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朝臺動態 市情簡介 投資朝陽 政策法規 四大文化 風土人情 風景推薦 臺辦設置
繁體/簡體
    在遼寧、河北、內蒙古三省(區)交界,在一方大美之地,名謂朝陽。"朝陽"之名,語出《詩經•大雅》"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之句,雋美的意蘊昭示了此方水土的卓而不凡。朝陽之美,在於遍地散發的文化神彩。這裡是中華人類的發源地之一,早在10萬年前,"鴿子洞人"就在此開拓耕耘,繁衍生息。從秦朝開始,歷代統治者及北方的貴族勢力,相繼在這裡子設置郡、縣、府、庭,史有北方唯一重鎮之譽。
朝陽鳥化石國家地質公園
朝陽喀喇沁右翼蒙古王陵
朝陽鳳凰山國家級森林公園
朝陽大淩河人工湖
朝陽大黑山森林公園
北 塔
朝陽陽千佛洞
朝陽佑順寺
朝陽萬祥寺
朝陽清風嶺風景區
朝陽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
東方佛都
東方佛都傳盛名
2013-04-11 09:25:44     華夏經緯網

    遼寧朝陽鳳凰山佛寶塔

    佛教傳入中國以後,經過東漢、三國、兩晉300多年的發展,到東晉十六國時期,才在南北各地廣泛傳播。十六國之時,前燕王朝在東北地區率先接受並信仰佛教,揭開了朝陽乃至東北地區佛教發展的序幕。從此,在各個朝代的崇信和推動下,朝陽的佛教文化得到了空前的發展,佛教建築遍佈朝陽大地,暮鼓鐘聲響徹龍城,高僧大德輩出,佛教文化極其昌盛,影響和促進了東北及北韓半島、日本的佛教文化的發展,成為東北亞佛教文化傳播中心,堪稱是東方的佛都。

    始於前燕

    據《晉書》、《資治通鑒》、《十六國春秋》等史籍記載,東北地區最先接觸佛教並聞而信之,又隨之建廟立寺、禮佛求法的是鮮卑慕容氏統治的前燕時期。西元345年,前燕王慕容皝因 "時有黑龍白龍各一,見於龍山"(即今朝陽鳳凰山),親自率領文武百官臨龍山觀看黑白二龍,在離龍二百多步處,用牛、羊、豬三牲全備的太牢來祭祀。遂為新建的皇宮改名 "和龍宮",並在龍山上創建龍翔佛寺。這是史籍明確記載的東北地區最早的佛寺建築。後燕時期,由於慕容鮮卑貴族的崇奉和提倡,敬重沙門,興建塔寺,佛教思想在統治集團和平民百姓中廣泛傳播,已經在意識形態領域佔據統治地位,後燕統治者對僧人給予優厚待遇,聘請高僧支曇猛等參與軍國大事的咨議和決策,佛教滲透到社會各個領域。建塔、造像活動非常活躍,鳳凰山摩崖佛龕的開鑿就始於這一時期,金屬馬具飾件、建築構件上雕刻佛教裝飾題材圖案廣泛流行。

 

     北燕佛教興盛,高僧輩出。北燕至北魏初期,因遊學于江南而收入《高僧傳》中的龍城高僧就有曇無竭、僧詮、曇弘、曇無成、曇順、法度、慧豫等七位。他們都是彪炳史冊的一代名僧,為中國佛教文化的發展作出了應有的貢獻。

佛像山形金鐺(三燕)

    北魏時期,朝陽佛教已日益興盛,道場遍佈,僧侶眾多。在此期間,文成文明太后馮氏在前燕和龍宮殿基礎上建造一座佛寺,取名"思燕佛圖",這是北魏王朝在東北地區修建的唯一一座皇家塔寺,規模宏大,可與著名的北魏洛陽永寧寺相媲美,在朝陽佛教史乃至中國佛教史上都留下了重重一筆。"思燕佛圖"的建立不僅表達了馮氏對祖先的懷念之情,它對安撫北燕遺民,穩定營州局勢,促進東北佛教的興盛都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受馮太后建思燕佛圖的強烈影響,有諸葛熹等人于北魏正始三年(506年)在今遼寧喀左縣南哨鎮南山村雕造石佛像,還有無名氏在今朝陽縣長在營子一山頂上雕刻佛像等等。可見,當時在營州境內,開窟造像、建塔立寺風氣非常盛行。據史籍記載,當時營州有名的傳法高僧有釋法度和釋慧豫等。  

摩崖佛龕(三燕)

