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參之鄉話人參

華夏經緯網

  東北三寶,人參為首,實不為過。這種“人形”的草本植物,至少在六十年代以前,還帶著幾分神秘色彩。關東老參客們的傳奇總能引人遐想,關內民間對其認識甚至涉染迷信,諸如主貴之人方可野外見參;見參之人須大喊“棒槌”,人參才不會“遁形”云云。然而短短幾十年功夫,這種尤物便撩起神秘面紗,走進了平民百姓的湯煲堙A個中緣由從遼寧新賓的人參採植史中可見一斑。

  自瀋陽東行一小時,即是中國的“煤都”撫順市;撫順又東,一小時車程之後,地勢漸高,路兩邊山嶺連綿,油松、落葉松密不透風,車行其間,猶如遨遊林海之中。密林的縫隙間,不時閃露出一些草木搭就的棚架,撩開那些遮掩的草簾、地膜,堶悸礸蛜騆酊滿A一行行全是人參。   林海深處即新賓、清源等滿族自治縣,又東,乃吉林通化縣。這裡山高林密,氣候涼爽,極宜人參生長。據《奉天通志》載,“女真地繞山林,土產人參”,“參以……崗嶺所產,稱最上品”。所謂崗嶺,即今新賓至通化鋼山一帶。但是,自古以降至建國初,人參下山上市數量極有限。

  史載,早在明萬曆年間,努爾哈赤在新賓建立後金政權之前,女真人即常入深山老林挖參,但其時“限禁甚嚴,採者例以官參為名”;清代,朝廷恐傷其“龍興之地,山禁甚嚴,人參採集數量甚微”。史載,光緒年間,境內每歲出參僅七八公斤;民國及東北淪陷時,因戰亂禍患,進山採參者極少;而新中國成立後,由於山林面積逐年減少,“放山”採參者亦寥若晨星。   山參雖絕,然而新中國的成立卻使園參得以復興。先是,道光、咸豐年間,“改徵參稅”,民間漸有“移山參營”之舉,相傳新賓夾河北村光緒時即有“棒槌營”之稱,而後因戰亂頻仍,漸趨衰微。新中國成立後,當地政府即下大力氣將此園參園藝發揚光大,並在傳統的“志式栽參法”的基礎上,試驗出“雙八條”新技術,園參種植面積因而飛速發展。到一九八五年,新賓園參面積已是一九六五年的三千三百多倍,終使人參“下凡”,走進千家萬戶。   

  根據加工方式,人參有不同的稱謂。不過,據說人參之加工由清太祖首創。據《滿族實錄》載,建州女真“賣參與明國,以水浸潤,明人嫌濕推延。國人恐水參難以耐久,急售之價,又甚廉,太祖欲熏熟曬乾,諸臣不從。太祖不徇眾言,遂熏曬徐徐發賣,果得價倍常。”這種加工方法,民間流傳甚廣,今雖引入諸多現代工藝,但多不離熏曬之法。

  目前,和多數地區一樣,新賓所產人參主要為生曬參、大力參和紅參。生曬參以須蘆齊全、漿不足或支頭較小之鮮參為料,生曬致幹而成,多銷往浙江、上海等地;大力參也叫“洋參”,以四至六年參齡、體長鬚短、蘆小漿足、皮白無疤之鮮參為料,去參須成棍形煮曬而成,成品挺直、堅實、淡黃色;而紅參的主要品種為“邊條紅參”,均用蒸煮晾曬之法炮製,其體質充實、白胖光滑、須蘆齊全、芽包肥大、無疤紋少,是出口外銷的主要品種。此外,加工紅參的副產品以及以人參為原料的高級補品,諸如人參漿、精、膏、酒等也多銷往港澳、東南亞及北美、歐洲列國。

中新社記者 王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