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懷化市臺辦情況簡介
懷化市臺辦機構
臺胞在懷化
耄耋台灣老人回鄉助學情——記辰溪籍台灣老人曾祥來回鄉助學事跡
2014-01-02 13:21:31    華夏經緯網

本報記者 申健 通訊員 陳宏衛秦珂 劉聖武

    64年前,曾祥來被迫去了台灣。回鄉的腳步,被淺淺的台灣海峽一阻40年。1988年,他終於踏上了闊別多年的故鄉。1990年退休後,曾祥來放棄與家人共用天倫之樂的的舒適生活,頻繁地奔波于大陸故鄉與台灣之間,為故鄉那些輟學的孩子們圓夢。

    歲月在悄然流逝,曾祥來已是耄耋之年。老人的善舉,讓近百家庭貧困的孩子得以繼續上學。當地人都親切地稱他為“台灣爺爺”。“台灣爺爺”的名字,連同他的人生傳奇,正向四處傳遞。

坎坷的人生

    1930年3月,曾祥來出生在辰溪洞潭村一個普通農家。在他10歲時,因家庭變故,勞累成疾的父親憂鬱而終,他14歲下煤窯挖煤,16歲下河拉縴……動亂的歲月,讓他過早地承受了生活重擔的磨難。

    1949年春的一天,19歲的曾祥來被抓壯丁進入國民黨軍,隨後被帶到了台灣。在台灣的日子,曾祥來無數次遙望海峽對面大陸的方向,那道窄窄的台灣海峽,阻斷了他回鄉的腳步。他感覺自己像一根斷了線的風箏,在異地他鄉隨風漂泊。

    1988年,形勢的發展終於促成了當局 “准許大陸老兵回鄉探親” 的重大歷史轉折,曾老終於在當年的冬天,在妻子的陪護下,踏上了返鄉的路程。

    到了,終於到了。當他生疏的腳步,踏上闊別了40年的故鄉熱土時,覺得一切都恍若隔世、物是人非,最疼愛自己的母親、爺爺和伯父都已逝去,只有一個堂兄健在。遠房親鄰也早已得知他回鄉的消息,久候多時的親人,把他圍得水泄不通,當地鄉政府在禮堂為他召開了隆重的歡迎大會。濃濃的鄉音,質樸的問候,以及鄉鄰們的熱情,讓他這位在異鄉漂泊了40載的遊子,感動得老淚縱橫。

    春節前久違的一場瑞雪,陪伴著飽嘗別離之苦的曾祥來在洞潭老家,過了一個印象極為深刻的傳統春節。

深情的資助

    1989年下半年,曾祥來第二次回到洞潭探親,這次他是有備而來。在第一次返鄉時,他看到老家交通依然閉塞,村堿蛪穖h困。這次他給故鄉人們帶來了豐厚的禮物:出資10余萬元,為村堶蚴堣F一條鄉間公路,還出資幫助困難鄉親購買耕牛、修葺房屋……

    曾祥來又住進了他熟悉的老屋堙A一住就是3個月。期間,熱心的他發現村中有好幾個輟學孩童,他打聽到原因:一方面是村堥S有完小,小學高年級要到縣城走讀,交通不便,孩子年齡小,大人又沒空陪護,更主要的還是家庭經濟條件,成為那些孩子輟學最主要的原因。

    在外漂泊了40余載的曾祥來,深切感受到文化知識的重要性,深知“窮不讀書、窮根難斷,富不讀書、富難長久”的道理。他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給予家鄉經濟上的援助,雖然可以解決鄉親們短時間內的困難,卻無法從根本上改變貧困落後的面貌。孩子不上學,那更是貧窮的可怕根源。於是,他決定動員村婼躨ヱ臚l的家長,要他們送孩子去學校讀書,凡是經濟困難的,將由自己資助。3個月後,他回台灣時與家人商量,妻子與孩子們也很贊成他的決定。從此,他與故鄉家庭困難的學生結下了不解之緣。

    一開始,曾祥來認為,那些輟學孩子的父母,都是自己的晚輩,要做通他們的工作應該沒有問題。沒有想到的是,事情遠出乎他的預料。那些孩子家長擔心,他助學只是一時衝動的想法,難以堅持長久,還不如乘早把孩子送去做事掙錢。他見大家沒有領自己的情,良苦用心遭到拒絕,並沒有氣餒,苦思多日後,終於想出了突破的辦法。

    曾德賓是曾祥來的遠房侄兒,父母離異,13歲未到就輟學了。曾祥來把他作為第一個突破的對象,親自將他將送進了縣城一所小學,並就近租了兩間房子,供他在城媗狙悎犰穜J。接下來,他繼續回村做其他輟學孩子家長的工作。見此情形,大家才相信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在他不厭其煩的遊說下,紛紛同意讓孩子返校。

