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

2015-10-19 10:06:50
華夏經緯網

  朝陽縣當時屬熱河省管轄,和周邊幾個縣通稱熱東地區。當時的朝陽縣轄境,包括現朝陽市區、朝陽縣、北票市及阜新縣的一小部分,被稱為熱河省首縣。

  朝陽曆史悠久,有光榮的革命傳統,所以有“九反朝陽” 的美譽,被清朝官府、民國軍閥政府乃至日偽當局視為“民風刁頑” 之地。這裡民國時是匪患重災區,為護身保家,許多農家都有武器,但大都是火銃、土槍之類,只有少數大戶和有錢人家才擁有被稱之為快槍的現代槍支。為抵禦匪患,一些地方的頭面人物出面組織起當地的自衛武裝組織,如清鄉會、聯莊會、自衛團、自衛隊、護莊隊等等,以保境安民。當時的朝陽,地方武裝林立,雖名稱各異,但宗旨大體相同。

  正因為有著這種光榮傳統和堅實基礎,因此當“九一八”事變消息傳來,戰火雖尚未殃及家門,朝陽地區的各類武裝,便紛紛揭竿而起投入到抗日救亡的洪流中,“王老鑿” 也當仁不讓地舉起抗日義旗。

  1932年,日寇已完成對遼吉黑三省主要城鎮的佔領,正積極謀劃侵佔熱河省。朝陽縣的鄰縣義縣和錦西縣均駐有許多日偽軍,他們經常派小股部隊進入朝陽縣境內刺探情報和進行騷擾。1932年6月21日,日軍又派出以小頭目伊滕柯十次為首的31人小部隊從錦西縣進入朝陽縣境內,當行至常在營子附近的二車戶溝村時,與王震領導的抗日義勇軍遭遇。一場激戰擊斃伊滕等23名日軍官兵,義勇軍也付出重大傷亡代價,剩餘8名日軍向錦西縣境逃竄。王文福三弟王文祥聞訊帶領幾名弟兄,在朝陽縣與錦西縣交界處的曹杖子村後山伏擊了日軍,又擊斃了2名日軍,只剩下6名日軍逃回錦西。此役,是“王老鑿” 所部展開抗日鬥爭的開始。

  這一仗日本鬼子吃了大虧,便懷恨在心。因此日軍侵佔朝陽後,于1933年11月製造了血腥的“二車戶溝慘案”, 一次屠殺全村59名青壯年男人,使全村成為名副其實的孤寡村。

  1933年2月,日軍發動侵熱戰役,24日佔領北票,25日佔領朝陽城。以湯玉麟為首的東北軍,雖也貌似抵抗,但一接戰便敗退下來。各路義勇軍雖浴血苦戰,但擋不住日軍的強大攻勢,難以挽回敗局。日軍長趨直入,3月4日,僅以128名騎兵便侵佔了熱河省會承德市。

  日軍佔領朝陽後,部分義勇軍隨東北軍撤退了,但朝陽境內的劉振東、王震、欒天林等義勇軍領導人仍率部喋血轉戰在敵人心臟,創造了氣壯山河的英雄業跡。

  “王老鑿” 退守石明信溝,採取另類的抗日行動。他閉溝不出,從不主動出擊敵人,但堅決拒絕一切形式的日偽統治。為防備日偽軍來犯,溝內晝夜設人站崗放哨。日偽當局的一切法律政令,“王老鑿” 視之如糞土,這使日偽當局十分惱火。但佔領初期日軍忙於攻打游動的義勇軍隊伍,尚無暇顧及石明信溝。從1934年起,日偽當局開始出重拳、下毒手,把清剿石明信溝列為重點。

  從此,日偽軍與“王老鑿”的隊伍,小仗年年打,各有傷亡。“王老鑿”的戰略是利用山高、林深、溝險的自然優勢採取守勢。平時青壯年從事農業勞動,都把槍支放在地頭上,亦農亦兵隨時備戰。敵人來犯,兵力不多,便兵戎相見;重兵來犯,便率全溝民眾退入深山老林,以避敵鋒。敵人撤走,再下山重建家園。就這樣,王老鑿帶領民眾與日偽統治者頑強奮戰了14年。從1934年至1945年間,日偽當局曾五次調集重兵大規模進剿石明信溝,每次都佔領溝內的大部分,大肆搶掠燒殺。但日偽軍進深山追剿 ,施展不開,又恐中了埋伏,在此派重兵常駐也得不償失。因此每次進剿在溝內燒殺幾日後,便不得不撤走,始終未能征服“王老鑿”,未能征服這塊“中國地”。所以,連日本關東軍都驚稱這片土地為“中國地”。 (朝陽市臺辦)

  
發表感言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