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朝臺動態 市情簡介 投資朝陽 政策法規 四大文化 風土人情 風景推薦 臺辦設置
繁體/簡體
    在遼寧、河北、內蒙古三省(區)交界,在一方大美之地,名謂朝陽。"朝陽"之名,語出《詩經•大雅》"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之句,雋美的意蘊昭示了此方水土的卓而不凡。朝陽之美,在於遍地散發的文化神彩。這裡是中華人類的發源地之一,早在10萬年前,"鴿子洞人"就在此開拓耕耘,繁衍生息。從秦朝開始,歷代統治者及北方的貴族勢力,相繼在這裡子設置郡、縣、府、庭,史有北方唯一重鎮之譽。
朝陽鳥化石國家地質公園
朝陽喀喇沁右翼蒙古王陵
朝陽鳳凰山國家級森林公園
朝陽大淩河人工湖
朝陽大黑山森林公園
北 塔
朝陽陽千佛洞
朝陽佑順寺
朝陽萬祥寺
朝陽清風嶺風景區
朝陽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
三燕古都
慕容崛起大棘城
2013-06-17 15:06:11     華夏經緯網

鎏金銅人面飾

    慕容廆,是繼檀石槐、軻比能、莫護跋之後,東部鮮卑的又一著名人物。他生於西元269年,從小生活在慕容首領之家,讀書習武,才氣出眾。二十歲時,已經身長八尺,氣宇軒昂,豪俠之氣凜然于眾。一次父親涉歸帶他到幽州都督安北將軍張華家做客,張華見這個慕容氏青年體魄高大,英氣勃發,不卑不亢,不由讚曰:"君至長必為命世之器,匡難濟時者也。"

    中國歷史經常重復這樣一條規律:每當中央政權穩定時,周邊的民族政權安穩者受益,躁動者受損;每當中原政局混亂時,也是一些實力較強的地方政權圖謀發展的大好時機。慕容廆執政之初,所面對的是西晉中原政權處於一種安定團結的大環境。但是,剛剛做了首領的慕容廆政治上還不很成熟,視野也還不夠開闊。他首先想到的是北邊宇文鮮卑部對父親曾經有過欺侮,決意提兵前去報仇。為此,他給西晉朝廷上了一個表文,請求同意他去討伐,朝廷未批准他的請求,而下旨要他們友好相處。從政治大局上來看,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慕容廆卻怒火中燒,固執地認為晉朝皇帝袒護宇文部索性把西晉也列入了自已的敵對勢力。他一反祖輩以來對中原王朝的忠順友好的傳承,親率大軍攻入遼西腹地,宇文部損失慘重。朝廷聞訊後,急調幽州剌史,征討慕容廆。西晉朝的大兵在肥合(今河北省盧龍縣)與慕容廆進行了決戰,慕容廆大敗。

慕容廆

    西晉王朝的第一次沉重打擊未能使血氣方剛的慕容廆清醒過來,反而更加仇恨晉廷。此後,他經常率兵對昌黎(今遼寧省朝陽西)等地進行小規模的騷擾。後來,慕容廆竟不顧西晉朝廷的制衡,去攻打東部地緣寬闊的夫余國。夫余國建於西元前二世紀,是東北地區少數民族政權,其活動中心在今松花江流域平原地帶,共有700餘年歷史。

    西元285年,慕容廆發兵攻夫余,夫余國王城(今吉林省吉林市)陷落。"王依慮自殺,子弟走保沃沮"(今吉林省延邊一帶)。晉武帝司馬炎知道後,特別氣惱,親自下詔曰:"夫余王世守忠孝,為惡虜所滅,甚愍念之。若其遺類足以複國者,當為之方計,使得存立。"並將救援夫余不力的東夷校尉鮮于嬰免職,以何龕代之。何龕上任後,與依慮的兒子依羅取得聯繫,並派督護賈沈護送夫余王子依羅重返故土。慕容廆派大將孫丁堵截,賈沈率部與孫丁大戰,孫丁敗,退回。依羅在何龕的援助下,收拾舊部,重建家園。這就是"夫余複國"。

    慕容廆因伐鮮卑宇文部和夫余國之事,連續與晉王朝發生了兩次較大的軍事衝突,均慘遭失敗。

    慕容廆認真分析了這兩次失敗的緣由,得出了一條重要教訓:自已與晉廷相比,還不能相提並論;以自已的實力,與晉廷對抗是沒有好果子吃的;只有與晉廷搞好關係,才能給自已以及部眾帶來更大更長遠的好處。於是,慕容廆為自已制定了一條終生不渝的政治路線 "尊晉親王,以自強"。這就是打著尊晉親王的旗號,在晉王室允許的範圍內鞏固壯大自己的力量。

