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中的遼沈警察:9.18之夜在瀋陽打巷戰

2015-09-29 10:10:52
華夏經緯網

  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發端起始於中國的抗日戰爭。中國抗日戰爭的發端起始於1931年9月18日東北的武裝抵抗。而在東北的武裝抵抗中,首舉武裝抵抗義旗的是遼沈警察。事實上,正是這支警察武裝在1931年9月18日之夜打響了中國武裝抗戰的第一槍,又是這支警察武裝在1931年9月18日之後的中國抗日戰爭中續寫了光彩的篇章。

  警方對日本侵華野心早有戒備

  日本對中國早有侵略野心。1927年7月25日,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將其擬就的《帝國對滿蒙之積極根本政策》奏呈日本天皇,狂妄宣稱:“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此後日本的一系列行徑表明,他們正是按照“田中奏折”所規劃的侵略路線,步步加緊了在東北的侵華準備。

  1931年,依據不平等條約駐紮在東北的日本關東軍在瀋陽周圍開始進行一系列軍事演習,並蓄意挑起事端為發動侵略戰爭製造藉口。4月份,日本人唆使北韓浪人在吉林萬寶山挑起中朝農民土地糾紛,7月2日,日方出動軍警前往鎮壓,向中國農民開槍抓人,並在北韓大肆製造反華聲浪,至使許多在朝華僑被殺害。6月份,日本軍方又借其在東北邊防地區進行間諜活動的日軍大尉中村震太郎被中國邊防部隊查獲處死一事,咄咄逼人地對東北當局施壓,叫嚷發動侵華戰爭。

  面對日軍的種種挑畔,時任遼寧省政府委員,遼寧省警務處處長兼瀋陽市公安局局長的黃顯聲十分警惕。7月份,受萬寶山事件和中村事件的影響,瀋陽形勢驟然緊張,黃顯聲匯集各方面情報,親赴北平向當時主政東北的張學良彙報,提出“應變建議”。此時,張學良尊奉蔣介石不抵抗主義,按照蔣介石關於“無論日本軍隊此後如何在東北尋釁,我方應不予抵抗”的電示,未採納黃顯聲的建議,但表示“地方武裝可以加緊訓練,嚴加戒備。”據此,黃顯聲以遼寧省警務處長的名義,擴充警察部隊在全省編組12個警察總隊。9月初,當他得知日本關東軍向在遼沈的日本人發槍時,取得張學良同意,向全省58個縣公安局發舊槍20余萬桿,每桿配發子彈50發。

  這一重要舉措,為日後組織武裝抗日提供了有利條件。

  9.18之夜警察在沈打巷戰

  1931年9月18日下午,黃顯聲接到日本關東軍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從日本飛回瀋陽,與關東軍司令本莊繁見面,在沈可能有行動的密報,坐鎮公安局研究抵抗對策。午夜,10時20分,日軍發動9.18事變,在東北軍未予抵抗的情況下攻佔北大營,並連夜向市區進軍。19日晨,日軍佔領了瀋陽市商業區及大小西門一帶。為阻止日軍的侵佔,黃顯聲命令三經街警察署、商埠三分局、南市場等公安分隊及警察大隊奮起抵抗。與日軍展開巷戰。在日軍強大攻勢下,公安官兵傷亡很大,黃顯聲命令各部向公安總局及公安總隊集中,繼續抵抗。至9月21日夜,黃顯聲因敵眾我寡,沒有後援,命令各部撤出瀋陽,向錦州集中待命,自己仍留在瀋陽觀察局勢。此後,黃顯聲見大勢已去,才通知部分潛伏在瀋陽的公安隊員到錦州歸隊,自己也化裝離開瀋陽,赴北平向張學良報告一切。

  瀋陽警察的武裝抵抗雖然未能阻止日軍的侵略,卻在中國的抗戰歷史上寫下了首舉武裝抵抗義旗的光輝篇章。

  警察隊伍在義勇軍中勇擔重任

  面對日軍的瘋狂侵略,中國民眾,特別是東北地區的民眾義憤填膺,一個規模浩大的民眾抗戰浪潮迅速掀起。遼寧各地義勇軍的興起在這一抗戰浪潮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其中,以黃顯聲為首的警察隊伍勇敢地擔當了許多重任。

  1931年9月25日,黃顯聲由北平回到錦州,全力組織抗日武裝。在整編了由瀋陽撤出的公安警隊後,又主持召開錦西、義縣、興城、綏中、北票、黑山、盤山、臺安等縣公安局長會議。會上決定抽調各縣警察補充公安警隊,重編公安騎兵三個部隊,于錦州城郊三里屯整訓。在整編警察隊伍的同時,黃顯聲調兵遣將,堅決果斷地鎮壓了漢奸淩印清、張學誠(張學良堂弟)剛剛拼湊起來的兩支漢奸隊伍。這兩次剿滅漢奸隊伍的勝利,使遼沈民眾為之振奮,也使張學良受到一定鼓舞。張學良雖受蔣介石不抵抗命令的束縛,不便公開支援抗日,卻在暗中對抗日有功人員予以獎勵,並由黃顯聲以警務處長名義對有功人員委任官職。與此同時,張學良還將赴北平找他的愛國志士一一介紹給黃顯聲。

