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 台灣資料庫 歷史資料
透視台灣社會的“日本情結”
華夏經緯網   2019-03-15 09:49:13   
字號:

    □ 王正智

    基於歷史與當前島內政治現實,“日本情結”在島內經濟社會的蔓延已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甚至已對兩岸關係造成了嚴重侵蝕。對此,包括兩岸同胞在內的海內外中日人都應嚴肅對待,並採取積極有效的應對措施。

    一、“日本情結”已在台灣社會氾濫

    台灣的一些人,尤其是民進黨內的激進分子,長期“反共仇中”、“媚日哈日”,甚至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不惜動用各種手段鼓噪誤導下一代。在“太陽花學運”中,有人竟然舉著“支那豬滾回去”的標牌,台灣社會的“日本情結”之重,青年一代受害至深,已對文化認同、民族認同、國家認同產生巨大影響。近些年來,民進黨當局大搞“去中國化”,策應日本右翼反華勢力以強化“日本情結”來衝擊台灣同胞的中國認同,醜態百出,亂象叢生。主要表現為:

    “日本情結”充斥島內社會。1945年台灣光復後,有不少日本人留戀台灣生活,不願意回日本。加上當時的台灣人才不足,有不少日本技術人員被留用,協助水廠、電廠等維持運作。但在“一二八事件”期間,一些日籍人士趁機作亂。事件平息以後,時任台灣長官公署長官陳儀下令將日本人全部遣返,要求“一個不留”。儘管如此,在島內還是有一些日本人潛伏下來,但為數並不多。可是,有日本人血脈、與日本有著千絲萬縷聯繫、靠日本人起家上位發財的人卻分散在島內各個角落,以等待時機。蔣經國之後有著濃厚“日本情結”的李登輝上臺,2000年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台灣社會的對日好感隨著執政者的強力推薦而逐漸演變成社會化現象。雖然2008年國民黨重新上臺執政,兩岸間交往更加密切,但民調顯示,台灣社會對日本的好感度仍在慣性攀升,在“台灣主體性”凸顯的同時,島內的“日本情結”仍在強化。

    “日本風情”讓年輕人著迷。日本對台灣的影響,不僅限于政治領域同時也浸入到思想文化方面。年輕群體中有迷戀日本文化的“哈日族”,特別迷戀于日本流行文化,對日本的動漫、娛樂文化、時尚玩物情有獨鍾。每年都有大批台灣學生到日本觀光、訪學、留學,日本成為許多台灣學生休閒旅行的首選地。日本許多國立、公立及私立的大學都會給台灣生名目繁多的獎學金,鼓勵他們到日留學。每年臺日間各大高校也會定期互訪。近幾年,臺日間的各界別各領域交流互動日趨密切。日本政府也以多種管道在台灣社會以“文化滲透”的方式來保持其在台灣社會的影響力。

    “親日抗中”有所抬頭。為什麼當時會出現“抗中、親日”的社會情緒?美國社會心理學家喬治.米德認為,社會是在人與人互動之間產生的。所以,人與動物最大的區別就是人具有反思能力,在反思的基礎上,個人意識受社會環境的影響,同周圍的人對某一現象形成一個共同的反應。台灣社會“抗中、親日”的氛圍,很容易使社會中的個人受到影響,匯聚成一股集體意識。再者“解嚴”後,追求“台灣主體性”變成愛台灣的表現,而過去的被殖民記憶卻成為反抗曾經的“祖國認同”的情感依據,由於“日本情結”和“台灣認同”二者的捆綁式發展,“日本情結”就成為對抗大陸爭取台灣“主體性”的對抗性情緒。“台灣主體性”是後殖民情緒表現出的自保意識。經歷長期特殊的殖民歷史背景的台灣,在自我反思過程中產生了急切想擺脫被政治控制和思想束縛的困境。但近年來在擺脫後殖民困境的進程中,擺脫“中國認同”的意識佔居高地,而對真正殖民過自己的日本卻反常的親近,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二戰”後國民黨對台灣社會實行“威權”思想控制的基礎是“中國意識”,在國民黨失去“中國正統”代表權後,對台灣的統治也漸漸與曾經殖民統治過台灣的帝國主義國家劃上等號,產生情感障礙,出現認同錯位。

