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 魅力漢中 繁體  簡體 

 


漢中:古風與古剎

2006-06-05 16:37:20
華夏經緯網

古風:信鬼神,重祭祀

  《漢書?地理志》:漢中楚分也。水耕火薅,民食魚稻,以漁獵、伐山為業。……信巫鬼,重祭祀,與巴蜀同俗。《隋書?地理志》:漢中之人“好祀鬼神,尤多忌諱。”“崇重道教,猶有張魯之風”。類似記載,在漢中明、清時期的府、縣誌中也不鮮見,說明“信鬼神、重祭祀”是漢中古人的重要風俗,而且源遠流長。

  從漢中多處史前文化遺址出土物可知,人類在漢江上游谷地生息繁衍的歷史,可上溯到百萬年前至數十萬年前。那時的漢中原始人使用自製的粗糙石器,從事著原始的農牧業、手工業。他們與生活在其他地區的原始人一樣,對自己生活的自然環境,如四週的莽莽群山、中流的濤濤漢匯、奇異的動植物,以及許多自然現象,如風雨雷電、洪水地震等,無不充滿著神秘感、恐懼感,他們認為萬物皆有靈,都得罪不的;同時他們也以好奇的眼光對自身生命的來源、自己的祖先進行著各種猜想。於是,原始的拜物教、生殖崇拜、祖先崇拜等,就成為主導漢中原始入日常生活的主要精神支柱。西鄉李家村、南鄭龍崗寺等石器時代遺址出土的不少陶器,其造型、紋飾等,就是這種精神支柱的抽象反映。

  三代時期;雄居於漢江上游谷地的主要部族是褒國。以生產落後、經濟相需故,褒人服從周室最早,他們與巴蜀等南國(周人把秦嶺以南的各部族稱作“南國”)眾部族曾參與武王伐紂之師,並很早就有婚姻關係。褒人從周朝學到先進的生產知識,使自己成為南國領袖的同時,也耳濡目染了周人的許多風俗習慣,其中就有祭神祀祖的作法。例如,褒人每年都要祭拜周邊的神山聖水,尤其對矗立在漢中平原南緣的旱山(世傳靈異,被奉為南國鎮山),更是崇敬有加,設壇隆重祭奠。《詩?大雅?旱麓》有“瞻彼旱麓,榛苦濟濟,豈弟君子,幹祿其弟”。“消酒既載,騂牡既備,以享以祀,以介景福”的詩句,據說就是對這種祭奠的記錄。在南國各部族中,褒人獨主旱山之祀,使其領袖地位更加鞏固(參見任乃強《華陽國志校補圖注》)。褒衰落之後,庸、巴、蜀先後佔有其地,祭山祀水、拜天敬地的風俗更盛,這正是《漢書》所說“與巴蜀同俗”之原由所在。隨著時間推移,漢中古人崇信的神鬼範圍也不斷擴大:家神、土地、門神、灶君、龍王、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送子觀音以及風雨雷神、山魈、毛鬼神、背篼神等等,神名仙號稀奇古怪,不一而足;各行各業也有各自的神:獵人敬山神、鐵匠尊老君、木匠拜魯班、醫生奉藥王等。這些神鬼牢牢地索縛著人們的頭腦。

  漢代,道教、佛教先後傳入漢中,並日趨興盛。漢中人在迷信鬼神的同時,又增加了對道宗佛祖的頂禮膜拜。隨著信道拜佛者日眾,“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爐香”漸成為古代漢中百姓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各縣廟宇庵觀遍佈,道士僧尼無處不見,無論城鎮鄉村,也不論仕農工商,對道家佛爺的無比虔誠、迷信風氣之濃,實為他處少見。此種情況從古代一直延續到新中國成立之前。誠然,在階級社會中,漢中古人敬奉神鬼、崇信佛道,離不開深刻的社會根源:在生產力水準依然低下的情況下,古漢中人很難擺脫社會異己力量的支配;他們對剝削制度造成的巨大苦難非常恐懼和絕望,把美好的期望寄託于神靈的保祐;而剝削階級為維護其統治,則極力混淆佛、道的基本教義,大肆宣揚“宿命論”等觀點,以此作為麻醉和控制老百姓的重要精神手段。漢末“五斗米道”傳人張魯據漢中,建立政教合一政權近30年。其時,漢中百姓家都供張天師,道教主宰著人們的命運。唐文宗尊道教為國教,漢中境內又是唯道必尊。至於佛教,歷朝歷代莫敢稍有懈怠者,漢中當政者自不例外。明代以後,伊斯蘭教以及在西方盛行的基督、天主教也傳入漢中,又有部分漢中人信奉這些宗教,只是信徒遠比信佛道者少。至於一些邪門歪道如一貫道、皇壇、巫婆、神漢等,往往給自己蒙上神秘面紗,幹著騙財害命、製造社會混亂等勾當,也曾蒙蔽了少數漢中百姓,在他們中—度出現了信巫不信醫、有病只求神不吃藥的現象,造成家破人亡的惡果。