    興于隋唐

    隋唐是中國佛教大發展並達到輝煌鼎盛的歷史時期。當時的營州,州治設在柳城(今朝陽市),既是隋唐王朝統轄東北的政治中心,又是東西方經濟、貿易與文化交流的重鎮,同時也是東北亞地區的佛教文化中心。隋文帝于仁壽二年(602年)頒賜給營州的佛舍利,由高僧釋寶安護送,于四月八日佛誕日安葬在梵幢寺塔(即現在朝陽北塔)。  

石佛像(北魏)

    唐玄宗天寶年間(約西元750年前後),營州軍民與眾僧奉詔對隋文帝敕建的舍利塔(即現在的朝陽北塔)進行維修,在塔檐束腰上裝飾了彩畫。唐朝時北塔仍然是皇家寺廟,寶塔高聳,廟宇恢弘,雕梁畫棟,尉為壯觀。此外,隋唐時期在現在的朝陽城內和城北狼山、城東鳳凰山及周邊地區,也都建有塔寺建築。

    極盛于遼金元

        

梵幢寺塔維修圖

    遼代時期,作為遼代統治核心區域的朝陽,佛教達到了極盛,是遼國境內佛教最發達的地區之一。當時,塔寺建築遍佈城鄉各地,據不完全統計有100多處,迄今可考的遼代寺、塔就有52座之多,完好保存至今的佛塔有14處,居北方各市之首。城東鳳凰山上,現在所見的遼代塔寺遺跡有7處之多。今龍城區大平房鎮黃花灘村(遼代建州城)附近,保存有5座遼塔和一處塔基址。這些寺塔大都規模宏大、華麗壯觀,雕塑圖案美觀、線條流暢、造型生動、精美絕倫。朝陽地區遼代塔寺之多,佛教之盛由此可見一斑。

    遼代時,寺院經濟更加發達。皇室在經濟上給予種種優厚待遇的同時,還有達官豪族和普通信眾的施捨、邑社的支援以及寺院田產的收入,使朝陽佛教在遼代達到極盛。由於遼代統治階級崇奉密教,民間密教信仰也尤為流行,密教成為當時重要宗派之一,使得密教在中國北方大有振興之勢,朝陽現存的佛塔絕大多數為密宗塔,朝陽北塔就是一個弘傳密教金剛乘的教學中心。密教興盛,顯密結合,是遼代佛學的一大特點。

    見於碑志的遼代朝陽佛教人物有創建靈感寺的梁氏兄弟守奇與道鄰、和龍山天慶寺住持智述、創建靈岩寺的可觀、靈岩寺中興者悟開和法頤等。

    金元時期,朝陽佛教仍很興盛。遼代寺廟大多繼續沿用,對少數被戰火毀壞的寺院建築進行了修復或重建。規模比較大的寺院有興中州城內(今朝陽市區)的大觀音閣、崇福寺、大通法寺、和龍山華嚴寺、天慶寺,今朝陽北鄰狼山的三學寺、喀左縣大城子鎮的精嚴禪寺和小城子西南長壽山寺等。位於建平深井鎮的美公靈塔,是朝陽境內保留至今的唯一金代佛塔建築。 

八棱觀塔磚刻佛像(遼代)

     元代朝陽佛教的發展,從寺廟數量就可見一斑。在朝陽舊志有明確記載的寺廟多達60余座。其中一部分是沿襲前代寺院,如華嚴寺、大觀音閣、極樂寺、石柱山寺、精嚴寺等。新建寺廟也隨處可見。元代朝陽寺院的發展出現了集團現象,即一個寺院下有若干個下院的情況,這是元代寺院的一特點。

                                         

釋迦牟尼銅像(元代)

    藏傳佛教熱于明清

    明朝時,隨著成吉思汗的兩支後裔分別東遷到遼西的阜新、朝陽一帶,藏傳佛教開始傳入這裡。十六世紀中葉,明萬曆十五年(1587年),三世達賴索南嘉措應東部蒙古封建主喀喇沁部昆都倫汗即白洪大之請到喀喇沁地方傳法,並建立僧伽習經之所即寺廟,自此藏傳佛教開始在朝陽地區廣泛傳播。

