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阜新十大產業集群
·自然概況
·行政區劃
·歷史沿革
·經濟轉型試點市
·經濟發展
·農副產品精深加工產業基地基
·年產5萬噸花生深加工產業化
·新型保健果蔬系列產品深加工
·年產1萬噸配方粉、全脂粉、
·太陽能光伏玻璃生產基地項目
·阜新太陽能光伏產業園區項目
·關於阜新市2009年國民經
·阜新市旅遊業發展總體規劃(
·海州區積極推進阜新中央商務
·海州區服務業發展五年規劃
·水利局編制完成我市首部城市
·《阜新市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大
·遼寧阜新高新技術產業園區
·阜新鑄造機加產業基地簡介
·遼寧阜新北方精密鑄件產業基
·阜新市林產品加工基地
·阜新氟化工產業基地簡介
·中國阜新皮革產業基地
  當前位置>>景觀薈萃
佛光神韻——海棠山
2014-08-05 09:52:02    華夏經緯網

  在遼寧省阜新蒙古族自治縣大板鎮,有一座佛教人文景觀與自然生態景觀巧妙結合、融為一體的典範——海棠山,相傳是釋迦牟尼姨母大白傘蓋佛母的道場,與神秘古剎瑞應寺並稱藏傳佛教東方中心,民間稱為東藏。雕刻于300多年前、現保存完好的267尊摩崖造像群,姿態殊異,影像傳神,被《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譽為中國東方“民族文化瑰寶”;由三座山峰形成的999米臥佛形象逼真,其軀幹上由裸岩組成的“壽”字清晰可見,佛壽一體,渾然天成,無不彰顯“東藏第一山”神韻。

  海棠山又是國家4A級旅遊風景區、國家自然保護區、國家森林公園和遼寧省十佳森林公園之一,在27平方公里範圍內,奇峰疊起,怪石嶙峋,鳥語伴鐘鼓,雲霧現奇松,自然風光十分迷人。

  松柏長青的朝聖路

  走進海棠山,首先要經受“佛門”洗禮。山門是一個大大的“佛”字,左邊單人旁代表人,右邊弓箭的弓加兩豎,代表人生之路曲折漫長,只有通過艱苦修煉方可成佛。山門上方由清朝末代皇帝溥儀的弟弟、當代書法家溥傑書寫的“海棠山普安寺”六個金燦燦的大字,昭示人們即將進入一個佛光普照、詳和安寧的境界。

  穿過山門,佛教傳說中的無畏橋、心智橋、天王橋使松柏掩映的朝聖路充滿神秘氣息。

  第一座橋叫“無畏橋”。一橋兩座,並肩而立。橋兩頭每根欄杆上飾有獅子頭,共有8尊。獅子為百獸之王,象徵無畏。獅子吼佛為釋迦牟尼佛祖的第七化身,具有一切智慧而無畏、斷絕一切煩惱而無畏、說障法而無畏、脫離苦難達到解脫而無畏。走過這座橋,信眾會得到無畏的啟迪,解脫煩惱,一切順意。

  第二座橋叫 “心智橋”。佛教中有一位尊者巴古拉,是一位學識淵博的學者僧人。雖然他在山林中吃樹葉和野果,穿樹皮,然而他終日靜修,身不罹患。為了祈請佛祖釋迦牟尼,他用香檀木建一座房子,奉獻供品,燃燒供香。釋迦牟尼知道後,用奇妙的神力從空中趕來。巴古拉尊者怕來不及到山下迎接,便直接從山崖上跳下去。釋迦牟尼用神力接住他,並按巴古拉的心智講法剃度,使其獲得阿羅漢果位。巴古拉身居北俱盧洲的積香山,手握吐寶獸。兩座心智橋並立兩側,欄杆上雕刻“吐寶獸”首。如果觸摸或看見尊者“吐寶”的人都將獲得五欲(色、香、味、觸、聲)的快樂,能持守六度(從生死此岸到達涅槃彼岸的方法或途徑),感悟萬物皆空之理,對所有眾生產生無限的慈悲心。

