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 -> 魅力重慶 > 重慶首頁 > 巴渝時空

合川這所學校藏于寺中 辦學8年走出了14名院士
2017-09-14 10:18:11
華夏經緯網

  88歲高齡的秦文石,一聊國立二中就高興。

  新生探看校園獨特風景

  古寺大殿和前廊,曾是二中飯堂和大禮堂。

  設在合川蟠龍山校址的國立二中紀念碑

  國立二中高中部設在寺廟內

  校園建築物上的檐邊龍頭

    9月,來自五湖四海的莘莘學子匯聚到合川區,重慶工商大學派斯學院又迎來一屆新生。

  新生們或許並不知道,在他們的大學校園堙A還藏著另一個曾經的校園。更準確地說,是一所中學校園。

  女生宿舍左側,在鬱鬱蔥蔥的樹木掩映下,在略顯殘破的院棓寣A一座高大方正的漢白玉石碑,訴說著那段輝煌卻又幾乎被遺忘的歷史——國立第二中學。

  就是這所不起眼的學校,在合川辦學8年,其校友名單中竟有14名院士,包括12名中國兩院院士,和2名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

  重慶晚報首席記者 李瑯 文 記者 錢波 攝

  9月8日,我們來到國立第二中學舊址。

  今年60歲的劉世樸是這裡的守門人,看著我們到來,急切地從院湀堥咱X來,向我們介紹他從碑文上、從老人們的記憶中聽來的,關於這個小院子的輝煌。

  “這裡的學生前途好喲。”劉世樸感嘆地說。

  碑文記載,七七事變後,國內瀰漫著戰爭的硝煙,經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上海、南京等地落入敵手,國民政府被迫遷都重慶。1937年12月,國立二中新學期開學剛剛3個月,師生們就不得不登記編隊,乘船入川繼續學業。

  合川區檔案館館藏檔案記載,“國立二中陸續在四川始建新校,1937年12月直至1940年春,設高中、初中、女子、師範(在北碚)及水產五個部,校舍相繼建成。時有楊芳齡(現重慶廣益中學老校長)協助奔走選址。校部和高中部設在濮岩寺,除師範,其餘均設在合川蟠龍山。期間,1938年3月,國立二中已開課教學”。

  劉世樸如今所守護的,正是曾經國立二中的校部和高中部所在地——濮岩寺(後更名為定林寺)。

  濮岩寺興盛于北宋。當初國立二中校長周厚樞入渝尋覓校舍,最終看中這裡。紅院晼A紅牌坊,高臺階,曾經暮鼓晨鐘的佛寺,自從國立二中入駐後便成教書育人的殿堂。

  如今我們能看到的高中部舊址,大約是在巴蜀建築元素的基礎上,又夾雜著揚州和蘇州園林“H”型建築格局——上蓋青瓦,下鋪三合土,四壁用竹編涂泥粉灰,假山水池于院中,大禮堂兩檐在外,大梁挑空,倣古木窗呼應雙扇大門,甚至檐邊龍頭,也在不經意間流露出園林式的書香味。

  至於劉世樸口中的“學生前途好”,更是一段傳奇。在合川辦學8年期間,合川區檔案館的國立二中校友名單堙A竟然有14名院士,其中12名是中國兩院院士,還有2名是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這14個人在各自專業領域都是響噹噹的人物:

  陶詩言,大氣物理學家,上世紀60年代初,為我國“兩彈”試驗提供準確氣象保障;

  吳良鏞,建築學與城市規劃專家,參與唐山地震改建規劃、天安門廣場改建工作;

  張效祥,電腦專家,中國第一台倣蘇電子電腦製造工作主持人;

  還有楊立銘、湯定元、徐皆蘇、黃宏嘉、盛金章、尹文英、王元、鮑亦興、戴元本、寧津生、茆智,他們的成就涉及農田水利、力學、生物地層等多個專業領域。

    國立二中為何能走出這麼多院士?它的辦學風格是怎樣的?