    清代,由於統治者實行以藏傳佛教"柔順蒙古"的統治政策而加以大力提倡,鼓勵修建寺廟,到乾隆、嘉慶年間,朝陽藏傳佛教格魯派發展到鼎盛階段,成為東蒙地區藏傳佛教最發達的地區之一。當時旗有旗廟,村有村廟,大一點的門戶有家廟。可謂十里一寺,五里一廟,廟宇林立。清統治者賦予喇嘛許多宗教、政治和經濟上的特權,一經身充喇嘛,便榮受封典,免除兵役、賦稅和差役,在蒙古民族中地位甚高。這樣,使得很多人入寺廟當喇嘛。當時,家中有弟兄5人,便有3人出家當喇嘛,弟兄3人,便有2人出家當喇嘛。據統計,清朝朝陽6萬多蒙古族人口中就有近1.08萬人出家當喇嘛。藏傳佛教的各種佛事活動充斥在蒙古族的生產、生活的各個領域。特別是在日常生活中遇有祈福攘災、超度亡靈、移屯架屋、生誕壽辰、生老病死、婚喪嫁娶、問卜吉兇等事宜都要請喇嘛唸經。                           

  

銅鎏金文殊像(清代)

    據統計,朝陽地區藏傳佛教寺廟,清代270多座。朝陽地區現存的大型喇嘛廟佑順寺、萬祥寺、北票惠寧寺等,修建費用由國庫支出,皇帝御賜匾額。其中佑順寺同京師白塔寺住持蘇住克圖奏請康熙皇帝敕建並賜名,規模宏大,是目前東北地區保存最完整的大型藏傳佛教寺院。惠寧寺在乾隆年間最為興盛,當時有大小喇嘛3000多人,建有12個大倉,供佛像上萬尊,有"萬佛倉"之稱。

    在藏傳佛教傳入並達興盛的同時,由於關內大批漢民的涌入,朝陽地區的漢族人口數量迅速增加,隨之漢傳佛教漸漸得到恢復和發展,流行的宗派以禪宗和凈土宗為主,興建的漢傳佛教寺廟達到240多座,形成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歷史高峰。   

萬祥寺鎏金寶頂

    明清至近現代,朝陽涌現出許多佛教人物。其中,不乏在國內外有較大影響和威望的高僧,如受康熙皇帝封號的佑順寺創建者綽爾濟喇嘛,善舉頗多的佑順寺第七任住持潘成喇嘛,被譽為"黃衣僧中第一人"的北票延福功德寺住持寧卜喇嘛,蒙古族歷史上的偉大學者和進步思想家、《蒙古風俗鑒》作者羅布桑卻丹,華嚴寺開山祖師、佛學造詣很深的蘊虛法師,精通醫術、享譽海內外的葉喜嘎娃喇嘛,曾任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遼寧省及瀋陽市佛教協會會長的導塵法師,擔任香港菩提學會會長、香港佛教聯合會副會長的法門龍象、天臺宗第四十五代教觀總持永惺法師等。

    東北亞佛教傳播中心

    朝陽是中原文化與東北文化、漢傳佛教與藏傳佛教交融的重要結點,對於北方佛教文化乃至北韓半島、日本列島佛教史的研究提供了有力的左證。 

佑順寺石刻佛像(清代)   

惠寧寺石刻佛像(清代)

    龍城佛教促進了北魏和渤海等地佛教的興起。前燕、後燕慕容鮮卑與北魏拓跋氏同屬北方鮮卑族係,關係密切,世為婚姻。西元339年至362年,代王什翼先後納前燕王慕容皝的妹妹和女兒以及稱為燕女的三位女人為妻。後燕時,北魏道武帝拓跋珪攻克燕都中山,"獲燕主(慕容)寶之季女,……立慕容氏為皇后"。崇信佛教的慕容氏女人同時也把佛教帶入到了北魏王室。特別是北燕馮弘子馮朗之女入魏宮,後成為文成文明太后。她在臨朝聽政期間,更是極力推崇佛教,除為思念先祖在原燕都宮址上建思燕佛圖外,還曾建過許多座佛塔。當時,北魏孝文帝實行的迎像、設齋、度僧、立寺、起塔、論經等各種佛事舉措,都與馮太后推崇佛教有關。現代學者在研究北魏時期開鑿的雲崗石窟時反映出,二期窟龕的漢族傳統建築形式和服飾特點,體現出東方的徐州、龍城等地區佛教因素。

    渤海國,靺鞨所建。靺鞨部居於營州東北數千里(今牡丹江流域),是東北地區一個古老民族。隋時徙居遼西營州附近,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西元696年)返回故地。後建立震國,唐代宗寶應元年,詔以渤海為國。渤海國非常崇信和提倡佛教,是當時東北地區除營州以外第二個佛教昌盛之地。靺鞨在建國之前,其部族首領突地稽、李謹行、乞乞仲象、乞四比羽等長期率部族居住在營州,深受營州發達的佛教文化藝術影響,建國後大力崇信、提倡佛教,並促進了吉林和黑龍江地區隋唐時期佛教的發展。

