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抗戰:瀋陽今年“開學第一課”

2015-09-29 10:10:57
華夏經緯網

  9月1日,瀋陽市中小學啟動“開學第一課”活動。從這一天起,全市600余所中小學、70萬名學生將上一堂特殊的“開學第一課”:觀看由瀋陽日報、瀋陽網與瀋陽市教育局聯合製作的紀錄片《流亡抗戰•爺爺奶奶當年讀書報國的故事》,參觀“流亡抗戰”報紙展,傾聽當年的流亡青少年、今天的爺爺奶奶們講述“流亡抗戰,讀書報國”往事,讓兩代學生圍繞弘揚抗戰精神,穿越70年進行“對話”。一組近期刊發的新聞作品成為中小學“開學第一課”的教材,這在全國也算是獨樹一幟的創新之舉。

  70多年前,侵華日軍蓄意摧毀中國的教育,企圖使中國失去未來復興的力量,製造了人類文明史上極其罕見、極其野蠻的一幕。然而,他們低估了中國教育文化逆境中迸發的生命力,其中青少年學生“流亡抗戰,讀書報國”便是這種生命力的一種表現。這樣生動的故事,這種兩代學生之間穿越70年的“對話”,很容易在當代中小學生中產生共鳴。

  今天的“第一課”:

  我們下大雨都停課,他們呢……從9月1日開始,全市70萬名中小學生同上一堂課:聽爺爺奶奶當年“流亡抗戰,讀書報國”的故事。這堂課將會在當代的中小學生中間產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呢?我們只有通過實地採訪才能真正感受到。下面便是我們幾路記者在部分中小學採訪的“第一課”鏡頭。

  東北中山中學開講——

  唱校歌:老校友閃淚花

  “我來自北兮,回北方……”70多年前,東北中山中學的流亡學生們便是在戰火中唱著這樣悲壯的歌曲,秉持著這樣堅定的信念,讀書、抗戰、報國。在東北中山中學禮堂堙A400多名師生全體起立再次唱起這首校歌。93歲的老校友李梅林拿著歌單跟著唱,眼堸{爍著一絲淚光。

  演話劇:那聲音依舊充滿力量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埵陷邞L、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地大豆高粱……”一間教室堙A有學生在哼唱。一名叫李濤的同學說:“要唱就到大街上去唱,讓全北平,讓全中國都聽見,動員全國的民眾支援抗戰,全中國的地方軍隊不要再為爭地盤成天混戰,都什麼時候了?!讓他們都開到東北,把日本鬼子殺個片甲不留,打回老家!”這是學生表演的舞臺劇《烈火青春》堛疑飺Y。它還原了千余名東北中山中學師生在北平參加“一二•九”抗日救亡運動的情形。李濤便是原遼寧省顧問委員會主任、瀋陽市委第一書記。

  “中國多年積貧積弱,但是,一個曾經創造過無比輝煌燦爛的古代文明的民族,會從此沉淪下去嗎?面對敵人的刺刀、鐵蹄,我們會甘心屈服嗎?祖國的大好河山,會拱手讓給東邊的那個彈丸小國嗎?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發。我們要學習那浴火重生的鳳凰,在烈火中,用我們的鮮血和生命,鍛造出一個無限美好的新中國。”舞臺劇結尾的對話句句入心,瞬間點燃了現場所有人的激情。

  穿越70年的對話:傳遞大情懷

  當年的流亡學生代表、93歲的東北大學物理學教授李梅林來到課堂。他從9歲隨母親從瀋陽流亡至北平,其間一度輟學,最終在四川威遠靜寧寺與母校會合完成學業。這是一次穿越70年的對話,稀疏的白髮藏著歷史的滄桑,李老講述自己親歷的流亡求學之路,感染了聽課的學弟、學妹們。他說,流亡路上的同學情就是手足情。“我是被家媞D壞的孩子,13歲還會在夜塈縉氶C為了治我這毛病,我的同學就在半夜寊t我大腿,喊我上廁所。我剛躺下不一會兒,他就再來掐我,折騰幾次後,我這老毛病就治愈了,我知道他是真心對我好,他擔心我睡涼床染病。流亡的路上我們同學沒有談戀愛的,因為我們心中想的都是國仇家恨,我們一心想著讀書救國,誓死讀書,就想著早日回到家鄉,早日將列強驅逐出去,在這樣的大情懷下我們無暇顧忌其他。”