    “認賊作父”卻不以為然。“二戰”後,日本在台灣的經濟發展史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台灣是典型的外向型經濟體,日本成為台灣重要的貿易夥伴之一。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堙A台灣都處於日本經濟上的依附地位。2008年國民黨重新上臺執政,兩岸關係步入和平發展新階段,臺日間經濟關係不但沒走下坡路,相反還隨之強化。臺日間為了共用大陸的廣闊市場強化兩者間的互補性,在基於長期形成的“臺日經濟共同體”。日本“親臺”人士和“台獨”勢力都喜歡宣稱台灣與日本是“命運共同體”,宣揚台灣與日本是經貿上密切合作夥伴,並且擁有共同的“民主價值”理念。在台灣社會,支援臺日雙方是“命運共同體”的人卻把大陸作為假想敵,日本“親臺”反華勢力通過“台獨”組織在台灣社會渲染對日認同,強化“日本情結”,並以此為基礎宣揚“中國威脅論”,持續向台灣社會輸入日本的價值觀念,妄圖挑起兩岸的對抗情緒。

    二、“日本情結”擠壓“中國情結”空間

    台灣有其自身特殊的歷史遭遇,“二戰”後部分台灣人在潛意識堣晶鴾擖酵h有特殊的感情。但是,這種感情在複雜的歷史條件下,逐步異化演變成阻礙中國認同、助推“台獨”的政治工具,與“大陸情結”形成排斥對衝之勢,也一定程度地擠壓島內統派的生存發展空間。

    借強化“日本情結”助推對日認同。日本政界的“親臺”反華勢力和“台獨”分子相互勾結,不斷向台灣社會輸入“親日”的意識形態,民間組織通過多元的管道推動台灣社會的對日認同。台灣社會“解嚴”後,臺日互動環境逐漸寬鬆,民間組織也逐漸發展起來。如“李登輝之友會”,一直是幫助李登輝在日本活動。另一個在台灣有歷史基礎的臺日民間組織“高座會”,1943年曾將8000多名台灣少年送到日本神戶訓練。日本政界透過臺日民間組織,保持日本在台灣的存在感,特別是透過台灣社會殘留日本殖民統治的遺緒來拉近台灣民間對日本的“親近感”,旨在擴大對日認同,強化“日本情結”。

    “本土”認同異化形成“親日”土壤。台灣社會是一個移民社會,不同的族群受日本統治的歷史遭遇不同,也顯現出本土認同的差異。“本省人”與“外省人”在對日態度上就有很大的差異。以李登輝為代表的受過“皇民化教育”的“本省”政治人物,上臺後故意挑起族群矛盾發動塑造“台灣主體性”的政治動員,把“去中國化”與“親日”情感進行捆綁,以此來擴張“本土”意識,“抗中、親日”的思維成為當前許多台灣人的處事價值觀。“本省籍”年輕人受其祖輩對日本懷舊情感的影響,加上在“親日”的環境下成長,形成對日本的特殊好感。而外省籍年輕人由於與本省籍年輕人一樣都在“親日”的環境中成長,加之沒有像祖父輩有遭受過日本人欺淩的記憶,對日本的好感程度已經與“本省籍”青年沒有太大差別。台灣的原住民與“本省人”和“外省人”相比一直處於弱勢的地位,在日本殖民時期所遭受的統治與“本省人”也有很大差別。殖民時期在山堛滬鴞磳薔悜鴠跼a有歧視意味的“蕃”改名為“高砂族”。由於原住民的民族特殊性,日本對其統治更加嚴酷,實行所謂的“蕃政”。這一政策雖引起原住民的強烈反抗,但也造成在台灣光復後仍有人使用日語交流的奇怪現象。

    統派的政治認同與“日本情結”格格不入。“二·二八事件”後,台灣人認同再一次異化,後殖民遺緒中一直擺脫不了“日本影子”。當時的國民黨當局,不但無法抹去民眾對日本的記憶和情感,還加深了對當局的失望乃至仇恨。當前,台灣社會“日本情結”的膨脹及“本土”認同的差異,已經成為“台獨”勢力培植“主體性”認同的政治著力點。統派認同“九二共識”,主張民族復興和祖國完全統一,與島內社會普遍存在的“日本情結”沒有交集,因而被認為是“不入流”的另類。儘管兩岸及在外華人華僑對統派組織的發展普遍關注和支援,但在島內政治參與有限,地位與影響不高。