  第三座橋叫“天王橋”。一般大型藏傳佛教宮殿前都建有“天王殿”,而在普安寺措欽大殿前卻建有“天王橋”。佛經記載,當釋迦牟尼講經說法時,四大天王完全領悟佛祖講授的內容,併為佛祖帶來快樂。信眾不解,便向佛祖請教。釋迦牟尼回答:“前世護光佛在時,有兩條龍受到兩隻大鵬鳥威脅而住在海底深處。後來二龍皈依了護光佛,有了抵禦大鵬鳥攻擊的法力,便浮出海面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大鵬鳥見狀也皈依了護光佛。”釋迦牟尼出世後,二龍二鳥將其所積的善業成為佛祖的快樂之源,因而成為四方天神。其中兩條龍就是護國天王和增長天王,兩隻大鵬鳥就是廣目天王和多聞天王。遊人走過天王橋,會得到四大天王的庇護,一生平安吉祥。

  信眾雲集的普安寺

  走過三座橋,邁上320級臺階,豁然展現在眼前的便是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普安寺措欽大殿。在建造大殿時,事先並沒有設計多少級臺階,但修完後細心人一數,是320級,正好與當時措欽大殿320年的歷史相吻合,也許這就是天意。

  普安寺始建於清康熙22年(1683),依照西藏甘丹寺形式而建。傳說康熙大帝東巡時,親賜普安寺一世活佛巴雅斯古朗一個金桌子,因此普安寺又稱“金案禪洞”,蒙語為“阿拉坦希熱圖阿貴”。此後,普安寺香火日盛。道光皇帝親賜匾額。1796年嘉慶皇帝賜來自西藏的四世活佛丹畢道爾吉為 “莫爾根堪布呼圖克圖”,漢譯為“神明住持超凡活佛”,寺院達到鼎盛時期,總佔地28.4萬平方米,環周12華里,僧人多達2000余人,形成以措欽大殿(大雄寶殿)、因明僧院、密乘僧院、時輪僧院、活佛宮為主體,以關公廟、瑪尼廟、瑪沁奔巴廟、龍王扎拉布廟、白泉寺、白塔為輔助建築及僧舍1500多間的大型建築群,成為蒙古貞地區繼瑞應寺之後的第二大寺院。“文革”期間,普安寺大部分建築遭毀壞,只剩下繞殿修築的16華里傳經道和摩崖造像群。信眾紛紛感嘆:“何處去尋法鈴聲,只聞泉水響叮咚!”

  復建的措欽大殿,為藏式木結構回廊式建築,分為上下兩層,建築面積為968平方米,是東北地區最大的一座復建藏式廟宇。殿門、殿頂的轉法輪及殿內佛像全部為貼金裝飾,一共用黃金6公斤;主供佛和靈塔上鑲嵌的1168顆寶石,均為產自阜新的瑪瑙石;殿內72根朱紅色的柱子,高4.5米,懸挂著手工製作的精美的堆繡和唐卡,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

  措欽大殿主供大白傘蓋佛母像,是一尊半憤怒女性千手千眼佛,主臂一手持金剛杵、一手持一柄大白傘蓋,威力巨大,能放大光明,消障賜福,所以又稱佛頂尊大白傘蓋佛母。佛像高9.9米,是目前國內此類主供佛最大的泥塑貼金佛。佛像左側是藏傳佛教黃教(喇嘛教)創始人——宗喀巴,陪侍在右側的是四世班禪羅桑卻吉堅讚,他是宗喀巴的四傳弟子,和達賴一樣是西藏黃教的最高教主。東、西兩側各有一座尊勝佛母塔,也叫長壽塔。

  普安寺住持益希噶哇,1997年受戒于北京雍和宮益希·那達美法師,是瑞應寺七世活佛轉世的三位候選靈童之一。經過10多年苦心禮佛,研讀經書,現已成為中國藏傳佛教界後起之秀。每逢農曆四月十五日、十六日,措欽大殿都要舉行長壽佛灌頂大型法會,遼西和蒙東地區數萬信眾慕名而來,絡繹不絕,花炮轟鳴,香煙繚繞。文人雅士吟詩作歌,與寺內僧眾誦經禱告之聲交疊混響,使佛教文化頻添無窮魅力。

  曠古奇絕的摩崖造像

  奇形怪狀的海棠山天然花崗岩始自造山運動,不風化,不墜落,成為摩崖造像的基礎。從山間到山巔,在大小不同的花崗岩上,處處雕刻著千姿百態的佛像。有的10尊為1組,最多的一組有26尊,稱為“集仙石”。 是我國罕見的石刻佛教人物雕像群,雖經300年風雨侵蝕,仍保持完好,色彩清晰。