  “入學考試前夜,日軍飛機分成幾組,在合川天空多次盤旋,有的學生躲到樹下,有的躲進防空洞”

  時隔近80年,誰能再敘那段崢嶸歲月?合川區檔案局資訊技術科科長楊旭淵記起一個人:今年88歲的老教師秦文石,曾就讀國立二中初中部三年、高中部一年。

  我們在秦文石的家堥ㄗ鴗F他:精神矍鑠,走路身輕如燕;不住電梯房,爬樓當鍛鍊;逢人行禮,待人不亢不卑。在他身上,我們仿佛已經看到了國立二中的影子。

  合川區檔案館珍藏的秦文石回憶錄中,有這樣一句:“我已落戶濮岩寺,在這裡成家立業,再也不會離開,我將在此,走完人生最後的歷程……”

  有關秦文石與國立二中的故事,就從這裡起頭。

  秦文石的老家在合川沙溪鎮,年少家境貧寒,1942年秋,考入蟠龍山下的國立二中初中部。

  因是內遷辦校,條件有限的國立二中要面向全國招生,留給四川的名額只有8%。當時和秦文石一起參加入學考試的四川孩子,坐滿了7間教室。

  “入學考試差點把我嚇愣了,現場氣氛非常嚴肅。入場後,桌面早已鋪疊好試卷,卷上有學號,考完密封。”秦文石回憶,第一科國文,考題是“怎樣做一名抗戰時期的好兒童”,年少膽大的秦文石寫下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瞬間令考卷提色,也讓他脫穎而出。

  “記得在入學考試前夜,日軍飛機分成幾組,在合川天空多次盤旋,有的學生躲到樹下,有的躲進防空洞,大家既害怕又氣憤!”秦文石轉身續了一杯茶說,“幸好,那一夜沒炸下來。”

  “每日以集合號為準,3分鐘迅速集合,作升降旗致敬;早操跑步動作須整齊,精神須嚴肅……”

  秦文石說,自己如今身體硬朗,秘訣在於作息規律。他每天通常6時20分起床,整理內務20分鐘,早操20分鐘,午餐12時準點,晚餐儘量17時完畢,晚上20時40分左右洗漱……這樣嚴格的自我管理,是在國立二中上學時養成的習慣。

  “每日以集合號為準,3分鐘迅速集合,作升降旗致敬;早操跑步動作須整齊,精神須嚴肅;上課時學生應先教師而入,退課時應後教師而出;熄燈後不得談話,膳廳座次須按編定次序入座,洗浴用水不得浪費……”說起國立二中的規約,秦文石至今能隨口背誦。從這些細緻的條條款款中,我們可以一窺當年國立二中管理之嚴格。

  在拜訪秦文石之前,楊旭淵為我們打開了民國檔案庫房,在全年皕羈睎蒻藿狺U,小心翼翼地翻開當年國立二中的規約檔案。

  “在校內校外凡見師長應行敬禮,上課時由隊長喊立正坐下口令,校內校外須穿學校規定之制服,體育課上下課必須整隊……”各種規約超過百條,甚至進入了國立二中的教案。

  “嚴中有度,不失天真。”當年的秦文石和同學們同樣有少年般的調皮,早上號兵吹銅號喚起床,同學們便自編小曲回唱,打趣自己是小豬:“……大天白亮,吹豬起床,豬在床上……”

  秦文石還記得,當年木床長蛀蟲了,大家便把床搬到鍋爐媯N,學校那口鍋爐大得能容下兩張床。

  “當時的校園氛圍,可以形容為‘今日在課堂,明日在防空洞’,隨時隨地做好上戰場準備”

  國立二中師生的回憶錄,被合川區檔案館視為館藏之寶。國立二中的特色教育,對當時合川的人文、社會、教育等領域,都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

  除了秦文石的回憶錄,還有一些學生的回憶錄,即便現在讀來,仍能感受到當時學校緊張的學習生活和艱苦的學習條件。

  校友王孚慶,從南京逃亡重慶,孤苦無依,在一家報館當見習校對,後捨棄工作進二中。他在回憶錄中寫道:“學校費用全免,還發蚊帳、油燈、必修課本。吃的雖然是糙米,卻有四菜一湯。古寺大殿和前廊,既是飯堂,又是大禮堂。一切井井有條,儼然戰時學府規模。”

  江蘇校友胡邦懷念童軍課教練,他寫道:“除國文、數學、物理、化學等基礎學科外,課中,同學們靴子結繩方法,爽套結、瓶口結、接繩結;學習利用天象星辰、樹木、苔蘚判斷方位;學習受傷時用領巾包紮傷口;露營課到野外搭帳篷、睡地鋪,學習壘灶做飯。”

