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 魅力漢中 繁體  簡體 

 


留侯廟??張良的香格里拉

2006-06-05 16:34:06
華夏經緯網

    世上的好多事呀,撲朔迷離,很值得玩味,可往往玩味再三,也還是撲朔迷離,弄不出個所以然來。

  人是高級動物,不同於其他動物就知道吃喝拉撒睡、最多在雪地媦鄞I野或者對著天吼上幾嗓子,人想的多,想的複雜,想的亂七八糟。譬如,從古到今,哪一個不曾想過要飛黃騰達、出人頭地,換句話說,都有個理想,或者說願望也行;這還不夠,人們當然要孜孜不倦地折騰——或者說奮鬥——來實現它。古龍小說堛熙贗麚楚A每日揮刀九百次,所以才成就了天下第一快刀;GE的掌門人剛剛退出江湖,上海的年輕老總們手堨艅鞊殿菪輒ロJ傳奇;就連祠堂埵穔菄漯Q先生,唸唸不忘的還是發達。與此同時,又不知有多少人憧憬著世外桃源,渴望著擺脫紅塵俗事呢!莊子不是夢見了蝴蝶,而是夢想著徹底的自由;彩雲之南,耕耕田、讀讀書的,遠不止是陶淵明一個人吧;現代的人煽情都是一把手,於是一頂又一頂大帽子扣在別人頭上,一會兒迪慶是最後的香格里拉,一會兒稻城是最後的香格里拉,好不容易盼到了長假,風塵僕僕趕到那堣@看,最後的香格里拉擠滿了人,其中有鄰居甲,同事乙,網友丙,勢不兩立的冤家丁,真是賓至如歸啊,算了,還是回家去罷。

  這個地方,藏在連綿不絕的秦嶺深處,喚作紫柏山,既不是最後的香格里拉,也不是第一個香格里拉,甚至從來沒有人稱呼這裡是什麼香格里拉。然而"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更何況這裡古樹參天、泉水叮咚、草木蔥蘢、雲霧繚繞,林間飛鳥成群,溪中蝦舞魚遊,象煞了人間仙境;山中據說有七十二洞,八十二坦,當中的第三洞天更是仙氣襲人,距離現在很久遠的時候,紫柏山果真住著一位活神仙,常在這洞中與好友下棋、唸經。神仙我們一定是看不到了,但處處可見神仙的蹤跡,透出香格里拉的氣質——不單是出自天地間,也該是出自神仙心。

  這位天上的神仙,還曾經是人間的相國。他,就是西漢開國功臣張良。

  漢高祖劉邦得了天下,論起英雄來,第一個提到的,就是張良。"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也就是說,張良有出謀劃策的才華。劉邦還稱讚蕭何有治國安邦之賢,韓信有攻城拔寨之能,感慨自己之所以能夠奪取江山,完全是因為這三位人中豪傑的鼎立相助。漢初的演義故事中,張良、蕭何、韓信可謂鏗鏘三人行,好戲連臺。

  張良原本是戰國末年南韓的貴族子弟,本不姓張,而姓姬。他還年輕的來不及做官的時候,就看見黑壓壓的秦軍鐵蹄踏過。捲起的滾滾塵埃中,是南韓的宗廟塌了,是南韓滅亡了。姬公子對伸手可得的安逸生活嗤之以鼻,他散盡萬貫家財,千金聘求刺客,想要殺掉秦始皇,為國報仇。後來,他在東方的滄海君那兒聘請了一名大力士,在博浪沙伏擊巡遊的秦始皇。大力士將120斤重的大鐵錘砸向秦始皇的座車,結果瞄得不太準,卻將副車給砸得扁扁的。事敗後,姬公子為逃避追捕,隱姓埋名、流落他鄉。

