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繁體
當前位置:首頁>>> 河洛春秋

《周禮》:影響深遠的周公之典

2013-10-22 10:33:06     華夏經緯網

鄭玄注《周禮》

    惟王建國,辨方正位,體國經野,設官分職,以為民極。

  大司寇之職,掌建邦之三典,以佐王刑邦國,詰四方。一曰,刑新國用輕典;二曰,刑平國用中典;三曰,刑亂國用重典。

  凡王之饋,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飲用六清,羞(同“饈”)用百有二十品,珍用八物,醬用百有二十甕。

  ——《周禮》

  周公營洛,制禮作樂

  “我周公,作《周禮》。著六官,存治體。”如果你熟讀《三字經》,大概會記住這句話。

  而周公和《周禮》,又和洛陽有極為密切的聯繫。自從3000多年前營建洛邑,並在這裡制禮作樂,周公和洛陽的名字,就常常被寫在一起。

  他姓姬名旦,是西周文王的第四個兒子,周武王的同母異父弟弟,早在周滅殷商的戰爭中,就“常左翼武王,用事居多”。不過,他真正在歷史舞臺上成為主角,是在滅商之後。

  當時滅商不久,大局未穩,武王就病死了。繼位的成王年紀尚幼,便由叔父周公攝政。可是,有人不幹了,到處散佈流言,說周公有篡奪王位的野心,並勾結殷人發動了叛亂。周公頂住壓力,用三年的時間平息了叛亂。之後,他建議成王把國都遷到洛邑(即今洛陽),以加強對全國局勢的控制。

  在此之前,周公已到洛邑進行過實地考察。他營建的新都洛邑南臨洛水,北係邙山,東西長而南北短,外郭城內有二城:瀍河以西稱王城,為周天子所居;瀍河以東稱下都,為殷頑民所居。在二城之間的瀍河兩岸,是成周八師的軍營。成周八師西衛王城,東監下都,肩負著特殊使命。

  為保證周王朝的長治久安,在營建洛邑的同時,周公還制禮作樂,嚴格規定了君臣、父子、兄弟、親疏、尊卑、貴賤等禮儀秩序。成王六年,洛邑建成。周公在這裡舉行了盛大慶典,正式冊封天下諸侯,並頒布了各項典章制度。

  等這一切做完,成王也長大了。在攝政的第七年,周公決定徹底還政成王。當年的流言不攻自破,他的德才兼備,他的忠誠勤勉,都被世人看在眼中。正如曹操在《短歌行》所說:“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還政成王之後數年,周公病重。去世之前,他要求把自己葬在洛邑,以示臣服於成王,至死不離開成王。然而,成王還是將他葬在了文王墓地(在今陜西)堙A表示自己“不敢以周公為臣”。

  皇皇《周禮》,原名《周官》

  周公一生的重要言論,如《大誥》《無逸》《立政》等,多記載在“上古之書”《尚書》中,而他的主要著作,則是居於《三禮》之首的儒家經典《周禮》。

  不過,這部書最早的名字不是《周禮》,而是《周官》。它“著六官,存治體”,通過官制來闡述治國方略,包括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六個方面。冬官部分早已散佚,西漢時又補上了內容相似的《考工記》。

  書中六官各司其職:天官主管宮廷,地官主管民政,春官主管宗族,夏官主管軍事,秋官主管刑罰,冬官主管營造。從禮的體系來看,它既有祭祀、朝覲、巡狩、喪葬等國家大典,也有用鼎制度、車騎制度、服飾制度等具體規制,還有各種禮器的等級、組合、形制的記載,內容極為詳盡豐富,幾乎涉及了社會生活的所有方面,在上古文獻中十分罕見。

  不過,此書在先秦文獻中並無記載,而是到西漢景帝時期才被河間獻王劉德發現。由於當時漢王朝已將《詩》《書》《易》《禮》《春秋》五經列為儒家經典,加上《周禮》所述制度與當時制度相左,它便被“藏于秘府”,束之高閣。

  又過了百餘年,到漢成帝時,劉向、劉歆父子整理秘府所藏文獻,重新發現了《周官》。劉歆對此書非常推崇,認為這是周公所著,乃“周公致太平之跡”。隨後,《周官》成了古代文人的必讀之書,並被更名為《周禮》。

  東漢後期,博古通今的經學大師鄭玄為《三禮》作注,第一次把《周禮》排在《三禮》之首(先《周禮》,後《儀禮》,再《禮記》),終於使其成為儒家的皇皇大典之一。

  周公之典,影響百代

  跟很多古書一樣,千百年來,《周禮》的真偽和成書年代飽受質疑。不過,學者們的主流意見還是贊同劉歆、鄭玄之說,認為它是周公之典。

  “《周禮》對後世影響之大,超乎人們想像。歷史上那些重大變革,如西漢王莽改制、北宋王安石變法等,都是從《周禮》中尋找的思想武器。”洛陽古籍收藏家、白河書齋主人晁會元說,我國自隋代開始實行三省六部制,其中的六部,就是倣照《周禮》中的六官設置的。唐代將六部之名定為吏、戶、禮、兵、刑、工,作為中央官制的主體,這種制度一直沿用到清末。歷代修訂的典章制度,如宋代《開寶通禮》、明代《大明集禮》等,都是參照《周禮》,斟酌損益而成的。

  “再舉一個例子,北京城的格局,最初也是忽必烈以《周禮》為範本建立的。明清兩代不僅沿用了元代北京‘面朝後市、左祖右社’的格局,還參照《周禮》,建了天壇、地壇、日壇、月壇、先農壇等。”晁先生說,依《周禮》建都的例子,即使在海外也不鮮見。

  “後世流傳的《周禮》版本很多,其中以鄭玄注本最為著名。明清國子監刻《十三經注疏》,均收入了此書。”晁先生介紹,根據《中國善本書書目》的記錄,如今人們所能見到此書的最早版本為宋代刻本。“國內尚存宋刻本10套,分別收藏在中國國家圖書館和北京圖書館;金元刻本有14套。目前,明代以前《周禮》刻本在百套以上,是存世早期版本最多的一部古籍。”

  鋻於周公和《周禮》對洛陽的特殊意義,多年來,晁先生下力氣搜尋這部古籍,目前已收藏不下十種版本,這個過程相當曲折。比如5年前,他聽說孟州有一農民,其父民國時在北京琉璃廠開店,就一次次前去拜訪,最後高價買下了十多冊《周禮》,經鑒定是明萬曆21年北京國子監刻本。還有一套珍貴的清乾隆武英殿刻本,是他在北京拍賣會上競拍到的。“還好當時價位不算太高。擱到現在,已變成天價了,我可買不起。”他笑著說。(洛陽市臺辦供稿)

  相關報道  
洛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