    1990年,曾祥來退休。他與家人商量同意,他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家鄉辰溪縣城所租住的房子堙A以便陪護孩子們更好地讀書。隨著時間的推移,他資助上學孩子的隊伍越來越大,租住的那兩間房子已住不下了。1993年,他在辰溪縣城柳樹灣,找到當年當兵之前曾經落腳的那棟木房子,談好價買下來,又把木房子拆了,在原地建了一棟4層樓房,總共花費18萬元。這筆錢在當時,可是一筆相當大的數目。他的舉動讓鄉親們大為不解,猜不透他在縣城建房子的目的。直到房子蓋好,當初那些在他出租屋居住的孩子們,都搬進了新居,大家才明白,他蓋房子,是為了讓那些家庭貧困的孩子們讀書有個落腳的地方。平時為了讓孩子們安心上學,他親自動手為大家洗衣服、買菜、做飯,開始當起了孩子們的全職保姆。看到本村輟學的孩子已被自己全部勸回學校了,他終於舒了一口氣。

    這時,曾祥來把勸學的目光拓寬到周邊的幾個村子,那些輟學的學生家長,在他苦口婆心的勸說下,都把孩子交給他帶到了縣城讀書,並住進了他在柳樹灣的房子。當時都是3個孩子住一間房,最多時他包攬了18個孩子的學費和吃住。家中安裝了4個液化氣罐、3個熱水器才滿足平時的需要。洞潭周邊的姚家灣等幾個村,當時也沒通公路,村民去縣城都是坐船。他在柳樹灣的房子就在碼頭上面,也就自然成了村民們的免費接待站。

    曾祥來在柳樹灣街邊蓋的那棟樓,被附近的人們貼切地稱作“助學樓”。每到夜幕降臨時,“助學樓”堮伀`會傳出瑯瑯的讀書聲。那些曾經輟學的孩子們,在曾祥來的資助與照顧下,得以繼續安心學習。

無悔的堅持

    柳樹灣地勢較低,後來遭遇了一場百年不遇的洪水,“助學樓”內財物損失殆盡。財產遭受了巨大損失,並沒有影響曾祥來的助學行動。他開始考慮到柳樹灣的居處,距離學校比較偏遠不方便,又開始找地方。2002年,打探到縣城二中附近有一棟房子要出賣,就毫不猶豫地花20萬元買下,繼續其助學之路。他在二中新建的樓房,也被人親切地稱為“愛心樓”。

    直到現在,曾祥來在二中附近的家堙A還住著4位學生,加上2位照顧孩子的家長,吃住全由他買單。在他家一樓客廳的茶几上和冰箱堙A時常是新鮮水果不斷,暀W貼滿了孩子們的獎狀。在朝夕相處之中,受資助的孩子們,與他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盧菊英是一位受他資助學生的家長,也住在他家媟蚥U自己的孩子,她充滿感激地說:“每餐有兩個葷菜、兩三個小菜,時令水果不斷,曾伯伯對孩子們真是好。”

    隨著年齡的增大,曾祥來的身體也出現了狀況,嚴重風濕病讓他倍受折磨,但他仍然在堅持,他想讓自己在有生之年,為家鄉多做些善事和貢獻。他一年的大部分時間,都留在了辰溪,住在“愛心樓”堙A陪伴孩子們。近幾年來,為了照顧好孩子,他每年只回一趟台灣,協助妻子料理家務,順便去醫院檢查身體和治療。他的善舉和23年如一日的堅持,也感動了更多的人。相關部門也給予了他照顧,每到護照快要到期時,臺辦的工作人員都會準時地上門,代他辦理涉臺手續。

    23年的助學,讓曾祥來花光了自己畢生的積蓄,退休金不夠日常開銷。近兩年來,當經濟出現困難時,他會給遠在台灣和香港、美國的子女打電話,要求經濟支援。子女們也都二話不說,匯錢過來,讓他的愛心得以延續。他從不為自己的舉動感到後悔。他常對人說錢財本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通過自己的努力,能讓那些貧困家庭的家長,改變對教育的認識,讓自己的子女繼續在校完成學業,再用知識來改變家鄉貧窮與落後的面貌,這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曾祥來的善舉,讓近百名莘莘學子在他的資助下,安心學習,畢業後走出校門,走向了社會,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夢想。23年來,他所資助過的學生多達近百人,大家都親切地稱他為“台灣爺爺”。那些受過資助的學生,有的已大學畢業,遠在杭州等地參加了工作,其中有教師,也有工程師,有位姓熊的學生大學畢業後,在外地開辦了一所私立學校。只要他們回辰溪,都會前來看望可敬可愛的“台灣爺爺”。

    曾祥來表示,只要自己一息尚存,助學就將繼續不止……

 

懷化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