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撫州視窗 | 撫州名人 | 臨川文化 | 古建遺風 | 民俗風俗 | 旅遊景點 | 文化勝跡 | 旅遊線路
·市情概況
·自然環境
·歷史簡況
·綜合
·農業、工業和建築業
·固定資產投資
·國內貿易
·領導介紹
·涉臺機構
·機構設置
·環境品質狀況
·氣候狀況
·水資源
·能量資源
·土地資源
·礦產資源
·地理環境
當前位置:首頁>>臨川文化
臨川文化的人文基礎
2011-01-19 16:37:58     華夏經緯網
    一個區域文化的生成,除了歷史原因和地理環境之外,十分重要的還是人文基礎。

  1993年11月由新華出版社出版的《臨川縣誌》志首中有一篇非常別致的《才鄉紀略》,對“臨川文化”的人文基礎有充分的敘述。

  臨川自古文風昌盛,英才輩出。早在唐朝,王勃在他所寫的傳世名作《滕王閣序》中,就發出過“光照臨川之筆”的由衷讚嘆。至宋,又因科舉連捷,流光溢彩,被著名學者董震譽為“人才之鄉”,民間大眾俗稱為“才子之鄉”。

  臨川自東漢曆經兩晉、南北朝、隋、唐,由於歷史的機緣,大書法家王羲之、顏真卿,詩人謝靈運、戴叔倫,詞人馮延巳,文學家劉義慶,文學評論家鐘嶸,史學家杜佑等都在這裡做過地方官,對臨川文化的發展產生過積極影響。

  戰爭頻繁的五代,北方王、李、吳、曾、晏、陳等世家大族相繼避難南來,卜居臨川。臨川人口逐漸增多,生產迅速發展,商業、手工業日趨繁榮。到了北宋初期出現了“翳野農商”、“賈貨駢肩”(張保和《羅城記》)的盛況。當時,採取“興文抑武”的政策,大力發展文化,偏重開科取士,對科舉錄取的進士獎賜有加,考取狀元、榜眼、探花“三鼎甲”的,更榮于作戰立功的武將,一時文風大盛。在這一封建文化高漲的歷史時期,著名文學家曾鞏、葉夢得和大詩人陸游相繼來臨川居住或宦遊,大力興辦教育,傳播文化,這裡“各地學館林立,釋來而事筆硯者,十之六七,苦讀書,應科舉之風。”

  正是宋代的科舉制度,導致臨川人才激增。從宋太宗太平興國四年至宋度宗鹹淳八年,臨川先後有129人考取監生,205人考取貢士,525人考取舉人,446人考取進士。進士中,北宋138人,佔32.58%;南宋308人,佔67.42%。中榜人數之多,在江西各縣名列前茅。尤其是嘉定十六年一次考取12人,寶慶二年一次考取18人,鹹淳元年一次考取22名,佔全國錄取進士總數的4%、6%和7.33%。“儒林傳為美談,公卿聳觀,朝野震動,盛稱臨川為人才之鄉。”(董震《東發日鈔》)

  宋代臨川人通過科舉踏入仕途,有2人官至宰相,2人膺任節度使,4人官拜御史,17人官任尚書、侍郎,10人擔任知府、刺史,俱各政績顯著。特別是晏殊、王安石,不愧為“臨川才鄉”的出類拔萃的人物。同一時期,還有王安禮、王安國、王靂(世稱“臨川三王”),謝逸、謝過(世稱“臨川二謝”),危稹、危和(世稱“臨川二危”),陳鬱、陳世崇(世稱“臨川二陳”)和汪革、饒節、鄔慮、歐陽辟、俞國寶、鄧名世等一批文人才士,在詩、文、詞、賦上的成就也很高。據《苕溪漁隱叢話》引述《復齋漫錄》:“元估中,臨川謝逸過黃州關山可花村館驛,遇湖北王某,江蘇諸某,浙江單某,福建張某等秀才。四人知其來自臨川,戲以曹植七步成詩,諸君七步為詞相謔。逸行五步,詞成,揮毫疾書《江城子》一闕于壁;可花村館酒旗風,水溶溶,落殘紅,野渡舟橫、楊柳綠蔭濃。望斷江南山色遠,人不見,草連空。夕陽樓上晚煙籠,粉香濃,淡眉峰,記得年時相見畫圖中。只有關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標致依水,情乎俱妙,遂以五步成詞聞名江南。”謝逸與謝過、 汪革、饒節並稱為江西詩派中的“臨川四俊”。饒節還被詩人陸游譽為“詩僧第一”。鄧名世一生從事學術研究,著有《春秋論》、《春秋類史》、《古今姓氏辯正》等370余卷,在姓氏考證上成就尤高。