  在漢中古人“信鬼神、重祭祀”的風俗中,值得稱道的是懷念祖先功德,不忘有功於國家、有恩于漢中、有德于百姓的先賢、良臣、廉吏的內容。舊時的漢中,從農村到集鎮,到處都有宗祠,供奉祖先牌位,而祭祖又是家族最重大的活動,深入人心,代代相傳;許多大家旺族都有家譜、族譜,牢記先人所走過的歷程和創業的艱辛。此外,各地都建有專祠,奉祀大禹、劉邦、蕭何、李固、田叔、諸葛亮、岳飛、楊從義、原傑等多人。從中也可看出漢中古人“吃水不忘掘井人”,以先賢的功績激勵後人、繼往開來的傳統美德。

  漢中古人重祭祀的內容也多種多樣,如祭祖(春日送燈、清明掃墓、中元獻麻谷、冬月送寒衣、臘日祭祀等)、祭神(家神、門神、灶神)、祭先賢(孔聖人、蔡倫、屈原等)、求雨、打青醮(求神消滅農作物病害)、燒拜香等。民間因人們源流不同而在祭祀時間、形式上各有差異,但從未忽略任何一次祭典,而且每祭都要由家長或村鎮會首主事引領全體鄉民,備齊各種祭品,按照傳統儀式,畢恭畢敬、至尊至誠、一絲不茍。一般較大鄉村都有神會、拜香會等組織。至於官府,按照朝廷頒布的祀典禮儀進行,因各地大同小異,此處不再贅述。

  漢中古人“信鬼神、重祭祀”之風俗,數千年採一直是漢中乃至陜南各縣最重要的民俗。至民國時有所改革,而在新中國成立後,此風大多革除(祭祖除外),但近年來求神拜佛現象重新抬頭。在正常的宗教活動之外,一些邪教也時有蠢動。對此,在各級政府加大打擊力度的同時,廣大群眾也要不斷提高科學文化素養,以健康向上的新風俗替代舊風俗、舊習慣,堅決對邪教說“不”!

  古剎:遍秦巴,多佳勝

  與漢中古人“信鬼神、重祭祀”風俗相對應的,就是漢中境內古剎名寺眾多,寺、院、庵、觀、堂、宮、閣、殿、祠、壇遍佈秦巴之間。清嘉慶《漢中府志》記載的較大廟宇、祠壇就有553處,按現今漢中鄉鎮數計,平均每鄉鎮兩座以上。漢中各縣舊志書也記載了本地大量的此類設施。新縣誌對此的記錄雖較簡約,但從中也可了解各縣遺存寺廟情況。城固縣清康熙年間有較大的佛道廟宇64處;舊時民間有“東西原公(村)十里窎,一里一座廟”之說;解放後尚存佛寺286處。洋縣在解放前尚有寺院庵觀430余處。南鄭舊志載境內有影響的寺廟20余處,但未記入的,如今紅廟境內有住持、有廟產的中小型廟宇就有30余處,全縣不少於300處以上,至於財神、土地、魁星等獨家小廟,幾乎村村皆有。《鎮巴縣誌》記載:清嘉慶時設定遠廳築廳城,就建廟20余座,而鄉村集鎮的廟宇則不計其數,土地廟隨處可見,泉旁有龍王廟,山埡有山神廟,河流交匯處有鎖口廟等等。漢中各地情況基本如此,總之是廟宇林立,難以數計。在眾多較大廟宇祠祀中,有些是各縣都不能少的,如社稷壇、先農壇、風雲雷雨山川壇、文廟、城隍廟、關帝廟、啟聖祠、名宦祠、鄉賢祠、昭忠祠等。而各縣又根據本地情況,設立不同的寺院、庵觀、祠堂,以祭祀不同的神仙及神化了的先人聖哲。如留壩廳早有留侯祠(祀劉邦謀士張良);定遠廳有桓侯廟(祀張飛)、班公祠(祀首任同知班逢揚);南鄭、褒城均設酂侯祠(祀漢相蕭何);城固有唐仙觀(供奉得道成仙升天的唐公昉)、原公寺(祀明代原傑)、楊將軍廟(祀宋代楊從義);洋縣建有蔡侯祠(祀紙聖蔡倫)等。一般情況下,府、州、縣城內大的壇、廟、祠等多由官府出資建設並祭;散處名山聖水和鄉村集鎮者,則多為民建或官民合建,以民祭為主。