    龍城佛教輻射影響著遼東高句麗、北韓半島和日本的佛教發展。西元4世紀初至5世紀前葉100餘年堙A鮮卑慕容氏以龍城建立的前燕、後燕及漢人馮氏建立的北燕,與以丸都為都城的高句麗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宗教習俗等各方面都保持著密切的關係。

    三燕時期,佛教題材的蓮花紋、忍冬紋、龜甲紋,以及與漢文化傳統紋飾相結合而產生的忍冬對鳳紋等大量出現,以蓮花紋為主要紋飾的佛教題材,在前燕王慕容皝創建龍翔佛寺時就已經開始使用了,此後便迅速發展起來。

    據考古發現,高句麗佛教題材主要是蓮花圖案,且以墓室壁畫為主。目前所見最早使用蓮花圖案的是吉林集安舞踴墓,時代稍晚些的有長川1號墓、遼寧桓仁米倉將軍墓等。其中長川1號墓壁畫還出現了禮佛圖。此墓的年代大約為西元5世紀初(西元400-430年間)從佛教裝飾圖案以及馬具等方面進行比較,高句麗比鮮卑慕容的略晚,並明顯受到三燕的強烈影響。北韓半島佛教裝飾題材的壁畫墓,以北韓安岳3號冬壽墓為最早,其次是南浦市德興媯o現的幽州剌史慕容鎮墓。冬壽墓墓室藻井上繪有彩色蓮花座、蓮花、舒葉等邊飾花紋,墓主人冬壽,本是遼東平郭(今遼寧蓋州)人,曾在慕容皝時任司馬,後因內訌,于晉鹹康2年(西元336年)逃往高句麗,死於晉永和18年(西元357年)從墓室藻井裝飾佛教內容看,冬壽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他雖死後葬在北韓,但墓葬所反映的卻是前燕文化習俗。高句麗在北韓半島開始創建佛寺,據《三國史記·高句麗本記》記載,是在廣開土王2年(西元393年),比冬壽墓晚30多年。北韓北部發現的其他有佛教圖案裝飾的高句麗墓葬,基本上都比冬壽墓和慕容鎮墓晚,可見慕容鮮卑佛教對北韓半島高句麗人的影響是很早的,可以說,高句麗佛教最初是從前燕傳過去的。直到西元5世紀,龍城名僧法度的弟子中還有遼東高句麗人名叫僧朗的。

     

 

蓮花紋瓦當(三燕)

    佛教傳入日本,直接和間接的根源就是中國。其早期傳入的途徑一是中國南朝通過海路傳入,二是通過北韓半島的百濟陸路傳入。就陸路而言,在早期經過龍城先傳到遼東高句麗,再傳入北韓半島,以北韓半島為橋梁,進而傳播到日本。這個傳播路線,可從三燕馬具、金步搖冠飾在北韓和日本的傳播與發展、演變上得到強有力的左證。

    1988年,朝陽北塔天宮以佛舍利為中心的一大批佛家珍寶發現後,立即引起了國內外學術界和佛教界的高度重視,新聞報道稱這是繼陜西法門寺之後的又一重大佛教考古發現。前來參拜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的國內外高僧大德和各界人士絡繹不絕。

    2004年10月,朝陽南塔石宮錠光佛舍利的面世,使朝陽佛教錦上添花,成為世界上唯一藏有釋迦牟尼佛、錠光佛兩佛舍利的城市。

    朝陽擁有東北地區第一座佛寺龍翔佛寺,堪稱世界唯一的"五世同體"佛塔朝陽北塔,歷史上早唐玄奘207年關外西行取經第一高僧釋曇無竭,諸多讓世人嘆為觀止的佛教文物鎏金銀舍利塔、金銀經塔、波斯素面玻璃瓶和舉世罕見的佛家至寶七寶舍利塔,更有堪稱世界獨一無二的佛教聖物錠光佛、釋迦牟尼佛兩佛舍利等等,讓佛學權威專家們為之感到震撼,北京大學資深教授樓宇烈認為"目前在國內新發現的佛教資源堙A就整體資源看都超不過朝陽,朝陽佛教資源實屬天下第一"。 

朝陽市臺辦供稿 

華夏經緯網 遼寧神韻 瀋陽與台灣 美麗大連 水城鐵嶺 魅力葫蘆島 美麗鞍山 魅力盤錦 魅力本溪 古城遼陽
朝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