  失意的南韓公子改名換姓,世上平白就有了一個張良。一天,張良在邳縣的一座小石橋上遇見個怪老頭。老頭見著張良,不但口出不遜,而且將他支使來支使去,"三納其履".堂堂的公子刺秦不成,淪落到這般田地,還要莫名其妙地被一個糟老頭子欺辱,這算是什麼事呢?張良仍然遵照吩咐給老頭提鞋、穿鞋,不願跟他計較。誰知道,這卻成了張良一生的重大轉捩點。這老頭兒乃是世外高人,後人稱"黃石公",他見張良是塊材料,便贈他《太公兵法》,顧名思義,是姜子牙留下的兵法奇書。張良得了這本書,經常研讀,一改過去的莽撞蠻勇,變得滿腹經綸、足智多謀。

  10年後,陳勝、吳廣起兵反秦,秦王朝開始岌岌可危。張良以他的奇智大謀,輔佐劉邦。雖然他並不善於打仗,但屢次在緊要關頭幫助劉邦擺脫困境、轉危為安,之所以數次力挽狂瀾,都來自他內心從容鎮定,雙眼明察秋毫。

  亂世之中張良盡心輔佐劉邦,待到楚漢戰爭以霸王自刎江邊、劉邦當了皇帝而告終。到了開始論功行賞的時候,張良卻謝絕"則齊三萬戶"的厚封,而表示"封留候足矣";那以後,張良又不止一次象高祖劉邦示意他有意退出朝政,"願辭人間事,欲從赤松子遊耳".劉邦死後,呂后篡權,在一片勾心鬥角、爭權奪利中,呂后先是殺了韓信,又烹了彭越,面對朝廷之中的陣陣血雨腥風、一片烏煙瘴氣,張良可謂悲憤交加,終於跟他的好朋友赤松子"道行避谷"去了。

  昔年姬公子捨棄萬貫家財謀刺秦王,博浪沙一擊不中後被迫逃亡,隱去了名字,變成了張良;幾十年後,張良成就了偉業,卻捨棄榮華富貴,從浮華人間中將自己隱去了,變成了活神仙。兩番捨棄,兩次逃循,兩度藏隱,面目雖有些相似之處,境界卻差別大了:從滿腔熱血到淡泊名利,從迫不得已到進退自如,從英雄到神仙。有人稱讚“英雄退步即神仙",這一步,經歷了漫長的時間。

  今天位於漢中留壩縣的紫柏山,作為漢中盆地的北部屏障,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當年張良送劉邦入漢中,返回時燒燬了距此不遠的古棧道來麻痹項羽,可以說用心良苦。也許早在那時侯,身世飄零、久經沙場的張良,面對白雲封頂、霧靄沉沉的紫柏山,已經隱隱約約聽見了雲端堨l喚他的聲音。

  後人在紫柏山修建了留候祠廟以祭祀張良。蜀道雖難,秦嶺雖險,擋不住王侯將相、顯赫人物來這裡拜祭張良。林則徐、馮玉祥等都曾在那風起雲湧、動蕩不安的大時代到這裡吊古慰今,留下篇篇豪言壯語。

  如今進到廟堙A但見牌匾、碑刻林立,對張良的景仰、讚賞之情溢於言表。"激流勇退","智深勇沉","古今一人","相國神仙"……最絕妙的當屬於右任,他只用區區八個字就把張良一生中最重要的兩件大事概括出來了:送秦一椎,辭漢萬戶。

  太史公司馬遷在《史記——留侯世家》中寫道:我怎麼也犯以貌取人的毛病呢?我總以為張良該是偉岸的魁梧男子,沒成想他的身材、相貌都和女子一般嬌柔。人不可貌相呀!看看張良廟內的塑像,的確,他身材細細小小,長的眉清目秀,用今天的說法,是個小白臉,怎麼也難以同那個烽火連天、快意恩仇的年代聯繫起來。果然像是雲海間的小神仙,逍遙自在。用算命先生的話來說,一定是"註定了的神仙".《三秦都市報新青年週刊》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