力,留足兩周以上的時間讓美國馳援台灣。2007年“漢光23號”演習兵棋推演中,臺軍以“前瞻2012年臺海情勢可能的發展與變化”作為想定,最後,臺當局防務部門宣佈兵棋推演結果,稱台灣在西部重要軍事設施遭解放軍導彈重創的情況下,登陸台灣的共軍全數遭殲滅。

    2008年,馬英九執政後,以“不統、不獨、不武”的政治立場推行“守勢防衛”軍事戰略,強調要“止戰而不懼戰、備戰而不求戰”,戰略上不再主動對大陸發動所謂“先發制人”攻擊,作戰重點放在本土防守,主張建立“嚇不了(鬥志高昂)、咬不住(封鎖不住)、吞不下(佔領不了)、打不碎(能持久抗敵)”的“固若磐石”整體“國防”力量。在“漢光24號”演習中,臺軍重新明確“戰略守勢及海島防衛作戰”思路,在利用“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進行為期5天的兵棋推演時,特別將海、空作戰與陸上作戰時間比例由以往的4:1改為1:4,海、空軍演練僅用1天時間,其餘4天時間都用來推演各種地面防衛作戰,明顯弱化“先制反制”作戰,凸顯本島地面防衛作戰,著重檢驗部隊反登陸、反空降及北上增援的能力,因此,實兵驗證階段的所有演練也都是以陸軍為主,內容集中在本島防禦方面,包括島內城市防禦、聯合兵種遂行城鎮作戰等,具有挑釁性的攻擊性武器都未在演習想定中出現。

    2016年蔡英文上臺後,將台灣的軍事戰略調整為“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核心內容是“拒敵于彼岸、擊敵于海上、毀敵于水際、殲敵于灘岸”,在強調“固守”的同時,增加了咄咄逼人的攻擊性,與陳水扁當局的“以武拒統”策略如出一轍。在2017年“漢光33號”軍事演習的兵棋推演環節,臺軍打破傳統慣例,不以演習第二年(2018)為想定時間,而是以2025年兩岸態勢為立案背景,設想屆時解放軍將擁有3個航母戰鬥群,殲-20、殲-31戰機等先進武器裝備亦大量服役,而臺軍則有可能從美國購得F-35戰鬥機,台灣自製的潛艇也將下水並組建成軍。依照臺當局的推演結果,臺軍僅用“20架F-35就擊潰了解放軍3個航母戰鬥群”。2019年,臺軍開展“漢光35號”兵棋推演,在參數設計上導入了解放軍殲-20戰機、部署在中國東南沿海的S-400防空導彈、射程超過200公里的衛士遠程火箭炮等武器裝備。按照劇本,“紅方”對台灣實施登陸作戰後,“藍方”依照“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的防禦構想,對“紅方”進行了有效反擊。需要出的是,臺軍還在此次推演中想定攻擊方將釋放“偽資訊”、“假新聞”打擊島內民心士氣,並將其作為進攻手段之一,對此,臺“參謀本部”首度提高層級垂直整合情報、政戰等10個單位組成“資訊作戰小組”。

    四、臺“漢光”演習兵棋推演的目的

    一是提升軍事指揮人員戰術技能。在臺防務部門看來,使用兵棋推演可有效幫助其軍事人員“全面了解作戰進程”、“磨練戰術素養”、“提升指揮能力”。因此,臺軍“漢光”演習兵棋推演的參演人員多為各級軍官與參謀人員,臺當局也希望通過借“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進行紅藍對抗,磨練各級指揮官的決策、參謀和籌劃能力,深化他們對臺軍現行指揮程式、行動程式、戰鬥程式的理解,期望其能在戰時發揮最大戰鬥力。

    二是結合實兵演練論證戰略規劃。臺當局認識到,兵棋推演作為一種研究方法和打磨作戰計劃的決策機制,可用來檢驗臺軍總體軍事力量,研發新的戰術概念或戰略規劃。因此,臺軍在“漢光”演習第一階段進行兵棋推演,目的就是檢驗自身作戰計劃的可行性,發現作戰方案、部署和訓練在對抗條件下存在的的缺失。在兵棋推演得出結論後,臺軍會結合實兵演練驗證這些內容,並以此為基礎探討未來建軍、備戰的方向。

    三是搭建美臺軍事合作平臺。台灣目前使用的“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以美軍太平洋司令部為主機,不但存有美臺共同修訂的有關大陸的軍事參數,還能通過美軍太平洋司令部,與部署在日本、南韓等地的“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進行連接,臺當局也曾多次借此深化美臺軍事合作縱深,讓美軍現役或退役將官率領軍事顧問團觀摩“漢光”兵棋推演。2004年“漢光20號”演習,美軍前太平洋艦隊司令布萊爾就親率60多名美國軍事問題專家與官員全程參與,並對臺軍“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進行現場技術指導。在2005年“漢光21號”演習中,美國防部派出約20名美軍軍官,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了兵棋推演。此次軍演,美、日還使用“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首度與台灣進行了連線兵棋推演。

    【摘自《台灣週刊》2020年第7期】

 

 

 

 

責任編輯:左秋子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台灣大事記
  更多
·2020年8月 "立委"受賄弊案震驚台灣
·2020年7月 李登輝台北病逝
·2020年6月 南韓瑜罷免投票通過
台灣資料庫
 
政治事件
  更多
·台灣地區“立法院”的“常設委員會”制度
·“反滲透法”簡介
·民進黨初選民調製度及主要民調機構概況
·台灣地區“公民投票法”的演變及影響
·台灣民調/TVBS發佈7月“六都”市長競選民調
·“九合一”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備戰三大趨勢
·台灣“九合一”選舉概況
“台獨”組織
  更多
·海外“台獨”運動的潮起潮落(下)
·海外“台獨”運動的潮起潮落(中)
·海外“台獨”運動的潮起潮落(上)
·在日“台獨”組織簡介
·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
·“喜樂島聯盟”成立 上演“台獨”鬧劇
·支援“台獨”的政黨團體
軍情檔案
  更多
·臺軍資訊化建設的主要短板
·臺制中程巡航導彈簡介
·臺軍陸航部隊直升機發展運用情況
·臺自製地對地導彈簡史
·台灣“漢光”演習“聯合戰區級模擬系統”簡
·2019年臺軍醜聞弊案大盤點
·臺軍“黑鷹”墜毀事件
歷史資料
  更多
·恩庇侍從體制在台灣(一)
·兩蔣時期蔣氏父子的執政特色
·說“郊籍”
·鴉片戰爭中台灣同胞的反侵略鬥爭
·辛亥革命影響下的台灣少數民族抗日武裝鬥爭
·透視台灣社會的“日本情結”
·台灣現有“邦交國”一覽表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