  所謂“摩崖”就是在岩石上用蒙、滿、藏、漢等文字,刻上箴言、咒語、頌詞和記事。“造像”就是在岩石上雕像,分為兩類:一類叫安息佛,有大、小安息之分,佛和菩薩為大安息,祖師、名師為小安息;一類叫忿怒佛,分勇猛和兇惡兩種。據阜新縣誌記載,清康熙22年(1683),西藏善同寺扎薩克(總管)喇嘛章嘉活佛(位次於達賴、班禪)率其弟子來此傳佛,並在峻峭的奇峰怪石上雕刻佛像1149尊,現保存完好的有267尊,最高達5米,最小僅15釐米,3米以上的造像就有30多尊。

  海棠山造像都以密乘佛教人物為原型,其數量和種類之多在國內外罕見。在排列佈局上,按照大乘佛教密宗尊神等級排列,依次是祖師、主尊、佛、菩薩、佛母、羅漢、護法,其藝術風格和雕刻手法獨樹一幟;在造型藝術方面,一種是以真實身展現,一種是以忿怒身展現,以形為基礎,以神為靈魂,突出表現佛、菩薩、護法神的情感因素。如佛的莊嚴肅穆、度母的慈祥靜秀、法神的疾首憤怒、力士的膘悍勇猛等特色,都通過形體美、神情美、衣紋線條的韻律和節奏感而傳神;在雕刻藝術方面,繼承和發揚了晚唐風格,採用陽刻、陰刻、高浮雕和龕內浮雕等多種手法,在傳統文化基礎上吸收融匯外來藝術營養,創造了富有東方獨特魅力和民間傳統風格的摩崖造像群,每一尊造像都閃耀著民族文化的光輝。《人民日報》刊載的文章認為這些摩崖造像“堪稱中國民間藝術傑作”,專家學者稱之為“中國一絕”、“藏傳佛教東方中心現存代表”。

  細觀海棠山摩崖造像,刀法精湛,工藝高超,造型各異,彩繪美觀。最具代表性的造像——主龕釋迦牟尼佛祖像,坐落在山洼正中,高5米,頭頂五智寶冠,左手持寶缽于胸前,右手伸直下垂作“觸地印”,結跏趺坐在巨大的蓮花寶座上。左下鐫刻八行藏文摩崖題記,為誦詞。釋迦牟尼是佛教創始人,是西元前6世紀古印度迦毗羅衛國(今尼泊爾南部)凈飯王之子,名喬達摩•悉達多,被後世佛教徒尊稱為“釋迦牟尼”,意即“釋迦族的聖人”,簡稱釋尊、佛陀等。他29歲離宮出走,6年後在菩提樹下悟道成佛,並在鹿野苑為弟子們第一次說法,此後45年中,輾轉于印度琲e流域中部地區講經傳道,80歲時在拘屍那迦圓寂。

  聞喜像造像鐫刻得形象逼真,具有較高的藝術性,是海棠山摩崖造像中的傑作之一。聞喜,又稱彌拉日巴•脫巴噶,是藏傳佛教噶舉派名僧。其形象為全發披肩,右手托腮,反思以咒術降雹毀壞鄉親莊田的過錯;面帶笑容比喻苦煉成名僧的快樂;露胸、赤腿、光腳比喻在苦修時抵禦嚴寒的毅力;全身皮膚綠色,是深山苦修以野菜為食的象徵。

  千手千眼觀音像,是十一面八臂觀音。傳說妙莊王有三個女兒,到婚嫁年齡時,大女兒和二女兒都高高興興出了嫁,惟有三女兒妙善死不嫁人,執意要出家為尼。妙莊王大怒,把她趕出王宮。妙善出家修行,成為菩薩。後來,妙莊王病危。妙善化作老僧前去探望,告訴他:“必須用親生女兒的手和眼才能治好!”但大女兒和二女兒都不肯獻出手和眼。老僧又道:“香山仙長行善救人,求她能成”。仙長就是妙善變化,她斷了手、挖了眼獻給妙莊王。妙莊王服後即愈,才知道是三女兒妙善獻出了手和眼,不禁痛心疾首,吁叩天地,請求上天讓三女兒長出手眼。很快,妙善果然長出了手和眼,並且一下子長出千隻手、千隻眼,即千手千眼觀音。後來,妙莊王也皈依了佛門。

  海棠山摩崖造像不僅有單尊雕像,還有群雕。在摩崖造像最集中區的岩石峭壁上,錯落有致地雕刻著10余尊摩崖造像。關羽雕像位於右下方。他手持青龍偃月刀,騎赤兔馬,威風凜凜。造像的上下左右刻有蒙、藏兩種文字的對聯,橫條是藏文,漢譯為“關老爺”;對聯是蒙文,上聯漢譯為“福如月宮香檀樹般蒼盛”,下聯漢譯為“壽比瑤池如意寶般長久”;龕內是藏文,漢譯為“班禪額爾德尼語讚官印”。涂有彩繪,仍清晰可見,尤其在雨後觀賞更為鮮艷。關公像前的石縫中並立生長兩株300餘年的古松,形影相伴,時刻不離,被稱為“姊妹松”。

