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抗戰記憶:爺爺們的故事

2015-09-01 09:58:10
華夏經緯網

  我的老家在遼寧北部,距離縣城五十多公里、距離省城一百五十多公里,是一個偏僻、閉塞的小村莊,十六歲時我離開了那堙C老家,在我的記憶堙A幾乎是靜止不變的,尤如受到損傷的末梢神經,總是外界變化最後影響到的區域。

  小時候的農村,除過年之外,幾乎沒有什麼休閒娛樂,走街串巷、閒話家常,是大人們打發閒暇的主要方式,而聽大人們聊天,就是小孩子們了解成人世界、增加樂趣的主要途徑。從大人們零零散散的閒談中,我知道了爺爺們過去的艱難生活經歷。

  祖爺爺家是個典型的貧農家庭,生有四個兒子,我的親爺爺排行第三,貧窮始終陪伴著這個家庭,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攢彩禮、聘新人、養活新生孩童,是兄弟四人必須面對的大難題。日本佔領統治東北期間,他們的生活就更加艱辛,想盡辦法謀生存,他們的人生充斥著亡國奴的烙印。

  大爺爺年輕時的一段經歷相當傳奇。他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娶妻生子後,尋找各種能夠賺錢的機會。有自稱黑龍江的人來老家招募伐木工人,說有很好的待遇,他就義無反顧地跟隨而去了。終於到了目的地大興安嶺,大爺爺才明白,這根本不是什麼能賺錢的工作,而是被騙來為日本人做勞工、出苦力的,伐木是為了給日本人修建軍事工事。做伐木工的兩年多,簡直就是惡夢,住漏風的破房子,吃不上飽飯,缺吃少穿的冬天特別難熬,幾乎沒有什麼工資收入,房子四週是帶鐵絲網的高晼A幾條兇惡的大狗跟隨管理人員巡視。惡劣的環境,高強度的勞動,死人的事情比較常見,日本人的處理方法很簡單,直接把死人扔到高晱~。

  大爺爺不想命喪大興安嶺,尋找機會逃跑。一次意外受傷後,大爺爺實在幹不動重活了,加上日本人對老實的他比較放心,就讓他跟隨管理人員外出採買日常必需品。每次去買糧食時,他都有計劃地偷點米存放起來,後來又偷了火柴、一口破鍋和一個日本鋼鋸,還找到了一個可以信賴的、也有逃跑想法的夥伴。在一個寒冷的冬日,他們在一段隱蔽的暀W挖出了洞,深夜逃離。兩人在無際的森林堳魕R地跑,餓急了用雪水做飯,就怕被抓回去。幾天后,他們終於逃出了森林,到了一個火車站,用唯一比較值錢的日本鋼鋸去賄賂工作人員,爬上了火車,九死一生地回到老家。大爺爺的腳在逃跑時凍壞了,掉了兩個腳趾,走起路一瘸一拐,所以他的殘腳從不外露。因為丈夫兩年多時間的音信皆無,大奶奶的身體狀況變得很糟糕,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就早早離世了。經歷了種種厄運的大爺爺,再沒有離開過老家。

  二爺爺是個能說會道、情商很高的人,為了生活,他去過許多地方,做過許多工作,其中之一就是在日本人的軍馬場中做飼養員。軍馬場在通遼,日本人擔心有人蓄意破壞,所以對飼養員的挑選、任用、管理都特別嚴格。飼養員必須按照規章細則餵養、放牧馬匹,一旦違背就會遭受責罰,而且在放馬之餘,飼養員還要割草、晾曬,以備不時之需。二爺爺很會察言觀色,善於處理人際關係,在飼養場也沒遭什麼罪,最後還能夠平安回家。在過去的農村,二爺爺算是見多識廣的人,這種見識對他的子女們有很好的影響,除了最小的兒子留在了農村生活,其他子女都成了有工作的城堣H,他的長子甚至成了村堬臚@個出去讀大學的人。

  我的爺爺是個聰明、倔強、固執的人,他喜歡也享受農村生活,幾乎沒離開過老家,偶爾出趟門,去過的最遠地方也就是鄰近縣城。爺爺讀過三年小學,認識的漢字數量不多,卻會說些常見的日語詞彙。當時的東北,不光是爺爺那樣的孩童必須學日語,成年人也要學一些必要的日常用語,這是為保證與日本人交流溝通的需要。日本人的足跡幾乎無處不在,如老家般偏遠的地方,也能偶爾看到日本人的身影,每當見到穿和服的日本婦人和兒童時,村堣H都能議論好幾天,因為當時的農村實在沒有什麼樂趣可言。

  爺爺曾經給地主家放過牛羊,長大後,拜師學會了木匠手藝,他人聰明、肯吃苦,他的木工活在周邊地區很被認可歡迎。爺爺在農活之外,做木匠活計也有了些額外收入,這樣,他的小家庭日子還說得過去。

  四爺爺是兄弟中讀書最多的一個,是日語水準最高的一個,也是唯一脫離農村生活的一個。

  雖然爺爺體驗經歷了日本殖民統治的14年,但他只是一個生活在偏遠地區的農民,對很多事情並沒有深刻的理解,甚至他都沒意識到周邊有無抗日力量的存在。而我因為學了歷史專業,對過去的歷史,也就持有著更多的理性分析判斷。

  當時的東北地區,不再屬於中華民國,而是一個叫“滿洲國”的“獨立”區域,是個親日的漢奸傀儡政權。

  政治上,日本人是高高在上的征服者,漢奸特務狐假虎威、橫行霸道,老百姓被要求做服從的順民,見到日本兵要讓路甚至鞠躬行禮,“反滿抗日”的言論是被禁止的,一旦被發現,那將大禍臨頭,被當成“思想犯”處罰。

  經濟上,日本人雖然投資發展了礦業、運輸、機械加工等工業部門,使東北的工業生產能力在中國首屈一指,但這絕不是為發展中國經濟,而是在執行“適地適產主義”政策,將東北經濟納入日本的戰時經濟體系之中,為日本國家利益服務。農民連種地的自由都沒有,要按日本人的需求耕種,大部分農產品必須低價上交,辛苦耕作後卻所剩無幾,不遵守的農民要當作“經濟犯”論處。在黑龍江的一些地區,不少中國人的土地被日本人強佔,交給開拓團使用所有。

  教育方面的變化最大,縮短中學學制,增加小學學制,中文與日文雙語教學,日語被定為國語,中國的語言被定為漢語,開設日滿親善課(相當於政治課),學生要向日本天皇像行禮,唱歌頌中日提攜的歌曲。這實質上是一種同化教育,就為麻痹消磨中國人的民族意識、反抗意識,增加對“偽滿洲國”的國家認同。

  近代中國因落後、貧弱而飽受欺淩,1945年,中國以犧牲3500萬人口的巨大代價,終於迎來了抗戰的最終勝利,東北人民也徹底擺脫了亡國奴的惡夢。新中國成立後,像我爺爺一樣的淳樸農民們,終於可以昂首挺胸地生活了,儘管日子還不富裕,但心靈解放、心情舒暢。

  爺爺那個時代人們所經歷的苦難,已經永遠地成為了歷史。今天的中國,無論是國家實力影響力,還是民眾的生活水準,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把爺爺們的故事說給現在的小孩子們聽,他們既無法想像,也很難理解。

  今年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忘記歷史就意味著背叛。我們牢記抗戰歷史,並不是為了延續仇恨,而是要以史為鑒、面向未來,凝聚傳承民族精神和民族氣質,勤勉工作,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努力奮鬥。(作者係瀋陽市第120中學教師)

  孫樹楓

  
發表感言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