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撫州視窗 | 撫州名人 | 臨川文化 | 古建遺風 | 民俗風俗 | 旅遊景點 | 文化勝跡 | 旅遊線路
·市情概況
·自然環境
·歷史簡況
·綜合
·農業、工業和建築業
·固定資產投資
·國內貿易
·領導介紹
·涉臺機構
·機構設置
·環境品質狀況
·氣候狀況
·水資源
·能量資源
·土地資源
·礦產資源
·地理環境
當前位置:首頁>>風俗民情
流坑旅遊網:元 宵 燈 彩
2011-01-27 14:23:19     華夏經緯網

  正月“玩燈”,為南方民間常見的節慶活動之一。流坑的燈彩特色,一是其規模盛大,二是表現了濃郁的文化氣氛。

  和“玩喜”、出“何楊神”一樣,流坑燈彩活動也由各房自行組織。而組織的具體形式,同樣落實在各個“廟”。人們記得清的,是橋西(胤功、胤華)房的三義廟年年初八齣燈,文晃公房的太子廟正月十二齣燈。文肇公房“七甲”的仰山廟,正月十一齣燈,唯有此廟,連續出燈三夜。而出燈和遊神又是同一天開始的,白天遊神,晚上出燈。仰山廟人多勢眾,遊神也最有聲勢。廟媯陔臚@齣,共有20多尊,並全副鑾駕。旌旗招展,管弦彈奏,鑼鼓喧天,神銃、鞭炮,震耳欲聾。神像出行,必定遊遍全村八條大巷,前後要用七八個小時。是時,圍觀者人山人海,連周圍村莊的人也趕來看熱鬧。到元宵夜,出燈達到高潮,由輪值房管理當夜的活動。

  為整個燈彩隊開道的,是由四個人抬的兩個火盆,盆中炭火熾旺不熄。一對鑼鼓,兩把神銃,緊隨其後,鼓銃不斷,聲勢由是大增。接著是一位年高輩長的老者,頭戴禮帽,身著長袍,一手執蠟燭,另一手執文明棍。這是輪值房的長者,開道引路。其後,是一個紙扎大坊牌燈,這是第一個露面的燈,是個門面,十分為人們看重。燈前燈後,均寫有橫匾與楹聯,都是描寫當夜景象的讚語佳句。水準高下,實際上反映了輪值房文人的整體文化水準,輪值房的士紳們常常為此絞盡腦汁,唯恐出錯,貽笑大方,因而往往是雇請他房或其他姓的高手代寫。此燈一齣現,圍觀者便加以品評,稍有不當或差訛,馬上會有人公開指出,要其更換。輪值房自然不服,反唇相譏,且要指責者當場也寫一首,以煞其威風。而旁觀者既然敢於出頭挑錯,其實早已成竹在胸,一揮而就,又有何難?有的甚至要代寫一副,貼到坊牌燈上去。由是,雙方爭執不下,常常因此發生口角,甚至打架。各房枝間文化人的爭強鬥勝,由此可見一斑。

  輪值房擔心的,還有當天夜晚的天氣。因為在出燈過程中,如果天氣驟變,或風或雨,或晴或陰,坊牌燈上的橫匾與楹聯文字,皆要隨機變化,以合時宜。若求佳句,更有一番難度。因而,文化人都要很好地做一番準備,一門心思,是不能讓人覺得自己文化落後,不如別人,故村民又將此舉稱為“演才能”。

  坊牌燈後,是神轎、羅傘、鑼鼓、花燈等。如果是隸屬仰山廟系統的房枝當值,神轎一般都有三乘。第一乘是關公神轎,旁由一人撐著一匹紙扎的紅鬃駿馬。其次是太子神轎,由人舉著的是一匹紙扎的白馬,另有人點一對二十多斤的紅蠟燭。第三乘是盔袍轎,當是仰山神的轎子。轎後隨一把羅傘,並跟一隊“小吹”。菩薩隨燈出遊,有“押燈”之含意,一正壓百邪,以防鬼魅邪神作怪。

  神轎後,便是各色各樣的燈彩了。燈內皆點著蠟燭,大的穿在竹杠上,兩人抬一個。小的,許多都是由孩子們手提,人手一個,一般都有幾百個,多時據說可逾千數。燈名有“八紗宮燈”、“龍頭燈”、“獅子燈”、“鳳燈”、“吊絲燈”、“小桃紅”等。再就是依照馬、猴、兔、魚等動物及鼓形、六角、八角的各色花燈。燈火通明,爭奇鬥艷,鼓樂喧天,熱鬧非常。每年出燈的絕大部分費用,就花在這各式各樣的扎燈上。當值之房,一般在頭年的臘月,就要雇請專職紙扎匠,扎許多的燈。多數的燈,遊玩以後就可由提燈者帶回家去。扎工特別精細的上品,則須放回廟堙A留為紀念。

  燈隊的殿軍,是龍燈隊伍,一般也有八九條之多。龍是紙龍,通體由燭光映紅,非常壯觀。龍在遊燈結束後,都是要送到村邊僻靜處焚化的。龍燈一燒,是年的當值之房就算完成了任務,要向下一年當值之房做移交了,稱為“交甲”。交接之物,若屬仰山廟房係的,大致有仰山神的銀盔、大宗祠中的銅香爐等,再就是六十元大洋。這是早年傳下來的本錢,每年由當值房接管,並以之借貸他人,生出利息,就作為當年“出燈”費用。但實際上,僅僅靠此息錢,遠不夠用,輪值房都要在本房的公產(如山、田、房等)收入中拿出相當一部分來支付。五十年代以後,出燈沒有了經濟支柱,業已停業多年。

  元宵之夜,八巷之間是各式花燈。而各家各戶之內,也都張燈點燭,門前檐下,燈火達旦,四處通明。舊時還有各家與貓鼠同賞花燈的說法,且有口諺流傳:

  提燈、鼓燈,貓咪、老鼠看花燈。

  金銀財寶滾攏進,臭蟲、跳蚤滾出去。

  接著燒香,鳴爆,拜神,入眠。由此而結束了整個春節期間的娛樂活動,忙碌的流坑人又要預備四處奔走了。所以,當時流傳的俗語稱:

  燒了門神紙,各人尋生意。

  是夜,年輕的女孩子們還給自己留下天真純凈的一角,以求吉祥。她們三五成群,前往戶外的菜地“撣青”。每人都扯下一把菜葉,周身上下,抽打一遍,並齊聲唱道:

  打青,打青,打得小娘身上沒灰星。

  打青劈劈叭,打得小娘身上沒灰跡。

  然後在菜地中摘些帶青葉的蔬菜,如菠菜、小蔥、芥菜等,回家做熟,然後圍坐一桌,也喝一些家釀米酒,來一次難得的小型聚餐。

撫州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