  抗戰歌聲:聽聞《九月秋》淚流滿面

  一首失傳了77年的抗戰歌曲重獲新聲。師生們有幸見證了這首老歌新曲的首發。“我有恨,在九月秋;我有淚,向腹中流……”,這首歌是由東北中山中學國文老師、“清華詩人”郝泠若先生撰寫歌詞,在當年廣為傳唱。瀋陽獨立音樂人、新民族音樂創作人韓蕭寒先生看完歌詞被感動,為這首歌重新譜曲並演唱。“開學第一課”的課堂也成了這首歌的首發地。韓蕭寒因事未能到現場,他通過視頻說:“為這首歌譜曲並演唱是我給當年的學生和老師致敬,是向當年那個時代的知識分子致敬。”看著不到五分鐘的MV短片,一張張流亡師生的老照片閃過,再聽著韓蕭寒那略帶滄桑的嗓音,一些人的眼淚不知不覺地流出來,其中記者自己也是。“第一課”也在這首歌中落下帷幕。

  課後作業:我們需要家國情懷

  “世界只有兩種感情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有增無減,終生不變:一個是愛家,另一個就是愛國。希望同學們能從這堂課中感悟抗戰期間爺爺奶奶們的家國情懷,也思考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家國情懷。”

  虹橋中學開講——

  學生驚詫:下大雨我們都停課,而他們……

  為了迎接新學期的到來,皇姑區虹橋中學早早在宣傳欄中貼上了刊有“從一所中學的流亡抗戰看民族崛起”系列報道的報紙,引來學生圍觀。“沒想到,打仗了,學校還要繼續上課;沒想到,學生還要流亡到那麼遠的地方。看這些戰爭年代的讀書故事,我們感覺就是震驚!不可思議!”在橙黃色的報紙前,同學們議論紛紛。而讀到《重慶那一天,如噩夢般存在》時,有同學的眼睛濕潤了。

  “有時候我們上課,聽到火車的聲音,都無法安心聽課。而那些流亡學生一邊躲避炮火,一邊步行趕路奔赴好遠的地方上學,我感覺到他們求學的心思是多麼強烈,他們對知識的渴望和珍惜讓我們汗顏!”

  遇到戰爭,學校還正常運轉嗎?學生們還正常上課嗎?播放《流亡抗戰•爺爺奶奶當年讀書報國的故事》紀錄片前,記者在八年十七班做了個小調查。回答如下:“下大雨,學校都停課,打仗學校肯定不會上課。”“萬一同學們受傷怎麼辦?家長也不會同意的。”“我有個頭痛腦熱,我媽媽都會把我接回家,遇到戰爭怎麼會有人去上課呢?”

  短片開始播放,學生們的表情凝重起來,有驚恐,也有詫異。“真沒想到,學校可以在那麼艱苦條件下上課,我們看著都害怕。我懂了,學生只有通過知識來報國,才能改變國家命運。你看東北中山中學那麼多學生最後成為科學家、工程師,他們成了國家的棟樑。”學生宋津橋說。

  “我太喜歡短片中‘有了學生,就保留了民族元氣’、‘楚雖三戶,亡秦必楚’這幾句話了。一個社會總要有點精神,一個群體總需要一些榜樣。我要仔細閱讀這些文章。”學生呂英哲說。.

  珠江五校:

  看完紀錄片,起立鼓掌

  9月1日上午,皇姑區珠江五校學生們觀看《流亡抗戰•爺爺奶奶當年讀書報國的故事》後,還在課堂上閱讀了瀋陽日報相關報道。

  珠江五校六年九班劉子豪說:“姥爺說,日本鬼子侵佔中國修‘圍子’,設‘部落’,把群眾趕進‘人圈’,老百姓過著牛馬一樣的奴隸生活。為了將侵略者趕出中國,這些學生到南方去求學,他們的愛國精神讓我們感動、佩服。”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埵釦琲漲P胞,還有那衰老的爹娘……”六年九班響起《松花江上》歌聲。

  “我以前覺得是為自己學習,看了這個紀錄片後我明白讀書救國的道理。”李啟祥同學說。同學們上了特別難忘的第一課。

  近20分鐘的紀錄片播完後,同學們起立鼓掌。

  “開學第一課,我們要學生們銘記抗戰歷史,弘揚抗戰精神,倡導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情懷,視死如歸、寧死不屈的民族氣節,引導學生培養出健康、樂觀、勇敢、堅強的人格,將來學生們要為國家的強盛貢獻力量。”珠江五校校長佟寧芳介紹,該校將在全校開展了解抗戰歷史、學習抗戰精神的教育活動。

  二經二校:

  有這樣一所中學?真沒想到

  開學前一天,二經二校就將刊登“從一所中學的流亡抗戰看民族崛起”系列報道的報紙張貼到校園宣傳欄。“東北還有這樣一所中學?真沒想到。”宣傳欄吸引了不少老師和學生家長。

