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撫州視窗 | 撫州名人 | 臨川文化 | 古建遺風 | 民俗風俗 | 旅遊景點 | 文化勝跡 | 旅遊線路
·市情概況
·自然環境
·歷史簡況
·綜合
·農業、工業和建築業
·固定資產投資
·國內貿易
·領導介紹
·涉臺機構
·機構設置
·環境品質狀況
·氣候狀況
·水資源
·能量資源
·土地資源
·礦產資源
·地理環境
當前位置:首頁>>文化勝跡
沙井:湯顯祖故居唯一遺存
2011-01-27 14:51:52     華夏經緯網

  文/圖 鄧全恩

  編者按

  撫州歷史悠久,是一座有幾千年文化積澱的古城。“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是臨川燦爛文化的寫照。這裡歷代名人輩出,王安石、晏殊、晏幾道、曾鞏、湯顯祖、陸九淵等如雷貫耳,燦若群星;現當代名人如遊國恩、蕭滌非、舒同等,聲名遠播。在一個面積僅1.88萬平方公里的地級市堙A有如此之多的文化名人,且大多著述豐厚,影響巨大,這是撫州的驕傲。

  然而,散佈在市區的很多文化古跡保存得並不盡人意,經歷幾次大的破壞,已經所剩無幾了。破壞最嚴重的,當數十年浩劫時期。躲過了多次戰火的鹽埠嶺王荊公祠和文昌橋東的湯顯祖墓,就是在“文革”“破四舊”中徹底被毀的。改革開放以來,撫州城區的面貌日新月異,城市建設如火如荼地進行,卻很少注重文物保護。坐落在贛東大道的湯顯祖玉茗堂遺址和坐落在金巢開發區的饒毓泰故居,都是在近段時期徹底湮滅和消失的。

  在撫州市中心城區贛東大道與穆堂路西頭交會處、贛東大道東側的人行道上(撫州日報印刷大樓對面),有一直徑1米多的圓形鐵板覆蓋物,形同下水道的入口。這就是明代沙井遺跡,也是目前湯顯祖故居玉茗堂唯一遺存。

  明萬曆二十六年(1598年),湯顯祖深感官場黑暗,“世路之難,吏途殊迫”,棄官從浙江遂昌回到故鄉臨川。不久即從文昌橋東的祖籍地文昌堬儔~城內香楠峰下沙井巷的玉茗堂新居。玉茗堂由6座建築(即清遠樓、省蘭堂、玉茗堂、寒光堂、四夢臺、芙蓉館,另有一方毓靄池)組成,玉茗堂位於中心,故統稱“玉茗堂”。據史載,玉茗堂始建於萬曆二十年(1592年),竣工於萬曆二十九年。遷居時,湯顯祖心情愉悅,寫了一首《移築沙井》詩,描述了這裡的優美環境:

  亦自知津亦自迷,

  新歸門徑草萋萋。

  閒游水曲風回鬢,

  夢醒山空月在臍,

  家近金堤田負郭,

  巷連沙井汲成泥。

  幽遷不到嚶鳴得,

  大向春來百鳥啼。

  詩的標題中點明“沙井”,詩中又有“巷連沙井汲成泥”之句,可見沙井是早于玉茗堂而存在的一眼水井(或是建玉茗堂同時挖的一口水井),並處在一條民巷之中,和玉茗堂建築相連。之後,湯顯祖又在《寄嘉興馬樂二丈兼懷陸五台太宰》詩中,描寫了沙井附近的風光:

