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撫州視窗 | 撫州名人 | 臨川文化 | 古建遺風 | 民俗風俗 | 旅遊景點 | 文化勝跡 | 旅遊線路
·市情簡介
·自然地理
·歷史沿革
·綜合
·農業、工業和建築業
·經濟概況
·固定資產投資
·國內貿易
·對外經濟
·領導介紹
·涉臺機構
·機構設置
·主要職責
·環境品質狀況
·氣候狀況
·水資源
·能量資源
·土地資源
·礦產資源
·地理環境
當前位置:首頁>>撫州名人
(宋代)王安石
2011-01-19 16:30:50     華夏經緯網
 

   王安石(1021-1086),字介甫,號半山。臨川人。北宋傑出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學家。

   王安石出生於仕宦之家,其父王益是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進士,任建安(今福建建甌)主簿等地方官二十多年,為人正直,執法嚴明,為百姓做了不少有益的事。其母吳氏從小好學強記,為人通情達理。王益任臨江軍(今樟樹市)判官時,王安石出生於此,王益調任江寧(今南京市)通判,全家遷往江寧。

   王安石自幼聰穎,讀書過目不忘。從小隨父宦遊南北各地,更增加了社會閱歷,開闊了眼界,目睹了人民生活的艱辛,對宋王朝“積貧”、“積弱”的局面有了一定的感性認識,青年時期便立下了“矯世變俗”之志。慶曆二年(1042)三月,考中進士,授淮南節度判官。七年調任鄞縣(今浙江寧波),組織民工修堤堰,挖陂塘,改善農田水利灌溉,便利交通。在青黃不接時,將官庫中的儲糧低息貸給農戶,解決百姓度荒困難,又使官糧得以以陳換新。

   皇祐三年(1051),任舒州通判,頗有政績。宰相文彥博推薦他為群牧判官,出任常州知州、江東刑獄提典。嘉祐三年(1058)任度支判官時,向宋仁宗上萬言書,對官制、科舉以及奢靡無節的頹敗風氣作了深刻的揭露,請求改革政治,加強邊防,提出了“收天下之財,以供天下之費”的理財原則,但並未引起朝廷的重視。不久朝廷任命他入直集賢院,同修起居注,他不願任此閒職,固辭不就,遂改任知制誥,替皇帝起草詔令文告,糾察在京刑獄,因言忤旨意,難以在朝為官,于八年(1063)八月以母病為由辭官回江寧守喪。英宗即位後(1063-1066),屢召王安石赴京,均以服母喪和有病為由,懇辭入朝。

   治平四年(1067)神宗繼位,起用王安石為江寧知府,旋即詔為翰林學士兼侍講。為擺脫宋王朝所面臨的政治、經濟危機以及遼、西夏不斷侵擾的困境,熙寧元年(1068),神宗召王安石“越次入對”,即上書主張變法。次年任參知政事,主持變法。為指導變法的實施,設立三司制置條例司,物色了一批擁護變法的官員參與制訂新法。熙寧三年(1070)任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位同宰相,在全國範圍內推行新法,開始大規模的改革運動。所行新法在財政方面有均輸法、青苗法、市易法、免役法、方田均稅法、農田水利法;在軍事方面有置將法、保甲法、保馬法等。同時,改革科舉制度,為推行新法培育人才。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大地主和豪商對農民的剝削,促進了農田水利事業的發展,國家財政狀況有所改善,軍事力量也得到加強。王安石被列寧稱為“中國十一世紀的改革家”,毛澤東也稱讚“王安石最可貴之處在於他提出了‘人言不足恤’的思想”。

   變法觸犯了官僚、大地主的既得利益,遭到保守派的激烈反對,特別是曹太后、高太后的頑固阻梗,加上在實施過程中過分求大求快,許多官吏借機敲詐盤剝,使農民的利益受到損害,實際效果與主觀設想相差甚遠。王安石處於“眾疑群謗”之中,宋神宗迫於皇親貴戚和反對新法大臣的壓力,于熙寧七年(1074)四月罷去王安石相位,再任江寧知府。次年雖又起用為相,但因新法派內部分裂及保守派的挑撥離間,王安石實際上難有作為,至熙寧九年十月再次罷相,出任江南簽判,次年隱退江寧,過著閒居生活。

   元豐八年(1085),哲宗即位,年僅十歲,由太皇太后高氏臨朝聽政,啟用反對變法的司馬光為相,廢除全部新法,極力迫害新法派。王安石在憂憤和遺恨中于翌年四月去世,葬于江寧半山園。王安石晚年封荊國公,世稱王荊公、王文公、臨川先生。死後被追封為 “太傅”;紹聖年間,賜溢號為 “文”,配享神宗的廟庭;徽宗時,又配享文宣王廟。而欽宗時,皇帝下詔停止他文宣王廟配享。高宗採納趙鼎、呂聰的意見,削去了其 “舒王”的封號。

   王安石執政之所以能敢作敢為,矢志改革,是受其進步的哲學思想支配,他把“新故相除”看做是自然界發展變化的規律,從而樹立了“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大無畏精神。這些進步思想在他的文學作品中也閃爍著奪目的光彩。其散文長于說理,言簡意深,筆力雄健,見識超群;詩詞則遒勁清新,豪氣縱橫,對宋初形式主義的文風是有力的衝擊,對豪放派詩詞有直接影響。其著作極為豐富,存世的有《臨川集》、《臨川集拾遺》、《三經新義》(殘卷)、《唐宋百家詩選》、《詩義鉤沉》等。此外,其山水畫也極工致維妙。

   王安石從小在外,為官四處奔波,但對家鄉有著一股摯情,幾次回鄉探親,對家鄉的親朋好友,名勝古跡,寫了許多詩文、書信、墓誌,表達了他熱愛家鄉的思想感情。家鄉人民也對他有著深深的景仰和懷念。早在北宋崇寧五年(1106),撫州郡守田登就在王安石舊宅建造了王荊公祠,“肖公像而祀之”。許多地名都是為紀念他而取的,有荊公山、荊公坡、荊公橋、荊公釣魚臺、半山書院、安石讀書檯、荊公路等。家鄉學者著書撰文,為王安石辯誣:南宋金溪陸九淵在《荊公祠堂祀》中盛讚其人品高尚,貶斥了王安石的政敵;清代金溪蔡上翔,窮畢生精力撰寫《王荊公年譜考略》,以辯宋史之誣。1986年11月由江西省人民政府撥專款在撫州市修建了“王安石紀念館”,主樓前面有一尊3米多高的王安石塑像,供人們瞻仰。 

(文章主要來源:撫州黨史辦)

撫州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