  9月1日,該校組織學生觀看了《流亡抗戰•爺爺奶奶當年讀書報國的故事》紀錄片,並圍繞“流亡抗戰”在學生中開展徵文、寫觀後感活動,教育學生珍惜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一六五中學:

  “流亡抗戰”是活動主題

  走進一六五中學,操場上,幾名解放軍戰士正在對剛入學的新生進行軍訓。

  校長金至濤告訴記者,每年新生入學軍訓已經成為該校開展國防教育、抗戰教育的一部分。今年該校又多了一項內容:組織學生觀看瀋陽日報、瀋陽網和市教育局聯合製作的紀錄片《流亡抗戰•爺爺奶奶當年讀書報國的故事》,並圍繞這個內容組織學生開展學習研討活動,將其當成新學期開學的主要活動。

  九年一班學生楊濟同說,當年東北中山中學的學生流亡途中不忘抗爭,不忘學習,千余名學生參加了拯救民族危亡的“一二•九”運動,在抗日救亡運動中寫了濃重的一筆。今天的學生應該向他們學習。談到“家國情懷”,九年三班學生童堯說,中華民族是一個大家庭,我們應該像愛家一樣愛國。每一個人只有把自己的事做好了,才能形成強大的合力,才能建設我們可愛的國家。

  70年前“第一課”

  誰見過大衣當黑板?他們見過……

  這堂課的主講人是瀋陽日報記者周賢忠。他受幾位參與流亡抗戰的東北中山中學老校友委託,講述70年前的“開學第一課”。

  我們共走訪了8個城市,採訪到平均年齡達88歲的近40位校友,其中有四位校友提到了發生在不同地點的“開學第一課”。

  南京板橋:上課時日本飛機來了

  93歲的趙德本講了在南京板橋的“開學第一課”。他是1937年從南京考入東北中山中學的。他入學上的第一課就是聽老師講“楚雖三戶,亡秦必楚”的故事。老師說,秦滅楚,楚國雖只剩項羽等少數人家,但他仍帶著大家不畏強暴,最終戰勝了強大的暴秦。我們也一樣,總有一天我們打敗日寇、打回東北老家去……正講著呢,日本飛機來了,但大家誰都沒有動,老師堅持講,同學繼續聽。為聽故事不躲警報,那時的師生就是以這樣的方式表達“抗戰到底、讀書報國”的決心。

  廣西懷遠:黑板在老師的大衣上.

  82歲的穆傑校友講了在廣西懷遠的“開學第一課”。穆傑是當時國文老師烏蔭棠的兒子,懷遠復課時,他最小的弟弟不幸夭折。烏老師忍著巨大悲痛,告別家人回校上課。這就是東北中山中學可敬的老師,無論正經歷怎樣的苦難,都永遠把學生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讓穆傑印象最深的要屬生物老師王虛中。當時在懷遠,復課條件非常艱苦,上課沒有黑板,學生問:“還上課嗎?”他說:“上!”隨後他用粉筆在自己的大衣上畫圖示,說:“黑板就在我的胸前!”

  四川靜寧寺:“第一課”是追悼會

  93歲的白晶泉在瀋陽金秋醫院病房媮翮z了在四川靜寧寺的“第一課”。1939年5月3日下午,學校在重慶儲奇門碼頭集合準備前往靜寧寺,在等船的時候,遭遇日本飛機轟炸,五名師生不幸罹難。學校到靜寧寺後上的“第一課”就是開追悼會。郝泠若老師還專門寫了輓歌:你們安息吧,在荒原上,星寒兮月冷兮風雨兮淒涼!抗戰的旗幟正在高張,報仇的單子讓我們來承擔。老校友白晶泉說,這場追悼會後來變成了聲討會。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打回老家去!抗戰到底,收復失地!吶喊聲在操場上空久久回蕩。

  瀋陽:一堂校史課記了一輩子

  85歲的高清寶講的“開學第一課”就發生在這個禮堂。他是1948年秋考入東北中山中學的。那時東北中山中學已經北歸瀋陽。入學第一課便是聽王虛中老師講校史。高清寶說,這堂校史課讓他記了一輩子,就如精神雕像,時時立在他的眼前。他為這所學校在抗日烽火中弦歌不輟而感動。雖然他只在這所學校上了三個月,學校併入東北實驗學校,也就是今天的省實驗中學。但他始終認為東北中山中學是瀋陽最好的中學。一堂課竟對一個學生的一生產生了影響,這也是我們瀋陽日報和市教育局開辦這樣的“開學第一課”的一個初衷。希望今天的“開學第一課”能在每個同學心中打下烙印。(瀋陽日報)

  
發表感言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