  在聚佛石上,文殊菩薩雕像位於中間,頭頂五瓣寶冠,雙目平視,兩耳垂腮。左手持蓮花,花上有般若經卷,表示上求佛智;右手持智慧寶劍,比喻智慧銳利,能斬斷一切無名煩惱。文殊菩薩是佛教四大菩薩之首,是智慧的化身,生於古印度舍衛國的婆羅門家庭,出生時出現許多吉兆,因此又有“妙德”、“妙音”、“妙吉祥”等美稱。因其顯靈說法的道場在五台山,民間又稱他為五台山菩薩。

  鬼斧神工的奇松怪石

  海棠山屬醫巫閭山余脈,東西長4.8公里,南北寬3公里,主峰海拔715米,可謂“山不在高,有仙則名”。奇松、怪石、摩崖造像並稱海棠山“三絕”,名揚茫茫塞北。無處不石、無石不松、無松不奇。奇松怪石,相映成趣。

  “石為山之骨,無石則柔不能立”。海棠山怪石可謂千姿百態,令人叫絕。似人似物,似鳥似獸,情態各異,形象逼真。從不同的位置、在不同的天氣觀看情趣迥異,可謂“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其分佈可謂遍及峰壑巔坡,或兀立峰頂或戲逗坡緣,或與松結伴,構成一幅幅天然山石畫卷。臥龍石、觀音石、濟公帽石、青蛙爬山石、綿羊石、探海石、烏龜石、聚仙石、夾扁石、雄獅回首、鷹展翅……它們大都三分形象、七分想像,從人的心理移情于石,使一塊塊冥頑不靈的石頭憑空有了精靈跳脫的生命。欣賞時不妨充分調動自己的主觀創造力,獲得更高的審美享受。

  在措欽大殿西側山坡上,有一塊臥龍石。在遠古時期,海棠山是一片汪洋大海,地殼幾經變遷抬升,海水退走時,龍王的一個兒子留戀這裡的美麗風光不願隨父遷走,便化小身形藏在一塊巨岩縫堙C玉皇大帝知道此事後,便將龍子化為藏頭縮尾的臥龍石。

  位於半山腰的“逍遙石”,似大自然神來之筆:巨石形如一把大椅,椅上能坐10多人,而巨石下面只有三點輕輕支撐著。過去神仙在此逍遙感悟佛法,如今遊人香客可以坐上去悠然觀賞景物。

  海棠山不僅石奇,松更美。由於地處科爾沁沙地南緣,位於東北、內蒙、華北三大植物區係交錯過度地帶,土地貧瘠,生態環境脆弱。松籽被風送到花崗岩的裂縫中,以無堅不摧、有縫即入的鑽勁,以石為母,在那媯o芽、生根、成長。海棠山泥土稀少,但花崗岩肉紅色的長石中含有鉀,夏天雷雨後空氣中的氮氣變成氮鹽,可以被岩層和泥土吸收,進而為松樹的根系吸收;松樹的根系不斷分泌一種有機酸,能慢慢溶解岩石,把岩石中的礦物鹽類分解出來為己所用;花草、樹葉等植物腐爛後,也分解成肥料。這樣,松樹便在貧瘠的岩縫中存活、成長。地勢崎嶇不平,懸崖峭壁縱橫堆疊,松樹無法垂直生長,只能彎彎曲曲地甚至朝下生長。由於要抗暴風禦冰霜,松樹的針葉短粗,冠平如削,色綠深沉,樹榦和樹枝也極堅韌,極富彈性。有的依石而生,只在一邊長出樹枝,姿態堅韌傲然,美麗奇特,引人注目。

  海棠山上,有三四百年樹齡的古松隨處可見。普安寺東側的廣樂園,曾經是喇嘛講經說法的地方,這裡的古松、古柏已有300多年的歷史,依然枝繁葉茂,因為當年終日聽喇嘛講經弘法,沾染了佛光靈氣。此外,在高21米如刀砍斧劈的石崖峭壁上,生長著不怕雷擊雨打的可憐松;在海拔460米的峰頂,在巨石的縫隙中生長著陰陽松、長壽松、迎客松和臥龍松,是海棠山四大名松。由於生長環境十分艱苦,因而生長速度異常緩慢,樹齡都在400年以上,根部比樹榦長幾倍,由於根部很深,松樹能堅強地立於岩石之上,雖歷經風霜雨雪卻依然永葆青春。