  南宋,臨川“才鄉”還升起一顆耀眼的明星,這就是一代名醫陳自明。他善於總結前人的經驗寫成《婦人大全良方》24卷,成為中醫婦產科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又敢於創新,主張外科外敷內服,辨證施治;敢於突破禁區,最早從事“乳岩”(乳癌)的觀察和研究,為祖國醫學事業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元代,臨川比較著名的人物只有針灸名醫席弘、法律專家張紹和地理學家朱思本。

  明朝臨川的人才迅速走出低谷,重新興旺發達。先後有213人考取監生,364人錄取貢士,302人鄉試中舉,166人進士及第。通過考試,先後有383人入仕,其中御史4人,巡撫總督1人,尚書侍郎8人,布政使3人,知府27人,知州21人,總兵、守將11人,擔任同知、知縣的,則多達136人。入仕人數有宋代130人的2.9倍。職官中,有中央的,有地方的;有文臣、有武將;有內政,有餐交;有義士,有諍臣。人才結構的群體性和多樣性,“比之兩宋,有過之無不及”(李紱《臨川縣誌》序)。前有陳、羅、章、艾南英四人飽讀經書,博學多才,所作時文風靡一時,是譽滿江南的“四大才子”。邱兆麟與祝徽、帥機並稱為“三大名士”。邱作詩才思敏捷,用詞造句,常能化腐朽為神奇,別開生面;祝的文章師在王安石,勁骨奇姿,博大精深;帥機作賦即景生情,妙筆生花,所作“兩頌”(《平西夏頌》、《出閣講學頌》)、“一賦”(南北二京賦)深為明神宗賞識,“公卿競相傳抄,紙為之貴”。湯顯祖是明代傑出的戲劇家。他的巨著《紫釵記》、《還魂記》、《南柯記》、《邯鄲記》,世稱“臨川四夢”,三百多年來,一直受人稱讚,久演不衰。《牡丹亭》已被譯成日、德、法、英、俄等多種文本。在歷史和天文學領域,也眾星璀璨,引人注目。著名文史學家徐奮鵬花了半生的精力寫成可與《資治通鑒》相比美的《今古治統》20卷。傳到日本後,被視為“佐治之妙藥,興國之良方”,在“明治維新”中起過一定作用。著名天文學家吳昊,通過細心觀察,精密計算和反復實驗,糾正了舊渾天儀的誤差,製成星象位置更準確的新渾天儀,其製作技術達到當時世界先進水準。明代,臨川還出了許多正直、愛國人士。“一朝諍臣”傅朝佑嫉惡如仇,先後6次上書彈劾奸相周延儒、溫體仁;愛國商人朱均旺,身居日本,情懷祖國,前後三次冒著生命危險偷渡過回國,密報軍情,使明朝得以預先準備,及時調整部署,援助北韓,取得反擊日本侵略者的軍事勝利;傅朝佑堅持真理,朱均旺受罪愛鄉,獲得了“正氣在臨川”的聲譽。