  沙井闌頭初卜居,

  穿池散花引紅魚。

  春風入門好楊柳,

  夜月出水新芙蕖。

  湯顯祖詩中多次提到的“沙井”,幾百年來,它既是水井名,又是因井名而擴大的這一地方的地名,直到1964年贛東大道進一步擴寬前,穆堂路(後曾一度更名為若士東路)的西頭一直存在一條“沙井巷”(南北走向)。在沙井巷的北邊,1958年建起少年宮(起建時,小學生都曾參加義務勞動。此前這裡為一片荒園,園內也曾有另一口水井),之後改成圖書館,上世紀80年代拆毀圖書館,建起湯顯祖影劇院(包括湯顯祖陳列室)。進入本世紀,拆毀影劇院改建商住樓;在沙井巷的西邊,解放初期為一座木質結構的室內菜市場,上世紀50年代中期木房被啟用辦開關廠(現開關廠、底盤廠前身)。此座木房西臨擴寬前的贛東大道,南起穆堂路街口,北至現保險公司大樓,中間隔著一條東西走向的巷。該巷口曾立有一塊高約兩米、上刻“湯家玉茗堂”大字的的石碑。此碑為同治十二年(1873年),一位自稱“西蜀居士”的《牡丹亭》崇拜者所立,但此碑在“文革”中失蹤;沙井巷的東邊原是一排臨街民房,有南貨店、皮貨店、豆腐坊、馬廄、醫院(鄒振邦、鄧集梧兩家西醫和中醫傅思義)、客棧等。這排民房的東邊連著另外一條巷(這條巷仍存在,即今具慶巷,從現大公路進入,經過老五皇殿由北而南,橫過穆堂路直至現在的臨川區實驗小學)。從上世紀60年代後期開始,這排民房被先後拆遷,進駐了輕化公司。2000年後,又開發成了高層商品房,並建起一棟誠信大廈,沙井正好落在該大廈西側的人行道上,兩者距離僅兩米左右。據有關資料記載,玉茗堂整個建築南北長14丈,北寬5.5丈,南寬6.5丈,大門開在南邊,沙井的方位應該就在玉茗堂大門的東側。

  湯顯祖于1598年7月遷入玉茗堂,至1616年逝世,在這裡生活了18年。清順治二年(1645年),玉茗堂遭遇兵火,被夷為平地;至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撫州通判陸輅捐資重建新堂,但不久又毀於火災。此後歷經200多年的變遷,沙井周邊街巷縱橫,樓房密集。至上世紀80年代,附近上百戶人家,仍飲用沙井之水,如遇大旱,沙井乾涸,該地的居民還得遠到清風門,挑取撫河之水。此井用花崗石鑿成的圓形井圈(直徑1米以上,高約0.6米),隨井道至上世紀末尚存在。

  玉茗堂,是明代偉大劇作家湯顯祖後半生寫作、排練和演齣劇目及生活起居的中心(《臨川四夢》除《紫釵記》外均在這裡創作完成),是我國乃至世界戲劇史上一處重要的文化遺址。“起衰八代有文章,海內爭推玉茗堂”,“玉茗又聞風景地,丹青長憶綺羅人”,湯顯祖與“玉茗堂”聯繫非常緊密,以至人們稱他為“玉茗先生”。然而,在幾百年後的今天,人們卻發出“撫州難覓玉茗堂”的感嘆,所幸留下了一眼沙井,讓人們多少有點安慰。

  沙井是玉茗堂的明顯標識,今後城市無論如何發展變化,只要有它存在,人們對玉茗堂的考證就會有所依據。這就自然涉及沙井的維護問題,我們必須儘快在沙井遺跡處修建紀念性標識。在這方面有兩個實例可供參考。一是北京王府井大街的王府井。此井湮沒于上世紀20年代,1998年王府井大街整修改造時被發現,該井距北京外文書店不遠,亦在人行道上。北京市有關部門在井四週圍上精緻的鐵鏈,覆以銅蓋,上鑄銘文,使之成為一道亮麗的景觀;二是浙江金華市的蓮花井。該井位於金華市區賓虹廣場一側。金華市有關部門在井口上方建了一座亭臺,井口則用木架上鎖固定。

  沙井遺跡位於贛東大道的繁華地段,我們可以在方便行人、不影響交通的情況下,因地制宜,制訂好合適的方案。沙井本身就是一處重要的人文景觀,它的修復和靚化是其他城市裝飾所難以比擬的。

撫州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