  四季迥異的塞北風光

  登上海棠山最高峰,極目遠眺,五大景區盡收眼底:摩崖造像景區突兀岩石上的石刻佛像,體現了“時空的縱橫”、“形神的兼備”、“藝術的美韻”,令人產生無盡遐思;風巒疊嶂景區,奇峰怪石,林木茂密,令人深感別致;霞起青山景區雲飛山色,姿態萬千,令人神魂飄逸;雲落碧水景區,雲霧繚繞,變幻莫測,令人美不勝收;松韻風濤景區奇花異卉,四季迥異,令人如癡如醉,流連忘返。

  海棠山之美,是一種無法用語言來表述的意境之美,不僅有著讓人產生太多聯想的人文之美,更有讓人驚喜不斷的四季之美,被人們譽為“動植物王國”、“森林氧吧”。春季萬物萌動,滿山披綠,奇花鋪徑,姹紫嫣紅;夏季枝繁葉茂,泉水飛濺,涼風習習,消暑解乏;秋季紅葉似火,漫山紅遍,五彩繽紛,恰似塞北香山;冬季銀裝素裹,白雪皚皚,雪壓古松,一派北國風光。登高望遠,視野寬闊無比,景色十分壯麗。觀日出、雲海、佛光、晚霞,令人心曠神怡。

  尚待發掘的佛教文化

  海棠山不僅自然風光優美,而且文化底蘊深厚。早在遼代,契丹人就在這裡大興土木,修建廟宇,香火鼎盛,成為塞北顯赫的佛教文化聖地。

  上個世紀80年代,阜新市文物部門在海棠山及周邊地區14.4平方公里範圍內進行考古調查和小範圍的考古試掘,在海棠山南側的薩本山發現一處規模較大的寺院遺跡,坐西朝東,由西向東的臺地排列為三個階梯式,建築大體形制為,以大雄寶殿為主體的一組建築群,由前後兩進院落組成,大殿面闊九間,院落青磚鋪地。寺院整體建築佈局合理,井然有序。寺院雖然被毀,但還保留下來一些石雕佛像,有三聯坐佛、五聯坐佛,還有契丹小字碑等文物。石雕佛像造型優美,線條流暢,形象生動,具有明顯的時代特徵和獨特的文化品位。

  在薩本山發掘的寺廟、殿宇皆坐西朝東,表明契丹人崇尚薩滿教,拜日射柳為其主要習俗,以東向為尊,祭日 “其俗久遠,拜日之始生”。故遼代寺廟大都坐西朝東,這些遼代遺存為研究契丹人習俗提供了可靠佐證。

  契丹族對來自吐蕃、回鶻、西夏的佛教,中亞的摩尼教、景教,以及來自中原地區的儒教、道教、佛教採取寬容吸收的態度,尤其藏傳佛教密宗發展迅速,成為遼朝“國教”。遼聖宗十三年(966) “詔修山澤祠宇、先哲廟貌,以時祭之。”阜新地區開始大興土木、修建寺廟,規模較大的就有17處,“棋佈星列,塔廟相望。”寺院活動頻繁,香火旺盛,呈現“古剎鐘聲有神韻,錦繡風光無限美”的壯觀景象。

  在海棠山東山紅石砬北坡還發現大面積遼代建築遺址。據分析,這裡是海棠山通往醫巫閭山(北鎮)南北線路的咽喉,是懿州、成州、歡州等州縣的驛道主幹,曾是驛站或聚落店舍。據《中國歷史地圖集》記載:這一地區附近曾設過驛站,主要傳遞公文、軍事情報,兵馬歇腳,皇帝、大臣出巡駐蹕之處,站名“熊山”,是東北地區各州、縣、城、堡通往北鎮的必經之路。這些珍貴的文物尚待進一步研究、探索和開發。

  此外,海棠山後身分別由山峰、岩石組成的佛、壽景觀,與自然風光、摩崖造像、歷史遺跡遙相呼應,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其中,由三座山峰組成的臥佛,長999米,體態勻稱,形象逼真;臥佛的軀幹上由裸岩組成的“壽”字,高200米、寬100米,線條清晰,為“東藏”名山涂上了一層神秘色彩。 

  來源:阜新旅遊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