  秦文石回憶:“正課之外,高初中男生所要接受的訓練,涉及防蟲防毒、醫藥救護、糧食管理、遊擊戰術、腳踏車訓練等。另外,警衛、諜報偵查、消防等分組訓練,更能體現國立二中以養成軍事看護之技能,以應抗戰之需為宗旨,設置戰時後方特殊教學。”

  有關國立二中教學記載,楊旭淵從館藏檔案中翻出更多。農藝訓練涉及果樹種植和家禽飼養,工藝訓練包括木工及泥工課程分組,學生同時承擔後方工作,負責救護、勸募、縫製後方兵士用品等。

  在基礎學科訓練當中,國立二中還有一些不一樣的要求:物理課,增設機械、通信工具、國防兵器等研究;化學,注重化學兵器、土壤肥料之分析;地理,了解國內及國際問題之地理背景;美術,注重機械化製圖;外語,為閱讀及翻譯之準備等等。

  這種教育理念,正如校長周厚樞在《川中校刊》第一期寫下的一句:精神訓練,實為救亡的利器。

  “當時的校園氛圍,可以形容為‘今日在課堂,明日在防空洞’,隨時隨地做好上戰場準備。”秦文石認為,國立二中整個軍事化教學,實際上就是為復興民族積蓄力量。

  “當年普通話不普及,國立二中的教師在教學時,方言中夾著官話,全靠慢慢地講課,讓學生們儘量理解”

  當時國立二中教師,多為江浙一帶教學經驗豐富的講師。學校實行導師制,這些教師與學生共同生活,言傳身教,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學生。

  “開學初期,我不適應。當年普通話不普及,國立二中的教師在教學時,方言中夾著官話,全靠慢慢地講課,讓來自天南地北的學生們儘量理解。但對此最感到頭疼的,還是四川學生。”秦文石說。

  “比如,上課鈴響,老師走進來行禮,不叫‘上課,起立’,叫‘攻書’。”秦文石說,諸如此類的方言,四川籍學生只好豎著耳朵聽,生怕被落下,“回想起那時,能有這番經歷,挺有趣的。”

  上午6節課,下午2節課,星期天休息。演講、籃球、歌唱等課外活動及比賽,在下午剩餘的時間進行。在秦文石的印象堙A體育老師們手很巧,單雙槓、籃球架、沙坑,都由他們親自動手完成的。

  不過,秦文石最難忘的,還是音樂老師宗震名的課。宗震名有一把破爛的風琴,後來不能用了,就改拉二胡,教學生學唱歌,還印發他自製的曲譜。他教同學們唱京劇《捉放曹》、蘇聯歌曲《喀秋莎》,接待外國來賓時,宗老師還作為特邀嘉賓上臺表演。

  合川區檔案館還留存著部分國立二中教師的簡介,顯示其師資力量堪稱強大。

  第一任校長周厚樞,畢業于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化工科,碩士。學校教師多數畢業于中央大學、浙江大學、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等國內高等學府。就連醫務室主任,在抗戰前也是當時宜昌縣立醫院外科主任醫師,自配膏藥,負責各分校醫療工作。

  國立二中修舊如舊方案已上報合川區政府,明年有關回憶錄將編輯成書

  國立二中在合川辦學8年,任教老師千余位,接納各地學生5500余名。抗戰勝利後,1946年春,學校接到命令回遷江蘇。

  新中國成立後,在國立二中舊址基礎上建立了合川師範學校,後發展為重慶工商大學派斯學院。

  重慶工商大學派斯學院相關負責人透露,由於多種因素,國立二中老房雖翻修多次,仍面臨安全問題。出於保護的考慮,原本設置其中的老圖書館和研究生自習室,目前已停用。

  現在,國立二中修舊如舊的修復方案已上報合川區政府,正在等待回復。明年,合川區檔案館也會把有關國立二中的師生回憶錄編輯成書。

  而秦文石掛念的,除了國立二中,還有那些解放後為他寄膏藥、寄北京烤鴨的同學們,那些與他一起參加建校55週年校慶的校友們。多年過去,不知他們是否安好?

來源: 重慶晚報    轉自:新華網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主辦單位:重慶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