  清王朝建立三百多年間,通過各次科舉考試,臨川只有187人考取監生,306人考取貢士,202人考取舉人,101人考取進士。錄取進士的人數是兩宋的25%、明代的66%。入仕後,有37人擔任朝官(御史3人、侍郎4人、內閣中書10人、翰林院8人、各部主事12人),121人擔任地方官(知府5人、知州3人、同知3人、知縣73人),武職(總兵、把總、鎮守)9人,合計167人,比兩宋多28%,比明朝少56%。這一時期,臨川入仕者居高位的不多,但大都才華出眾,為世人注目。一代名臣李紱,歷事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歷官廣西巡撫、直錄總督及工、戶、吏、禮、兵5任,敢於斷請命,彈劾貪贓枉法的河南巡撫田文鏡;敢於快刀斬亂麻,疏通津沽漕運,緩解京城糧荒,政績顯著,獲得清世宗“奉國罄心”的獎勵。一代才士李來泰,“博學多識,工詩善文”,康熙十八年參加“博學鴻詞科”考試,力挫來自各地的一百七八十名儒學,奪得高奎,任四川會邡知縣時,“興利除弊,發展生產”,深受當地士民愛戴。清官馬汝良,任山西黎城知縣,巧斷大案、要案,鐵面無私,為受害者伸冤解恨,時人稱“馬青天”。愛國志士黃維翰,任吉林呼蘭知府時,“雷厲風行查禁罌粟,力阻外輪駛入呼蘭內河”,保護了人民利益,維護了國家主權,“東北輿論,交相稱許”。

  在學術界,則是“理學盛于南,文學興于北”。李紱、紀大奎都是南臨川理學名家。前者著有《陸子學譜》、《朱子晚年學譜》、《陽明學錄》,力圖調和朱、陸的學說;後者都很有影響。李宗翰、李聯、李瑞清則是北臨川詩文高手。李宗翰、李聯,文學韓愈、歐陽修,搖曳生姿;詩宗李商隱,沉博艷麗,是當時江西文壇上的佼佼者。李瑞清是全國知名的教育家和書法家,他善於以篆作畫,以畫入篆,畫花卉惟妙惟肖,繪佛更是栩栩如生,日本書畫界不惜重金求購,譽灌東瀛。

  民國廢了科學,興了新學,但臨川只有300多人考取大學、中專;所聘任才,軍界有2個中將,5個少將;政界有2個專員,14個市,縣長;學界有12個教授、副教授。他們之中,有中將師長劉世均、“國防部”西北兵部中將總監萬舞、蘇魯戰區政治部少將主任周復、第38師政治部少將主任兼遂川、吉安縣長楊耕經、“國民政府”立法委員黃強、三青糰江西支部幹事長李德廉和七行政區專員吳養愚、江西省高級法院院長梁仁傑、南昌市市長艾懷瑜。從事科技教育事業的,有北京大學工商法律系教授吳英荃、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易錫麟、中山大學經濟係教授辛膺、盲人教育家萬維章、鄉村教育家桂瑞藩、唐式麒。桂瑞藩創辦的桂橋小學,為臨川、撫州、進賢、南昌、豐城、東鄉、南城、南豐、崇仁、宜黃、樂安、余幹、高安等13個縣市培養人才,桃李滿天下。經營工商企業的,有著名紡織專家朱仙舫和四川巨商湯子敬。朱仙舫長期在上海中新紗廠任職,致力改進紡織技術,提高同外國紗廠競爭的能力;以後在漢口、安慶、九江等地創辦紗廠和麵粉廠,為發展民族工業,特別是發展江西的輕工業作出貢獻。湯子敬在重慶開設布疋、山貨店和錢莊,“經營有方,成為蜀中巨富,人稱湯百萬,湯半城、湯財神”。這一時期,臨川許多熱血青年投身轟轟烈烈的工農運動和抗日救亡運動,涌現了一批彪炳史冊的革命英烈,主要有:傅烈(中共四川省委書記兼軍委書記)、傅大慶(孫中山的政治的總顧問鮑羅延、軍事總顧問加倫將軍的翻譯,曾被派到馬來西亞做馬共中央宣傳部長)、周治中(女,中共江西省委婦女部長)、周壽南(中共臨川縣委書記)等。

