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首任市委書記韓光在東北抗戰的歲月

2015-09-06 08:39:03
華夏經緯網

  韓光原名叫孟憲林。曾任第一任大連市委書記、首任旅大市市長、第一任黑龍江省省長,國家建委主任、中紀委常務書記(主持工作)等職務。他不僅是當年東北抗聯將領當中極少的倖存者,也是新中國成立後抗聯將領中唯一成為級別最高(享受政治局委員待遇)的國家領導人。因為長期從事敵佔區地下工作,他更換過許多姓名。曾用過化名除了韓光外,還有寒光、孟克、曉夢、小孟等。

  少年投身革命

  韓光于1912年3月24日出生在齊齊哈爾市。1927年考上哈爾濱第一中學,投身到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學生運動中去。1928年,接受共產主義思想教育,參加組建了青年反帝大同盟。1930年3月,韓光、朱新陽等十幾名進步學生先後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來到了哈爾濱學院學習,從這時開始,韓光與一部分同學陸陸續續走上了革命工作崗位。

  1931年4月,韓光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從此,獻身於共產主義偉大事業。他曾經擔任共青團滿洲省委秘書長,兼任共青團省委特派員和共青團北滿特委書記等職。在嚴重的白色恐怖下,他積極組織學生進行反帝革命鬥爭,印製散發宣傳材料,全力保障滿洲團省委與團中央和各市縣團組織的交通、通信暢通,為推進革命形勢的發展做了大量的工作。1932年起,韓光從城市轉入鄉村。他冷靜沉著,機敏勇敢,聯合農民武裝,策動偽軍嘩變,組織工農義勇軍。在艱苦的環境中開展抗日武裝鬥爭。1932年9月韓光被派到珠河(現尚志市)抗日前線。1933年,他任中共滿洲省委特派員,在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軍、第三軍做政治工作,代理第一軍政治部主任,協助楊靖宇、趙尚志等同志率領東北抗日聯軍同日偽軍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武裝鬥爭。

  給楊靖宇當過政委

  1930年11月,中共滿洲省委軍委代理書記楊靖宇來到磐石,率領義勇軍縱橫馳騁,四戰四捷,不到一年就壯大為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獨立師。楊靖宇任師長兼政委、李紅光任參謀長,宋鐵岩任政治部主任。

  1933年10月,獨立師遭到1萬多日偽軍的瘋狂“大討伐”。韓光就是在這個時期到達南滿。11月中旬,在濛江縣(今靖宇縣)的龍崗山區追上楊靖宇的部隊。“報告楊司令,小孟(即韓光)同志到了”。隨著參謀的報告聲,楊靖宇立即站了起來,緊緊握住韓光的手說:“你趕得不慢,再晚幾天,就要去鴨綠江邊找我們嘍!”韓光說:“四處炮聲隆隆,你是衝破敵人的重圍,闖到江南來的啊!”說罷,兩人都爽朗的笑了起來。

  當時南滿的局勢相當嚴重。日軍已增兵三個師團,四個混成旅,共十萬餘人,同時還正在利用國民黨妥協的機會,大量發展偽軍。而各種抗日隊伍各自為戰,極易被日軍各個擊破。再從獨立師內部來看,幹部缺乏的問題非常突出。在這種情況下,韓光的到來對於楊靖宇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所以楊靖宇就想讓韓光擔任獨立師政委。韓光說:“我是特派員,任職應由省委定。”楊靖宇說:“那就先代理吧。”就這樣,經獨立師黨委決定,韓光代理了半年的獨立師政治委員。

  韓光協助楊靖宇積極展開對各路抗日義勇軍、山林隊的政治思想工作和對群眾的宣傳教育工作,統戰局面漸漸開始打開。然而,也有一些抗日義勇軍的頭領對抗聯合作心有餘悸,怕惹火燒身,為了鼓舞南滿人民的抗日鬥志,獨立師奇襲“三源浦”,勇奪涼水河子、攻打八道江,東邊道連環戰轟動了整個南滿!開創了第二塊南滿抗日遊擊區。

  不久,黨團省委特派員傅天飛到達南滿向楊靖宇傳達了省委意見:“調小孟回省委,天飛留南滿。”楊靖宇對傅天飛說:“小孟能不能留在這裡?”傅說:“不行。省委讓他馬上回去,另有任務。”就這樣,韓光不得不依依惜別楊靖宇,返回了省委。在省委派來的諸多幹部當中,韓光是唯一被楊靖宇委以重任,親命代理政委,且令楊十分滿意的優秀政治領導幹部。

  助趙尚志建哈東支隊

  1934年4月,韓光返回哈爾濱,等省委派人聯絡。可是等了一個星期沒人接頭。就到他們經常活動的地點附近去找。在正陽街遇到團省委秘書長小王,告訴韓光:“團省委書記劉明夫和宣傳部長楊波被捕後叛變了,省委同志們正忙著搬家。另外,省委派你去珠河,以黨團省委特派員身份去工作。主要幫助趙尚志搞統一戰線,並把南滿楊司令那堛爾g驗告訴趙尚志他們。南滿的情況,你到珠河以後寫個詳細的報告來。”說完之後,小王就走了。韓光暗自吃了一驚!因為兩天前還在鐵路公園附近看見了劉明夫,幸虧沒打招呼,也多虧當時劉明夫沒有看見韓光,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1934年5月,韓光再次來到珠河,見到了趙尚志和中共珠河縣委領導。詳細介紹了南滿遊擊隊的緊急情況,特別是著重介紹了楊靖宇部隊開展統一戰線的經驗。隨後,韓光協助趙尚志和珠河縣委對反日山林隊和義勇軍進行了統戰工作,把諸多的小股抗日隊伍進行改編,組成一支統一指揮的隊伍。1934年6月29日,珠河縣委決定以珠河反日遊擊隊為核心,在原反日聯合軍工作基礎上,進一步吸收一切願意抗日的山林隊和義勇軍,由20多支大小反日部隊組編成東北反日遊擊隊哈東支隊。