  在漢中的古剎中,史有確記的明代及以前者,就有162處,其中漢至宋代的又佔半數以上。它們大都名噪陜南,有的名聞全國,為漢中珍寶佳勝。只因歷史年輪更替,這些古剎名寺有的早已淹沒于塵埃之中;有的遺跡尚存:有的經歷代修葺或重建,保留至今,成為當代不可多得的宗教聖地和名勝古跡,吸引四方人士前宋朝拜、旅遊觀光。漢代以前的古寺,史籍無載,但古漢中人祭天祀地,尤其是褒人祭祀早山之所,在周代即已有之,這就是南鄭。據專家考證,那時的祭法較原始,只是隨地置祭品酌酒求神賜福而己。周天子經常祭奠華山和歧山,其祭祀之地因以為邑,分別被稱作“鄭”(在王畿之內)和“西鄭”(在王畿之西)。按周人習慣,他們把褒國在旱山北麓、沔水(即漢水)之陽祭奠旱山之所(也漸為城邑)稱為“南鄭”,因其位於周王畿和秦嶺之南。南鄭這一週代古邑,原本為褒人祀旱山之所,後漸成漢中乃至陜南地區的名城巨廓,已歷數千年之久。除南鄭外,還有一些考辨不清年代的祭祀之所。如《水經注》記:“漢水右合池水,水出早山。山下有祠,列石十二,不辨其由。蓋社主之流、百姓四時祈禱焉”。類似情況,恕不贅述。

  大凡古剎名寺,都離不開隆重的宗教慶典,並伴有物資交流及文化娛樂活動。漢中的許多寺院庵觀,舊時每年都要舉辦各種各樣的廟會:諸如酆都會(農曆二月初一、七月十五兩次)、松花會(二月初二)、二郎會(二月十五)、蟠桃會(三月初三)、娘娘會(三月二葉八)、佛祖會(四月初八)、天師會(四月十五)、城隍會(四月十八)、關帝會(五月十三)、雷祖香會(六月二十五)、文廟會(八月二十六)等。每逢會期,香客遊人如織,摩肩接踵;飲食攤點、雜貨舖店遍佈,生意興隆;戲班子上演連臺大戲,民間各類雜耍也撂攤助興,熱鬧非凡。此類廟會在漢中解放後一度減少,近些年恢復較多。留傳下來的眾多古剎也得到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又趨活躍。寺院內常年香煙燎繞,晨鐘暮鼓不絕於耳。

  漢中的不少古剎名寺建在雄山秀水之間,如紫柏山麓張良廟、午子山上午子觀、天台山巔天臺寺、啞姑山的寶峰寺、大神山的大佛洞及小南海、中梁山上乾明院、牛頭山下牛頭寺、朝陽山的朝陽寺、嘉陵江邊靈岩寺、養家河畔當口寺、嶓冢山禹王廟等等。其所在地都成為漢中古今有名的風景區,它們猶如色彩繽紛的奇朵異葩,為原本秀美的漢中山川錦上添花。即使位於城鎮、川道的寺院、庵觀,如龍崗寺、草堂寺、凈明寺、聖水寺、武侯祠、開明寺、智果院、蔡侯祠、良馬寺……,既是聲名遠描的宗教聖地,又是記錄漢中歷史的璀燦奪目的文化遺珠,同樣倍受人們青睞。

  而今,漢中古剎新姿,成為振興全市旅遊業,進而加速漢中經濟整體大發展的寶貴資源,同時對推動人文事業的進步也有著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漢中人民應在古剎名寺上多作大文章,使漢中山川,更秀美,漢中文化再上層樓。朱林楓(作者單位:陜西省南鄭縣誌辦)   中國漢中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