  新中國成立以來,軍政界出了1個政治局委員,2個大區書記、1個中央組織部長、7個副省級領導、41個地師級幹部、325個縣團級幹部;科技教育界出了2個學部委員、3個大專院校校長、81個大學教授、副教授,獲得副編審、副主任醫師、高級講師、高級教師等職稱的有240人。人才多種多樣;既有李井泉(中共中央政治委員、西南局第一書記、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這樣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又有胡國保(中共廣東省委組織部副部長)、李一平(中共長春市委書記)、周峰(杭州市市長)這樣一些在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中成長起來的黨政幹部;既有饒思誠(江西省副省長)這樣思想進步的黨外民主人士,又有李世璋(江西省副省長)這樣長期從事祖國和平統一活動的革命者;既有饒毓泰、遊國恩、蕭滌非這樣的學界名宿,又有丁渝(北京大學物理教授、中國光譜學的奠基人)這樣的科技明星;既有吳自強(福建師範大學教授)這樣省內知名的教育家,又有傅再希(江西中醫學院教授)這樣的名醫。雖然每個人的地位不同,經歷各異,都為中國的革命和建設、為科學事業的繁榮發揮了自己的才幹,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在文學藝術界,也有一批新人嶄露頭角,黃天民是長期生活在雲南的部隊作家,寫了多部中、長篇小說,以其委婉、熱情的南疆風格,耀目文壇;楊樹聲是四川頗有影響的話劇導演,長期執導人民藝術劇院,導演手法很有特色;盛中國是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多次在國外舉行音樂會,演奏莫扎特、貝多芬、巴赫等人的名作,蜚聲世界樂壇;遊雲谷是新華社高級記者,長期從事新聞攝影工作,作品《白鶴世界》曾由新華社發稿國外,為英、法、港、澳多家報刊採用。

  在臺、港及海外,美籍華人楊致芳(女),曾任哥斯大黎加總統經濟顧問;其弟楊致贛,是美國著名的華人企業家,曾隨華特·基辛格訪問北京。台灣著名企業界人士王茲華,在高雄創辦“啟順華鋼鐵公司”,分支機構設到香港、美國,享有“世界拆船大王”的美譽。

  近年來,臨川人才結構漸趨合理,出現後浪推前浪,持續發展的勢頭。王雲森(江西農業大學教授),鄧從豪(山東大學校長、教授),劉振群(華南理工大學校長、著名化學家),楊銘珍(遼寧師範大學物理系教授)等老一輩“臨川才子”,仍在著書立說,為“四化”出力;許昕(江西財經學院副院長、教授)、胡循矩(核工業部第二研究設計院高級工程師),周仁忠(北京理工大學物理教授),張增榮(中國礦業大學研究生部教授),鄧毓華(江西農業大學園藝係教授),梁福林(華南農業大學教授),謝強(江西中醫學院耳鼻喉科教研室副主任)等一批“中年才子”已經脫穎而出,挑起大梁;“青年才子”更是一茬接一茬,方興未艾。至1989年,臨川已有134人考取國內各大學的研究生;有21人通過考試,被選派到日、美、德、法、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留學,攻讀博士學位;有3742名青年大學生在學習,工作崗位上奮力拼搏,一個大有作為的“臨川才團”正在崛起,顯示了“才子之鄉”旺盛的生命力和強勁的後續力。

  千年“才鄉”逢盛世,新秀蔚起看今朝。1985年3月,中宣部主辦的全國性刊物《半月談》,首先披露了《“才子之鄉”才子多》的消息。1986年9月3日,新華社播發了《“才子之鄉”才子多》的電訊;12月3日,《江西日報》刊出了《寄自“才子之鄉”的報告》。1988年至1989年,《江西日報》又先後發表了《“才子之鄉”才子輩出--臨川今年高考千人中榜奧秘》、《臨川才子知多少》等系列報導。1988年11月3日,《人民日報》發專稿,全面介紹臨川重視教育,培養人才的經驗,使“才子之鄉”名聞全國。

撫州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