  哈東支隊成立後,韓光和三總隊長曹德生率隊在中東鐵路哈綏線南北兩側,頻繁襲擊敵人的軍車、鐵路,給日寇的交通運輸以沉重的打擊。1934年8月中旬,趙尚志率300余人渡過大泥河,直奔五常堡。為了轉移敵人的注意力,趙派人製造攻打五常縣城的假像,並派100余人在哈爾濱至五常縣的公路設卡、阻擊援敵。

  晚8時,軍號一響,趙尚志、韓光率領主力進攻城西門。西門內外成了戰鬥最激烈的地方,城內敵人也大量向西門增援。由於敵人火力過猛,司號員與一部分同志當即犧牲,韓光的帽子也被子彈打落在地,險些中彈。正當雙方激戰,相持不下之時,進攻北門的通訊員來了,興奮地向趙尚志報告:“報告趙司令,北門被打開了,攻佔了三座炮臺。”趙、韓率領隊伍從北門衝進了城堙C經過數小時激戰,擊斃守敵數十人,大批敵人從南門逃走,五常堡勝利攻克。

  1935年初,哈東支隊正式改編為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

  與趙一曼共同抗戰

  1934年4月,趙一曼被黨組織派往珠河,擔任中共珠河中心縣委委員和縣委特派員,同時負責婦女工作。此時,韓光在趙尚志的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協助第三軍做部隊的政治工作。由於工作關係,韓光與趙一曼經常見面。

  1934年12月,趙尚志、韓光還有幾個傷員在珠河縣南山區一個炭窯療傷。日偽軍實行“三光”政策對南山地區進行了地毯式掃蕩。一群偽軍搜山至炭窯幾百米處突然停下來。過了一會兒,韓光在炭窯頂上清楚地看到偽軍頭目下令撤退。趙尚志、韓光等困惑不解,偽軍再前進幾百米,趙尚志等人就會束手被擒,而偽軍確撤走了。由於韓光有槍傷在身,不便隨軍行動,珠河縣委決定送韓光回哈爾濱治療。韓光在烏吉密鎮火車站附近的一個愛國商人家堨薿妙氶A趙一曼意外地出現在他面前。在交談中,趙一曼談到了一件鮮為人知的事情,揭開了上面說的偽軍搜索來而復退的謎。

  原來,趙一曼在日偽軍冬季“大掃蕩”中被一股搜山的偽軍逮捕了。趙一曼不失時機地向帶隊張連長宣傳抗日救國,開導偽連長:“你和我一樣,都是中國人,絕不可對手無寸鐵自己的同胞搶、殺、燒更不能把自己的同胞抓住交給日本人。至於對我,要殺要砍,由你下令,但我決不死在日本人手堙C”

  張連長被趙一曼的大義凜然的話語和行為所感動,當即說出了自己的心婺隉C我雖當了偽軍,但到底還是中國人,並不願意為日本人賣命。前些日子跟日本人搜山,我連負責四方頂子地區。我已發現趙尚志和小孟(韓光化名)治傷的窯洞,可我命令部隊離開了,不許他們在那條山溝搜索。請你轉告趙尚志他們,希望你們共產黨成功的時候,能記得1934年冬天在烏吉密山區有過一個你們的朋友張連長就行了。

  原來,趙一曼被捕後張連長就派人把她保護在一個和我們黨有聯繫的愛國商人的家堙]也就是韓光住的愛國商人家堙^趙一曼聽說韓光離開駐地,回哈爾濱療傷,特意前來探望。韓光臨上火車前,鎮上有幾個與我軍有關係的人來送韓光。一提起趙一曼,個個無不充滿敬佩之情。特別是那個張連長,對一曼同志非常敬佩,說共產黨堹u有人才,她講的道理實在感人,每一個有靈魂的中國人都不能不服。

  1936年初,韓光接到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的通知,調他去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學習。當時,韓光申述說:“前線任務繁重,又缺領導幹部,我來之前,縣委及趙尚志同志等再三強調,彙報請示後趕快回來,我怎麼能一去不復返呢?”

  共產國際我黨的代表王明說:“黨安排你到莫斯科學習就是學習蘇俄的經驗,你的任務就是要好好地學習。這是黨組織的決定,必須服從。”韓光就這樣不情願地離開了轟轟烈烈的東北抗日戰場,離開了朝夕相處、生死與共的趙尚志等親密戰友!趙尚志在不斷擴大抗日隊伍的過程中,最需要有力的政治領導幹部去做大量思想政治工作和統戰工作來穩定隊伍,提高部隊素質。韓光則是與趙尚志並肩戰鬥,親密相處,密切配合,能推心置腹地進行深層交往的少有的優秀政治領導幹部。(楊大琨)

  
發表感言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