  在張學良的支援下,黃顯聲積極擴大武裝,組織民眾抗日義勇軍。至1931年末,黃顯聲僅在遼西、遼北一帶組織的各類性質的抗日義勇軍總數即達5萬人之多。有力地推動了風起雲湧的民眾抗日浪潮。

  許多警察成為抗日民族英雄

  在抗日戰爭的洗禮中,投入義勇軍抗戰武裝中的許多警察表現了大無畏的英雄氣慨,為世人所敬仰。

  9.18事變前曾在鳳城任縣公安局長的鄧鐵梅,受黃顯聲之命在遼東召集朋友、舊部,組織義勇軍奮力抗戰,戰功卓著。至1934年9月被捕遇害,三年中,鄧鐵梅率部組織大小戰役多次,威鎮遼東,令日軍膽戰心驚。1931年12月26日,鄧鐵梅率部500人,兵分三路夜襲鳳凰城,攻進火車站,砸開監獄,衝進“縣維持會”院內,燒燬日本人開的藥房,打死日本侵略者10人,繳獲機槍2挺,手槍1支,放出獄中“犯人”50多人。此後2年間鄧鐵梅又先後率部進軍莊河,夜襲龍王廟、黃圭坎,智取三義廟,攻打大孤山,血戰紅花嶺,屢創日軍,戰功十分顯赫。鄧鐵梅1934年6月被日軍捕獲,9月遇害。1935年我黨發佈《八一宣言》將鄧鐵梅譽為“民族英雄”,1988年追認他為革命烈士。

  9.18事變之後,也有許多警察按黃顯聲作長期抵抗的部署在瀋陽潛伏下來,有的則尋機打入敵營,從事蒐集情報和為義勇軍作內應。多年追隨黃顯聲的張鳳岐,9.18之前曾在黃顯聲手下當過警務督察和縣公安局長。9.18之後張鳳岐率部在沈堅持抵抗兩天兩夜,撤到錦州後,又于9月25日返回瀋陽,並通關係擔任了瀋陽縣的警務局長。任職後,張鳳歧以組織民團、大會之名暗建義勇軍,並千方百計收集情報密送給黃顯聲。1932年5月,張鳳歧接到黃顯聲為義勇軍8月大規模進攻瀋陽作內應的指示,組織部下耿光漢、程遠橋、楊春元、洪德彰、陳范、秦國祿密商暗殺關東軍、省政府要員的計劃,並成立指揮部,明確了任務分工。令人痛心的是,計劃被叛徒出賣,張鳳岐等7人均遭逮捕。張鳳岐等面對種種利誘和酷刑,寧死不屈。楊春元在舌頭被割後血盡死去,耿光漢、程運橋、洪德彰、陳范、秦國祿在大石橋被活埋,張鳳歧則在瀋陽故宮大政殿後面的草地上被活活燒死。日寇的種種暴行未能阻止勇軍的抗日行動。張鳳岐等愛國志士犧牲後,義勇軍處決了叛徒,于8月28、29、9月1日3次攻打瀋陽,火燒飛機場,襲擊兵工廠、破壞電臺,給了日軍極大打擊。

  義勇軍的組織領導者黃顯聲在抗日救國的歷程中,由一名舊軍人成長為追求革命和進步的愛國將領。繼組織指揮瀋陽警察打響抗戰第一槍之後,他又組織義勇軍轉戰遼寧及長城古北口一帶,狙擊日寇,被譽為“血肉長城第一人”。他還主張打消黨派成見,聯合紅軍抗日,並協助張學良發動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西安事變”。全國抗戰爆發後,他又營救張學良,組織東幹隊到延安。黃顯聲為抗日戰爭的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然而,令人痛心的是他的種種愛國行動卻為蔣介石所不容。1938年2月黃顯聲被秘密逮捕入獄,先後關押在息烽集中營、中美合作所的渣滓洞、白公館。在獄中黃顯聲以“虎入籠中威不倒”自勉,與獄中的共產黨人合作,開展鬥爭。他把從國民黨報紙看到的消息傳給被捕前原中共重慶市委《挺進報》的主編陳然,再由陳然通過秘密渠道傳遍全獄,被稱為“獄中挺進報”。1949年11月27日,黃顯聲在新中國已經誕生之際在獄中慘遭特務殺害。1949年12月2日,也就是重慶解放的第2天,黃顯聲的遺骸在歌樂山被發現。12月15日,重慶市各界人民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黃顯聲遺像與楊虎城將軍、中共四川省委書記羅士文及車耀先、陳然、江竹筠等革命烈士的遺像擺放在一起。中共西南局和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負責人劉伯承、鄧小平等親自前往致祭。會後,這位愛國將領的忠骨從重慶移送到北京,後安葬于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

  歷史是一面鏡子,追憶遼沈警察在中國抗日戰爭中的特殊貢獻,高唱義勇軍進行曲,將增強我們的愛國情懷和民族自豪感。我們相信,過去中華民族在最危險的時候,是萬眾一心築起了新的長城。今天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征程中,萬眾一心的情懷將保證和推動中華民族的復興偉業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鐵血網)

  
發表感言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