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瘋狂到滅亡的歷史見證——瀋陽古城抗戰記憶

2015-09-01 09:59:58
華夏經緯網

  “自古以來,多行不義必自斃。”瀋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館長井曉光說,作為日本侵華14年戰爭的爆發點,瀋陽飽受屈辱與磨難;作為最後一次清算日本戰犯罪行的審判地,瀋陽則見證了新中國不受外來干涉審判外國侵略者的揚眉吐氣。

  1931年9月18日夜10時許,日本關東軍炸毀了瀋陽柳條湖附近的南滿鐵路,反誣中國軍隊所為,隨即悍然襲擊駐紮在北大營的東北軍。由於國民政府的不抵抗政策,瀋陽城次日淩晨即告陷落。自此,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堙A東北淪陷。

  如今,在事變爆發的柳條湖鐵路附近,昔日佔領者建立的勝利碑早被推倒,原址附近建立了瀋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每年都接待數以萬計的民眾前來參觀。

  在“九一八”歷史博物館廣場上,有一座6層樓高的殘歷碑矗立在那堙A大碑設計成一頁翻開的日曆,定格在“1931年9月18日”。

  “殘歷碑記載著國恥。”瀋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館長助理崔俊國說,自1995年起,瀋陽每年都舉行以“勿忘九一八”為主題的鳴警撞鐘活動,就是要讓人們知道這座城市的悲慘過去。

  日本佔領瀋陽後,開始了長達14年的殖民統治。瀋陽故宮博物院的研究人員說,偽滿時期,日本為掩蓋中國統一的歷史,甚至對宮藏的《清實錄》下手,挖下許多字句。

  抗戰勝利後,瀋陽光復。1956年,新中國決定在瀋陽審判36名日本戰犯。這是二戰結束後,最後一次對侵略者的法理清算。

  “日本14年侵華戰爭的第一槍打響在瀋陽,最後又是在瀋陽接受了最後一次審判,這既是歷史的巧合,又是歷史的必然。”遼寧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研究員趙朗說,儘管這次審判的戰犯級別不是甲級,但卻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審判中每個戰犯在法庭上都當庭認罪,並懺悔不已。鋻於戰犯在關押和審判期間有悔改表現,中國政府對戰犯處理採取寬大處理的方針,一個不殺。

  如今,特別軍事法庭舊址已經成為一座陳列館,再現了審判時的原貌,併入選首批80處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供人們參觀與思考。

  欲使其滅亡,先令其瘋狂。侵略者的命運,從自炸鐵路、炮擊北大營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井曉光說,有著2300多年建城史的瀋陽,80多年來的歷史際遇,是中國從苦難走向光明的一面鏡子,向世人昭示侵略必敗、正義必勝的歷史鐵律。(新華網)

  
發表感言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