    三、遏制“日本情結”膨脹不容放鬆

    台灣社會的這種“日本情結”已經異化為影響台灣人身份認同、國族認同、文化認同,具有鮮明政治色彩和排他性的特殊情感和受“台獨”和反華勢力操控的籌碼,必須從維護祖國統一,實現民族復興的高度加以引導,旗幟鮮明地遏制其膨脹。

    要切實認清“日本情結”的嚴重危害性。過去,日本政界蓄意在臺強化“日本情結”,是分離主義作祟,是對台灣、對整個中國、對中華民族的不友善。一方面,要引導兩岸同胞在深化中日傳統友誼,發展睦鄰友好關係的基礎上,認清當前台灣社會的對日認同和割捨不斷的“日本情結”已經異化成為許多台灣同胞身份認同、國家認同、民族認同的嚴重情感和心理障礙,這種不良情感已經明顯有悖于“一個中國”原則的政治傾向。必須認清台灣社會的對日認同和“日本情結”對中國和中華民族利益的危害性;認清反華的不良用心和政治圖謀;認清去“日本情結”是維護國家和民族利益的正義之舉,是發展健康穩定中日關係和兩岸關係的現實需要。另一方面,要提倡和鼓勵兩岸同胞與日本各界進行正當往來互動,發揮中華傳統文化優勢和對日外交資源優勢,推動兩岸與日本間各領域的務實合作,引導兩岸同胞和各界人士正視歷史面向未來化解矛盾分岐,避免在中日關繫上的不良炒作或刻意煽動民族仇恨等民族主義行為。要把推動台灣社會去“日本情結”與強化民族主義區分開來,去“日本情結”有利於強化兩岸中國人認同、民族認同,更好地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鞏固中日傳統友誼。

    要儘快封堵“日本情結”的傳輸管道。“台獨”人士通常都親日,越是臺面上政治人物“日本情結”越重。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謝長廷、蘇貞昌無一例外,算得上是親日、媚日、哈日的人物。日本政府以公益財團法人所設立的民間機構日臺交流協會,以及台灣在日本的“台灣日本關係協會”、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是密切臺日交流往來,輸送對日認同和“日本情結”的主渠道。

    要在海內外形成反“獨”促統的正確導向。大陸的迅速崛起和兩岸民間交流合作日益頻繁和深化,為島內反“獨”促統奠定了堅實基礎。大陸支援統派是民族大義和祖國和平統一大業的現實需要。愛國不分先後,國家統一需要匯聚海內外華人華僑的智慧和力量。在島內,要努力搭建統派聯誼聯合平臺,建立工作協作聯動機制和情況通報機制,促進統派力量整合,形成反“獨”促統的強大陣勢。大陸各級統戰和對臺工作部門,應加強規劃,密切與島內統派組織的聯繫,關注統派組織的力量建設,指導統派組織有序開展活動。要在全社會營造支援、聲援統派的氛圍,旗幟鮮明地高舉反“獨”促統大旗,提升統派士氣,震懾“台獨”分裂勢力。

【台灣週刊 2019年第2期】

 

責任編輯:左秋子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台灣大事記
  更多
·2019年1月
·2018年12月 賴清德做敗選結果檢討
·2018年11月 台灣縣市選舉民進黨慘敗
台灣資料庫
 
政治事件
  更多
·台灣地區“公民投票法”的演變及影響
·台灣民調/TVBS發佈7月“六都”市長競選民調
·“九合一”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備戰三大趨勢
·台灣“九合一”選舉概況
·2016年島內政局十大事件
·蔡當局執政首月十大施政與爭議事件
·台灣歷史上幾次較大的“學運”(下)
“台獨”組織
  更多
·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
·“喜樂島聯盟”成立 上演“台獨”鬧劇
·支援“台獨”的政黨團體
·獨立台灣會
·“特殊兩國論”
·“台灣革命黨”
·“台灣學生社”
軍情檔案
  更多
·2018年台灣軍事回顧
·台灣2007年至今軍費預算統計
·過去8年間臺向美軍購達75億美元
·臺軍草擬預算欲大規模採購M1A2坦克
·臺軍2016年醜聞弊案盤點
·臺軍近年來意外事故一覽
·這些年,台灣軍方鬧出的烏龍“神劇”
歷史資料
  更多
·透視台灣社會的“日本情結”
·台灣現有“邦交國”一覽表
·“九二共識”的由來
·台灣醫生的政壇強勢傳統
·兩岸共護南海編年志(八)
·兩岸共護南海編年志(七)
·兩岸共護南海編年志(六)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