    思路清晰了,馬上就展開行動。西元289年4月,慕容廆派使者進京,向西晉皇帝表示,尊從晉朝,永結同好。晉武帝司馬炎看到了慕容廆的真心實意,很是高興,封慕容廆為鮮卑都督,負責管理東北地區各部鮮卑。在取得西晉上層統治者的諒解和封贈後,慕容廆又與平州地方機構建立了融洽的關係,以真誠的態度拜訪了西晉護東夷校尉何龕,得到了何龕信任。

    最能體現慕容廆尊晉政治路線的,還在於他為晉廷大力維護平州一帶的社會穩定。

    西元301、302兩年間,北方燕地大雨連綿,莊稼無收,餓殍滿路。慕容廆體恤百姓,把自已的糧倉打開賑濟窮人。這不僅使當地人感恩戴德,還深得晉朝皇帝的讚許。遼西等地其他鮮卑部落,盛行搶劫之風,尤其是勢力較強的宇文部和段部,更是以東搶西奪為能事,給社會造成了很大的危害。慕容廆被任命為鮮卑都督後,便開始履行職責。對於參與搶劫的部落。或是好言相勸,或是給予厚賞,盡力安撫,實在不聽招呼的,就用武力制服。

    西元302年,宇文部的屈雲部、素延部瘋狂搶劫,甚至直逼大棘城。慕容廆披甲執刃,率先直衝敵陣,將士奮勇殺敵,屈雲素延部根本不是對手,倉皇逃竄。慕容廆追擊百餘堙A斬俘一萬多人,大獲全勝。自此,鮮卑部無不從之。

    在西晉政權穩定時期,慕容廆對朝廷遵從,在西晉政權動亂之時,慕容廆也表現了忠於朝廷的態度。

    晉武帝死後,其子司馬衷繼位。開始了宗室內部爭權奪利的鬥爭,釀成了晉朝歷史上延續十六年的"八王之亂"。東北地區也捲入"八王之亂"的漩渦之中,對立的兩派勢力也公開交火。以遼東太守龐本為首一派,打敗了以護東夷校尉李臻為首的另一派。遼東邊塞的素喜連和木丸津兩部鮮卑也趁機攻劫郡縣,遼東大亂,居於遼西的慕容廆卻靜觀其變。後來,慕容廆之子慕容翰進言道:現在正是"尊晉親王,以自強"的最好時機,應主動出擊,平定動亂。廆大喜,舉兵聲討素喜連等部,並一舉打敗素喜連和木丸津,把他們的部眾遷到大棘城附近。晉朝廷聞訊後,封廆為昌黎、遼東二國公。 

鮮卑諸部落分佈圖

    慕容廆具有雄才大略,還表現在積極勸進司馬睿的問題上。西晉未年,西晉滅亡後,司馬懿的曾孫,鎮守建康(今江蘇省南京市)的瑯邪王司馬睿,力圖重建晉室。當時,晉室已無力去管理東北的事務,慕容廆可以在東北自立旗號了,但是,他聽從魯昌的建議,派長史王濟渡海至江南,與北方漢族官僚劉琨等180人聯名上書,請司馬睿稱帝。言辭十分懇切:"皇位不能久空缺,國事不能長期荒廢","現在能夠接續晉室統治天下的,只有你司馬睿"。因當時晉懷帝還沒有死,司馬睿不敢登位。西元317年,西晉懷帝死後,司馬睿正式稱帝,史稱東晉。登上皇帝寶座的司馬睿,沒有忘記當初極力勸他稱帝的慕容廆,登上皇位即刻封廆為大單于、昌黎公、龍驤將軍等。這一大串的官銜,讓慕容廆自己都不好意思接受,他以德薄才微為由婉言一一辭掉了。慕容廆不接受東晉所授官職,是他感到自已的實力還沒有真正地強大起來,要想壯大自己,得到晉室真正的器重比接受這些官銜更重要。

    慕容廆在短時間內取得如此驕人的業績,除了對上堅決執行尊晉路線之外,對下還有一個極其重要的舉措,那就是迅速增加人口、大力延攬人才,特別是重用漢族人才。

    招徠流民。晉室的"八王之亂"中原炊煙十家九停,人民饑寒交迫,餓殍鋪滿溝壑。一些僥倖活下來的人,四處逃亡,試圖找個地廣人稀、戰亂較少的地方,以圖活命。而慕容廆所控制的遼西正是這樣一個地域,據《晉書》載:"遼東遼西之地,幸無兵亂,群視為桃源樂土,趨之若鶩,如水就下。"與幽州地區最高長官王浚、遼西段部驅逐流民相反,廆對流民採取了積極安撫的政策,流民大量涌入,其數量超過當地鮮卑人十多倍。《晉書》載:"時二京傾覆,幽冀淪陷。廆刑政修明,虛懷歸納,流亡士庶多襁負歸之,廆乃立郡以統流人。冀州人為冀陽郡,豫州人為成周郡,青州人為營丘郡,并州人為唐國郡"。

    大批流民的到來,為慕容廆提供了充足的勞動力和士兵,加快了生產工具的發展和作戰武器的進步,加強了漢文化的引進,有力地推動了遼西地區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

    延攬人才。慕容廆對流民中的文人、官吏、工匠等,視為珍寶,極力網羅並委以重任。一些有政治抱負的士大夫,在中原腐敗的官場中得不到施展才華的機會,到其他部落得不到賞識,而到慕容廆這裡,卻如魚得水。裴嶷投奔慕容廆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裴嶷,清廉方正,富有謀略,擔任昌黎太守。他的哥哥裴武擔任玄菟太守,裴武死去,裴嶷與裴武的兒子裴開護送靈柩回歸故鄉。經過慕容廆處時,敬賢的慕容廆好酒好飯管著他們,離開時又送豐厚的資財。當裴氏走到遼西時,道路不通。裴嶷想回去投奔慕容廆。裴開說:"故鄉在南方,為什麼還往北走呢?如非要寄居異鄉,段氏強大,慕容氏弱小,為什麼非要到慕容部呢?"裴嶷說了這樣一段話,明明白白地道出了其中原因:"你看段部的首領,哪一個是有深謀大略的?哪一個是深知文人的價值而予以重用的?慕容廆就不同了,他注意政治,有建立霸王事業的大志。慕容部經濟發達,人民也安定,我們到這裡來,既可以成就自已的功名事業,又可以保障家小的安寧。"

    慕容廆在用人上,不分民族,不分親疏,知人善任。

    河東人裴嶷、代州人魯昌、廬江人黃泓、北平人陽耽等人全局觀念強,善於深謀遠慮,慕容廆就把他們視為幫助自已考慮戰略方針的"謀主"。

    平原人宋該、安定人皇甫岌、皇甫岌之弟皇甫真、蘭陵人謬愷,昌平人劉斌等飽學多識,就讓他們掌管秘書機要。

    廣平人遊邃,北海人逢羨,北平人西方虔,西河人宋爽以及封抽、朱右軍、孔纂等人,在上層社會有影響力,忠厚仁義,就安排他們做了輔國大臣、賓友幕僚。

    平原劉讚貫通儒學,引為東庠祭灑,教授官吏子弟。

    慕容廆在官員路線上真正做到了"五湖四海",籠絡了一大批各類人才為自已服務。在慕容氏政權堙A文官有七八成都是漢人,武官有三四成也是漢人。正因為人才的引進,使慕容部迅速崛起,經濟實力,軍事實力急劇增長,成為東北地區最有勢力的部族。

    此時,平州(今遼寧省遼陽市)刺史崔毖對慕容廆的發展壯大感到十分的不安,認為慕容廆已對自己的地位構成了威脅,於是秘密串聯,唆使宇文鮮卑、段氏鮮卑、高句麗組織三部聯軍,聯合攻打慕容部。西元319年,三部聯軍二十七萬大軍,包圍了慕容部政治中心棘城(今遼寧省北票市章吉營子鄉)。而慕容廆只有六萬多人。謀士裴嶷、魯昌等建議:"堅守城池,待機分而擊之。"廆從其言,使用離間計,先派人帶上美酒、牛羊肉等犒賞宇文部。段部和高句麗部則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開始懷疑宇文部,於是急忙撤兵。只剩下了宇文部。慕容廆又派人通報駐紮徒河(今遼寧省錦州市)的長子慕容翰撤回,構成夾擊之勢。宇文部大人悉獨官便派兵先擊慕容翰,結果遭伏擊而敗,翰乘勝追擊,廆帶兵出城夾擊,悉獨官軍隊大亂,紛紛投降,悉獨官倉皇逃竄,三部聯軍也徹底失敗。慕容廆乘勢討伐崔毖,崔毖無力抵抗,如喪家之犬逃到高句麗部。此戰以後,慕容廆成為事實上的"東北王"。東晉朝廷封廆為安北將軍、平州刺史、車騎將軍等官銜,給丹書鐵卷等。

    西元333年五月甲寅日,慕容鮮卑的一代英雄,無冕之王慕容廆病逝,在位49年,享年65歲。他帶著未遂的稱王意願離開了部眾,但他也為其子孫創下了基業,為其子孫稱王鋪就了道路。 

朝陽市臺辦供稿
華夏經緯網 遼寧神韻 瀋陽與台灣 美麗大連 水城鐵嶺 魅力葫蘆島 美麗鞍山 魅力盤錦 魅力本溪 古城遼陽
朝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